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公主,小僧有礼了》作者:韩七酒

聊书斋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664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公主,小僧有礼了!

作者:韩七酒

文案一
了空捂着脸,瘫倒在地:“我是个和尚,你好好的一个公主,就放过我吧!”
“看也看了,%e4%ba%b2也%e4%ba%b2了,%e6%91%b8也%e6%91%b8了,想逃?没门!”景阳皮笑肉不笑,步步逼近。
文案二
“我可能是女的,你确定还要嫁给我吗?”
景阳大怒!还想溜!
“别说你的是女的,就算你不是人,我也嫁!”


内容标签:生子 乔装改扮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主角:了空(楚商),慕容景阳(纤柔公主)┃ 配角:慢慢看吧 ┃ 其它:



  ☆、第1章 出宫逃婚去

“公主您慢点啊!”
秋宝看着自家公主在假山上一蹦一跳的心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要是摔一跤可怎么办!
不过假山上那人倒是毫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的从这儿爬到那儿,还时不时的朝跟在后面的人打着招呼:“秋宝!你快点上来啊!这儿多好玩啊!”
秋宝能告诉公主自己恐高吗?不低头还好一低头!哎呀妈呀,她只感觉到自己的两条%e8%85%bf都抖成筛子,颤颤巍巍的看活蹦乱跳的那人,眼里含着泪花:“公主,我怕~~~”
“没出息!你不上来,那我可下去了。”说完也不理发抖的秋宝,轻点着脚下的假山,一个用力,就飞到了另一边山头,再一个转身就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公主,我怎么办啊?”秋宝两只手紧紧的攀着假山的壁面,只敢移动移动脑袋。
只见地上那人,拍了拍手,冲着秋宝咧嘴笑了笑,大喊道:“我不是教了你轻功吗,你自己飞下来。”
开玩笑吧?秋宝连往看一眼都不敢,还让她飞下去?公主你这是要命啊!
“你要是不下来,那你就在上面慢慢呆着吧,本公主现在肚子饿了,就不陪你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下人的通报:“皇上驾到!”
“父皇!”这一嗓子甜的是要把人腻死的节奏啊!
“景阳!”宠溺的刮了刮眼前这淘气鬼的鼻子:“又在欺负秋宝是不是,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朕都把你给宠坏了。”
“哪有!”景阳抱着慕容宸的胳膊就开始撒%e5%a8%87:“阳儿最听父皇的话了!”
没几句话就把慕容宸逗得哈哈大笑。
“奴婢参见皇上。”父女两聊得正欢,就听见头顶上传来这么弱弱的一声,其实秋宝已经说了好几遍了,奈何高处不胜寒,那么一点微弱的声音早都随风飘散了。
慕容宸撇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这种事除了她谁还能做出来,景阳不以为然吐了吐%e8%88%8c头的做着鬼脸,慕容宸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鼻子:“你呀!。”
随后便命人:“你们去架个梯子,把人弄下来。”
“是!”带刀侍卫一左一右的扶稳梯子,秋宝这才敢顺着梯子抖着%e8%85%bf的往下爬,这一段距离也颇为长远啊,不过终于是到了地面上,脚踩土地后,瞬间袭来的安全感让她有了一种想要%e4%ba%b2%e5%90%bb大地的冲动,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要叩谢圣恩。
“奴婢叩谢皇上,叩谢公主!。”
“皇儿今年有十五了吧,也终是长成了大姑娘。”慕容宸轻抚着景阳的秀发,脑中却是她当年刚生下来的样子,又想了想了说:“阳儿觉得宋丞相的大公子怎么样?”
景阳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年岁跟宋丞相的大公子放在一起问,虽是不明白但也没多想,就回答:“宋俊逸能文能武,以后定当是我大周栋梁。”
“哈哈!说的甚好!那我把他配给阳儿当驸马怎么样?”慕容宸也对宋俊逸也是很满意的,否则也不会今日来跟景阳说这些。
“驸马?我不要!”弄了半天陷阱在这儿,景阳一听驸马两个字一下就撅起来了。
慕容宸皱眉:“你刚刚不是还夸赞他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意了?”
景阳赶忙解释:“他文武全才是对国家社稷,跟我又没关系,再说阳儿不想嫁人,阳儿要一辈子陪着父皇!”
“又浑说了,朕看这个宋俊逸就很不错,你可知道想嫁与他的女子整个越阳城都数不过来呢!”
“可是父皇,我跟这个宋俊逸见都没有见过几面,就这么嫁给他岂不是太过于草率。”景阳仍然在辩驳着。
慕容宸拧着眉头:“婚姻大事,自古以来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随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阳儿你母妃去得早,朕必须要为你选上一个好夫君,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日上朝后我便与宋丞相商议此事。”
“父皇!”
慕容宸不等景阳再说什么,只用了一个天子威严就把景阳逼退了。
“公主咱们真的要逃婚啊?“秋宝以龟速在收拾着包袱,自从皇上走了之后,公主就像只火烧的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差不多天快黑了才安稳了下来,不过随后说出的话,却让秋宝吓破了胆!
公主要逃婚啊!
“呸!什么逃婚,圣旨都没下来,算哪门子的逃婚,本公主这是要微服私访,体察民情!”说完转身又朝着房里走去“咦?本公主的宝剑呢?”
“公主,照奴婢说宋公子还是挺不错的,能文能武又是一表人才的,就咱们这个越阳城他得迷死多少女子啊?”
说话的功夫景阳已经从房里找到了宝剑,开启剑鞘一道白光闪过,寒意直逼秋宝的脑门。
“公主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乱说了,您就饶了奴婢吧!”秋宝看着自己眼前这银光闪闪的宝剑,立刻就开始求饶,毕竟小命要紧啊,她对于公主的剑法可是不敢恭维。
回挽一个漂亮的剑花,顷刻间宝剑以然回鞘,景阳冲着秋宝掂了掂手里的宝剑,笑着说:“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赶快收拾,今夜子时就出发,咱们也过一把这江湖儿女仗剑天涯的日子!”
秋宝欲哭无泪了,之前不是微服出访,体察民情吗?这怎么一亮完宝剑就变成江湖儿女了?
两人一番乔装打扮,愣是把俏丽小女子变成了俊俏的小儿郎。
“皇上大事不好了!”天刚微亮侍卫总管就慌慌张张的跑来了。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慕容宸有些不悦的看着他。
“启禀皇上,昨夜子时公主打伤了守宫门的侍卫,跑出宫去了。”
“什么!”啪的合上手里的奏折。
“请皇上降罪!”
侍卫总管满头大汗的跪在地上,其实昨夜不是侍卫拦不住,而是不敢去拦,要不然就凭公主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打得过武功高强的守门侍卫。
这其中的曲折慕容宸自然知晓,自己养的女儿自己最了解,她想出宫谁敢拦着,又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拧着眉抚了抚额头:“罢了,这件事情不能怪你,公主有人跟着了吗?”
“启禀皇上,有人跟着。”⑩本⑩作⑩品⑩由⑩思⑩兔⑩在⑩線⑩閱⑩讀⑩網⑩友⑩整⑩理⑩上⑩傳⑩
摆了摆手让人先退下了,又看着满桌子的奏折叹了口气,唉,也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就让她去玩玩吧,玩够了也就收心了。

  ☆、第2章 天大地大

“我要这个!我还要这个,还有这个!”慕容景阳如同一个没见过市面的小毛孩一般,看到什么都想要,见到什么都稀罕,换过头来想也是,慕容景阳一出生便是在深宫之内,高墙红瓦守卫森严,见到的东西都是经过不知道多少轮的筛选,才呈到她面前来的,如今这一出宫不就是放风了,可不是见到什么都喜欢嘛!
就是可怜秋宝了,一个劲儿的追在景阳%e5%b1%81%e8%82%a1后面“公。。。少爷!”差点叫错口了不然又要挨罚了,拍拍自己的嘴“少爷,你等等我啊!”
“我说你就不能快点!我还要去看前面那个呢!”景阳单手拿着佩剑,一身白衣,活%e8%84%b1%e8%84%b1一个俊俏的美男子。
秋宝皱着个脸,五官都快挤到一起,可又不敢说什么,只能跟在后面嘟嘟囔囔着“你拿完东西就跑了,我还要给银子的好不好,而且人家也还要找零的,虽说你家不缺银子,但咱也不能浪费吧!”
“你又在说什么呢?”景阳只顾望着前面的人群,秋宝的声音又小,她也没听个真切。
秋宝赶忙瞪大眼睛,略显无辜的摇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景阳拽着秋宝挤进了人群。
扯了扯秋宝的衣角“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头上插根草啊?”跪着的小男孩最大不过十岁,面黄肌瘦,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走得近了还隐隐约约的有一%e8%82%a1酸臭味。
秋宝低着头,把嘴%e5%94%87%e5%92%ac的发白,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眼圈也发着红,景阳见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又拉了拉她的手,“秋宝?”
“他们在卖孩子,头上插一根草的意思是贱卖。”话音还没落下,泪珠就已滑落。
“什么!”景阳的眉头一下蹙起,声音也高了起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青天白日的就敢在这里做人口买卖,这还有王法吗!
景阳按了按秋宝的手,又看向正跪着的孩子,跨出步子就向前迈去。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请施主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吧。”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念着佛经。
“去去去,哪来的臭和尚!化缘化到我这里来了!赶紧滚,别耽误大爷做生意!”五大三粗的男子双手叉腰不耐烦的驱赶着眼前的和尚。
“我说你还来劲儿了!非得我动手才行是吧!”男子见那和尚不走,堵在自己的“货物”前面,撩起袖子就冲了过去。
“哎哎,这位壮汉,别别别。”不知道哪传来的声音,之间人群中另一个小和尚跑了出来,起身挡在了俩人中间,陪着笑脸“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又小声的贴到同伴耳边,挤眉弄眼的小声说道:“下山的时候,师父不是说了嘛,别惹事,你现在怎么又这样!”
了空别过脸不去看自己的师兄,盯着男子指着跪在地下的孩子,抿了抿嘴:“这个孩子要多少银子,我买了。”
“呵,你买?你有多少银子!”男子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很不屑。
“我,我。。。”了空浑身上下的%e6%91%b8索着,到最后也只%e6%91%b8出了几枚铜板。
“就这么一点也想买孩子,赶紧给老子滚!”
了空紧锁着眉头,又想起自己的师兄,快步走了过去“了尘师兄,你先借我点银子,日后我一定还与你。”
“我哪里有银子,我要是有银子,还用得着每天的下山化缘!”了尘嘟着个嘴,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