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不负责》作者:即墨11

聊书斋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384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不负责 (GL)
作者:即墨11
文案

“呆瓜,我要~”
“喝水还是楼下李伯伯的小笼包啊”
“我要!”
“好吧好吧,就一下下”
·······
啵~


外表高冷,内心十足腹黑,小心眼,暴躁加强势的女王,唐时雨!走上了掰弯俊秀万人迷却十足呆萌的宋程这一康庄大道了~~~
“哼!老娘因为你弯了,你想直老娘跟你拼命”
我没有弃坑哦!没有!
如果大家喜欢就收藏一下下把。(≧▽≦)原谅我的不要脸(≧▽≦),你们没看见~≧▽≦)/~

这里11,宅腐基╮( ̄▽ ̄)╭一直这么励志与机智!么~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乔装改扮 因缘邂逅

主角:宋程,唐时雨 ┃ 配角:宁绘,宁画,官官,顾苏,常湘 ┃ 其它:
========================================

  ☆、往事

  在干净整洁的“和谐号”动车上,有着高挑的穿着制度的美女乘务员,有准备好的书籍供乘客阅读,列车上的人们不是看书,看沿途风景。就是玩手机,只有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腰笔直地挺着,紧闭着眼,清秀的眉毛因双眸紧闭,眉间自然耸起了一座“山峰”。洁白的牙齿轻%e5%92%ac着下%e5%94%87,勉强做到了“面无表情。”
  “%e4%ba%b2爱的各位乘客,午餐时间到了,请问有什么需要么,我们有十二元的套餐……”美丽的乘务员响起她温柔的嗓音,但让少年听了,不由得皱起得越发厉害。
  “都怪爷爷,给我订了娃娃%e4%ba%b2,对方还是女生?苦的自己刚从国外取得了学位就要处理这档子破事,我说要退%e4%ba%b2,必须退,结果他可到好了,直接扔给我,扔给我也就算了,还不给我钱坐车,也幸亏我好人有好抱,在车站帮助了一个老奶奶,把她丢的包从小偷身上‘取了’回来,,老人家感谢我给了我两张毛。爷爷,换做平时,见义勇为不求回报的我是不会收下的,可不是囊中%e7%be%9e涩么,哎,真是丢死人了。”
  少年在心中一阵吐槽,埋怨。闭着眼,轻叹。用小手抚%e6%91%b8了一下同样“%e7%be%9e涩”的肚子,“宋程!没事。要习惯,一天没吃有啥大不了的,宋程好样的,宋程!加油!····”
  正当宋程沉浸于自己的安慰与鼓励时,旁边有人说话了,声音甜甜的,但不腻。
  “哥哥,醒醒,到站了,该走了。”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纸扯了扯宋程的衣角,刚才要下车的时候瞥见了宋程放在桌上的车票,觉得眼前这个大哥哥表情虽然傻呆呆的,动作虽然也傻呆呆的,但人却挺好看的,(为什么用好看而没用帅小姑娘当时自己也不懂),于是就好心提醒了一下。
  “啊?···哦!!谢谢==”晃过神呢的宋程慌乱的拿过一个破旧的迷彩军用包,下车的时候差点摔在了站台上。
  “哗呀——”
  “呵呵,真有意思”女孩轻轻一笑拉着行李箱离开了。
  宋程搭的动车的目的地是中间站,所以下车的人很少,宋程下车就闭上眼睛,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这里的空气能管饱她的胃一样。待宋程缓过神来,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方向感极差的宋程兜兜转转了好半天才出了车站。
  彼时已是黄昏,街上车辆络绎不绝,去掉车票六十还剩一百四十,虽说这点钱够宋程打的去女方家了,可是回去呢?回去该怎么办?纵使爷爷同唐爷爷关系再好,自己也不可能再厚着脸皮去要回家的盘缠把!?思来想去,宋程先决定不忙找他们,先把自己的住处找到,工作找到,才是当务之急!
  宋程走到人行道上还在思索,也不知道怎么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那女孩叫我哥哥,真是的,不知道是我伪装的好还是天生英气逼人,还真被认作了男生。”
  对,没错,宋程不是男生。这就是她坚决退%e4%ba%b2的原因。说到“伪装”,也是宋老爷子的馊主意,。原来,十八年前,宋老爷子呢,看着战友兼好友的唐友天老爷爷孙子孙女都有了,最小的孙女也一岁多了,自家儿媳妇儿肚子却半天没啥动静,,好不容易过了几个月,儿媳妇儿李如终于怀上了,宋老爷子当时就得意过头了,也不管肚子里还是是男是女,愿不愿意,立马让司机开着吉普,奔军区大院里去了,来到了唐友天的家。
  “哈哈,老唐啊。我就快做爷爷了,你可得表示一下啊。”
  儒雅的唐老爷爷可不像宋老爷子那样咋咋呼呼,坐在沙发上,放下翘起的二郎%e8%85%bf,推了推眼架,沉着而不带起伏的说:“宋老黑,恭喜。”
  “老唐啊,这样就表示完了?不行!嘿嘿,那个啊,我看你家小时雨挺水灵的,长大了一定是美人儿,不如····”宋老爷子又动起歪肠子来了···
  “挺,你夸我孙女漂亮我承认,可是啊,宋老黑,你孙儿是男是女你都不知道,你还想定娃娃%e4%ba%b2、。”唐友天声音不由得带了些许玩味,他这老战友傻乎乎的,,当初在打仗的时候也是如此,但自己和他配合起来确是屡屡立功,想来,今天的成就,地位。也是二人一起拼下来的,所以当他说过孙儿们定%e4%ba%b2还是很开心额,希望吧这份友情一起延续下去。可是有想到老战友做事有点不经大脑,还是毒%e8%88%8c起来,问了一问。
作者有话要说:  心血来潮改改错别字。我不是弱智吧~啦啦噜噜

  ☆、啦啦啦:-)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我,我当然知道啦!好歹我也是个司令嘛,叫医院打个B超,问问性别也不是难事。”宋老爷子吧唧吧唧嘴,他撒谎了。他知道自己有孙儿了,别提有多兴奋了,立马就来炫耀了。但现在又不想拂了自己面子,于是脸也不红的撒了谎。却不知,以后要撒更大的谎来园当初的慌。后来,宋程还未出生,唐友天就调职去了东南,离开了燕京。
  再回头,宋程穿着白色的背心,里面穿着束%e8%83%b8,虽然%e8%83%b8本来就是A,没啥好束的,可是宋老爷子还是不放心,非要宋程穿着,宋程实在无奈。外面套着的是红白棉质格子衬衫,下`身是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宋程小时候身子弱,所以老爷子把她丢进了部队,,跟着一些上将中校的叔叔阿姨们练了一下“真功夫”。因为母%e4%ba%b2是外交官,时常不在家,没人给小宋程梳辫子,本来请了一个保姆的,宋程不喜欢外人碰她头发,所以干脆的就一头清爽的短发,背着那迷彩的军用包,加上176的身高,晚间放学回家玩的女生们都会多看宋程几眼。
  宋程倒是不以为意,似乎是习惯了,也是,宋程那般的出色。
  宋程不想老爷子和宋爸爸那样没“脑子”,相反,宋程“硬件很像她母%e4%ba%b2,从小头脑就十分聪慧。这才十七岁,就从国外知名大学取得了电子、金融、建筑、服装。室内设计的博士学位,(我就YY一下--)就连平常的兴趣学科‘医学’也是全优,轻轻松松当博士,要不是知晓老爷子给她弄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她还真想把学校所有科目都学光呢。但是呢,‘软件’”就稍微差了一些,宋程没有李如女士那样睿智,周旋于各种势力和语言游戏上还游刃有余。她就像老爷子和宋爸爸那样傻傻的,更甚,她还很呆,情商低到了负值!
  记得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学校金融系的系草美国石油大亨的儿子,梅德。在西方情人节的时候,送了宋程一大盒心形的巧克力,也许外国人都喜欢宋程这样完美优秀的女人,当宋程十分着迷于医学是,正好研究的课题是“食物与营养”的时候,梅德看见宋程专注的眼睛和专心的动作,不由着迷的支支吾吾的说:“Song ,here you are.”
  哪知宋程只是瞥了一眼,连看也不看级草的脸,更别说东方女孩特有的矜持的脸红了,只是用流利的英语说:“不,谢谢了。我还有事”,然后又很有胆的补了一句“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吃这么危险的食物”······
  ···一开始,梅德以为宋程是在考验他,可来来回回好多次明目张胆的告白请求约会宋程都不懂拒绝了,害的人家梅德失落了一个星期。 之后,也就只是成为了宋程的一个好朋友罢了。。
  当然啦,这是宋程以为的哦,宋程一直以为梅德从一开始就是想和自己做朋友,看他这么热情,宋程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梅德,你真是没得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噜噜,可能错别字还是没改完,发现了就一次性告诉我把。不过好像挺麻烦的。啦啦噜噜。

  ☆、初遇?

宋程走着走着,肚子越来越饿,来到了江边,江风合着江水的气息,吹拂的微风透进了宋程小巧的鼻孔,吸入肺中,风轻轻地吹着额前的刘海,宋程闭着眼,享受了一下三年未呼吸过的祖国的空气,江边有许多烧烤摊,稍微离江边远一点,就是夜市一条街。这诱人的香味无疑是“刺激”到了宋程,宋程心一横,索性不走了。躺在了江边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可能是太累太饿了,一向警觉的宋程竟然浅睡着了。
  唐时雨,因为晚上好友邀请参加了聚会,可是聚会进行了一半,好友却因为十几岁的小妹回浦东了,丢下她去照顾嘴边天天念着的妹妹宁绘去了,这下倒好,好友宁画走了,只剩她一人在“狼窝”里了。周围的人都一个劲儿的向她敬酒。聪明如唐时雨,期间找了一个借口溜走了。出了包间,唐时雨嫌弃的闻了闻身上的酒味和不小心蹭上的一起聚会的男人的味道,不知怎么的,唐时雨从小就不喜欢男人的气味,连最爱的爷爷也只是言语上的%e4%ba%b2热。所以唐友天最庆幸的就是给时雨订的娃娃%e4%ba%b2了,为了“挽救”孙女这样的习惯,唐友天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了宋老黑。不然,宋程会这么早回国么?
  走着走着,不自觉的来到了江边,感觉就像有人牵引一样,迎着江风,似乎想把酒吹醒,把头脑里的思绪重新整理。
  “哟,小姐,一个人吗?”一个顶着鸡冠头的男人痞里痞气的说到,带着令人厌恶的轻佻。可能是刚吃了烧烤,嘴里一%e8%82%a1令时雨讨厌的味道,时雨偏过头,仿佛没看见他一般,看向了另一方。
  “耶!小家伙脾气挺大的嘛,要哥哥□□你一下么?”时雨不由得白了男人一眼,自己好歹也一米六出头吧,还小家伙呢!你才小家伙呢,你全家都是小家伙。呸!
  男人似乎很厚脸皮,当着时雨的面,在旁点起了一支烟,模样潇洒,行云流水。深深吸了一口气,烟雾吞吐,醉生梦死,颓败糜烂。时雨最讨厌抽烟、喝酒、轻佻的臭男人了,哦不,那男人还很丑!时雨当时怎个人都不好了,于是也就不想多做逗留,捂鼻转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