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清脂若菲扬》作者:恩菲

st-520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101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清脂若菲扬》BY 恩菲




文案:
风舞雨,月弄霜,苞蕾展瓣却摇伤。
拾落红,清菲扬,零落不与旧时妆。
归来燕,何依傍,辗转青枝尤相望。
绣垂帘,绽馨香,可慰帘燕欲断肠?

他是被世人忽略活在别人光晕下的皇子,因为种种原因未得到重视。
她自小寄人篱下,步履为艰,无爱无恨平静的过每一天。
直到有一天,她无奈的纵身一跳,似乎想要成全什么,为了忘却那些为了忘却的记忆。
几世轮回,一生缘起,无意的相逢似乎是冥冥中的注定。
因为看她顺眼,所以他要跟她好,然后找她玩。
就这样,她开始后悔当初未去注意这个人,直到他悄无声息的走进她的心。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最是纯真年少时。
他们都还小,一切都还太早。






荒唐穿越

  阳光有点刺眼,我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真不咋地!脑袋昏沉的厉害,这辆破车,真该拉去报废。
  
  “菲菲,前面就是青龙峡风景区了,在那玩蹦极,贼有意思,当时建起来的时候可是全国最高的蹦极台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瞟了一眼正在开车的麦兜,他似乎没有理会我的慵懒,继续在那喷泡沫,一脸兴奋。
  
  这世界上大概只有他能有这么神经质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通电话把我吵醒,告诉我第二天去青龙峡玩蹦极!想想就觉得太戏剧化了,本大小姐致命的弱点就是--恐高!郁闷啊,我居然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这家伙算计!答应去玩蹦极,还被算计成功,我还真的去!
  
  坐着这辆破烂奥拓,看着神奇吧啦的麦兜,不禁苦笑!这家伙又被甩了,不知道是第多少个了,估计快和樱木花道有一拼!唉,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发小!!只好舍命陪他去疯狂一把,让我那痛苦的惨叫声来弥补他那脆弱的心灵~~谁叫俺是女人哩!!还是他传说中青梅竹马、两小无双的超级可爱、温柔的邻家小妹哩!
  
  俺们一路颠簸,终于到达了青龙峡风景区,哎呀我的妈呀,我的%e5%b1%81%e8%82%a1终于解%e8%84%b1了!看看四周,不错不错,青山绿水的。可能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所以没有什么人,感觉真舒服!压抑在都市里太久,来到这里,全身每一个毛细孔都打开了,都在拼命的换气。有一种什么感觉呢?
  
  “%e8%84%b1胎换骨啦!!好爽啊!!”我张开双臂对着这翠色绵延的青山大喊,可惜没有回声!TNND太不给面子了!小说中不都是这样的么,女主角来到一个美丽的地方,摆个POSE,喊几声,来点回声,最后再整个帅哥携美(美丽的我)同游!那就太完美了……
  
  “你就是%e8%84%b1光了,也没啥可看的,至于骨头嘛,换副猪骨头还比较配你!行啦,必要在哪整颓废非主流什么的,你幻想的事情,永远都落不到你头上”
  
  烦死了,该死的麦兜,好歹我也算他的妹子,有这么逗扯自己妹子的么……我郁闷,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走啦,票买好了,准备去跳吧!!哈哈哈,好期待你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麦兜看着瑟瑟发抖的我,得意的哈哈大笑!这要隔以前,我姑奶奶早就一脚把他的%e5%b1%81%e8%82%a1踹个窟窿!可惜现在,双%e8%85%bf发软,不得劲呀!据说新婚夜后,新娘子都是这样的!嘿嘿嘿!是不是新郎太……
  
  “哎哟,你打我的头干嘛!要不看你被甩了这么可怜,我才不会来这鬼地方陪你散心呢!”我眼泪巴萨的看着可恶的臭麦兜!
  
  “看你一脸坏笑,就知道没什么好,不要在使用眼泪攻势了,那几颗泪珠子转来转去,也掉不下来,快走啦,不要再磨磨蹭蹭了,准备受死吧!”话还没说完,就死拖硬拽的把我弄上了蹦极台。
  
  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欲哭无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站在一旁的麦兜,我真想跪下来抱着他的蹄髈哇哇大哭,算了,本姑奶奶要面子不要命!死就死吧!
  
  脑子乱七八糟,TMD又不是我失恋了,我干嘛遭这份罪!这到底是为嘛呀!都是可恶的麦兜,不对不对,都是可恶的女人,干嘛抛弃麦兜!又不对了,我自己不就是女人么!!5555,真的是乱了,胡言乱语了,胡思乱想了,胡说八道了,糊了糊了啦……
  
  “恩菲不怕,我会一直保护你,在你身边!”什么时候他变的这么温柔,什么时候他的眼神变得这么深邃,什么时候我会让他环上我的纤纤水桶腰!
  
  “麦兜啊,我我我……啊啊!!”我正准备来个温柔一笑的,就被这家伙推了下去!
  
  妈妈咪!这这是怎么回事!一瞬间的坠落,一阵晕眩,我紧闭双眼,黑暗袭来……



初来乍到

  “喂,没事吧你,快醒醒!”
  
  身体被摇晃的厉害,我不是刚从蹦极台上跳下来么?怎么感觉像睡了一场一样,难道绑在身上的绳子断了?出事了?所以我昏迷了,然后麦兜这个该死的家伙吓坏了在死命的摇我?可是身上一点都不痛耶?怎么个情况??
  
  “就算不想被阿玛责骂,也用不着装睡!这招也太蠢了,快醒醒,这么沉,再不睁眼我就把你扔地上!”
  
  咦?阿玛?扔地上?装睡?这这这,这个男人是谁?等一下,说我蠢就算了,居然!居然抱着我说我很沉!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对一个女孩子说话,是非常非常不礼貌的,我愤懑了!正想和这个人理论一番,突然觉得我的%e5%b1%81%e8%82%a1又遭难了。
  
  一个字!痛!
  
  两个字!很痛!
  
  三个字!非常痛!
  
  四个字!他死定了!
  
  %e5%b1%81%e8%82%a1的遭难让我猛然睁开双眼。我咧嘴嚎嚎大哭,因为,我看见了一个半光脑袋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他的头长得像圆溜溜的土豆,可惜前面是光光的!这,明明就是清朝男人嘛!我确定他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我肯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怎么办?在我手旁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不管了,一头撞上去……
  
  可是这么痛为什么还不昏迷呢?眯起眼,看见站在我面前的光头男一阵惊愕,猛地拉住我的手,顺势把我又抱了起来,嘴里惊呼:“珊儿,你这是做什么,为兄只是开句玩笑,你这是为何?”
  
  为兄?珊儿?清朝男人?我嘴角泛起一丝不自然的苦笑,荒唐,太荒唐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还是最近大红大紫的清穿?我好想狠狠的%e5%92%ac下手臂,掐下大%e8%85%bf,看看这是不是真的!可是,现在额头好痛,%e5%b1%81%e8%82%a1还没来得及揉揉,真个人都被一个貌似是清朝男人抱着!而且这个男人在疾步奔驰,耳边微风呼呼过,额头凉凉的可能放血了,好困,从被拉起来去蹦极开始,我的%e7%b2%be神就极度绷紧,太累了,折腾这么久!先睡下……
  
  “格格已无大概,只是额头上的伤要定时换药,切莫留下伤痕。”什么人,这么苍老的声音,一点磁性都没有,真不性感。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有劳薛大夫了,要不再开点安神的方子,珊儿今儿怕是受了什么惊吓,不然断不会做出如此举动”哇!好温柔的声音,真享受!
  
  “福晋所言极是,老夫定保格格玉体安康”
  
  “芙蓉,你随薛大夫去取药,蔷薇,你好生照看格格,格格醒了速来禀告”
  
  福晋?啊,刚才揉我%e5%b1%81%e5%b1%81的是传说中的福晋呀,好温柔的声音!好舒适的手感!哇咔咔!为啥偶不是个男人?那,芙蓉蔷薇又是什么?
  
  我竖起尖尖的耳朵,等四周安静下来,才慢慢微微睁开双眼,眯着眼睛打量周遭!
  
  这个床,很大,十足的古典气息,铺着软软的缎面棉絮,被子滑滑的,绣着%e7%b2%be美的图案,可惜我看不懂是什么!这么完美的床却有个硬邦邦的枕头,什么玩意,痛死个人的!脑袋缓缓转动一个小角度,透过朦胧的蚊帐,偷偷环视这个房间,感觉像做贼一样,怪异!
  
  眯着眼,隔着蚊帐,怎么可能看得清,烦躁~~正当我睁大眼睛开始打量的时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上了我错愕的眼睛!
  
  “格格,你醒啦,怎么不好好躺好,你头上的伤还没好,芙蓉已经去煎药了,待会奴婢服侍你喝下,你多躺躺。”一个身着翠绿衣服的可爱美眉柔声道。
  
  根据刚才那位福晋的话,我应该是个格格,身边有两个婢女,一个芙蓉,一个蔷薇!那么她肯定是蔷薇了。
  
  “蔷薇呀,你能不能让我做起来啊,我想坐着靠会,还有大白天的把这个撩起来吧,还没到晚上,整的屋子里昏昏暗暗的!”我又挣扎的起来了,这次是大着胆子的坐起来,把偶水汪汪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
  
  “可是格格,大夫说,你要静养,多多休息,而且福晋也吩咐要好生照看你。”
  
  “你都知道喊我声格格,本格格要坐起来快给东西我靠着啦,不然我把这边也撞个包”
  
  “奴婢遵命,格格,你切莫在磕着额头了,万一要是留个疤痕可怎么办。”这个蔷薇真是啰嗦死了,不停的哼哼唧唧的,边说边在我背后放了一大团软软的东西,靠上去真叫一个爽!
  
  唉,从接到麦兜的电话要去蹦极开始,到现在,世界一直都处于混沌状态!风雨交加的夜晚,午夜惊魂的电话,动身去蹦极,颠簸的破奥拓,山明水秀的蹦极台,麦兜诡异的温柔,光头清朝男,还有我傻乎乎的去撞石头,非常典型的古代闺房……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想来想去就是没个头啊,万能的菩萨啊,快点来度我过苦海吧!金刚罗汉也可以!”我带着哭腔不住的细细抽泣,难过的是我现在头也痛,%e5%b1%81%e8%82%a1也痛!我确定我毁容了,我肯定我%e5%b1%81%e8%82%a1青了一块!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倒大霉了!
  
  “格格,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额头上的伤很痛,格格你忍忍,奴婢拿扇子给你扇扇,就不会那么痛了”在一旁的蔷薇看见我开始掉金豆豆,一下又慌了手脚,又开始絮絮叨叨!
  
  “蔷薇,格格醒了么”我停顿了一下,抹抹眼睛,定眼一看,又是一个绿衣美眉,端着一碗热腾腾的东西走了过来。应该就是芙蓉了。
  
  “格格刚醒,就闹着要坐起来,然后不知怎么就开始哭,不知是不是额头的伤开始作痛”
  
  我偷偷看了一眼走进的芙蓉,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