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宠夫之路》作者:祈容_第2頁

兰陵11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9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嫌弃地捂了捂鼻子,再度离远萧晚。
  萧晚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白衣翩然、笑语嫣然的少年,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声音禁不住轻颤了起来:“舒墨……不要开玩笑……”
  他的舒墨是温柔的,是善良的,绝不是现在用着轻蔑嫌弃的目光望着自己,嘴里轻吐着让她绝望的话语。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舒墨可是为了她跪了整整五日啊!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呢!她是他的妻主啊!
  “玩笑?舒墨并没有开玩笑。”这时,眼中泛起泪花的萧晚才看清少年的身旁站着一位锦衣华服的女子。女子瞧见她怔怔得望着自己,微笑得搂住了少年的小蛮腰,对着少年的朱%e5%94%87蜻蜓点水一%e5%90%bb,宣言般地说道:“舒墨怀的,是本宫的孩子。舒墨爱的是本宫!”
  “本宫?”萧晚轻轻呢喃,有些陌生地望着昔日的好友——当朝三皇女楚慕青。“子青,你?”
  子青是楚慕青的字,一年前,萧晚结识了不受宠的三皇女楚慕青,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至交好友。没想到今日一见,这位不受宠的皇女已经翻身成为东魏鼎鼎有名的战神英雄,同时,还被女皇封为了太女。
  见萧晚一脸迷茫,楚慕青轻蔑地笑了起来:“萧晚,事到如今,你竟还没有察觉?萧家的通敌之罪和大皇姐的谋逆之罪,皆是本宫布的局。东魏与南疆一战,本宫请命出征,一举破敌,不仅获取了民心,还获得母皇的嘉赏,成为了太女!”
  萧晚身子轻颤,不敢置信地望向楚慕青:“将军机泄露给南疆的人是你?为何?为何要陷害萧家,为何要陷害母%e4%ba%b2!”
  “就凭你们萧家支持楚诗玉,就凭你母%e4%ba%b2看不起本宫,就凭你们萧家出了你这么个愚蠢至极的女儿!”想到萧玉容曾说自己心术不正、太急功近利,害得原本不受宠的自己更得不到母皇的关心,楚慕青心里恨极,恨不得杀了萧玉容。
  萧家不是支持大皇女吗?那她就毁掉楚诗玉,毁掉萧玉容最宝贝的女儿,毁掉她引以为傲的萧家!
  “萧晚,你身为兵部书令史,所有消息皆要经过你之手。”楚慕青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十分乖巧的季舒墨,又看了看惨白脸的萧晚,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萧晚想到最近一个半月,东魏与南疆大战,她在兵部忙得日夜颠倒,季舒墨一直贴心地来兵部为她送着滋补的药汤。
  兵部并非任何人都能进入的,尤其是机密的地方,就连当朝皇女也要请示女皇后方可进入。但季舒墨是萧晚的正夫,萧晚是兵部尚书萧玉容最宠爱的女儿。
  萧晚虽只是一个小小的书令史,但她的鼎鼎大名在兵部如雷贯耳,所以看守的人在看见季舒墨时常进出兵部时,早已见怪不怪了。而楚慕青就是利用萧晚宠溺季舒墨这点,让季舒墨窃取了军机机密,调换了文书。更放了一些萧玉容通敌卖国的证据,以便日后人赃俱获,将萧家打入大牢。
  “舒墨,为何……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我对你不好吗?为何,要背叛我?”
  话还未说完,萧晚就看到季舒墨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仿佛她问了一个十足傻逼的问题。
  萧晚心中一涩,仍然不死心地问道:“难道,这三年来,你就没有真心……爱过我吗?”
  “爱你?”季舒墨冷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当初嫁给你完全是因为你方便利用,完全是因为你身边还有个更蠢的谢初辰。多亏了他们谢家的钱,我才能重振季家。而你,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根本不配让我爱你!”
  听到这些话,萧晚的心像是被千刀万剐过一样,深深地刺痛着。
  “母%e4%ba%b2,也是你们害死的吗?”母%e4%ba%b2一生为国,她竟然还怀疑母%e4%ba%b2叛国……
  萧晚啊萧晚,你怎么能愚蠢成这样!
  见萧晚摇摇欲坠,几乎跌倒在地,楚慕青冷冷地道明了全部真相:“萧玉容是个聪明的人,也深受着母皇信任,唯有给她下慢性毒,造成她在审讯时畏罪自杀的假象,才能让母皇深信,萧家通敌卖国,楚诗玉意图谋朝篡位!”
  萧晚听后,恨不得撕烂了她的嘴。她咬着牙说:“光凭几个文书证据,就判萧家和大皇女之罪?陛下竟如此昏庸,竟然轻信了这些。”
  “不止物证,还有人证。”见楚慕青看向季舒墨,萧晚心中一个咯噔。然而,楚慕青却笑着道:“除了舒墨作证大皇女曾在你们萧家结党营私外,还有你那好妹妹作证。本宫不过是许了她生机,她立刻把萧家给卖了,在母皇面前%e4%ba%b2口承认萧玉容所为皆是楚诗玉吩咐的。于是人赃俱获,萧家满门抄斩,除了你那好妹妹和她爹爹侥幸活了下来。”
  楚慕青所说的话不停地在萧晚脑海中回荡着,如一把利剑般一字一字地刺进她的心脏,溅出一片鲜血。
  萧晚身体僵硬,想要开口,却半天都没能发出一个音节来。
  他们是故意的,故意站在这里,故意告诉她真相,故意让她绝望,故意让她死不瞑目。
  “现在萧家人人喊打,遗臭万年,萧玉容到死都没想到,她辛辛苦苦守着的萧家被她两个女儿给害惨了!”见萧晚呆滞在原地,泪流满面,楚慕青笑得更为张狂,“萧晚,本宫这辈子最感谢的人就是你。谢谢你,帮本宫铲除了三个绊脚石,还帮本宫达成了心中所愿……现在本宫就送你上刑场,来生可别再这么愚蠢了!”
  萧晚红着眼,怒瞪着季舒墨:“季舒墨,你是我的夫郎!我萧家满门抄斩,你也别想独活!要死一起死!”
  那漂亮的少年站在离萧晚三步远的地方,微微一扬头,眸如秋水,顾盼生辉,却在望着萧晚时,带着淡淡的冰冷和疏离:“别以为我是那蠢笨的为你要死要活的谢初辰,为了救你傻傻得跪在刑部门前。别忘了,你可是给我和离书了。你我现在,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他鄙夷地瞥了萧晚一眼,冷哼一声,“别想拖着我一起死!”
  是啊,她傻傻得给了季舒墨和离书……
  说什么一定救她,不过是想骗取她的信任和她的和离书……
  %e8%83%b8口倏然一阵绞痛,萧晚喉咙一腥,痛苦得咳出了一口鲜血。她望着手掌心的一缕猩红,嘴角掠过一丝凄凉,浑身不由自主地簌簌发抖。
  是她引狼入室,是她害死了母%e4%ba%b2,害死了萧家!
  她想到自己为了追求季舒墨,放下`身段,放下自尊,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终于打动了他的芳心。
  她还记得,季家答应她求婚时,她高兴地一晚上都没睡着。她还记得,自己迎娶季舒墨的那天,为了不让季舒墨受委屈,她以十里红妆相迎,宴请达官贵族,将大婚办得热热闹闹。
  她还记得自己得知他怀有身孕时,高兴地准备起了育儿用品。她还记得,萧家被官兵团团围住时,她紧张得将他护在身后,告诉官兵,他已不是她的夫郎,他是无辜的,求他们放了他。
  原来这一切,竟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竟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前世的设定是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重生自然洗心革面,奋斗再奋斗!女主前世对男主真的挺渣的,做了很多很多很渣的事情,以后女主会一边反思,一边洗心革面,好好地宠溺男主。PS:男主柔弱可口易食用~


☆、我才是你唯一的正夫‖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  此刻,萧晚的心好痛,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不停地撕咬着她的血肉,仿佛她的心正不停地滴着鲜血。明明是炎炎夏日,她竟全身发冷,止不住地轻颤着身子,想要怒骂出口的声音完全变成了痛苦的呜咽之声。
  “来人,将萧晚游街示众!午时一刻送上刑场!”得瑟地在萧晚面前道出全部真相后,楚慕青一声令下,两名官差上前将痛不欲生的萧晚双手反绑住。
  粗重的麻绳深深地勒入了萧晚柔嫩的肌肤里,被扭曲的双臂火辣辣的刺痛着,萧晚仰起头,恶狠狠地骂道:“季舒墨,你以为楚慕青喜欢你吗?你一个被本小姐穿过的破鞋,你以为她会在意你吗?她不过是在利用你!你会后悔的,总有一日,你会为了你今日所为,深深地后悔!”
  “楚慕青,你这个阴险小人,老娘当初瞎了眼真心把你当朋友,总有一天,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萧晚还没骂完,已经被人塞了脏臭的棉条,强行拖走。
  她最后一道凶狠的目光让季舒墨一阵心虚,他有些担心得拉了拉楚慕青的手臂,以此寻求安全感。
  萧晚拖着沉重的铁链,被十名官差押解着走在京城的大街上。在被抄斩前,她这位朝廷钦犯,由于怒骂为她求情的三皇女,被女皇恶令要赤、%e8%a3%b8着双脚游街暴晒,以儆效尤。
  路过一个个街角,面对百姓们种种鄙夷憎恨的目光,心碎淋漓的萧晚已经麻木了。走了整整一个时辰,萧晚的脚腕处,被铁链磨出斑斑血迹,嫩白的脚掌心早已被滚烫的土地烧得乌黑一片。
  她死死地咬着嘴%e5%94%87,努力不让自己哭泣出声,努力保留着自己最后的高傲。
  这样的磨难,萧晚却一声不吭,让押解她的官差们大感吃惊,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毕竟世人皆知,萧家的大小姐是位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应该早已痛得尖叫起来才对。
  殊不知,萧晚脚上的疼痛根本比不上心中窒息的感觉。
  午时一刻,游完街的萧晚顶着浑身的臭%e9%b8%a1蛋和烂菜叶被官差们压上了刑场。刑场上,萧家的众人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一见萧晚被折磨得双脚是血,浑身脏乱,各个面如死灰,哭泣不止。
  萧晚扫了一眼,果真不见她的庶妹萧轻如和柳氏。萧轻如和萧晚一向不对盘,应该说是心高气傲的萧晚看不上这个庶妹。萧晚同样意识到,为何当初她并没有和萧府其他人关在一起,而是单独和其他犯人一起关押。
  除了让她饱受欺凌和折磨外,更重要的是为了定萧家的罪名。为了让女皇深信萧家叛敌,大皇女谋朝篡位,必须要有个萧家的人作证,萧轻如便是最好的人选,因为她是萧玉容的女儿。连自己的女儿都%e4%ba%b2口作证,女皇想不信都难。
  若她和萧轻如关押在一起,她必定会察觉出不妙。楚慕青就是怕她已经察觉,所以分开关押,以确保万一。
  没想到她这么蠢,死到临头都没有察觉,还傻傻得以为楚慕青和季舒墨会来救自己,会帮她洗刷萧府的冤屈……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见萧晚一上刑场,立刻哈哈大笑,笑得满脸通红,直不起身子。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她脑子坏了。一时间,刑场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只余萧晚一个人绝望悲戚地大笑着。
  就在萧晚大笑不止,眼泪簌簌流淌时,一道虚弱又有些耳熟的声音惊慌地在人群外响起:“妻主,妻主…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