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与凤行/本王在此》作者:九鹭非香_第3頁

北极点_ 上傳於:2016-05-31  大小:59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么一个做皮肉生意又不解风情的男人呢。
  鼓捣锅碗瓢盆的声音一静:“嗯?做什么生意?”
  这不是才卖完身回来么,还能做什么生意。
  沈璃心里刚答完这话,惊觉不对,她猛的扭头一望,行云正挑眉盯着她,沈璃讶异,他……他在和她说话?
  “哎呀。”行云一愣,倏地摇头笑了起来,“一个不注意,被你识破了。”他蹲□来,直视沈璃的眼睛,“我卖身怎么了?”
  沈璃哪还有心思搭理他,只愕然道,他真的在和她说话!沈璃惊得浑身抽了三抽,这家伙难道从一开始就能读出她的心声么,还是说他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e9%b8%a1?那他其实是在玩她对么……
  “没错。”行云眯眼笑:“在玩你。”
  沈璃浑身一震,面对这么坦然的挑衅她一时竟愣住了。
  “还有,吾名行云,好好称呼我的名字,另外,我卖身又如何?”
  卖……卖身又如何,玩她又如何!这家伙把贞操和节操全都吃了么!居然能这么淡定的说出这种话!何方妖孽啊!
  “不过就卖卖身玩玩你,竟是如此罪大恶极的事么?”行云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好吧好吧,下次都不让你察觉到好了。”言罢,他轻轻戳了戳沈璃的脑袋,站起来继续做饭。
  沈璃却拼尽全力往厨房外爬去,这人太危险了,她必须得换个地方养伤,不然照这趋势养下去,非死不可啊!
  可奈何沈璃如今体力消耗殆尽,费力爬了许久,只爬到前院就全然没了力气,大门近在咫尺,她却怎么也无法够到,黄昏的光晕惨淡的洒在她光秃秃的背上,只听行云一声吆喝:“吃饭咯。”然后她便被一把拎到后院,放到一碗烩饭面前。
  罢了……先吃饱了再说吧。
  这夜月色朗朗,沈璃仿似做了一个梦,她恢复了人身,躺在葡萄架下,寒气伴着月光融进不着寸缕肌肤,她忍不住抱住自己赤|果的手臂。适时一张薄毯仿佛从天而降,盖在了她身上,随之而来的温暖和淡淡的药香让她忍不住翘了翘%e5%94%87角,她拽住被子的边缘蹭了蹭,陷入更深的梦乡中。
  “嗯。”帮沈璃盖上了被子,行云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拽住了她披散在地的黑色发丝,笑道,“毛发倒是旺盛。”目光往下,停留在她的五官上,细细一打量,“容貌也还算标志,倒是个不错的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这篇文的更新频率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就是隔日更滴说~但素叻,阿九是这样更新的,比如今天27号,阿九会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更新半章,晚上八点的时候把剩下半章补完,然后28号不更,29号继续上午半章晚上半章更新,然后以此类推。每次半更都会在2000-3000之间,差不多一个章节就四五千字左右。阿九平时写文不快,所以用了这种形式,望大家理解啦扭~


☆、第三章

  三月天,夜犹长,公%e9%b8%a1报晓时天仍未亮,沈璃却猛的自梦中惊醒,只因察觉到了地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然而她睁眼的一瞬却发现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被一块布罩了起来,她大惊,这莫不是魔君的乾坤袋将她擒了吧!
  一阵惊慌的挣扎,脑袋终于呼吸到了外界的空气,没有魔君,也不是追兵来了,她仍旧睡在葡萄架下,也仍旧还是没毛的野%e9%b8%a1样。空气中露气正浓。有细微的声响从前院传来,沈璃戒备的往前院走去。
  院门微开,外面有嘈杂的响动,沈璃在门缝中偷偷将脑袋探了出去,火把的光照亮巷陌,两辆马车停在巷里,昨日见到的布衣姑娘正和她娘站在一起,家里的男丁正在往马车上装放东西,而行云正在其中帮忙,待得东西都装放好后,别的人都陆陆续续的上车,只有那姑娘和她娘还站在外面。
  “行云,你爹娘去得早,这些年虽为邻里,但我们也没能帮得上你什么忙,现在想来很是愧疚,此一去怕是再无法相见,你以后千万多多保重。”
  “大娘放心,行云知道。”他笑着应了一句,中年女子似极为感怀,一声叹息,掩面上车。独留小姑娘与行云面对面站着。
  姑娘垂头着头一言不发,火把跳跃的光芒映得她眼中一片潋滟。
  “此时南行,定是遍野桃花。”行云望向巷陌的尽头,忽然轻声道,“我非良人。”这四字微沉,沈璃闻言,不禁抬眼去望他,在逆光之中的侧颜带着令人心动的美,但他眼中却没有波动,不是无情,是真的生性寡淡。沈璃愣愣的打量着他,忽然觉得,这人或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很多。
  那姑娘听罢这话,倏地眼眶一红,两滴清泪落下,她深深鞠躬道别:“行云哥,保重。”
  这一去,再无归期,从此人生不相逢。沈璃一声喟叹,但见行云目送马车行远,辘辘车轮声中……
  辘辘车轮声中她跑路的声音也不会那么明显是吧。
  沈璃眼眸倏地一亮,左右一张望,四下无人,只有行云仍在目送旧邻,沈璃挤出门缝,向着小巷延伸的方向发足狂奔而去。
  奔至街上,适时大街上已有小贩摆出了早点,沈璃往后一望,没见行云跟来,她长舒一口气,这个行云太过神秘,听得懂她说话,但却半点也不害怕她,她现在重伤在身又要躲避魔界追兵,实在没有精神与他磨。等等……重伤在身?沈璃奇怪的抬了抬翅膀,就昨天那一番折腾来说,她现在是哪来的力气支撑她这一路狂奔的?
  仔细一想,好似昨日早上醒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体力恢复得极快。难不成是那个行云对她做了什么?还是因为吃的东西有问题?想起那个好吃得不正常的馒头和昨晚那晚太香的烩饭,沈璃不自然的伸了伸脖子,咽了唾沫。
  “哪来的怪%e9%b8%a1!”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汉子的粗声,“跑到道中央来,是要我提了去打牙祭么!”
  沈璃一扭头,看见背后的彪形大汉伸手要拽她翅膀,有了昨天的经验,她岂会那么容易被人捉住,当即脖子一扭,狠劲儿啄了伸来的大手一口。大汉一声痛呼,怒道:“%e9%b8%a1!看我不折了你脖子!”
  沈璃身形一闪,往街旁摊贩的桌下钻去,大汉怒而追来,撞翻了小摊,摊贩不依,与他吵闹起来,沈璃趁此机会在各个小摊下穿梭,前方被木板挡了路,她不过停了一瞬,脖子便被捏住,然后整个身子都被提了起来:“别吵啦别吵啦,这只%e9%b8%a1在这里。”另一个小贩拎着沈璃便往那方走。
  沈璃憋了一口气,爪子一抬,在那人的手背上拉下三道血痕:“啊!好野的肉%e9%b8%a1!”那人吃痛,倏的松手,沈璃掉在地上,哪还有功夫理他的喝骂,就地一滚,箭一般的拐进一条小巷中,直到身后没人追来她才停下来,趴在地上喘气。
  做一只凡%e9%b8%a1,真是太不容易……
  她正想着,背后的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盆夹带着泥沙和菜叶的水“哗”的泼了她满身:“今天街上好热闹啊。”女人的声音响起,沈璃感受到烂菜叶从自己头顶上滑下,“啪嗒”的掉在地上,她愕然中带着即将喷发而出的愤怒,慢慢扭头望向背后的年轻妇人。
  这往她身上泼的是什么玩意儿……
  真是……放肆极了!
  两只眼睛对上妇人的眼瞳,高度差让沈璃倏地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身份,结合昨日与今日的遭遇,沈璃心中刚道一声糟糕便妇人被拎住了翅膀:“谁家养的%e9%b8%a1啊?这毛都拔了怎么还放出来?”
  沈璃蹬%e8%85%bf,死命挣扎,却见一个男人从家里走了出来:“隔壁没人养%e9%b8%a1啊,不知从哪儿跑来的就炖了吧,正好今天活儿多,晚上回来补补。”
  炖你大爷啊!沈璃怒得想骂天,不要一看到%e9%b8%a1就想吃好吗!好歹是条命,你们人人都怎么说得这么轻巧啊!⑦思⑦兔⑦在⑦線⑦閱⑦讀⑦
  男人理了理衣服要出门,妇人将他送到门口,出门前男人伸手摸了摸妇人的头:“娘子今日又该辛苦了。”
  妇人脸一红,手一松,沈璃抓住机会回头咬了她一口,妇人一声惊呼,沈璃挣%e8%84%b1束缚落在地上,然后亡命的往外奔逃而去,留那夫妇俩继续情意绵绵。
  一路奔逃,直至午时,行至城郊,沈璃至少遇见了十个要捉了她吃掉的家伙,她实在跑不动了,又累又饿,一%e5%b1%81%e8%82%a1甩在河边草地上坐下,脑袋搭在河里喝了两口水,然后静静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眼瞅着一场春雨就要降下。
  “你是想玩死我是吧。”她这样问苍天,声色苍凉。
  春雷响动,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下,沈璃费力的撑起身子想去找个避雨的地方。一转头,却见那个青衣白裳的男子背着背篓站在河堤岸上,四目相接,沈璃一时间竟情不自禁的有些感动。就像在地狱十八层走过一遭,恍然间又见到了阳光下的小黄花那般被抚慰了心灵。尽管堤上那人远胜小黄花,尽管这一人一%e9%b8%a1的对视让画面不大唯美。
  隔着越发朦胧的雨幕,行云盯了一身尘土的沈璃许久,倏地埋下头不厚道的掩%e5%94%87笑了起来。
  这……这绝对是嘲笑!
  “笨%e9%b8%a1。”行云如是嘀咕着,却从背后的篓子里拿出了一把油纸扇撑开,然后一步一步慢慢向沈璃走来。沈璃已无力逃跑,也无心逃跑了,虽不知这行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对现在的沈璃来说,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炖了,在行云这里,她好歹死前能吃点好的。
  油纸扇在头顶撑出一片晴朗:“咯咯哒,我还以为你跑了就不会回来,原来,你竟是在这里来等我归家么。”沈璃耷拉着脑袋不理他。行云不嫌脏的将她拎起来放进自己的背篓里,“你还真是本事,区区半天时间竟能将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好功夫。”
  “咯!”走你的路吧!沈璃忍不住呵斥道,“咯!”废话真多。
  行云闷笑,不再开口。一把纸扇将头上的雨水遮挡完全,没有一滴落在沈璃光溜溜的身上。
  累了大半天,沈璃跟着他背篓颠簸的弧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然而没睡多久便被一股凉意唤醒,她下意识的浑身一抽,爪子一伸,张嘴就要咬人。
  “你这肉%e9%b8%a1好生彪悍。”行云拿着瓢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沈璃甩了甩两个肉翅上的水,戒备的瞪着他:“作甚?”
  “能作甚?”行云笑着问她,“你脏得和土里刚挖出来的东西没两样,我帮你和它们都一起洗洗干净,不然,你还是比较喜欢去池塘戏水?”
  沈璃往旁边一瞅,发现自己正与一堆野山参待在大木盆里,她用爪子刨了刨土疙瘩一样的山参,行云一把抓住她的爪子道:“轻点,破了相卖不上价。”
  “你……卖的是这种参?”
  “不然是哪种?”行云将她爪子拉住,用一旁的丝瓜网搓了搓,洗干净后又抓住了另外一只,仿似想到了什么,他动作一顿,笑眯眯的望着沈璃,“你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