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王妃在后院种瓜》作者:魔蓝

892052812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3039k   類別:其它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王妃在后院种瓜》全集

作者:魔蓝

正文 001 这是逃婚吗?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华美奏响,海愿的心却好像随着那乐声而飘远了,看着她身前白纱婉约的新娘,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伴娘礼服,脸上带笑,但眼底却是慢慢的苦涩。

那是他的婚礼!新娘却……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的带着喜庆的声音让整个婚礼气氛都热烈起来,可爱的花童捧上了两只%e7%b2%be致小巧的礼盒,里面是一对闪烁着璀璨华彩的钻戒。

“海愿,戴上它吧,我只愿你做我的新娘。”

思绪还在漂浮,那闪烁的美钻竟然捧到了海愿的面前,一瞬间,整个礼堂都沸腾起来,哗然一片。

“这……徐英杰!”海愿心中或许是狂喜的,但更多的是震惊。转头看到新娘那张%e7%b2%be致美丽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痕,海愿的心猛的被自责冲击着。

见海愿久久未动,而礼堂里众多%e4%ba%b2朋都在吃惊之后已经做出了反应,有的已经带着怒气向这边冲了过来,徐英杰%e8%84%b1下`身上的白色新郎礼服,披在了海愿的肩上,拉起她的手,一起向礼堂外跑去。

这是……逃婚吗?而且是和他!

推开礼堂的大门,外面的冷风被他的外套遮掩了许多,但还是猛地将海愿从刚刚的震惊中拉回来,身前一步远的距离是他修长挺拔的背影,但海愿还记得,今天是他的婚礼,而新娘却不是自己。

“不,我们不能这样,她是爱你的。”海愿猛地站住,摇着头拒绝着。她不能这样做,不能去伤害一个无辜而充满爱的女人。

“海愿……”

“再见吧!”没有等徐英杰再说什么,海愿猛的挣%e8%84%b1开徐英杰拉着自己的手,独自向外面冲了出去。眼中弥漫了泪水,冷风吹在脸上更如刀割般的疼痛,以至于她的眼睛都睁不开、看不到了。

“海愿!”身后再次传来徐英杰的呼喊声,这次却是带着惊惧和焦急的,海愿却没有细想,只是想着不要他追上来,不要破坏了他的幸福,而又加快了脚步。

“砰”的一声巨响,海愿那纤细的身体犹如%e5%a8%87小的布娃娃般被那辆飞驰的汽车撞出老远,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流星般的弧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身上徐英杰的礼服还带着他的体温,但海愿却还是感觉还冷刺骨……

黑暗中,海愿感觉像是漂浮在茫茫海面上的一片树叶,时而被推上浪尖,时而被抛入深海。好像有东西大力的冲撞着自己的身体,而身体/下/方中/间的那/一处,猛烈的冲撞和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反复进/入,让她整个人都产生了莫名的抽搐和痉挛。

那种感觉海愿好陌生,但她身体的反应却好像很……欢/愉!

“唔,咳咳。”一%e8%82%a1冲击进体/内的热/流,让海愿感觉五脏六腑都火烧一般的疼痛难忍,伴随着一阵咳嗽,喉咙里涌出腥咸的味道,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呼,呼。”猛喘着气,男人放开了钳制住女人腰肢的大手,抽身离开,紧紧的盯着面前大口呕血的女人,眼神却和刚刚的火热完全相反,带着刺骨的冰寒。自己中的是烈性chun药,这一次显然无法将毒解除,那这个女人留下来或许还有用。

吐出几口血污,感觉那%e8%83%b8腹间的火烧才减轻一些,海愿努力的睁开眼睛,却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看到光亮!不是死了吗?不是发生了严重的车祸?那现在自己是在哪里?刚刚那种陌生而又%e7%be%9e人的感觉是什么?

忍着五脏里火烧般的灼痛和四肢无力的酸痛感,海愿努力的想要撑起身子,映入眼帘的是几欲掉渣的土坯墙和破旧而满是灰尘的木质桌椅,就连窗棂上都是糊着纸的!而那些窗棂纸也因为日久而泛黄,更有几个破洞的地方正在风的吹动下来回的扇动着。

为什么会有这样古怪破旧的房子,自己究竟是在哪里?一连串的问题让海愿吃惊,同时将脸转向了另一边,却看到一个高大修长的背影,那背影很熟悉,但从气势上感觉又很陌生,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竟然是……赤摞的!

“啊!”惊叫出声,海愿下意识的明白刚刚那种陌生的感觉和自己身体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了,她是被——强暴了!

钟离域听到身后的一声惊呼,转回头就看到破木板搭成的床上,那个女人仰面倒了下去,嘴角还带着刚刚呕吐来的污血,但苍白的脸色竟然和之前的她不同,似乎眉宇之间带着莫名的惊诧和恐惧。

恐惧!钟离域以为自己看错了,在那个女人的脸上会有恐惧?!

经不住心底的好奇,钟离域转身上前一步,盯着床上已经再次昏迷的女人,这次他看的很清楚,她眉宇间留下的是恐惧和神伤没错。而这两种感觉,包括刚刚的那声惊叫,怎么会从她那样的一个女人口中发出呢!

最开始和她欢好的时候,她似乎%e5%92%ac食了什么烈性的毒药,也曾经昏迷过,甚至好像连呼吸和脉搏都一度停止了;那时候,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药力没过,钟离域才没有兴趣和一个死人做那种事情。却没有想到她再次醒来会惊呼、晕倒,更会在她的脸上看到恐惧。那到底是什么药?烧坏了脑子还是迷失了本性?

钟离域的薄%e5%94%87勾起一个嘲讽的讥笑,是笑自己居然有兴趣研究那样一个该死千百次的女人。然后俯身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慢慢的穿起来。

床上的女人轻哼了一声,刚系好腰带的钟离域忍不住好奇再次抬头,却看到那个女人的眼睛依然紧紧闭着,但她还带着血迹的嘴角竟然挂上了一个笑容!那笑容清纯中带着幸福,甜蜜中透着期盼,竟然把这间破旧的茅屋都渲染的有了些温馨的味道。

这次,钟离域真的以为自己看错了,抬脚又迈上前一步,更加仔细的盯着床上的那个还赤/%e8%a3%b8着身体、昏迷不醒,却透出微笑的女人!难道是自己中的chun毒太深,以至于产生了幻觉吗?那个女人居然会笑!还是笑得这般……这般好看。

正文 002 逃出去报警

忽地心底涌上一种被愚弄的感觉,钟离域认为这个女人根本没有晕倒,她这样反常的举动一定是在耍什么花招,或者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故布迷阵,让自己放松警惕,好一击即中,让自己再掉进她的圈套。

“醒醒,别以为你这样,就有再杀我一次的机会。”

伸出大手用力的推上了那个女人肩膀,钟离域几乎是暴跳如雷的吼着。他还在为了自己刚刚的大意而愤怒着,如果不是自己大意轻敌,也不会被这个狠毒的女人困在这“迷惘山林”,更不会中了这种烈性的chun药,现在这个女人却还可以笑的这样开怀。

然而,用力的推动几下,床上的女人不但没有醒来,反而又呕吐出几口污血,那血已经不是鲜红的颜色,而是暗紫色带着腥臭的血块,让钟离域感觉很脏、很恶心,马上退开很远。

“唔……疼。”

海愿感觉肚子好痛,刚刚那种五脏六腑都被火烧的感觉再次袭来,而且好像连肠胃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拉扯着,胃中一阵翻腾绞痛,喉咙里再次涌出了腥咸的味道,这次再吐出来的血,已经转为了红色。

她感觉好累,头也好昏,可在每次吐血之后,好像意识就清晰一点,也再次努力的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屋里的光线暗了许多,自己应该昏迷很久了吧,因为自己已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他。想起徐英杰,海愿不自觉的把嘴%e5%94%87翘了翘,却是一个带着苦涩的笑容。

“终于醒了?”低沉的男声从门口处穿来,海愿惊慌的顺着声音看过去,门口是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却穿着一件麻灰色的对襟长袍。

对襟长袍!再看男人身后的破烂木门,自己怎么还会在那间土坯房?刚刚的是梦境,还是现在是梦境?

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在可怕的梦境之中,海愿下意识的想要拧一下大%e8%85%bf,让自己有疼或不疼的感觉来证实一下,但手落下的时候却%e6%91%b8到了没有衣物遮掩的光滑的大%e8%85%bf,而此时也能感觉到,%e8%85%bf中间的那一处,还有半干的液/体留下的粘粘的感觉。

昏迷前的意识让海愿吃惊的瞪大眼睛,低头看到了自己仍然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一种无限的%e7%be%9e耻和悲伤涌上心头,自己是被强暴了!

“你,你是谁?为什么这样对我。”

海愿蜷缩起身体,用手臂拥在%e8%83%b8`前,带着哽咽的颤音问着那个门边的身影,因为他身高的原因,%e8%83%b8部以上隐在了一片暗影之中,海愿一直都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我?”没有想到床上的女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更是被她那明显已经是带着哭腔的声音震惊了!给自己下药、机关算尽想要自己命的是她,这不也是她应该承受的结果吗?现在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像丢失了贞操一样的悲痛欲绝!真是可笑。

可从她昏迷时候的笑,到再次醒来的哭,完全颠覆了几个时辰之前的那个形象,她还是那个逍遥阁的海刹吗?

没有得到那个男人的回答,海愿也知道所有狡猾凶狠的罪犯都不会轻易暴露的。她的心好疼,但还不是脆弱到遭受了侮辱就要马上自杀的女人,她第一想到的就是要出去报警。

虽然这里是个奇怪而陌生的地方;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车祸之后没有被送去医院反而被带到这里被强暴了,但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坚强的生存下来,然后逃出去报警,才能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紧紧%e5%92%ac着%e5%94%87低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海愿的脑海中想着%e8%84%b1困的办法,同时悄悄的四处看了看,想找到自己的衣服遮掩一下`身体。果然,在床头的方向有一堆布料,虽然不像是自己之前穿的那件白色的小礼服,但总是比这样子光着的好。

再用眼角偷偷的扫了一下还站在门边暗影中的男人,海愿向床头的那堆布料伸出了手。

而就在她的指尖刚刚抓到那堆布料的一角的时候,眼前忽地闪过一个影子,随即左小%e8%85%bf就似乎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击中了,“啪”的一声之后是痛入骨髓的疼痛。

“啊!”疼痛由%e8%85%bf骨顺着骨髓直传大脑,海愿几乎因为那剧痛而再次昏过去,却还是在意识茫然消散之前,紧紧的%e5%92%ac住了嘴%e5%94%87,把自己的意识又拉了回来。她知道是那个暴徒对自己下手的,那她就更不能让自己昏迷过去,如果自己昏倒了,或许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滚落下来,本来粉色的%e5%94%87瓣也被%e5%92%ac出了血痕,海愿还是坚强的抓过了手里的那快布料,%e5%92%ac牙展开看了看,这才发现那堆布料是一件睡衣一样的对襟短裙。海愿没时间多想,找到了衣袖的位置,将那件衣服套在了身上,然后在%e8%83%b8`前将衣襟系好。

一串动作下来,海愿疼的浑身都在颤唞,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