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宠夫之路》作者:祈容_第6頁

兰陵11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9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心中猜测娶夫莫不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一旁的青衣少女,目光微微一闪,故意撅着%e5%94%87,促狭地说:“子渊,你光顾着和大皇姐和二皇姐说话,竟把我这个好友给忘了~哎,亏我还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伸手的动作一僵,斑驳的树影倒映在萧晚略显苍白的脸上,一种强烈扭曲的憎恨从心底里迸发出来,过度紧握而僵硬的手指缓缓在大红的袖中紧握。
  大礼,还真是给了我一份好大的礼啊!
  萧晚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在对上眼前笑面如花的楚慕青时,深深为她的心机所折服。
  “子青,我怎么会忘了你呢~这些年来,可是你帮我出了好多主意,帮我成功追到了舒墨!”萧晚豪爽地上前,强烈地控制住自己杀人的冲动,高兴地拍了拍楚慕青的肩,笑得一场灿烂,“这等恩情我没齿难忘,还准备什么礼呢!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十八个蹄髈可等着你呢~”
  楚慕青是宫中的小侍所生,从小不受女皇的宠爱和关心。她本人好似对政事完全不感兴趣,天天游手好闲着。一年半前,她和京城第一纨绔之女萧晚一见如故,成为了至交好友。
  只是楚慕青表面天真浪漫,内心却早已被黑暗的宫廷腐蚀的一干二净。为了在宫中生存,她从小很会看人脸色,萧晚诡异的神情,分毫不落地落进了她眼里。那一瞬间,她的心不安地跳动了下,可很快,在看见萧晚%e4%ba%b2昵地拍她肩膀,和往日一样一副好姐妹的样子,她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微笑地开口:“好啊,子渊请客,我定当不醉不归!”
  就在两人客套地寒暄时,萧府门口噼里啪啦一阵鞭炮齐鸣,紧接着,人群一阵骚动。萧晚抬眼望去,只见一顶红色的喜轿缓缓落在门口,媒公笑逐颜开地走到萧晚面前,催促着木讷不动的萧晚:“萧小姐,是时候踢开轿门将夫郎接出来了~”
  前世,萧晚不等媒公开口,早已急巴巴地踢开了轿门,一脸激动欣喜地将季舒墨接出,恨不得昭告全天下,她萧晚成功迎娶上了季舒墨。
  可现在,萧晚却深深地纠结了。
  原想当众丢给季舒墨一纸休书,让他丢脸地远轿返回,沦为京城笑柄。可今儿来萧府的达官权贵太多了,弄不好,不仅没让名满京城的季舒墨丢脸,自己这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反而被扣上始乱终弃的渣女之名。母%e4%ba%b2会因为她的冲动之举在官僚面前抬不起头来,萧家的名声也会一落千丈。
  最重要的是,萧晚再遇了楚慕青,意识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有着前世记忆的她,能清楚地预知未来,若是今朝她未娶季舒墨,所有的未来都将从这一天改变。
  万一楚慕青又出其他损招陷害萧家,又利用萧家其他的人……她根本防不胜防!
  对未来了如指掌,才是她最佳的利器!
  所以,未将楚慕青引入自己设的局前,不如先将季舒墨娶进门。
  一是现在就放他回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留他在身边,可以暗中好好地折磨一番。二能麻痹楚慕青让她以为自己仍沉浸美色而掉以轻心,三能顺着季舒墨这条线掌握楚慕青栽赃的证据,必要时将他们俩人赃俱获,自食其果!
  心中开始布局的萧晚,不断地为自己鼓劲着:微笑!萧晚,你要微笑!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你心中的恨意!
  萧晚快步朝着喜轿走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急不可待地样子让众人一阵起哄。她抬起红色的长靴,轻轻踢了踢轿门,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轿中的动静。
  清风轻轻吹起珠帘,一只如同白玉般修长柔美的手指缓缓而优雅地伸出。手指轻轻掀起珠帘,半露出一张如诗如画的侧脸,萧晚的心克制不住地一跳,在对上那双清冷淡泊的眸子时,心中的那根弦怦然崩断,发出了低哑的颤音。
  她以为自己在看到季舒墨时,能潇洒一笑,结果她低估了自己三年的感情。光是望着季舒墨缓缓掀开轿帘,她的心就扑通扑通乱跳着,脸上的笑容几乎挂不下去。
  因为爱,所以恨,所以不甘,所以不舍……所以,格外的痛苦……
  这一世,她必须要斩断这丝不该有的感情!要好好地守护萧家!
  大红喜袍轻舞飞扬,萧晚身姿俊挺,没有往日奢靡的纨绔气质,反而有股难以诉说的坚韧。这样正装貌美的萧晚,让缓缓撩起轿帘的季舒墨一怔,有丝奇怪的恍惚。
  “舒墨。”萧晚温柔一笑,眸光柔情似水。她轻轻地伸出自己莹润的手指,牵起了季舒墨白皙修长的右手,在他小小的抵触下 ,与他十指相扣地将他从喜轿中缓缓牵了出来。
  十七岁的季舒墨是京城最美的一朵娇花,三岁成诗,五岁作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乃是京城有名的第一公子,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最佳正君。
  这等才貌双全的男子最终却被一个纨绔女娶回了家,让不少女子心中哀叹:若是自己有萧晚一半的厚脸皮,说不准能将季大才子娶回家了呢!
  萧晚追了季舒墨整整三年,连萧晚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一个喜好调♪戏美男,爱逛小倌楼的纨绔女却在遇到季舒墨后,一见倾心,竟当众发誓非季舒墨不娶,还努力刻苦地追了整整三年,甚至略用了一些手段,让季舒墨被迫嫁给了自己!
  在众人都认为萧晚配不上季舒墨时,她故意轰轰烈烈地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甚至暗暗发誓,一生一世只对季舒墨好!
  那时的自己异常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诚心终有一天会打动季舒墨。
  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在脑海中翻滚着,萧晚压抑住自己心中的苦闷,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忍住自己不掐断季舒墨右手的冲动。
  被她小心牵着的少年穿着一袭大红衣袍,原本清雅精致的容貌,在盛装打扮下,有着一丝别样的妩媚。在走出轿门的那一霎那,几乎惊艳了在场的众人。
  他眼睑微抬,目光不期然地对上了人群里那抹青色人影,见她紧紧凝视着自己,有些抵触地想抽出与萧晚十指相握的手。
  他这样的小举动自然落进了时刻关注他的萧晚眼中。前世,萧晚以为季舒墨脸皮薄、害羞,如今瞧着,恐怕是不愿意她多碰吧。
  而以前,只要季舒墨不愿,她绝不会强求,可现在……
  呵!你不是喜欢楚慕青么,你不是为了她不惜嫁给我利用我吗!如今矫情个%e5%b1%81!
  “舒墨,你这一路过来,身子有些虚。不如我背着你跨火盆吧……”柔情似水的目光凝视着季舒墨,在他还没开口拒绝时,萧晚已经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深切演绎出一位疼爱夫郎的好妻主,惹来四周一片起哄和叫好。
  萧晚的%e4%ba%b2热让季舒墨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了起来,萧晚感受到他在她怀里的轻颤和隐隐的抗拒,甚至于目光惊慌又小心翼翼地望向了人群里一脸阴霾的楚慕青,她的心情忽然舒畅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她抱着季舒墨小心翼翼地跨过火盆,却没有立刻放下他,而是抱着他向着大堂直接走去。季舒墨蹙了蹙眉,想挣%e8%84%b1萧晚的怀抱,却又碍着围观的人群,只能小声得对萧晚说:“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和楚慕青眉来眼去?真当我萧晚是眼瞎不成!
  萧晚心中冷哼了一声,抱着季舒墨的身子恶趣味地抖了抖。季舒墨差点从萧晚身上摔下,心中一慌,条件反射地勾住了萧晚的脖颈。
  一瞬间两人贴得十分近,几乎眼对眼,鼻尖对着鼻尖,就连嘴%e5%94%87都无限暧昧地挨近着,仿佛季舒墨正主动%e4%ba%b2%e5%90%bb着萧晚。
  季舒墨身上有股淡淡熟悉的书香味,是萧晚曾经魂牵梦萦、爱之不惜的味道。这样的熟悉,让她忍不住想起了往日重重,一股窒息到心酸的感觉慢慢在心中发酵着。
  她多么能希望自己能宠着他,爱着他,护着他一生一世。而她确实将他含在嘴里怕化掉,捧在手中怕摔掉,恨不得把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予他。她更是为了他,从一个花花小姐变成了一个痴情种。▲思▲兔▲網▲
  想到自己的百般情意,最终只是季舒墨和楚慕青联手设计萧家的一场局,她的心如针扎般地剧痛的,心中充斥着不甘和愤怒,恨不得现在就劈死这两个贱人。
  没想到对他百依百顺的萧晚竟然拒绝了自己的请求,季舒墨一时间错愕地萧晚的怀里,竟没发觉两人暧昧无限的动作。毕竟萧晚从不会勉强自己,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提出什么,哪怕是再珍贵的东西,若他想要,萧晚都会满足自己。
  可现在,他只是让她放他下来,她竟不愿?!
  互相拥抱的两人心思各异,争分夺秒地算计和试探着对方,可这样暧昧无比的动作让远远观望的楚慕青打翻了醋坛子。她神色阴霾,眉头紧蹙,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时,一道不和谐又熟悉的尖锐嗓音远远传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竟放了一个这么大又这么旺的火盆堵在门口,万一我家公子烧着了怎么办!快把你们小姐喊过来!”
  看守的门卫望了一眼门口的两名少年,那戏谑轻蔑的眼神让说话的少年立刻炸毛,嘴里更是喋喋不休骂个不停。
  这么刁蛮的小厮让门卫心中更加不屑,为了完成自家小姐吩咐下来的任务,她仰着头,冷哼道:“爱进不进。今日是小姐娶正夫之日,才懒得理你们呢!”说着,手一扬,在火盆上又添了一些木柴,一瞬间,原本就烧得旺盛的火苗腾地燃起了熊熊烈焰。
  “娶正夫?!”粉衣少年脸色又青又白,好半响才怒骂道,“你们,简直欺人太甚!公子,我们走!萧晚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主,凭什么让公子从小门嫁入,还让门卫随意欺辱!还让公子做小,我呸呸呸!”
  “昭儿!”红衣少年急急地呵斥了一声,面色不愉地说,“你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
  他话音未落,已掀起长长拖地的红袍,准备一咬牙从火盆上跨过,却听到一道清冷熟悉的嗓音在他三尺远的地方响起:“把火盆扯了。”
  红衣少年僵硬地抬起脑袋,在对上萧晚淡淡的目光时,黑曜石般清澈漂亮的凤眸迸发出一种炙热的情愫,倒映着满满的都是萧晚的身影。
  可当他看见萧晚%e4%ba%b2热地抱着季舒墨,而季舒墨又%e4%ba%b2昵地勾着萧晚的脖颈时,整个人宛如被泼了一身的冷水,清澈的水眸瞬间灰暗了下来。
  他有些低落地轻咬着%e5%94%87瓣,又抬头小心地看了萧晚一眼。
  这样哀然的神情让萧晚的心揪了起来,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竟不自觉地松开了抱着季舒墨的双手,双脚条件反射地朝着那抹忧郁的红色走去。
  ?

☆、谢初辰的逼婚
?  门口的少年穿着一袭大红的喜袍,眉目如画,%e5%94%87红齿白,及腰的乌玉长发由一根红色丝带高高束扎。几缕额前的墨玉青丝迎着清风缓缓飘起,抚过他泛着
第壹頁上壹頁2345678910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