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嫡女有毒:盛宠蛇蠍妃》作者:云墨

曲終收撥當心畫 上傳於:2017-01-16  大小:185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嫡女有毒:盛寵蛇蠍妃》作者:雲墨

隱蔽鋒芒,韜光養晦,為成大業,家族勢力。
  盡為其用。天下到手,夫君夜夜下榻別處,受著。
  褫奪封號皇后變貴妃,忍著。為昔日夫妻之情竭力忍讓,卻落得家族滅門,鳩酒一杯。
  好,太好了,白千陌%e5%92%ac碎一口銀牙,飲盡杯中鳩酒!卻不想,上天憐憫,竟重活了一次。
  這下好了,有怨抱怨,有仇報仇。老虎不發威,真當我是hello kitty啊!
  時過境遷,昔日夫君,坐在她面前,滿目含情,深情告白。紅燭搖曳,湖水叮咚。白千陌一手玩弄著手中酒杯,一手慵懶的支...



第1章 地牢廢後

地牢裡,涓涓流淌的水聲,散發著腐臭的味道。白千陌微微動了動身子,周圍響起鐵索滑動地面的聲音。

白千陌低著頭,肩胛骨上嵌著兩個尖銳的鐵鉤,盡管已經過了很久,每動一下卻還是錐心的痛。

有人站在地牢入口的地方,冷漠又不屑的看著她,仿佛是再看一只螻蟻。

一張妖嬈女氣的面上,是不加掩飾的陰寒,仿佛是地獄中來的修羅,妖魅卻又嗜血。

白千陌抬起頭,看著那妖%e5%aa%9a男子,笑了。

本是上好%e7%b2%be致的容顏,因為長時間呆在這地牢裡,蒙上了一道道黑色泥灰。

憔悴慘白的面色配上那道道泥灰,如今在這般一笑,看起來有些令人發寒的詭異。

白千陌看著那男子的目光,有些癡迷,那是她愛了一生,付了一切的夫君,龍潯王朝的皇帝淳於澤。

猶記當初,她愛上了他那禍亂天下的妖魅容顏,她愛上了他那痞痞的紈褲之氣。

所有人都勸,所有人都不贊同。她還是費盡心思,求了祖父千次萬次,才得以嫁給他。

白家掌握龍潯王朝整整三分之二的兵權,她身為獨生嫡女,天下的男子哪個是嫁不得的,卻偏生愛上了這樣一個魔鬼。

利州兵變,他抱著她甜言蜜語一番,她便能指揮千人前去支援。

樹立民心,他貼著她的耳垂,耳鬢廝磨,她便親自頂著十一皇子妃的身份,親赴災區,險些喪命於他處。

皇帝病重,他謀朝篡位,登高一呼,她便率領萬人響應,皇宮內外,如入無人。

登基稱帝,他為撫平將士之心,立她為後。

僅僅三年,卻因為她多年無所出,將她貶為貴妃,將丞相之女月影兒冊立為後。

廢後詔書一下,月影兒帶人第一時間入了她的坤寧宮,放肆囂張的扯下她身上的鳳袍。

嘲諷一句“一只不會下蛋的母雞,也想霸著雀巢不放,自不量力”

殊不知,成親多年,他暗中用藥,她明明知道,卻也義無反顧一飲而盡,如何能有所出。

月影兒更是肆意將跟隨過白千陌的宮女發往辛者庫,衷心些的更是直接尋了由頭,交給慎刑司虐待致死

白千陌雖然名為貴妃,卻因為月影兒的故意為難,淳於澤的暗中放任,過的連個常在都不如

皇宮中最偏遠的小院落,最下等的粗使丫頭,最殘破的邊角廢料。一切的一切,她都忍了,只是因為她愛他。

江山已定,重文輕武,她的地位更是下降。她理解他的苦衷,從未有過半句怨言。

他不崇武,她一身武功自他登基之後,未曾用過。

後妃誕育子嗣,她看在心裡,羨慕在心中,他卻禁止她接近皇嗣半步。行,她聽著,記著

白千陌一片癡心,多年如一日,為了他,遮蔽鋒芒洋裝大度,日日溫和待人,卻不知這後宮你不害人人害你。

冷待兩年,淳於澤突然招她侍寢,她欣喜若狂,滿心情誼。

可是,他卻忌憚她的武功,在熏香之中下了迷香,趁她熟睡穿了她的琵琶骨。 . 首發

冷寒扔下一團黃布,赫然是篡位詔書。

篡位他居然給她安了這個罪名,他早絕了她的子嗣,篡位一說豈不可笑

他還一副夫妻情深的樣子,痛心疾首,將她關入地牢,並未立即處死。

即使這樣,白千陌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依舊升不起恨意,她這一生終究毀在一個情字上。

五年了,關在這個地牢裡已經五年了,他今日來此,怕是也到了大限吧

“陛下終是來看臣妾了”白千陌被釘在牆壁處,動彈不得,但還是看著他溫柔說道。

那聲音中帶著五分柔情,四分絕望,一分被即將解脫的暢快。

第2章 鳩酒賜死

“你倒是看的開啊”淳於澤慨歎一句,慢慢走下階梯來到地牢門前,身後的管事,連忙打開了牢門。

“你應該知道朕來這裡意味著什麼絲毫都不畏懼,不愧是鎮國將軍府的大小姐啊”淳於澤輕蔑一笑,不明意味的說道。

“陛下過獎了,臣妾已經快要丟了自己的命,再不能丟了鎮國將軍府的臉。不過,臣妾能死在陛下手上,也算心甘情願了。”白千陌輕笑一聲,語氣中仍是柔情萬種。

她一生只愛了這一個男人,死了,也怨不得別人

“哈哈,陌貴妃對朕真是一往情深啊。但是陌貴妃可曾知道,朕從未愛過你。”淳於澤面上嘲諷一笑,湊近白千陌。

勾起白千陌的下巴,倒也不在意那髒污弄髒了華袍,用著洞房之夜的溫柔語氣說著錐入人心的冰冷話語。

白千陌看著淳於澤那妖魅冷漠的容顏,心裡痛的無可附加。

多年來他倒也沒什麼大的改變,只是那份帝王之氣遮掩了原本的女氣罷了。

“自然是知道的,若是陛下對我有一絲真情,臣妾也斷然落不得這般地步我這一生愛上了陛下,便甘心奉送自己的一切,只是,臣妾懇求陛下,就算不念夫妻之情,也看在鎮國將軍府為了陛下大業立下汗馬功勞,善待鎮國將軍府的人。”白千陌自知今日逃不過一劫,倒也是甘心赴死。

只是她只放心不下鎮國將軍府的眾人,那是她在這世上僅有的親人們了。

淳於澤看著白千陌,輕歎一聲,氣息打在白千陌的臉上,癢癢的。面上掛著的是若有若無的殘忍笑容。

“朕准備立宜妃之子,三皇子為太子。至於鎮國將軍府,已經沒有了。”淳於澤松開白千陌的下巴,往前走了幾步,嬉笑說道。

“什麼意思”白千陌渾身一僵,聲音是不可壓抑的顫唞,驚恐問道。

“哦,對了,陌貴妃身居地牢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前些天,白老將軍仙逝,白亦凡率眾欲劫地牢,意圖謀反,如今白府上下連同僕人奴婢,都已經被處決了”淳於澤放聲大笑說道,仿佛說著一見多麼快意的事情。

那笑容落在白千陌眼裡,確實殘忍的厲害。

白千陌渾身顫唞,雙眼通紅,竟然不顧肩膀處的錐心之痛,強撐著站了起來。

看著淳於澤的眼光,第一次染上了殺意,第一次出現了恨意。

“喲,這樣還能站起來,武功當真是高強啊,我還真是娶了一個好媳婦。哈哈哈。”淳於澤似乎沒有半分愧疚,驚訝說道。◎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說著此話的同時面上沒有一絲懼色,自然,琵琶骨被穿透,再厲害的武功也用不出來了。

“淳於澤,你不是人你若討厭我,如何處置隨你高興。我鎮國將軍府世代對龍潯王朝忠心耿耿,你竟然能下得了這個狠心滅我滿門你不得好死”白千陌激動地沖向淳於澤,卻被鐵鏈固定著,夠不到他分毫,只能悲憤的極力呼喊著。 嫡女有毒:盛寵蛇蠍妃:http:

“錯,從鎮國將軍府為我謀反的一刻,它就不是對龍潯王朝世代忠心耿耿了。而且,不得好死的是你才對”淳於澤妖嬈的眸子,也盯住了白千陌的眼睛,嗜血的說道。

隨即將身後太監端的一杯毒酒,灌入了白千陌的口中。

白千陌只覺腹內燒灼難耐,血源源不斷的湧出口中,仍是拼著最後一絲力氣,指甲狠狠的扣進了淳於澤肩膀的肉裡。

“淳於澤,我白千陌識人不熟,竟愛上了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若有來生,我定讓你千倍奉還。”白千陌拼盡力氣說道,淳於澤被白千陌抓住的地方,衣服已經染得一片鮮紅。

“這疼痛的感覺,真舒坦你該死,鎮國將軍府的人,都該死”淳於澤不曾驚慌,反倒大笑了起來,陰冷說道。

“你這個瘋子你,等著”白千陌斷斷續續說完,便睜大眼睛斷了氣去。

轟然摔倒,連帶著鐵鏈的聲音,在空曠的地牢裡回蕩,愈發令人毛骨悚然

第3章 含恨重生

白千陌感覺渾身酸痛,喉嚨更是灼熱的仿佛能噴出火來一般,不自覺的呢喃起來。

“水水”

一抹清涼流入口中,那甘甜的茶水,順著喉嚨流入腹內,似是將堵在喉嚨中那一團火澆滅了許多。

盡管渾身無力,白千陌還是勉強著睜開眼睛,入目的便是陌生又熟悉的布局,裝飾。

“這是將軍府我終究回家了嗎”白千陌看著雕刻%e7%b2%be致的天花板,慘淡說道。

語氣中卻是難掩的一份放松與滿足

淳於澤那個騙子,不過是想讓她含恨而死罷了。什麼將軍府不存在,我的魂魄不還是終究回了這裡

只可惜,祖父他

白千陌想起因為自己的任性而造成的將軍府多年潰敗,甚至白老將軍晚年,她竟連幾面都未曾見過。難掩悲傷,嚶嚶的哭了起來

“大小姐,怎麼哭了呢沒事兒了,別怕,都過去了啊”一雙溫暖的手,將白千陌擁入懷中,溫柔的哄道

白千陌聽到那聲音,渾身猛然一僵,驚怔的向牆角縮去,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掛著錯愕表情的溫柔女子。

“飛絮”

不,不可能,飛絮明明在十年前就被淳於澤嫁給了臨淵國的御史大夫,來鞏固勢力。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十年未見,她為何一點兒都不曾顯老,反而年輕了那麼多難道她也死了,成了仙嗎

“是奴婢呀,大小姐,這是怎麼了”飛絮不可思議又擔心的看著白千陌,急切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