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蛇蠍医妃》作者:洛神123

曲終收撥當心畫 上傳於:2017-01-16  大小:525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蛇蠍醫妃》作者:洛神123

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遇上一群奇葩,驕縱,蠻橫,陰險,層出不窮。理直氣壯搶她妖孽夫君不算,還要送她去和親?難道她就是好欺的?來一個鬥一個,來兩個鬥一雙! .....


第一章捉奸在床

渴,很渴,身體也好熱。

辛夕很想大口大口的喘熄,可是壓在身上的身子卻沉重的要命,廝磨中傳來要命的愉悅感,根本抑制不了幾乎快要出口的低%e5%90%9f。

辛夕很想睜開眼睛,身子滾燙的熱度異樣的感覺,很像是中了春毒,但是無論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男人緊緊的擁抱,反而越是掙扎越是難受。

“你你放開”好不容易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男人的樣子。

下腹炙熱的溫度使得辛夕口干%e8%88%8c燥,男人蠢蠢欲動的喘熄響在耳側,別樣的曖昧,可是他完全沒有任何動作,哪怕辛夕已經感覺到他的渴求,他依舊只是緊緊的抱著她,沒有任何再過逾越的動作。

辛夕很難受,雙手推擠著他的%e8%83%b8膛,想要使勁把他推開,腦子暈暈沉沉的,各種信息交匯,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

“別動”男人的嗓音嘶啞充滿著暗欲,卻緊緊克制著。

辛夕很是無語,不動,再不動的話,她都快被春毒給整死了。正自腹誹著,門口卻傳來大堆人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點點燈光。

還未來得及反應,身上的壓力驟然消失,臉上已經被狠狠刮了一巴掌:“賤貨,居然敢和人苟且”

辛夕愣愣的看著眼前一群人或嘲笑或憤怒的眼神,宮裝古裝一時間連臉上的疼身體的難受都給忘了,一臉的不可置信。

“元三姑娘無才無德無貌,整一個三無草包,看來傳言還是得信的。”辛夕隨著聲音望過去,心中忽然有些許的抽疼,皮相不錯,風流倜儻,只是眼神卻帶著不屑,帶著厭惡。

整理完腦中殘留的意識,辛夕不由輕歎了口氣,庶女三無春毒和人苟且

“發什麼呆呢,做了丑事,被這麼多人看著,你讓元家面子往哪兒擱呢。”

粉紅宮裝的女子似是氣極,右手指著辛夕,微微顫動著。

不用想,辛夕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多麼惹人遐想,全身的衣物已經因為廝磨凌亂不堪,身體的渴望更是導致滿身淋漓,看起來就像是被人狠狠愛過一場。

可惜某些人,得失望了,那男人夠君子

“姐姐,辛夕還是完璧。”沒有過多的解釋,辛夕指甲暗中狠狠掐進了手心,現在這種情況,她必須清醒,要真的被春毒弄得失去理智,就真的完了。

臂彎的守宮砂鮮紅透亮,辛夕雖是垂著頭,余光卻不放過屋內眾人的表情,冷笑不由慢慢浮出嘴角。

很好,初來乍到。

某些人,得留著,慢慢玩。

“雨兒,夠了,別讓大家看笑話。”大夫人冷冷呵斥了一聲,溫和的走上前,握住了辛夕的手,安撫性的拍了拍。

“哼,明天等著南雲侯府下聘,爺要娶辛雨,三姑娘不過是只破鞋而已,誰愛要就扔給誰吧。”蘇牧生刷的一把撫開了折扇,整個動作倒是行雲流水,卻硬生生被那副厭煩的面孔給敗壞了幾分。

一群人風風火火的來,又是風風火火的去。

大夫人臨行前看似關切的一眼,辛夕卻從中看出了幾許陰冷,春毒未解,辛夕已經堅持到了極致,連忙喚過大丫鬟紫蘭給自己准備冷水。

春寒料峭,本就泛著冷意的天氣,再加上浸泡著刺骨的冷水,辛夕凍得直打顫,卻死死的忍著,剛剛沒有辦法消化一些事實,現在可算是足夠醒腦了。

“姑娘,你已經泡了很久了,這樣會著涼的。”

紫蘭敲著門,清麗的嗓音帶著些許憂心,本來已經睡下了,卻被大夫人一行給吵醒。

她是相信姑娘的,斷不可能做出這種有損閨譽的事情,只是也不曉得明日滿城會有怎樣的閒言碎語。

辛夕披著單衣抖抖索索的出了房門,紫蘭連忙拿過一旁的外袍給辛夕披上,送上了一杯熱茶,辛夕不由寬慰的笑了笑,這傻丫頭。

捏著杯沿的指骨輕輕的敲了敲,卻沒有喝:“出來吧,窩囊廢”

第二章賤人就是矯情

滿院空無一人,辛夕搖了搖頭,這種情況,她是已經想到了的。

這一夜,辛夕睡得很是安穩,良好的睡眠卻被外院的吵鬧給破壞。

“姑娘,姑娘,快別睡了,得去給老爺請安呢。”紫蘭輕柔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辛夕只能無奈的爬起身,洗漱穿衣。

“怎麼這麼熱鬧”紫蘭看著辛夕,眼神閃爍,有些許的憤懣,但就是吞吞吐吐的不敢說。

“姑娘是是蘇世子他”

看著紫蘭言辭閃爍的樣子,辛夕心裡也明白了七八分。

“紫蘭,你去,給我買些繡線。”

辛夕將存著的銀錢交給紫蘭,轉身換了衣服便出了院門,看著%e7%b2%be致的主院張燈結彩,心下不由冷笑出聲,幾個侍婢看見她走過無一不是指指點點,滿目的冷嘲熱諷。辛夕只是挺著脊背,不作任何表示。

父親所在的院落已經近在眼前,聽著裡間傳來的笑聲,辛夕微微的皺了皺眉,剛進門便看見辛雨依偎在大夫人懷裡,而自己所謂的父親正笑容滿面。

“父親,辛夕給您請安。”

元臣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轉移了視線,對這個傷風敗俗的女兒,他著實沒有太大的好感,難為牧生這孩子,還願意和元府結親。

辛夕起身找到角落的位置坐下,剛一入座,抬眼便看到辛柔鄙夷的視線,微微沉了沉眸,雙拳不由緊握,心內慢慢泛起一絲絲疼痛。

親情涼薄,無論前世今生

“老爺,你看,南雲侯府的聘禮已經下了,繡坊趕著給雨兒做嫁衣呢,這繡帕”大夫人企盼的看著辛夕,然後又看看元臣,這小心思任誰都能一眼看明白。

元臣瞧著大夫人溫柔良善的樣子,心下柔軟了幾分:“就這樣吧,夕兒不是繡活繡得好麼,這帕子,就當是夕兒給雨兒的出嫁禮物了。”

辛夕心下不喜,但卻苦於現下無任何勢力,只能應下。繼續呆下去不過是徒增煩擾,辛夕告安後便自己回了院落,卻看見紫蘭一臉哀怨的盯著手中的荷包。

“紫蘭,你怎麼了”一向機靈活潑的小丫頭卻像是霜打的茄子,辛夕上心了。

“姑娘。”紫蘭眼見辛夕這麼快便回了院,有些慌張,連忙擦了擦眼睛,只是,微紅的眼角還是透露了些許信息。

紫蘭沒有說話,但是一旁的墨蘭倒是個心直口快的:“姑娘,明明姑娘還是清白之身,可是外面都傳得可難聽了,那些人太過分了,這樣姑娘還怎麼嫁人了。”

辛夕安撫的拍了拍墨蘭的腦袋:“傻丫頭,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的,相信我。”

這種情況辛夕是早就預料到的,傳言只會往難聽了去,推波助瀾的效果可見一斑,讓紫蘭出門買繡線也不過是個借口而已,主要目的便是打聽是不是如她所料,果不其然。◆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元府三姑娘在外的臭名昭著,估計有些人是沒少下功夫的。

“姑娘,咱們的月例已經花光了。”紫蘭頭疼的垂下頭。

一旁的墨蘭連忙走向梳妝台,從底下的盒子裡倒出一個%e7%b2%be致的小荷包:“姑娘,這是三姨娘偷偷塞給奴婢的。” 嫂索蛇蠍醫妃

辛夕一聽立馬坐直了身子,“姨娘的月例,統共才十兩而已,給了我們五兩,她怎麼辦,不行不行,她還懷著肚子,你趕快送過去。”

墨蘭縮了縮腦袋,還是想著勸說,“三姨娘她真是猜對了,姑娘不願意收,所以才讓奴婢拿過來,姨娘她現在吃穿也不愁,說是銀錢她也不怎麼用。”

“一般都是誰去給我領的月例怎麼這個月這麼快就用完了”辛夕心下很是清明,這原主空有一身好繡活,腦子可真是傻得可以,整天只知道不停的繡繡繡。

要不然就是埋在書海裡,搞得她也只能在百無聊賴的時候繡繡東西,更離譜的是從不出門,長這麼大居然連元府的構造都不曉得,這麼大一個府邸,辛夕連逃都沒辦法找著路。

“哼,還不是那個只會對著夫人搖頭擺尾的陳媽媽”

“墨蘭”紫蘭提高了音量,瞪了墨蘭一眼,隔牆有耳呢,這丫頭就這麼嚼口%e8%88%8c。

“陳媽媽”辛夕心下有了計較,要是她記憶沒有出錯,這個陳媽媽可是個見錢眼開的主兒,微笑不由慢慢爬上嘴角,這樣的人,最是好辦

第三章入了小郡主的眼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到了元府大姑娘出嫁的日子。

辛夕帶著繡帕往主院走,走到院落門口,正要踏門進屋,去聽見一陣環佩叮當傳來,伴隨著少女清脆的嗓音。

“二姐,蘇世子可真大方,那麼多的嫁妝呢,世子那麼俊俏,大姐可是有福了。”

“冉妹妹,你和姨娘好好對娘親,保准你也會嫁得好的”

元辛冉%e7%be%9e紅了面頰,元辛柔調皮的去撓她的癢癢,兩人邊說邊笑罵著,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辛夕側過身,卑微垂頭。

想來兩人正是興奮著,也沒有瞧見她,自是說笑著進了屋,辛夕無語的抽了抽眉,這是故意還是無意呢,不過也好,省的胡攪蠻纏的,吃不消。

進了屋,看著大家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辛夕倒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這帕子可真漂亮。”辛夕還在想著這女子是誰,居然能坐到主位上,手上的帕子已經被女子抓了過去。

“郡主,您坐您坐,要帕子您說聲就是,我們夕兒都能繡的。”辛夕諷刺的看著父親狗%e8%85%bf的表情,低垂的頭恰到好處的掩去了眼底的不屑。

躍林郡主毫不在意,一張小嘴微嘟著,似是聽慣了那些逢迎的話語,倒是拿著繡帕愛不釋手的說,“別人做的沒有自己做的好,我喜歡自己動手。”

這郡主倒是個直性子的,辛夕心下微動:“郡主,這帕子雖然%e7%b2%be致,但要是薰上熏香,就更加完美了。”

躍林郡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