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宠夫之路》作者:祈容_第8頁

兰陵11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9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进萧玉容怀里好好地大哭一场。
  “母%e4%ba%b2……”她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轻喊了一声。那怯怯的举动像极了做完亏心事认错的模样。
  萧玉容的正夫在生下萧晚后一年,就因体弱多病,撒手人寰了。萧玉容从小就宠这个女儿,尤其是小时候,女儿软萌萌的可爱极了。可长大后,她的女儿叛逆了起来,时不时得要跟她顶撞几句。
  在公事上雷厉风行的萧尚书,偏偏对自己宝贝女儿素手无策,以至于萧晚长大后成为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最爱做的事就是和母%e4%ba%b2顶撞。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娶夫了,还娶到了京城第一才子,萧玉容脸上争光,心情倍儿爽!可谁知,大婚之日竟出了这样的岔子!这让她怎么向季家交代!
  刚要怒斥的萧玉容在看见萧晚怯怯的样子和软软的一声母%e4%ba%b2,怒气忽然被一盘凉水浇灭。她瞥了一眼谢初辰,思索着该怎么处理这位逼婚的小公子。
  她刚要下逐客令时,陈太公却幽幽开口:“这位公子,随我去换身衣服吧。”
  这时,谢初辰才恍惚地意识到自己衣冠不整,立刻涨红了脸,有些心虚地瞥了一眼萧晚。见她眉头紧蹙,心立刻咯噔了一下。
  “祖父!”
  一双漆黑的目光犀利地看着萧晚,随后又落到了犹豫不动的谢初辰身上,陈太公抚摸着从地上捡到的玉佩,沉声开口:“晚儿,你确定要让这位公子衣衫褴褛地回去?他的脚腕有些烧伤,回去恐怕不便……”
  谢初辰看似被萧家挽留养伤,可这么一闹,已经被贴上了萧晚夫郎的标签。
  萧晚想要阻止,可谢初辰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立刻装成重伤的样子,一瘸一拐,%e5%b1%81颠%e5%b1%81颠地跟了上去。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可不能让其他人抢了先机……
  拜堂时,萧晚一直心不在焉着。她心忧着谢初辰的伤势,又担心陈太公会不会刁难他。待到云嫣告诉她,陈太公给谢初辰安排了一个院落,还请了大夫来看,她心中的大石才落了地,小声地询问了下详细的情况,生怕委屈了谢初辰。
  云嫣谈到谢初辰时,一向清冷的容颜诡异地抽了抽,萧晚的心不禁一跳:难不成云嫣已经对谢初辰……?
  经历了前世的变故,对于每件事,萧晚总是小心翼翼又敏[gǎn]着。若她知道云嫣去探消息时,自爆是萧晚的丫鬟,结果被一个刁蛮的小厮用鞋子砸出了门,不知会不会笑出声来。
  谢初辰的小插曲并没有持续很久,众人很快将目光挪向了萧晚和季舒墨这两位新婚夫妇的身上。拜堂后,季舒墨被小侍扶进了新房,萧晚则在众人的起哄下,不停地敬着酒。随后,在众人促狭的目光下,以一种迫不及待地姿态被护送进了洞房。
  萧晚推门而入时,季舒墨正紧张地将纸包中的白粉塞进了袖中,装作一脸淡然地坐在桌边,手却下意识得相握着。尤其是萧晚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时,他更是心虚地垂下了脑袋。
  “舒墨……”萧晚轻喃着,眼中流光四溢,仿佛有万般情愫蕴含在其中。
  “今天,我很高兴。”
  高兴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为自己的过错赎罪。
  “能娶你,真是我三生有幸。”
  昔日的温情却换来萧家满门抄斩,呵呵……
  女子的身体贴得他极近,幽幽熟悉的清香以及若有似无的酒气,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硬了起来。
  “舒墨,今日……你真美……” 萧晚轻喃着,湿热的气息渐渐扑向季舒墨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手指轻轻接着他身上的衣袍,眼底的欲望更是一触即发。
  不过,是个蛇蝎美人!
  见萧晚一把将自己往床上抱去,季舒墨心轻轻地咯噔了一下,连忙端起桌上的一个杯子,递给了萧晚:“我们还没有喝交杯酒……”
  “都依舒墨的。”萧晚接过季舒墨递来的杯子,并没有去喝,而是在季舒墨紧张的目光下,忽然朝他越靠越近。宽大的衣袍在桌上拂过,萧晚迅速调换了下两个酒杯,将那杯原本季舒墨递来的,又递还给了他。
  于是,一杯交杯酒后,某男“噗通”一声,醉倒在了地上。
  见季舒墨被自己下的迷[yào]迷晕了过去,萧晚不禁冷笑一声。
  前世,季舒墨嫁给萧晚后,总是这不舒服,那不舒服。那时,她疼惜他紧,他只要一不舒服,就绝不会碰他。现在看来,分明是抵触她的%e4%ba%b2热。
  而每晚,她总是睡如死猪,一觉到天亮,恐怕也是季舒墨动的手脚。
  这样想着,萧晚拽起季舒墨的身子扔到了床上,有些嫌弃地擦了擦手。
  若非看你还有些价值,这么不干净的身子,我还不屑去碰呢!
  夜里的萧府已无白日的喧嚣,安静得只余虫鸣轻轻的嘶鸣声。萧晚推开房门的时候,只见一抹月白色一瘸一拐地藏进了墙角。
  今晚是萧晚和季舒墨的洞房花烛夜,对谢初辰来说,也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因为萧晚答应过他的,只要他今日能进萧家的大门,她便承认他是她的夫郎。
  于是,他将自己沐浴得香喷喷的,满怀期待地等在房里。他等啊等,最终还是耐不住寂寞,偷偷摸摸地溜了出来,决定偷偷看一眼萧晚,以饱相思之苦。
  躲在墙角的谢初辰,听见关门的声音,以为萧晚又返回了房间,于是挪动着步子从墙角走出。谁知,一抬头,就是萧晚那张印刻在他心底的容颜。
  偷窥的谢初辰,一阵心虚,惊慌地后退了一步。谁知匆忙间,他踩在了裙袍上,原本就烧伤的脚一绊,竟以饿狼扑羊的姿势地扑进了萧晚的怀里。
  第一次能这么近和自己的心上人接触,谢初辰的心里像是揣着一只狂跳的小鹿,%e8%85%bf一软,更是倒在了萧晚的怀里,心不知飘到哪去了。
  %e4%ba%b2密的距离,使萧晚能清晰得看到少年漂亮无暇的俏颜。长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抖动,他一脸傻笑地望着自己,剪水双瞳中伯光闪闪,顾盼间只见风情流转,是一种动人心弦的引诱,让她的心湖不禁起了一阵温柔的涟漪。
  “妻……萧……,我、我不是有意的。”不经意间,与萧晚的目光相对着,谢初辰的脸上浮现了两抹淡淡诱人的红晕。他不敢再贪恋着难得的怀抱,赶忙地站直身子,脸红到了耳根,手无措地背在身后。
  他顿时懊恼起自己的笨拙失礼,心乱如麻,生怕萧晚认为自己是个投怀送抱的轻浮男子。
  而他更是纠结了起来,自己究竟改%e4%ba%b2昵得称呼萧晚妻主呢,还是生疏的萧小姐呢?他心里自然偏向妻主这个称呼,可……萧晚似乎不愿他这么称呼她……
  “伤势严重吗?”萧晚关心地问。
  “不碍事,大夫说涂两天药就好了。”谢初辰拘谨地说完,小心地看了萧晚一眼,见她并没有动怒,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不值得。”
  不值得,怎么会不值得呢?受了小小的伤,能换来萧晚的关心,谢初辰的心简直高兴地飞跃了起来。
  他觉得这是一种很大的进步,要知道前几天他们见面时,萧晚还对他冷嘲热讽,一脸愤怒呢。
  萧晚执起一壶酒,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小口小口地喝着。谢初辰乖乖地坐在了她的身旁,关心地说:“喝酒伤身,还是少喝点吧。”
  “陪我喝一杯,可好?”
  萧晚想一醉解千愁,谁知随口一问,却让某想入非非的少年,脑补成了交杯酒。
  内心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甜蜜与兴奋占据得满满的,谢初辰小小地和萧晚碰一下杯子,在对上萧晚视线的瞬间,心忽然间扑通扑通乱跳起来,脸也跟着烫起来。于是,他粉红着面颊,小口小口抿着这杯所谓的交杯酒。
  他心里窃喜地想:火盆也跨了,交杯酒也喝了,只剩下拜堂和洞房了。⊿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谢初辰心思单纯,并不知道洞房具体是什么,只以为一男一女同睡在一张床上,便是洞房。于是,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他贼兮兮地想着怎么把萧晚灌醉后,拐回床上完成洞房之礼,坐实萧晚夫郎这一事实。
  但谢初辰完全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他一个没喝过酒的少年,只喝了一杯,就觉得喉咙一阵烧痛,小脸立刻垮了下来。
  但一想到自己必须灌醉萧晚,来场生米煮成熟饭,他立刻又壮起胆子,兴奋地给萧晚倒着酒。于是几杯下去,萧晚还在为怎么化解前世的悲剧而愁着,谢初辰已经醉了。
  这位酒品极差的少年,开始在自己心爱的妻主面前,发起了酒疯。
  “萧晚,我喜欢你!”谢初辰大喊一声,那双水汪汪的眼神迷蒙了起来,在月光下亮晶晶地闪烁着别样的光彩,好看极了。
  沉醉在前世中的萧晚一怔,心头不觉一荡。?

☆、酒醉的谢初辰
?  喜欢……
  前世,萧晚只当他是偷玉贼,嘲笑他口中喜欢这两个字的廉价,可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她有些相信,谢初辰恐怕是真心喜欢自己的。
  可她不明白,像她这样游手好闲的败家女,为何会被他这样喜欢着?又或者,谢初辰真的是单纯地喜欢着自己吗?
  “我们以前可见过?”萧晚问出了重生后最大的不解。
  “当然有啊!”打了一个酒嗝的谢初辰,不满地双手插腰,一脸悍夫地说,“我们见过好几次呢!三年前就见过!你,你……”
  一听到谢初辰提起三年前,萧晚立刻心虚了起来。三年前的自己可是个喜欢调♪戏京城美男的大混混啊!难不成她在三年前就霸上了谢初辰?难道谢初辰真是她的风流债?
  但不可能啊,三年前的自己对这位远近闻名、刁蛮任性的谢公子可是避而远之的啊!
  “是不是三年前,我向你约定了什么?玉佩是我送你的?还是我救了你,你要以身相许?”以前为了追美男,萧晚使出各种阴招,最被她用烂的就是雇佣几个人演小混混,自己来一场英雄救美。
  一提到玉佩,谢初辰蹙着眉头,撅着%e5%94%87小声嘀咕了一句:“是我捡的……”说完,他浑身一软,整个人如水一般倒在萧晚的身上。
  “好热……”他微微喘气,一双大眼睛水汽蒙蒙的看着萧晚,有些难受得在她怀里蹭来蹭去,拉扯着衣服。显然是喝酒太猛,开始燥热了。
  “……”
  见萧晚没有推开自己,谢初辰颤唞地伸出双臂,揽住萧晚纤细的腰身,甜蜜蜜地喊了一声:“妻主……我好开心,终于能嫁给你了……像做梦一样……”说着,他又伸出小手,在萧晚身上小心翼翼地摸着,似乎在确定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摸了几下,发现这个梦境比以往真实不少,竟能感受到肌肤相触的热度。他高兴得伸开双手,望着萧晚,噘着红%e5%94%87,明媚温柔地笑着:“妻主,抱我,抱抱我!”
  他
第壹頁上壹頁456789101112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