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禁宫风流帐之一 皇后,朕吃到了》作者:夏琦拉

st-520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21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皇后,朕吃到了(禁宫风流帐之一)》作者:夏琦拉




简介:
  王朝有一奇谈:朝廷内外皆不解,新皇为何专宠前朝遗妃?
  皇帝解:朕也不解,逼宫杀帝、改朝换代、强抢妃子都能狠下心,可这软妹子眼一眨、泪汪汪,就算知道是装的……朕就是不舍啊……
  文知艺当年做为姊姊的陪嫁入宫,一直是个不受宠的小才人,没想到改朝换代后,竟被新皇帝看上眼,强行纳入后宫,新皇帝虽个性霸道,却愿意放轻手脚来伺候她净身穿衣,见她身子弱,每日珍贵的药材不手软的送进后宫喂养她,更要命的是他口中源源不绝的甜言蜜语,说什么后宫只宠她一人,一生也只想要她一人,还说想日夜在龙床上把她吃干抹净,让她快快为他怀下龙种,她总被他的行为逗得面红耳赤,心中也有说不出的悸动,本以为自己会任他予取予求,是为了能在宫中自保,却在见到酒酣耳热的他与衣衫不整的姊姊状似暧昧时,那椎心刺骨的疼痛,让她发现自己早爱他爱得无法自拔,可他气她的不信任,誓言此生再也不见她,她因此思忧过度,不仅没发现自己怀了孕,还被忌妒她许久的妃子下了毒,性命危在旦夕……





  楔子

  这天下本为大夏朝的,但随着北方游牧民族青金人崛起,势力开始有了变化。

  青金民风剽悍,子子孙孙都是在马背上长大,自小就喝羊奶、吃牛羊肉,长得高大魁梧不说,百年来,他们的首领天汗致力于引进大夏朝文化,让族人不仅骁勇善战,文化方面也不落人后,国家日渐昌盛。

  青金原只是大夏朝的藩属,如一条龙般横卧在大夏北方,水土丰美,却犹不知足,开始垂涎大夏的丰饶。

  除此之外,位于西边和青金与大夏交界的匈狄也不是省油的灯。

  匈狄的领土辽阔,但大多为穷山恶水,气候恶劣,所以时不时就会在交界处对其他两国进行掠夺。

  匈狄民风虽未开化,国力比较落后,但几十年来的频频侵犯仍让人头疼,加上大夏本就武弱,每年只好赔银子买个心安。

  而青金虽茁壮,却也禁不住匈狄如此消耗,只得以和%e4%ba%b2作为平息战火的策略。

  于是,到了这一代,青金刚登上王位的天汗乃是青金与匈狄的混血,人称王者之龙的鬼戎。

  鬼戎身材异常魁梧,战场上一可敌百,既继承了匈狄的残忍凶猛,又有青金血脉的冷酷内敛,在他的统治下,青金的文治武功都到达了最鼎盛的阶段。

  这条黑龙整日睁着眼楮,盯着富庶的大夏,就等着有那么一日,一举入主中原,统一天下。

  第一章

  大夏后宫流杯殿

  文画和陈嬷嬷手忙脚乱地给新入宫的才人除服去钗,她是当朝权臣文华文宰执的庶女,在家排行第八的文知艺,小名叫艺娘。

  陈嬷嬷是文知艺的%e4%b9%b3母,文画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头,此刻两人都面露心疼。

  「才人,想来今儿晚上万岁是不会过来了,你还是早些歇着吧。」陈嬷嬷说道,腔调中带着些忿然。

  文知艺轻笑,并不在意,只是嘱附道︰「陈嬷嬷,这里已不是文府,在文府中尚且要小心行事,这皇宫莫说比我尊贵的,就是比爹爹尊贵的也是大有人在,咱们更应谨言慎行。」

  陈嬷嬷怜爱地将文知艺的碎发顺到耳后。「才人说的是。奴婢刚才一时不谨慎,以后再也不会了。」

  陈嬷嬷忍得住,但文画却年轻气盛,老早就有话想说了,就是主子的警告也没能浇熄她心中的火气。

  「才人在家是庶,三小姐是嫡,三小姐抬进宫就是九嫔之首的昭仪,这点奴婢没有任何怨言;才人作为昭仪的陪嫁侍妾嫁入宫中,咱们也认了,为了尊重昭仪、避开昭仪,才人晚了一个月才抬进宫来,可今天是才人的大好日子,皇上不过刚到,连杯酒都没喝上就被昭仪派人叫走了,这算什么事儿?」她说得义愤填膺。

  陈嬷嬷拉拉文画,却没能止住她的话。

  「如果是别的娘娘在伺候皇上,昭仪有这么大的胆吗?还不是才人在家总让着她,她拿捏起来最不费力!要奴婢说,才人当初若是嫁给赵家少爷,虽然没有宫里的富贵,但怎么样也是个正室,却为了昭仪一句『自己一人进宫害怕,想要个姐妹作伴』,一段好姻缘就被大太太给硬生生掐断了。」

  文知艺被文画大胆的话勾出了几分伤感,可这皇宫是个人吃人的地方,她们刚入宫,什么都不熟悉,她怕隔墙有耳,传到了有心人那里,等着她们的就是一个「死」字。

  她性子好,从来不对身边服侍的下人大小声,但见文画这么不知收敛,也不由得拉下脸,冷声道︰「跪下!」

  文知艺使个眼色让陈嬷嬷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偷听,陈嬷嬷会意,掀了帘子出去,不一会就回来,对着她摇摇头。

  文画跪在地上,脖子抬得老高,仍是气愤难平的样子。

  文知艺气得捶了她肩膀一下,「你若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我也不敢留你了,横竖出了文府我就是没根的浮萍,姨娘的命握在大太太手里,姐姐又是那个样子,你再不帮着我,不替我着想,成天拉我的后%e8%85%bf,不必别人整治,我就先死在你的手里了。」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庶女命贱,她自小就吃惯了亏,忍让已是常态。

  大太太并不是宽厚的人,自己养了两个女儿,嫡长女本是皇后,可惜早逝无子,为了巩固文家的皇宠,不得已才将次女文知书送入宫中,她又因是庶女中姿色最差的,才被挑中当了这个陪嫁。

  一顶软骄抬入宫中,说好听是两姐妹同心协力,其实她不过是个媵妾。

  文知书姿色倾城倾国,一入深宫,六宫粉黛再无颜色,她进宫多久,昏庸的皇上就多久未早朝了。

  文知艺用手帕拭掉眼泪,「往日种种都譬如昨日死,没有实现的就是镜花水月。人过日子是要看眼前、想着以后,我更希望我们三个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要懂得避祸,好好地活着,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她今年虽只有十六岁,长得%e5%a8%87%e5%a8%87弱弱,但贴身伺候的陈嬷嬷和文画都知道,这位八小姐是个有主见的人,只要她拿定了主意,就会一步一步去实现,绝不轻易改弦易辙。

  叮嘱完,文知艺难得一张小脸绷得死紧,文画都跪大半个时辰了也不叫她起来,许是知道主子真生气了,文画终于服软。

  「才人的话,奴婢绝对不会忘了。」

  「以后定不可再多话。」文知艺不放心文画炮仗一样的火爆性格,%e5%92%ac了银牙吓唬她,「若是再不知道轻重,我就叫你出宫去。」

  文画闻言吓得不轻,膝行到文知艺的面前,不停磕头。「才人,奴婢知错了,千万别叫我出去,我从小就服侍你,离开你奴婢活不下去的,呜呜,才人我知错了……」

  文知艺这才绽开笑脸,牵着文画的手,让她起身。「无论如何,我已经进宫,是皇帝的妃嫔,赵家少爷与我之事切不可泄露,赵家好歹也是二品的武官,先不说这事儿透%e9%9c%b2%e5%87%ba去,为我牵姻缘线的姨娘会怎么被大太太整治,连我和赵家少爷的性命都将不保。」

  文画哭了。

  别人都争着入宫,盼着能一夕得宠,飞上枝头变凤凰,但她的小姐她知道,一辈子只求与夫君举案齐眉,平淡幸福到老。

  只可惜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一道圣旨下来,两%e5%a8%87入宫,一个得势,另一个成陪衬。

  「小姐怎么还能如此平静呢?」她问。┆┆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不平静又能如何?文知艺在这晚独守空闺时,幽幽叹了口气。

  姨娘曾让她偷偷见过赵家少爷,赵家是武将出身,作为赵家唯一的儿子,赵先聪慧有能力,人又踏实沉稳,确实是个好人选,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上天给艺娘什么,艺娘好好受着便是,不敢有分毫怨气,只求能让艺娘和我姨娘平安终老,再不会多求其他。文知艺默默在心中祈祷。

  皇上自把她抬进宫中,就好像忘了有这么个人存在似的。

  后宫三千佳丽,一辈子老死在宫中,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的不知凡几。

  可文知艺丝毫不在意,悠闲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只是她想好好过日子,偏偏有人不肯,时常来找麻烦。

  流杯殿的主位是九嫔之一的刘昭容。当年刚进宫时也受宠了一段时日,没多久就有了身孕,只等着诞下龙子,无论男女,要晋个妃位那是意料中事,可也不知是她太不小心还是有心人加害,孩子都成形了却滑了胎,还是个男婴。

  可想而知,这位昭容娘娘有多么心痛。

  她成日在皇上耳根念叨有人加害她的皇儿,念得皇上不再来她的寝宫,宫中新进的美人何其多,尤其是现在风头最健的文昭仪,进来小鸽年就椒房独宠,皇帝不早朝成了惯例。

  她恨啊,可人家地位比她高,根本动不得,正巧文昭仪的妹妹在她宫里,又只是个小才人,到现在都没被皇上临幸过,不拿她撒气找谁撒气啊?

  于是她先寻各种由头让她出银子。要知道才人一月的分例不过十两,连打点下人都成问题,等到她没银子了,再让宫女太监们苛待她们主仆三人,没热饭、没炭火,日常所需也是缺斤短两,最后更直接让她到主殿中立规矩。

  一晚上不让睡,跪在佛像前捡佛豆是最寻常的,大太阳底下一跪就是一下午更是家常便饭,而这些文知艺则是一声不吭地全部忍下。

  刘昭容敢这么肆无忌惮,无非是近段时间朝局紧张。

  南方淹水后又逢大旱,人口饿死、病死了不少,屋漏偏逢连夜雨,匈狄在西方边界扰民,青金亦蠢蠢欲动。

  刘昭容的父%e4%ba%b2是镇守大夏边界的封疆大吏,皇上再宠爱美人儿,但没了江山又哪来他这皇帝,他不得不给宫中几位得力武将家族出身的后妃做脸面。

  刘昭容让父%e4%ba%b2在宫外动作,联合朝臣进谏,奏折上将文昭仪比作亡国的妲己,乱了朝廷纲常、害君王从此不早朝的杨贵妃,直言若皇上再宠爱下去,国家将亡,江山不再。

  不过文昭仪大概极被看重,皇帝竟然一怒为红颜,斥责这些都是无稽之谈,说他不是亡国之君,祖宗的基业只会在他手中发扬光大,小小蛮夷想侵占大夏的领土?看他%e4%ba%b2自披挂上阵,将匈狄和青金人赶出去!

  于是,大夏朝在皇帝的%e4%ba%b2征下举国为战。

  皇宫里唯一的男人出去打仗了,妃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