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神谕之路》作者:零落伴殇

892052812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410k   類別:玄幻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神谕之路》
作者:零落伴殇

内容简介: 天生一炎,分而为九!布于六道,散于四界!历劫轮回,眠而不醒! 神谕少年,寻火之路!九炎分,天地乱!九炎合,天地变!...... 主人公三世身份,对生命真谛迷离,谁来解救,神灵吗,还是自己? 当神灵都已经腐朽堕落,天地都已经陷入沉睡,那就让自己来给生命定义! 当漫天神佛无视人世沧桑,那就用我的拳头惊醒他们,笑傲诸神。 有些巅峰,是迫不得已的慢慢踏上,这就是命,你信,但你无法预知.....





第一卷 第一章 前世(一) 风光不在

他是一个乞丐,从前只是在街头巷尾要饭。

如今,他是皇帝的御前三品带刀侍卫,从一个小小的武士升到现在的位子,他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一个人在平凡的位置上往上攀爬往往比一出生就身在皇家王族的公子们要困难太多。

站在高高的御阶之下,在那一片金黄中被封为禁卫军统领,从封为御前三品带刀侍卫起,他的人生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依稀的记得,他这一生唯一的责任就是保护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的安全,那个男人,大家叫他王。

“费冷樱,你以后就是朕的%e4%ba%b2信了,从此之后,只要保朕安全,荣华富贵,尽可享用。”一个浑厚有力,中气十足的威严声音。“诺,末将谨遵圣谕。”

费冷樱以一种很熟练的口%e5%90%bb回答。一年后,皇帝御驾%e4%ba%b2征南国叛乱者,骑马途径秦河桥之时,马在人群中受惊,皇帝不慎从马背上落入水中。周围的随驾者无不纷纷入水救驾,甚至连自己是否会游泳也顾不上了。与皇上一同掉进河中的还有被圣驾撞入水中的一个街边的小乞儿。当大家都跳进水救驾时,御前三品带刀侍卫的费冷樱却跳到另一边去救那个小乞儿。

长长的随驾队伍中间,一双男人看一眼就会失落魂魄的美目将费冷樱救乞儿的一幕尽收眼底。他用一种像是能穿透空间的凌力目光盯着救人的费冷樱。

王生气了,战乱平息之后,削了费冷樱的三品带刀侍卫的头衔,降为兵士。他的世界又变了,他一下子从高高的山顶跌落谷底。从金銮殿的御阶旁,到现在守城的小兵。

恢弘的古朴城门下,费冷樱正在站岗。那只紧握刀柄的右手,清晰可见的除了血管,还有几道伤痕。他冷峻的脸庞中,看不出丝毫后悔。清凉的风,夹着一股胭脂的香味飘进了费冷樱的鼻子。身着华美锦缎,肩系柔丝披风,淡妆尤比盛装艳的绝美女子,缓缓向他走来。

“将军,你叫费冷樱吧!”女子甜美的声音问道。

“姑娘,我不是将军,我叫费冷樱。”

“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女子又问。

“好。”费冷樱答道。

“那天你为什么不救王,而去救一个小乞丐呢?”她双目紧紧的看着费冷樱,迫切的等着一个答案。

“我不救王,仍然会有人救;我不救那个乞儿的话,他就真的会死。”费冷樱淡然的说。

“将军的心真好啊!”女子手帕半掩脸颊的害羞说道。

“没有,我没有那么高尚的想法,只是不想看到一个无助的人死在我的面前,因为以前我也曾无比的无助过。”费冷樱依然表情冷漠,在说的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他只是那么静静的回答着女子的问题。

不知不觉,王城内响起了暮鼓之声,城门要关了。女子轻轻的弯了下腰,似要道别地说“将军可曾记得十年前,白马渡下,在一帮匪徒下救下的那个少女。”

费冷樱心里动了一下,想起了什么,但又不确定。

她继续悠悠的说着“虽然我知道将军当时只是奉命行事,但将军力战群匪,矫健轻盈的身姿,婉转如飞的刀法,小女子我实不敢忘。”

费冷樱双目如遭电击,冷峻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变化,声音略带惊讶说道的“你是紫雪公主。”

“是的,小女子紫雪,以前我只知道自己是养尊处优的公主,没有人对我说半个不字,我任性的偷偷跑出了王宫,想看一下外面世界的精彩。谁曾想到涉世未深的我落入了匪寇手中,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恐怖的三个月零六天,是你一个闯入匪%e7%a9%b4将我这段岁月终结。那时,我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可是我依稀记得一个从未有过的感觉侵入我的心底,至此之后,无法驱逐。”

公主上前握住费冷樱的手接着说:“当我看到你救乞丐的时候,你那在心底回想过无数次的身影,又一次印在我的眼中。没有人敢放弃王,而去救一个乞丐的,只有你,繁华世间,可有比你更美的心。”

费冷樱表情重回冷漠,打断公主的话:“公主,夜深了,你该回王宫了,我当差的时辰到了。”说完这句话,费冷樱握着刀头也不回的走了。

紫雪公主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失落,就在公主即将移开眼神的时候,她看到费冷樱的脖子正中央的那颗朱砂痣。公主缓缓地把手放到脖子后,摸了摸自己的那颗朱砂痣。

那是苦情痣,相传前世恋人为了下辈子识别对方,而自愿放弃轮回转世的权利,投入奈何桥下忘川水中,经千年河水侵泡之苦,重新转世找寻自己前世恋人的印记。摸着那颗朱砂痣,她心里更坚定自己的想法,紫雪在心中默念“没错的,就是他,没错的,就是他。”

夜晚,费冷樱躺在自家房顶,已经不是以前的将军府了,而是平常的小屋,一如往常一样欣赏月色,他是个懂得夜的静美的人,作为这个时代的第一高手,他比常人都知道孤独的味道。

孤独,孤独就是你想接近其他人,却发现他们离你特别远,无论是出于自己的傲慢,还是其他人对自己的仰望。当夜色变得斑驳时,他又想起了这阵子一直做的一个梦。

在梦中,冷风不停的吹拂着一片不知道干枯多少年的草原,天上的寒鸦时不时的惊掠而过,响起一声声渗人的尖叫,天上有两轮炽热的太阳的高悬着,仿佛永远不会耗尽。

一个头上长着独角的男孩,穿梭在漠脚深的草丛中,他快速的奔跑着,追赶他的猎物,一只白色的银狼,在小男孩的记忆中他知道这狼是唯一生存在这片草原的生物,也是这个草原的霸主。然而他却不知道男孩是谁。男孩的眉心处有一个奇异花瓣的纹路。

天上的寒鸦轻掠,逢秋便来食腐,因为每到秋季这片草原便会多很多的尸体,那些尸体的制造者就是这个头上长独角的男孩。他手中拿着柄骨质的标枪,在距离白色银狼不到数米的时候果断掷出,耀眼的白光闪过,锋利的枪尖在白膜银狼的头部溅起四散的血花,一种杀戮就这样干净利落的结束。

男孩表情漠然的走过去,单手横起还插在狼身的枪,抗在肩上,这是他的食物。他慢慢的往来时的路走,周围是一具具大型的骸骨,有些已经半石化了,这些骸骨无声的诉说着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一定经过巨大的杀戮。

这是个什么样的梦呢?

第一卷 第二章 前世(二) 我只是个乞丐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房顶的瓦片上长满了青苔,费冷樱入手处,都是青苔湿滑的触♪感,他仍在回想那个奇怪的梦境。

突然间,他似乎若有所悟,记得以前有个江湖道士说他眉心处有奇异花瓣纹路,他当时只当那个道士是随便说说骗钱的,就没信。梦中的小男孩眉心处确实有奇异花瓣纹路。

道士当时笑而不语,神神秘秘的说如果有天你有不解之处,去望风峡谷的幽冥沼泽,在哪里能遇到一些事情,在哪里能解开你心中的谜团,有什么样的造化,就全看你的命格了。

费冷樱在思考那个道士的话,在想着要不要离开现在这个地方,去找道士口中的望风峡谷中的幽冥沼泽。

当今世人皆知,望风峡谷为极险之地,到哪里想一探究竟的人,都有去无回,世人对望风峡谷的了解是零。

纵然他身为第一高手,他有把握从那个公认的死亡之地解开梦中的迷,从那个传说幽灵盘踞的地方活着出来吗。

小时候,蹲在街角,他穿着破衣服要饭的场景又在他眼前浮现,那时他所有的想法就是有一口饭吃,如果那时的小木头能有口饭吃,就不会有现在的费冷樱了。

是的,那时他无名无姓,大家只看他傻傻呆呆的,都叫他小木头,后来饿昏在街上的小木头被一个路过的老人救了,老人不仅救了他的命,给了他名字费冷樱,教授他一身武艺。

他给老人守孝送终后。他出来效忠了朝廷,因为武艺高,封官加爵,一直到高高在上的御前三品带刀侍卫。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当乞丐时,他尝尽了人间冷暖,吃尽了常人无可领悟的痛苦。他的心很冷,并不是他自己愿意的,是心无从体会过温暖的结果。

冷从一开始只是情绪上的反应,到后来成了习惯,仿佛他天生就该是冷的。老人师傅姓费,给他取的名字里,就带有冷字,他喜欢樱花,就叫了费冷樱。

身居当朝三品带刀侍卫时,他直接隶属于王,王是他唯一的上司。他守卫在王的身边,跟王一同享受世人的顶礼膜拜,风光之不必说。可伴君如伴虎,到现在失去了那另世人眼晕的所有光环,他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人生起起落落,所拥有的景象,显得是多么的苍白和虚假,他不再对这个世间有丝毫的留恋。他决定要去望风峡谷的幽冥沼泽试试,这个世界他已经没有太多需要留恋的东西了,这个最近反反复复出现的梦境,冥冥中好像成为了眼前他最迫切想解开的谜团。

嘴里衔着的狗尾草的清香味道正在慢慢变淡,他吐出狗尾草,当他下定决心要去时,当他下定决心要离开现在这个地方时,他忽然想起了今天碰到紫雪公主的场景。

紫雪,紫雪,对,还有个紫雪是他不能遗忘的。

他在心里想着:紫雪,你怎知我对你的心意,当我第一次进入王的羽林卫时,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兵,你高高在上,怎会在乎我的存在。你可知我不断努力往上攀爬只是为了有更多能见你的机会。

当我第一眼看到世界上有个女子如你,我觉得我的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