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何为贤妻》作者:月下蝶影

大胖儿子真当意 上傳於:2017-01-20  大小:79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何为贤妻》


第1章 我是讲理的人

端王府的清晨与往日并无不同,厨房里的下人来往忙碌着,却不见一丝忙乱。马婆子送完内院需要的糕点后,便带着几个丫头回了厨房,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老姐妹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另一个穿着暗色对襟夹袄的婆子见状,递了一盏茶给对方,有些惊奇道:“你不是去给正院送%e4%b9%b3酪,怎么……”

“快别提了,王妃今儿一早方才醒来,我们这些粗使下人哪里进得院子,只见了王妃身边的银柳姑娘,”说到这,马婆子灌了一口茶,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道,“我瞧着东院里的人脸色不大对,就匆匆回来了。”

听了这话,穿对襟夹袄的婆子叹了口气,半是看热闹半是怜悯道:“这府里挂着的红帐子还没来得及拆完呢。”

王府嫁入府中不过两月,新婚夜之后王爷竟再未踏入东院一步,这两日病得厉害王爷也只坐坐便走了,也难怪正院上下脸色不好。她也曾有幸见过王妃一面,端庄大气,模样也漂亮,也不知王爷哪里不喜欢了。

“可别说胡话了,我方才见冯侧妃身边的丫头往这边走。”马婆子未尽的话两人心里都明白,停了谈话,又各自忙乱开去。

正院之中,一干丫鬟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王妃洗漱,上好的丝帛在青葱般的指尖略略擦过便放到了一边。

曲轻裾披散着一头青丝,面上再不见前几日的怒意,慵懒着取下手腕上的绿玉镯子随意的扔进雕花红木盒中:“这颜色略老气了些。”

金盏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对身后的几个侍女摆手,几个盒子呈到曲轻裾面前,里面放着的是一对对各色镯子。金丝的,嵌珠的,玉的,各色皆是价值不凡。

视线扫过一排排镯子,最终挑了一只雕琢精美的%e9%b8%a1血玉镯,血红的玉镯衬着白皙的手腕,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金盏见状面色微变,往日王妃嫌%e9%b8%a1血玉镯艳丽了,所以从未上过身,如今竟是一眼挑中了这枚玉。想起进入王府里这些日子,她心头微苦,王妃未出嫁前性子温和,这本也是女子的美德,岂知一朝嫁入皇室,这样的性子就要吃亏了。

注意到金盏的表情,曲轻裾轻笑,起身伸出双臂让侍女们替自己穿上挑选好的广袖罗裙,上好的白底蜀绣锦缎,上绣着点点红梅,轻轻一动,仿似真的梅花在风中摇曳般。

腰间配上压裙的花开并蒂香囊与坠玉珠络子,一头柔顺丝滑的青丝挽了漂亮的飞仙髻,额际描上一朵艳丽的红色桃花,柳叶似的眉,桃红润泽的%e5%94%87,只一眼便让人觉得说不出的魅惑。

%e4%ba%b2手把一支鸾鸟祥云步摇插在发间,曲轻裾缓缓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窗外,“这个时辰该是请安的时辰了。”

离金盏有几步远的木槿闻言便强笑道:“王妃,前几日您病了,王爷便告诉后院,让其他妾侍不要扰了你休息。”

“哦,”轻抚着耳边的累丝含红玉耳环,曲轻裾在椅子边慵懒的坐下,调整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坐姿,接过银柳递来的温水润了润喉,搁下茶盏擦好嘴角道:“既然如此,就派人到每个院子里去说,本王妃身子刚愈,非常想念诸位侧妃和侍妾。”

王妃身边四个大丫鬟闻言交换了一个眼神,虽然不知王妃为何一朝醒来性子变了很多,但还是依言退了出去。

待出了正屋,金盏有些担心道:“王妃今儿一早醒来便不太对,也不知怎的了。”

“这王府里表面各个对王妃尊敬,私下却都去巴结西园那个侧妃去了,王妃过门两月,王爷除了新婚那三日待在了正院,其他时候都在其他妾侍那里,也太让王妃难堪了。”银柳皱着眉压低声音道,“那冯侧妃端着那般姿态,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左不过一个妾罢了。”

玉簪听到银柳这番话,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四周,见没有人在附近才道:“你也少说两句,王爷虽是宠爱冯侧妃,但也是给了王妃尊重的,你别给王妃惹祸。”

“这样的尊重,”银柳哼了一声,想起自家主子那柔和性子,最终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冯侧妃与江侧妃那里我与金盏去请,其他侍妾便由二等丫头去请。”

一直没有开口的木槿闻言点头:“这样很好,罗氏与韩氏由白螺和普洱去便足以。”

王妃身边的丫头一等以花取名,二等以茶取名,其他三等与粗使丫头皆随意,木槿等四人是王妃从长德公府带出来的,自然事事以王妃为尊,只是王府人口复杂,王妃未出阁前受继母冷待未学多少管家手段,所以到了这里,没两月便病倒了。

木槿一直为王妃担忧,如今见王妃似乎隐隐有在王府站稳脚跟的意向,自然松了口气,不怕王妃争,就怕王妃一如既往的泥人性子。

眼见着身边的丫头退了出去,曲轻裾才站起身走到大大地铜镜面前,铜镜的做工很好,虽不如前生水银镜看的清晰,但也能看清人长得什么模样了。

镜中的女子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容貌很漂亮,放在她生活的年代,不过是个漂亮骄傲的高中女生,梳理着脑中的回忆,曲轻裾叹了口气,爹不理,继母不慈,丈夫不爱,还有一堆不省心的小妾,原主性子又软和,在这复杂的王府里,莫名其妙的得了重病,莫名其妙被自己这样不知温婉为何物的女人占据了身体,可以说到死都没有等到上天的公道。

“王妃,厨房里送来了早膳。”隔间外传来略有些细柔的男声,想必是按着皇室规矩给正妃配的太监,在曲轻裾的记忆里,原主对这些太监虽不是特别%e4%ba%b2近,但也极为客气,只因为这些都是王爷还未封爵时由掌管皇家内务的殿中省分配的。

“搁下吧。”拨弄了一下鬓边的金步摇流苏,曲轻裾转身往外走,候在隔间外的瑞香与蜀葵听到动静,忙掀开帘子上前,一人扶一人打帘子,把曲轻裾迎了出去。

瑞香与蜀葵原是王府中的人,心里明白王妃待她们虽客气,但是比起银柳、木槿、金盏、玉簪四人,却是少了许多信任,而前几日发生的事,只会让王妃对她们更加疏远。也幸而王妃性子和软,但凡是厉害些的,她们早被打发走了,哪里还能做这一等丫头?

在一张雕花红花梨木圆桌前坐下,曲轻裾眼神扫向桌面,一盅酒炖猪肘,一碗燕窝乌%e9%b8%a1丝粥,配了好几样油腻腻的小菜,唯一瞧着清淡的只有一小盘炒青笋。

挥退要上前给她布菜的蜀葵,曲轻裾面带笑意,似笑非笑的看着门口躬身站着的几人:“你们几个是厨房里传菜的?”

“回王妃,奴才们确是在厨房当值。”几人虽是不解王妃为何有这么一问,但仍不带惧色的回答了。

“好一个王府的厨房,”曲轻裾懒懒靠向椅被,在几人不解间突然沉下脸,挥手便把面前的酒炖猪肘扫到地上,很快满屋子便溢满肉香,“来人,拖下去打。”

一众人尚没反应过来,泥人性子的王妃怎么突然发作起来,一时间竟无人有动作。

“怎么,我这个王妃使唤不动你们了?”曲轻裾杏眼微眯,站起身看着屋子里的人,“还是说,你们觉得由厨房的人慢待我理所应当?”

被王妃一个眼神扫到,众人一个激灵,方才反应过来,几个太监与大力嬷嬷一拥而上,作势要把几个厨房的下人拖了下去。

被拖的下人不敢挣扎,只一劲儿求饶,甚至一个下人口呼冤枉,直说给王妃呈的是厨房里最好的膳食。♀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轻飘飘的看了眼喊冤的下人,曲轻裾眉眼一挑,淡淡开口道:“还愣着做什么,拖下去,就在院子里打,我看着你们打。”

一个机灵的太监听闻这话,从身上掏出汗巾子堵住那个喊冤下人的嘴,拖着人便往院子里走,那不算魁梧的身体劲儿倒是不小。

其他人见状,也跟着把人拖了下去,还有机灵的下人搬好了桌椅,摆上茶点只等着王妃来观杖刑。

“那个太监叫什么名字,我瞧着倒是有些力气,”曲轻裾踏出出口时,开口问扶着自己的蜀葵。

“回王妃,那个小太监叫小高子,在院子里做洒扫的。”蜀葵语气里带着不自觉的敬畏,就连动作也比往日谦卑。

“我瞧他倒是不高,不若改作黄杨,做内侍太监。”曲轻裾轻笑,走到院中,几个太监已经被绑在长凳上,被啪啪打起板子来。

在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曲轻裾在心中数了二十下后,不紧不慢开口道:“除了方才跟我顶嘴的,其他三人的都停了。”

看着忍着痛下跪向自己谢恩的三人,曲轻裾端着茶轻啜一口,“想必在场诸人很疑惑我为何要罚你们。”

跪着的三人听着耳边沉闷的啪啪声,脑门上的汗也不敢擦,径直磕头说不敢。

“我是个讲理的人,只你们厨房的人欺人太甚,我不得不惩罚你们一二。”搁下手里的茶盏,曲轻裾语气里带着两分无可奈何。

王妃再不受王爷宠爱,那也是皇上%e4%ba%b2自赐婚的王妃,一个厨房敢欺人太甚?在场诸人虽听着这话不对,却也没人敢反驳,没见方才喊冤的这会儿还在挨板子么?

“整个府上谁人不知我病了,太医也早嘱咐过不易太补,可你们日日呈上来的是什么东西?”曲轻裾叹口气,满脸哀愁,仿佛是一颗被欺凌的小白菜,“我知道你们懒得伺候一个病了的王妃,我原也觉得去了便一了百了,可如今我病开始好了,便想好好活着了,你们却故意弄些油腻的东西来,不是盼着我的病复发早些去了么?”说到这,又是一声哀叹,若不是这会儿有一人正在挨板子,模样还真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三个下人又是一阵磕头请罪,想辩解又不敢,就怕王妃一句“冲撞主子”便让他们继续挨打。

见几人头磕得差不多了,曲轻裾才仿似被哀伤打击得无力般摆了摆手,“罢罢,不用打了,都退下去吧。”说完,转首对身后的瑞香道,“让人拿了伤药给他们,想必他们也是府里受重用的,差事耽搁不得。”

跪着的四人暗暗叫苦,王妃既然说他们受重用差事耽搁不得,那么他们明日爬也要爬去当值,除非等着被赶出王府。可他们都是签了死契的奴才,被撵出去能有什么好下场?

吩咐完当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