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与凤行/本王在此》作者:九鹭非香_第78頁

北极点_ 上傳於:2016-05-31  大小:59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的。可奴家恰好手上有一上古遗物,佩戴在身可助受伤的神明调气养生。这物什放在以前神君未必看得上,但现在对神君来说却是一个大宝贝。若将此物日日戴在身上,他日神君再恢复往日神力也并非不可能啊。”
  沈璃喜道:“当真?金娘子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金娘子掩%e5%94%87一笑,“奴家自是不防妹子,防的可不是今日神君吗?”
  行止也是淡淡一笑,“有如此宝贝,我自当尽力。为使这局早些分出胜负,明日,我便也来横插一脚吧。”
  看着身边之人,沈璃一叹,“当真是又让你看了戏,又让你占了便宜,金娘子亏得不轻啊。”
  纤纤素手端起白玉茶杯,浅酌一口,妙龄少女身着白衣,食指微蜷,轻轻将被风吹乱的发丝勾到耳后。她浅淡一笑,“我倒觉得,金娘子很乐意让咱们占这便宜。毕竟,最后受益的还是她嘛。”
  沈璃目光在行止脸上流转了半晌道:“今日这般,你阴我阳,倒合了往日的笑语。”
  行止相当配合,身子往沈璃身上一倚,还是那淡淡的语气,“阿璃可适应?”
  沈璃眯眼笑,“适应。”
  “阿璃可喜欢?”
  沈璃垂下头,轻轻含住行止的%e5%94%87,“喜欢。”
  行止便也不客气地回抱住她,两人像素日在小院中一样,缠绵依偎。忽然之间,杀气迎面而来,沈璃眉头也没皱一下,挥手一挡,一道法力筑成的屏障将来势汹汹的利剑挡住。
  她稍一用力,只听一声巨响,来袭者被弹开数丈,在亭外踉跄了数步方站定。
  沈璃放开行止,站起身来,两人一同看向亭外那人。只见幕子淳面色铁青,颜如修罗,“你便是这般对金娘子好?”
  沈璃看了看身后的行止,行止也看了看她,忽然抱住她手臂,做小鸟依人状,泣道:“阿璃,这人是谁,怎生这般凶恶?”
  沈璃浑身一麻,嘴角有些抽搐,耳语道:“你别演过了,我扶不住……”
  行止亦耳语道:“我相信你。”
  你不要这么相信我啊……
  见两人还在自己面前%e4%ba%b2密私语,幕子淳厉声道:“如此花心之人竟妄言不让她受半点委屈,你可知你今日的作为便是给她最大的委屈?”
  “那就先让她委屈一下。”
  幕子淳牙关紧咬,“你在骗她。”
  沈璃挑眉看他,“与你何干?”
  幕子淳喉头一哽。沈璃坦然道:“我花心又如何?我骗金娘子又如何?与你有甚关系?我只想要金娘子的万贯家产,只想将她骗到手,得到珍宝之后再将她休离……”
  “还要用她的财宝养小妾。”行止补充。
  沈璃附和道:“没错,还要用她的钱养小妾。这些又与你有何干系?你不是不喜欢金娘子吗?正好,我与金娘子成%e4%ba%b2之时一定将你放走,不是正合你心意?你这么生气作甚?”
  “混账东西。”幕子淳恨得咬牙切齿,待要提剑攻上来,忽然瞟见一个人影。金娘子正站在另外一条小道上,愣愣地看着他。幕子淳没由来地心里一慌,色厉内荏地对金娘子喝道:“这样的人,休再惦记!”
  “那我该惦记谁?”金娘子的声音出人意料地平静,“惦记你吗?”
  幕子淳一愣。
  金娘子看着沈璃,“对我有所图也好,至少能给我个机会,总比什么也不图、但什么也不给我的人来得强。”幕子淳眸光一分一分冻结成冰,“你可知你现在在做什么?”
魑黥。手打,转载请注明
  “做什么?”金娘子笑道,“选择一个不可能的人,这不是我对你做过的事吗?怎么,难道这事只允许奴家对你做,不请允许我奴家对别人做吗?”
  幕子淳脸色白成一片。
  “你先前既那般不愿,如今你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便走吧。奴家缠了你这么多年也缠累了,如今总算找到个别的出路……我放你走,你回你的仙门去吧,不用再被我这妖女折腾了。”
  言罢她走向沈璃,沈璃会意地伸手拦住她,笑道:“没想到娘子倒是对我情根深种啊。”金娘子没有应沈璃的话,光是拿余光看幕子淳,只见他眸中似怒似痛,却没有再阻止一句。
  三人离开幕子淳的视线,金娘子苦笑,”你们看,我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还是如此,可见这赌局是我赢了。行止神君,你的东西可赢不走了。”
  “这可说不定。”行止道,“回头你让侍者将他的东西都收拾了,送他下山,就说你要与沈璃成%e4%ba%b2了,不留他这个外人。你看他答不答应。”
  沈璃忙道:“这可不行,金娘子好不容易才把幕子淳绑在身边,让他走,说是可以说,但决计不能这么做的。不然金娘子功亏一篑……”
  行止只看着金娘子,“你怎么说?”
  金娘子默了一瞬,“他要走我便让他走,我是真的累了。成%e4%ba%b2也是我逼他的,我本想着抢了他在身边就是,但是你们这一试倒试得我心中不确定起来。若以后千万年岁月皆要与一个如此不在乎自己的人一同度过,那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一个人潇洒地过好了。”
  沈璃微愣。
  “我这便让侍者收拾了他的东西,将他送下山去吧。”金娘子%e5%94%87角挂着笑,眼底却是一片心灰意冷。
  沈璃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唉!”金娘子走后,沈璃方回过神来,惋惜道:“我觉得他们两人对对方有情的,只是那修仙人太过迂腐木讷……当真就让他们这样错过?”
  “王爷觉得,我当真会让事情这样走?”
  沈璃眸光一亮,“你有什么搜主意?”
  行止笑得云淡风轻,“只需要你待会儿将金娘子打晕便是。”
  “为何?”
  “自然是因为如今我动不了手。而且,金娘子对你没有戒心。”
  金娘子让仆从将幕子淳的东西收拾好后,便命他们送幕子淳下山。她未去相送,只在自己屋里枯坐。侍从来报碧苍王求见,金娘子不疑有他,哪想一见面,沈璃一记手刀便砍了过来。金娘子只觉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思.兔.在.線.閱.讀.
  行止当时便在沈璃身后,极为淡然地转过头去对旁边看傻眼的侍从道:“碧苍王杀了你家主子。从今往后,这极北雪域便挂碧苍王的囊中物了,你们也都是她的属下。”
  侍从听呆了,沈璃也听呆了。
  侍从们呼天抢地地逃出屋去。沈璃拽住行止问:“你这般说是要做什么?”
  行止安抚地一笑,只闻外间传来震耳的钟声,响彻万里雪域。
  “你快些掐住金娘子的脖子。待会儿有人来抢,你随便与他过上几招,就让他将金娘子抢了去,接着咱俩就等着拿好东西回去就是。”
  沈璃狐疑地照着行止的话做,果如行止所言,不消片刻,幕子淳疾步而来。见沈璃正只手掐着金娘子的脖子,他像疯了一样攻上前未,一时竟逼得沈璃认真挡了两招方才不至于被他伤到。一个凡人修仙者能做到这个地步,大概是拼命了吧……
  由着幕子淳将金娘子抱走,沈璃听着外面那浑厚的钟声,“你有想过……咱们要怎么善后吗?”
  “善后?”行止打了个哈欠,“那是咱们该管的事吗?”
  金娘子与幕子淳的大婚如期举行。行止送了金娘子一个不知从哪儿捡来的石头,美其名曰天外天残留的星辰碎屑,金娘子反赠行止一块一玉佩。
  金娘子的这场婚礼办得排场,沈璃看着金娘子脸上甜蜜的笑亦是开心。
  回去的路上,行止难得沉默了许久,而后斟酌着开口问道:“你想要一场婚礼吗?”
  “哎?”沈璃呆住。
  “以前我觉得婚礼只是形式,没什么必要。但这几日观礼后,我忽然觉得,将自己伴侣的身份昭告天下,或许是件不错的事。”
  沈璃继续呆住。
  行止摸了摸她的脑袋,道:“阿璃,你嫁给我吧。我给你一个十万天神同祝的婚礼。”
  沈璃一琢磨,“也了,不过得尽快,不然肚子大起来,穿礼服会不好看。”
  “……”
  “真难得啊,能看见行止神君这般看呆怔的模样。”
  行止难以自抑地勾起嘴角,修长的手指轻轻贴在了沈璃的肚子上。他微微躬身,蹭着沈璃的耳朵,喟叹一声,“夫复何求……”
本文已阅读完毕,欢迎发表书评!
感謝北极点_上传分享本文,访问用户主页
第壹頁上壹頁707172737475767778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