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宠夫之路》作者:祈容_第3頁

兰陵11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9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
  萧家一门即将满门抄斩,竟还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萧晚喊妻主?!这不是找死吗?
  众人狐疑地对望了一眼,纷纷让开了道路,只见远处有名少年跌跌撞撞地朝着邢台奔去。
  少年一袭脏兮兮的衣袍,一头凌乱的短发随风散在脸上,尽数遮掩了他清丽的容貌,只余一双红彤彤的兔子眼和两团浓浓的黑眼圈,看上去特别的消瘦和憔悴。
  最让人惊愕的是少年竟是短发?
  要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尤其是男子,对自己的头发更加护理得小心翼翼。
  剪了短发的男子几乎嫁不出去,他竟然剪了一头短发?!
  衣着落魄的少年并没有管众人诡异的目光,目光眼巴巴地凝视着邢台上正愕然望着自己的萧晚。
  整整三年,这是第一次,萧晚正眼望着自己!她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眼眸此刻迷雾一片,只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只有他,没有季舒墨!
  少年的心跳蓦然加速,身上所有的痛楚全部烟消云散。他忽略四周的一切嘈杂,欢喜地朝着萧晚奔去。
  他的眼里只有她,他的心里也只有她——他的妻主萧晚!
  “何人在此放肆!”官差上前,拦住了跌跌撞撞扑上邢台的少年,冷眉喝道,“即将行刑,还不快退下!”
  只是轻轻的一个推搡,少年痛苦地蹙起眉头,摔倒在了地上。
  “你们,漏把我抓了……”一听到即将行刑,他又惊慌地抬起头,急急解释,“草、草民是萧晚的夫郎谢氏……理应与萧家同罪……”
  众人愕然。竟还有漏网之鱼自己送上门来求死的!
  “萧家犯了通敌卖国之罪,全家抄斩,你确定自己是萧晚的夫郎?”官差耐着心说道,目光忍不住瞥了一眼眼巴巴求死的少年和阴沉着脸、紧咬%e5%94%87瓣的萧晚。
  “是!”
  “不是!”
  两道声音在同一时刻响起,明明是两个完全相反的答案,却都回答得十分坚定。
  少年睁着小鹿般的水眸不敢置信地看着萧晚,有些生气地大声说:“萧晚,我是你的正夫!你不能不承认我!”
  萧晚有些头疼地望着眼前十分固执的少年,她不明白谢初辰的脑子究竟哪里搭错了,竟然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她的正夫?他难道不知道,一旦承认,自己也会死吗?
  见萧晚一直沉默不语,以一种陌生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少年以为萧晚又记不得自己的名字,或者又是以往那种嫌弃轻蔑的眼神,眼泪不禁在眼眶中打着圈。他咬着%e5%94%87,轻声道:“妻主,让我陪你,可好?”
  ——让我陪你,可好?
  萧晚的心不禁恍然,目光忍不住落向他红肿的双%e8%85%bf上。他的跌倒使得脏乱的袍子一阵凌乱散开,隐隐约约露出了血迹斑斑的膝盖。
  ——你那夫郎,对你倒是挺真心的。这五天来一直跪着,怎么赶都赶不走。要不是昨晚下了一场暴雨,他发烧晕了过去,恐怕现在还跪着呢。
  ——别以为我是那蠢笨的为你要死要活的谢初辰,为了救你傻傻得跪在刑部门前。
  她一直以为会为她付出一切的人是她宠在手心上的季舒墨,可真相却恰恰相反,拼死救她、四处求情的人竟是她百般刁难、各种嫌弃厌恶的谢初辰?
  都说患难见真情,可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谢初辰为何要这般无私无悔地对她,为何要处心积虑地想要嫁给自己,为何要在萧家满门抄斩的时候承认自己是她的正夫。
  他难道忘了吗?
  一个多月前,他怀了身孕,整个人洋溢着幸福的喜悦。是她给了他一碗红花汤,命人打掉了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她更是因为他偷人,觉得颜面无光,将他打发到了萧家荒无人烟的废宅里,让他自生自灭。
  若不是他现在自己跳出来,她都快忘了他的存在,甚至于连他的名字都不一定能记全……
  正是因为如此,萧家被抄家时,关在废宅里的谢初辰躲过了一劫。
  可这个傻子,怎么就眼巴巴地自动送上门了呢!
  萧晚的目光又落到了少年通红的脸上。由于昨晚淋了大雨,谢初辰发起了高烧,可一听到萧家即将抄斩,他不顾自己病弱的身躯,不顾早已跪得僵硬的双%e8%85%bf,急急地赶来了。
  他不想,连萧晚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哪怕他知道,他的妻主是多么厌恶自己,多么嫌弃自己,多么不想看到自己。
  “到底是不是萧家的人!”官差有些不耐地重复了一遍。
  “不是。”萧晚清了清嗓子,冷冷地望向跌坐在地上的少年,冰寒着脸,一字一句地说,“谢公子,我有明媒正娶过你吗?我有和你拜过堂吗?别自作多情了,你从来不是我的夫郎!也不配成为我的夫郎!请不要说这样的话,让人误会!我的正夫只有季舒墨!”
  她冷冷说完,见谢初辰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尽,心里不禁苦笑了一声,觉得谢初辰太傻。
  嫁给她,被她利用彻底,却仍不惜一切想要救她。她没有他这个夫郎。因为她不想,害了他家破人亡,害得他痛失爱子,最后,还被她连累死了。
  她该死,死一千次都不足为惜。唯独希望他好好活着,去找那孩子的母%e4%ba%b2吧……
  然后,将她忘得一干二净,幸福地生活下去。
  而她终将为自己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
  就让她,以死谢罪吧……
  “你说什么?”嘶哑的声音从喉咙中艰难地挤出,谢初辰呆滞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
  “公子!”昭儿急急跑来,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失魂落魄,神色涣散不堪的自家公子。他瞪了一眼冷着脸,十分绝情的萧晚,恶狠狠地骂道:“萧晚,我家公子为了嫁给你,宁可被%e4%ba%b2人嘲笑挤兑。我家公子为了救你,不禁当众下跪,四处求情,甚至散尽家财。你说季家财政危机,我家公子二话不说,拿出钱财。你对公子说的每一句话,公子都会小心翼翼地一字一句记下。哪怕你……你……狠心地打掉了公子的孩子,整日整夜地宠着季舒墨,公子都没有说过半句怨言!你可知道这一年,公子是怎么过来的吗?”
  萧晚的确不知道谢初辰过得如何,因为这一年来,她丝毫没有在意过他。她和他的见面次数加起来恐怕不超过十次,%e4%ba%b2密接触更是没有。如今被昭儿一条一条控诉着罪状,萧晚觉得自己实在是渣透了!简直是死不足惜!
  “现在,你竟这般说着对你一心一意的公子!像你这样无情又冷血的人,怎配得上做公子的妻主!你根本不配,一点都不配!公子离了你,一定会找到一个疼爱他的妻主,一定会过得更好!”
  昭儿愤怒地一口气骂完,整个刑场再度诡异地静默了起来。
  京城皆知,萧晚只娶了一个正夫,那个正夫即是季舒墨。只有萧玉容和陈太公知道,萧晚的正夫是拥有萧家玉佩的谢初辰,并非是萧晚八抬大轿娶进门来的季舒墨。
  而当日,谢初辰和季舒墨是同一天嫁入萧家,但身为正夫的谢初辰却是偷偷摸摸、以极其狼狈的姿态从后门嫁入的。
  没有拜堂,没有洞房,只有一个落魄脏乱的小院子,和百般的刁难和羞辱。
  但还是有人认出了谢初辰的身份——京城富豪世家的谢小公子。他在传闻里十分刁蛮任性,骄傲蛮横,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娶夫当娶贤夫!京城哪名女子敢娶这样的夫郎,这不是折磨自己么!
  听说,谢初辰在一年前就出嫁了,至于嫁给谁,谢家一直没有流出消息,原来是嫁给了萧晚?!
  天啊,两个纨绔子弟竟凑成了对,真是可怜了季公子,竟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只是现在的谢初辰,怎么看怎么奇怪呢?和传闻中,一点都不符……
  “时辰已到,行刑!”*思*兔*網*
  白布骤然落下,阻隔了谢初辰无神呆滞的目光和萧晚愧疚的神色。
  刀光血影下,萧家一个个头颅被侩子手砍下。
  “大姐,娘怎么了,怎么不理我了?大家怎么了?怎么那么多血……”男孩跪在萧晚的身旁,有些害怕惊慌地颤唞着身子,一脸求助地看着自己的长姐。
  萧晚转过脑袋,刚要安抚几句,只见男孩的头被侩子手一刀砍下。腥腻温热的鲜血飙溅到她脸上,随着血水一同滚落的,是她压抑已久的泪水。
  萧晚并不喜欢这位庶弟,可现在,她的弟弟才五岁,就这样……这样……
  萧晚是最后一个行刑的,眼见着自己的%e4%ba%b2人被一一斩首,萧晚怨恨的目光透过早已鲜血淋漓的白布,直直地射向高台上吩咐斩首命令的女子。
  她内心的怒气和仇恨不断地沸腾着,以至于斩首时,双眸都死死地瞪大着,一脸愤怒。
  “妻主!”萧晚临死前,听到一声苍凉悲戚的呼唤声,心立刻咯噔了一下。
  这个傻子,怎么还没被她气走呢……
  全部行刑完后,白布被缓缓升起,官差们开始处理着这修罗般的场面。
  不少百姓看见这么血腥的一幕,各个害怕地转过了脑袋,有些更是俯下`身呕吐了起来。唯有一人,他凄凉地唤了几声后,拼命挣%e8%84%b1着身边小厮的双手。
  他跌跌撞撞地跑上邢台,又狼狈地摔倒在了血泊里。他试着站了几次,但斑驳的双%e8%85%bf怎么都无法从冰冷的地上站起。他气恼地重重地砸了一下早已僵硬失去知觉的大%e8%85%bf,已经发烧的神志有些迷糊不清,却仍是重复地喊道:“妻主……妻主……”
  眼前的女子不回答,亦不言语。
  他看见女子脖颈处洇散开来的血迹,通红的眼睛顷刻落下泪水。他哽咽着伸手上前,蹒跚地朝着直直跪立的女子爬去,试图抚摸她这些天完全消瘦的脸颊。
  他知道萧晚一直锦衣玉食,呆在牢里一定过不习惯,所以他努力,想尽办法疏通狱卒,希望她们能好好照顾萧晚。
  手里的温度暖暖的,是谢初辰曾经一度生存下去的勇气。
  可就在他的手碰触到她的面颊时,萧晚的头轰然落下,血液一瞬间飞溅了出来。炽热的血迹喷了谢初辰一脸,他有些慌张地捧住了这颗粘稠着臭%e9%b8%a1蛋和烂菜叶的脏乱头颅。
  他害怕地想把萧晚的头放回原位,可鲜血不停地流淌着,怎么止也止不住。
  不断溢出的鲜血灼烫着谢初辰修长却早已粗糙的手指,血肉模糊的身躯让他泣不成声,抱着萧晚渐渐冷去的身体不停地呜咽着。
  “我知道这一年来,你一直不认可我的身份,一直讨厌着我的存在。可在我心里,你是我唯一的妻主……”
  “你从来不知,我有多喜欢你。为了嫁给你,我等了整整三年……可你的眼里,只有季舒墨,永远没有我……”
  “哪怕是死,你竟也不承认我的身份,竟也不让我以萧家正夫的身份陪你一起走……”
  很多人都知道萧家有一正夫,是当今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