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宠夫之路》作者:祈容_第9頁

兰陵11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9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好想像季舒墨一样被萧晚温柔地抱在怀里。
  一想到早晨的情景,谢初辰%e8%83%b8口一阵不舒服。同样是夫郎,他也要妻主抱抱!
  虽然满怀怨气重生,但萧晚是个正常的女人,经不起被谢初辰这样难熬的挑逗。尤其是看见谢初辰媚眼如丝,又一脸幸福期待的样子,萧晚觉得自己压抑的坏心情突然飞扬了起来。自己也没发觉,她心中已对谢初辰产生了一丝怜惜的柔情。
  所以,明知道长痛不如短痛,自己不该再给谢初辰带来希望和不幸。但谢初辰眉宇间的期待和羞涩微微打动了她满是怨恨的内心,她终是忍不住他的央求,轻轻地将他抱了一个满怀。
  谢初辰仰着头,看着萧晚微张的红%e5%94%87,受了蛊惑一般慢慢地靠近着。
  暧昧的呼吸轻擦过萧晚的脸颊,她看着谢初辰渐渐放大的面孔,心里忽的一阵乱跳。
  谁知,这发酒疯的小子竟抱起她的脑袋,对着她%e5%94%87狠狠地咬了一口,随后,有些不满得嘟囔了一句:“太苦了,不好吃……”
  萧晚石化在了原地。
  谢初辰却靠在萧晚怀里痴痴地笑着,贪婪地呼吸着萧晚身上淡淡的清香味,渐渐步入了梦乡。
  怀里的少年柔软无骨,温热的气息让萧晚一阵不知所措,竟有种想要%e4%ba%b2近的冲动。作为一个情场老手,萧晚她竟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少年动摇了自己重生以来的第一个决心。
  很快,她又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狠心的决定。
  夏日的阳光格外的明媚,透过窗棂暖暖地洒入房间里。季舒墨幽幽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萧晚抱在怀里。温热的肌肤紧紧相贴,他的身子竟一、丝、不、挂地贴在萧晚的%e8%83%b8`前,双手更是主动地搂着萧晚的纤腰。
  感受到女子温热的躯体,他的脸不受控制地烧了起来,怎么也回想不起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像他喝了一杯交杯酒后,就睡了过去。
  懊恼地揉了揉太阳%e7%a9%b4,他有些生气地瞪了一眼吃他豆腐一晚上的萧晚,谁知萧晚正巧睁开了双眸,他心里咯噔一下,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早安,舒墨。”萧晚用着温柔得腻死人的声音在季舒墨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见他一脸便秘地起了一身%e9%b8%a1皮疙瘩,脸上不由绽开了一抹欢心的笑意。
  面对萧晚的%e4%ba%b2昵,季舒墨有些无所适从,他小小地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与萧晚的距离。
  谁知,萧晚完全忽略他的抵触,他退她进,他惊慌,她微笑。
  她笑得一脸温柔无害,几乎将季舒墨逼到了墙角,并在他局促不安时,对着他额头轻轻一%e5%90%bb,一如前世般温柔:“早膳想吃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季舒墨撇过脑袋,眼里滑过一丝厌恶和鄙弃,嘴上却淡淡地说:“随妻主做主。”
  前世,萧晚几乎把季舒墨宠上了天,每天早上都会给他一个早安%e5%90%bb。今世,萧晚继续延续着曾经宠溺的风格,只不过目的,却和前世天差地别。
  心怀恨意的萧晚,光是温柔的说几句话,就被自己酸死了,更被季舒墨抵触的小动作,堵得愤怒心塞。
  她心中暗暗叹服季舒墨的忍耐力,对着一个如此厌恶的人竟然能伪装一年之久,真是难为他了……而她前世真心瞎了眼,连这么明显的抵触都以为是季舒墨欲迎还拒的害羞。
  这一世,她不再为季舒墨而活,而是为自己、为萧家好好活着,看着前世的这对渣男贱女如何自食恶果、名誉扫地!
  吃完早膳,萧晚携带着季舒墨%e4%ba%b2%e4%ba%b2热热地来到大厅。大厅里,除了萧玉容外,还有萧玉容的两位侧君,柳氏和王氏。柳氏育有一女,名为萧轻如,今年十六岁。王氏育有一子,名为萧潇,今年四岁。
  萧玉容的生父温墨逝世后,萧玉容并没有扶正任何一位侧君。这些年来,萧府除了陈太公执掌一半家权外,另一半是由柳氏代为掌管。
  如今,萧晚娶了正夫,这打理萧府的任务便要渐渐移交到了萧晚正夫的手中。这让柳氏恨得牙痒痒的,觉得自己离扶正之路越走越远。
  面对才貌双全的第一才子季舒墨,萧玉容越看越是满意,在他给自己敬茶的时候,忍不住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在了他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萧晚生性顽劣,以后就交给你多多照顾了。”
  季舒墨温顺地点头,掩去眼底的寒意:“是,母%e4%ba%b2。”
  一个草包大小姐竟娶了一个才貌双全的贤夫,而他女儿的婚事却从未被萧玉容重视过。萧玉容对季舒墨的和颜悦色,让柳氏不是滋味,他装作不经意得提到:“大小姐,怎么不见你的另一位夫郎来请安?第一天就这么没规矩,以后还得了啊!”
  季舒墨容行皆正,让人挑不出错来,柳氏便从名声极差的谢初辰入手,试图给萧晚找找茬。昨晚,他可是偷听到了萧玉容和陈太公的对话,谢初辰手中竟然有萧家的玉佩!那不就代表萧晚把正夫之位许给了谢初辰吗?!
  看着前世背叛萧家的柳氏一副唯恐天下不乱之态,萧晚没好气地回道:“柳侧君,谢公子不是我的夫郎。昨日他烧伤了脚腕,行动不便,才留在了萧府。”
  她故意加重侧君两字,点醒柳氏别忘了尊卑,他不过是个妾,凭什么大手大脚管到她的头上!她娶谁,纳谁,关他什么事!
  柳氏在萧晚面前碰了一鼻子灰,有些哀怨地望向萧玉容。
  萧玉容蹙起眉:“昨儿父%e4%ba%b2告诉我了,他手里有萧家的玉佩,所以才将人留了下来。晚儿,你不是把玉佩给舒墨了吗?怎么谢初辰手里也有一块?而且他那块才是真的。”
  昨晚喝得酩酊大醉,谢初辰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他想起早晨要给萧家长辈请安,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有些嗔怪地瞥了一眼服侍他梳洗的昭儿,显然控诉他为何不叫他起床,害他睡过了头。
  丑夫郎要见公婆,昨天逼婚的印象已经不好了,今天又晚到,不知道会不会被嫌弃……
  一想到昨晚跨了火盆,还和萧晚喝了交杯酒,谢初辰地小尾巴得意地翘了起来,不过很快又垮了起来。昨晚说好要灌醉萧晚,来场生米煮熟饭的,谁知,自己竟然不争气地先醉了……
  简直错失良机啊!谢初辰懊恼地捶%e8%83%b8。结果发现,自己竟然换了一身衣服!
  他想问,是谁给他穿的衣服?但又怕自己想太多被昭儿嘲笑,于是婉转地问:“昭儿,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一双大眼睛漂亮地扑闪扑闪着,一脸期待地望着昭儿,心里则扑通扑通地想着,难道他和萧晚已经……洞房了?
  想起昨晚公子死皮赖脸的样子,昭儿为谢初辰梳头的动作一顿,嘴里簌簌叨叨地念着:“昨晚是萧小姐送你回来的。公子你啊,昨晚死死地抱着萧小姐的腰不肯松手,不停地对着她喊着妻主,还哭着喊着求萧小姐不要走……”
  妻、妻主?!
  清澈漂亮的凤眸染上一丝孩子般的羞涩,谢初辰不禁呢喃般地自语着这个一直隐藏在他心底深处却一直不敢叫出口的称呼,如玉的脸庞顿时笼上一层火一般的红晕。
  “最后还吐了萧小姐一身!”?

☆、他不是我的夫郎
?  昭儿的后半句话让原本浮想联翩、乐不思蜀的谢初辰一阵惊慌惨白,他口吃地问:“那、那她,什么反应?”〓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想起谢初辰昨晚丢人的举动,昭儿白了他一眼,道:“萧小姐很生气地离开了,还说等你伤好后就回谢家吧。公子,我们回去吧……现在萧家的人都说公子死皮赖脸地要嫁给萧小姐,这样,对公子的名声不好!”
  昨晚萧晚被吐了一身后,非但没有斥责谢初辰,反而又是温柔地给谢初辰擦脸擦手,又是在临走前贴心地给他掖了掖被角。那时,萧晚以为昭儿睡了,没人照顾谢初辰,所以一直默默照顾着,直到卯时才离开。
  她并没想到昭儿早在她抱着大醉的谢初辰回房时,就已惊醒,一直在旁悄悄偷窥着。
  萧晚柔情爱怜的举动让一向讨厌她的昭儿大为改观,可一想到萧晚做得那么熟练,一看就是对不少男子都甜言蜜语过。他家公子笨,才会被这种虚伪的柔情所骗!
  一想到萧晚在外面的花花大名,一想到萧晚已经娶了正夫,他心里就为自家公子感到不值!
  他绝不能让公子掉入萧晚这个火坑里!
  于是,一直以为公子是被萧晚甜言蜜语所骗的昭儿,故意把萧晚恶毒化,希望自家公子能对这个负心女死了一条心!
  谢初辰一心想要扭转自己在萧晚心中的糟糕印象,谁知自己居然再度被萧晚厌恶了!他急得满头大汗,顾不上吃饭,顶着一张宿醉一休的脸,随意地披了件衣裳,就立刻英勇就义地赶到了大厅。
  谢初辰赶到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正襟危坐着萧家的人。不知在谈论什么,整个大厅的气氛有些诡异和压抑。他心虚地瞥了几眼,发现自己的确是最后一个到的,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然而,当他看见大厅内意气风发的女子时,他的眼睛已经无法从萧晚身上挪开了。不知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萧晚重生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此刻,一头柔顺秀发衬托出萧晚细腻白玉的肌肤,一袭绯红长裙,显得她高贵典雅。貌若天仙之色没有像往日一般浓妆艳抹,而是淡扫蛾眉,轻点朱%e5%94%87。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装扮,却难掩她稳重端庄的气质,全然没有往日的骄纵和奢靡。
  谢初辰从未见过这样的萧晚,而就是这一眼,给了他前进的勇气。
  待到他深吸几口气想要走进时,里面传来一道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冰寒刺骨得将他前进的步伐一瞬间冰冻在了原地。
  “母%e4%ba%b2,玉佩只是谢公子捡到的,并非孩儿赠给他的,所以根本不作数。孩儿根本没有想过娶谢公子,祖夫将谢公子留下,已经让孩儿很为难了。孩儿心中只有舒墨一人,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怕母%e4%ba%b2和祖夫不承认舒墨的身份,才打造了一块假的玉佩。”
  萧晚三言两语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转头又小心地朝季舒墨赔罪道:“舒墨,我根本没有想要娶他,是他捡到我的玉佩后,贪恋我萧家的钱财,处心积虑、死皮赖脸地想要嫁给我!我只爱舒墨你一人,怎么会娶他呢。他心有不甘才在大婚之日乱闹,想破坏你我的感情!”
  这些话,萧晚说得极其顺溜,因为前世,她该死地就是这么以为的。谢初辰烧伤后,被萧晚各种方法藏着掖着了半个月,但终于还是被萧家和季舒墨发现了,萧晚便惨兮兮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在众人面前把谢初辰诋毁成了一个偷玉贼和处心积虑想嫁入豪门的心机男。
  至此,谢初辰被萧家众人不屑,到了连下人都怠慢欺负的地步。她甚至狠狠地嘲笑他,丑八怪还想吃天鹅肉!
  “我萧晚的夫郎,岂是他这种臭名远扬的人配当的
第壹頁上壹頁5678910111213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