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与凤行/本王在此》作者:九鹭非香_第2頁

北极点_ 上傳於:2016-05-31  大小:59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山野林间,被猎人捡到,她知道自己那一身金灿灿的毛被人拔了去,但万万想不到的是那糙爷们的猎人竟如此过分的心灵手巧啊!这是将她拿到滚水里去烫了一遍吧!浑身上下一根毛也没有了啊!一根也没了啊!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沈璃欲哭无泪,她恍然记起前些日子还在笑朝中一文臣谢顶,她那时糊涂,不明白为何他会哭,现今真是恨不能把那时的自己戳成筛子,是她嘴贱,今日遭了报应了……
  “洗澡咯。”还不等沈璃将自己的造型细细品味一遍,男子突然手一甩,径直将她扔进池塘里。
  一落下去沈璃便呛了几口水,生存的欲望让她两只没毛的翅膀不停的扑腾,男子本还在笑她胆小,但见沈璃扑腾得实在厉害,眉头一皱苦恼问道:“咦,你不会水吗?”
  你家%e9%b8%a1会水吗!你到底是多没有常识啊!
  重伤在身,没有法力,这般折腾了一会儿她已经撑不下去了,就在她以为自己今日会被一个凡人玩死在手里的时候,一根竹竿横扫而来,忽的把她挑起,捞到池塘边上来,男子蹲□意思意思的按了按她光溜溜的%e8%83%b8脯:“保持呼吸,不要断气,这样你就能活下来了。”
  湿漉漉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昏迷之前,沈璃目光死死的瞪着他:这家伙是故意折腾他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眼瞅着沈璃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他只是淡淡一笑,戳了戳她光秃秃的脑门道,“做人得礼貌,吾名行云,可不是什么家伙。”


☆、第二章

  沈璃再醒过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了,在晨曦的光芒中,她正好瞅见那人正趴在池边掐馒头喂鱼,他好似喜欢极了这一池鱼,衣袖浸在水中也全然不知,侧脸在逆光之中竟有几分难以描绘的神圣。
  神圣?一个凡人?
  被他折腾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沈璃使劲儿眨了眨眼,甩掉眼中的迷蒙,换以戒备的眼神。
  许是她这眼神光过于专注灼人,行云倏地扭头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叫行云。”就像是故意强调出来的一样。沈璃一怔,却见行云拍了拍衣袍站起来,一边锤着麻掉的脚,一边嘀咕着“啊,该喝药了。”然后一瘸一拐的进了屋,姿态甚至别扭得有些滑稽。
  沈璃觉得肯定是她之前眼神出了什么问题,这种人哪来的神圣出尘,他明明就……普通极了。
  懒得继续在一个凡人身上花心思,沈璃动了动脑袋,试着站起身来,她本以为照着昨日的伤势来看,现在定站不起来,然而这一试却新奇的发现自己经过那般折腾,体力竟恢复得比往常还快些!
  沈璃没有细想,当即便气息往体内一探,她失望叹息,果然法力是不可能恢复得那么快的……不过这样也好,魔界的人暂时无法探出她的气息。但依魔君的雷霆手段,找到她只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她若还没恢复法力……
  “咯咯哒,来。”
  沈璃正想着,忽听得背后这声唤,她怒而转头,却见青衣白裳的男子坐在青石板阶上,向她递出了一个白面馒头:“吃饭咯。”
  沈璃心中一声冷哼,扭头不理,但恍然记起她昨日受的罪好似皆因“不肯吃饭”而起。她身子一僵,琢磨了半晌,终是一咬牙,梗着脖子极不情愿的迈着高傲的步伐走到男子跟前。
  嗅到他身上飘散出来的淡淡药香,沈璃这才仔细看了行云一眼,见他%e5%94%87色隐隐泛乌,眼下略有黑影,乃是短寿之相。
  甚好!沈璃心想,这凡人虽看到她许多丑模样,但好在命短,待死后轮回忘却所有,她依旧是光鲜的碧苍王不会有任何污点。如此一想,她心一宽,伸脖子便啄了馒头一口,糯软的食物让沈璃双眼倏地一亮,这……这馒头,好吃得一点也不正常!
  没等男子反应过来,沈璃张大嘴将馒头抢过,放在干净的青石板上便狼吞虎咽起来。
  魔族不比天上那帮不需要吃喝也不会死的神仙,他们和人一样也需要食物,但沈璃素来只吃爱荤,半点素也不沾,是以能让她吃馒头,着实不易。
  将馒头屑也啄食干净,沈璃这才抬头看了行云一眼。却见身旁的人以手托腮,眸光轻柔,似笑非笑的将她望着,其实这本是极正常的一个瞅宠物的眼神,但沈璃一时不慎,竟被这平凡眼神瞧得心口一跳,她略有些不自在的扭开了头。
  魔族的文臣怕她,武将敬她,别的男人离她三步远就开始哆嗦,谁敢这样看她。可心悸也只有一瞬,沈璃毕竟是一个见惯了风雨的王爷,她迅速拔出了心口里冒出的小芽,给予不人道的毁灭,然后用光秃秃的%e9%b8%a1翅膀毫不客气的拍了拍行云膝盖,又用喙戳了戳刚才吃馒头的地儿。
  “嗯?还要一个?”行云一笑,“没了,今天只做了这么多。”
  言罢他起身回屋,沈璃一愣,急急的跟着他走进屋子里去。真是放肆,竟妄想用一个馒头来打发她!说什么也得拿两个!
  她跟着行云脚边追,可她现在体力不济,光爬个门槛便喘个不停,唯有眼巴巴的望着行云拎上包袱走过前院,推门离去,只留下一句淡淡的:“咯咯哒,好好看家,我卖完身就回来。”
  混账!竟敢将她当看门狗使唤!不对……等等,她愕然的盯住掩门而去男人身影,他刚才说卖……什么?
  沈璃趴在地上将屋子里打量了一番,这人生活过得不算富裕但也并不贫穷,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好手好脚,什么不能做,竟要……啊,对,说不准人家偏好这口。沈璃恍然了悟,但望了望外面的天色不由皱了眉头,这种生意在白天做真的好么……罢了,架不住人家喜欢。她也就在这里养几天伤,随他去吧。
  沈璃将脑袋搭在后院门槛上休息,院里的阳光慢慢倾斜成下午的角度,耳朵里一直有葡萄藤上的嫩叶被风摇晃的声音,这样舒坦的日子已阔别甚久,沈璃一时竟有些沉迷了,脑子里那些繁杂的事几乎消失不见,正当她快睡着之时,一声细微的响动传来。
  久经沙场的人何其敏[gǎn],沈璃当即一睁眼,双眸清凉的望着传来声响的地方,只见一个布衣少女从院墙外探出个头来,左右一瞅,动作笨拙的爬上墙头,但骑在墙上她又不知该怎么下来,最后急得没法,身子一偏重重的摔了下来。
  摔得结实,沈璃心想,这么笨还做什么贼啊,东西没偷到能将自己先玩死。
  那姑娘揉揉%e5%b1%81%e8%82%a1站起来,径直往屋里走,沈璃悄悄退到暗处,却见布衣少女找出了扫帚和抹布,沉默又利落的打扫起屋子来,待将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又开始擦桌子,然而擦着擦着她的眼泪便开始啪啪的往下掉,最后趴在桌上大声哭了起来。
  沈璃费了大力气才隐约能听到她嘴里呜咽着什么“再也见不到了”之类的话,这约莫是喜欢行云的姑娘吧。沈璃心里正琢磨着,却见那姑娘哭够了,自己用抹布将落在桌子上的眼泪一抹,转身欲走。
  正适时,过于专心打量她的沈璃还没来得及找地方躲起来,两人便打了个照面,对视了许久,沈璃本想着如今自己被打回原形应当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哪想那姑娘竟径直冲她走来,嘀咕道:“行云哥真是,拔了毛的%e9%b8%a1怎么还放出来跑呢,可得赶紧炖了。”她一抹泪,”也算是给你做顿告别饭吧。”
  做你大爷啊!谁要你多管闲事啊!沈璃闻言大惊,她现在法力全无,要真拿锅里一炖了那还了得!她扭身就往屋外跑。姑娘也不甘示弱拔%e8%85%bf就追:“哎呀,跑脏了不好洗!”
  沈璃此时真是恨不得喷自己一身粪,她愿意脏到死好吗!
  沈璃体力不济,好在那姑娘动作也挺笨,她占着一些格斗技巧险险避过了几次夺命手,然而两只爪始终跑不过%e8%85%bf,眼瞅着身后的姑娘追出了火气,要动真格了。沈璃扑扇着翅膀欲飞,但没毛的翅膀除了让她奔跑更艰难以外根本什么作用也没有!沈璃是连钻狗洞的心都有了,偏偏行云这院子修得该死的扎实,墙根别说洞了,连条缝也没有!
  她从没感到这么多的难堪、悲伤和绝望,她发誓!血誓!若今日她被当%e9%b8%a1炖了,她必成厉鬼,杀上九十九重天,劈头盖脸的吐天帝一身血!若不是那通婚事,她岂会落到这个下场!□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脑中的话尚未想完,翅膀一痛,布衣姑娘大力的将沈璃拎了起来,双手扣住她的翅膀,任由沈璃两条%e8%85%bf如何挣扎也没有松手。
  “哼,你这野%e9%b8%a1,看我不收拾你。”姑娘逮了沈璃便往厨房去。
  沈璃几乎快把骨头都挣断了,当被摁到案板上的那一刻,沈璃恍然忆起以往在战场上她对敌人刺出银枪之时,原来……弱者是这样的感受……
  “唔,这是在做什么?”
  男子平淡的声音不适宜的出现在此刻。
  沈璃不经意的一扭头,在生死一线之间,青衣白裳的男子倚在门边,背后的光仿似在他身上渡上了一层慈悲的光晕,菜刀在沈璃的眼前落下,嵌入菜板中,也隔断了她的视线。
  布衣姑娘一反方才凶悍的姿态,双手往后一背,扭捏的红了脸:“行云哥……我,唔,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这个%e9%b8%a1拔了毛,再不炖就死了,到时候不好吃。”
  沈璃连抽搐的力气也没有了,真如死了一般躺在菜板上。
  “这只不能炖。”随着话音落下,沈璃被抱进了一个暖暖的怀里,淡淡的药香味浸满了鼻腔,她竟恍然觉得这味道好闻极了。
  “啊……呃,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只是想临走前给你留个什么东西……”布衣姑娘手指在背后绞在一起,眼眶微微泛红,“明日我便要随爹南下经商,可能、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以后再也见不到行云哥……”
  “唔,平日里我也没怎么见过你。”行云声色平淡,布衣姑娘眼泪积聚,脸颊也红得与眼眶一样:“不是的!我每天都能看到你!每天都在能看见,悄悄的……”她声色颤唞,听得连沈璃也不忍心再怪她什么,不过是个痴儿。
  “哎呀,那真是糟糕,我都没看见过你一次,一次都没有哎。”
  沈璃骇然的张开嘴,哑口无言,这是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刻该说的话么,还特意强调一遍,你与她是有多大的仇。
  姑娘果然脸色煞白,只见行云笑容如常,“你这是来要践行礼的么?唔,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如果你不嫌弃……”
  “不用。”姑娘忙道,“不用了。”她捂住心口,神色惨淡,踉跄而去。
  行云挥了挥手:“慢走。”紧接着便毫不留恋的一转身,扔了沈璃便开始一边鼓捣着锅碗瓢盆,一边挽袖子道:“做饭吧。”
  沈璃趴在地上,眼瞅着那姑娘走到门口仍旧依依不舍的回头张望,最后终是抹了把鼻涕,埋头而去。沈璃一声叹息,这姑娘笨是笨了点,性子也太过执着,但心却是专一的,怎生的就喜欢上了这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