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嫁给席先生 番外》作者:言岁

曲終收撥當心畫 上傳於:2017-01-20  大小:12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番外:你站橋上看風景【席先生篇】

番外:你站橋上看風景【席先生篇】

八年前,A市。

從回國到現在,連續三天,大雨一直都沒有停過。

車窗外,整座城市都被籠罩在了朦朧的雨幕中,天空灰蒙蒙一片,街上更是人跡罕至。

雨水沖刷著小巷,車內,時硯重新發動了一下車子,發動機發出了轟轟的聲音,但是沒用,車子依舊動都不動。

他用力的錘了下方向盤,咒罵:“該死的,早不拋晚不拋偏偏在這個時候拋瞄了。”

副駕駛座,男人%e6%91%b8了%e6%91%b8口袋,才發現煙盒落在了公寓。

他平靜的看了眼馬路對面的便利店,聲線喑啞的問了一句:“有傘嗎?”

時硯一頓,從後座撈了把黑色商務傘遞給他,“你去做什麼?”

男人接過來,淡淡的吐出兩個字:“買煙。”

說完,他已然推開了車門,冷風嗖嗖的從外面灌了進來,時硯在背後喊道:“給我帶瓶水,估計有得等了。”

砰的一聲,車門關上了。

滴答滴答,雨下的很大,側旁的樹木在風雨中被吹得東倒西歪。

男人珵亮的皮鞋沉穩的踩在地面上,冰冷刺骨的雨水劃過他清俊的臉龐,而他始終眉目清淺,淡定而從容。

便利店很舊,招牌壞了,白漆的牆上也已經開始泛黃脫色。

門外放著三台搖搖機,男人走上台階的時候,聽見裡邊傳來了小孩的嬉笑聲。

他利落合起傘,進去的時候,順手將那把黑色的商務傘丟進了擺在門外的水桶裡。

裡面,坐在收銀台的老板娘在看到進來的人後,眼前一亮,她站起身,笑容滿面:“要買什麼帥小伙?”

彼時,門外有三個穿著藍白校服的學生穿過雨幕沖進了店裡。

她們一進門就不停的拍打身上的雨水,抱怨的聲音隨之響起——

“雨好大,校服都淋濕了。”

“好餓,我要吃點東西。”

“雨一時半會兒應該停不了,我們買點東西坐外面吃吧。”

“為什麼要坐在外面?”

“因為我喜歡雨天。”

……

最後一道女音,很清脆。

鬧騰嬉笑的聲音漸行漸遠,男人背對著她們,指了下擺在牆面上的萬寶路。

老板娘意會,笑意盈盈的拿了包遞給他。

男人掏出皮夾,准備買單的時候,忽然才記起下車前時硯說的話。

他看了她一眼,禮貌而又疏離的吐出了兩個字:“稍等。”

說著,就轉身走到了一旁的冰箱前面。

這時,那三個學生挑好了東西走到收銀台買單,男人拿了兩瓶水回來的時候,她們已經邊說邊笑的走到了門外。

很快,買完單,男人提了東西就往外走。

外面,大雨依舊來勢洶洶,沒有絲毫減少的跡象。

他拿起擱置在桶裡的黑色傘,步伐從容的踏進了雨幕之中。

走了幾步,背後突然傳來了一聲響亮的口哨,緊接著,流裡流氣的女音伴隨著嘩啦啦的雨聲撞進了耳畔。

她說:“帥哥,慢點兒,下次再來光顧唄!”

聲音很耳熟。

男人腳下一頓,他停了下來,爾後,緩緩回過頭。

正好捕捉了最右邊那個女孩還打算吹多一聲口哨的動作,可是在看到他回過頭的時候,及時剎住了。

她的臉色有一瞬的僵硬。

是剛剛便利店的那幾個學生。

她們許是沒想到男人會回頭,更沒想到男人居然長得如此帥氣,個個雙眼放光,都怔愣住了。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已經撐著傘離開。

坐在中間端著一碗魚蛋的女孩叫周周,她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臥槽,好帥啊!”

身旁,同班的大牙點頭如搗蒜,她激動的捂住心髒的位置,“好冷,好酷,好帥,不行了,快扶哀家一把,我要窒息了!”

三個人中,唯有坐在最右邊的女孩最為淡定,她默默的啃著熱狗,視線還停留在男人離去的方向。

她想起男人漆黑的眸子,眉頭輕輕一蹙。

周周見她一直沉默,調侃了一句:“怎麼,被帥的說不出話了?是不是閃瞎了?”

大牙也湊過來,失笑:“剛剛調戲帥哥的勇氣去哪兒了?”

啃完最後一口,子衿將竹簽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白了她們一眼,“還不是你們慫恿的。”

說到這,她停頓了一下,雙手兜進校服口袋裡,吸了吸鼻子,“你們覺不覺得剛剛那個男人很奇怪。”

“奇怪?”

周周看了她一眼,好奇:“哪裡奇怪了?”

子衿思忖了幾秒,正經道:“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雨還在嘩嘩的下,空氣寂靜了幾秒。

大牙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是說那個男人對你有意思?”

“那倒不是。”

子衿擰開礦泉水喝了兩口,郁悶的說:“說不出哪裡奇怪,可是就是有那樣的感覺。”

周周拍了拍她的肩,“應該是你多慮了。”

話落,子衿皺眉,她看著馬路對面,喃喃:“是麼……”

上了車,男人就將袋子和水一同丟給了時硯,然後拆開煙盒,抽了一根煙出來。

時硯接住,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瓶水,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我剛剛看到你停在便利店門口,在看什麼?”

嗒的一聲,煙點燃了。

男人搖下車窗,青白的煙霧在指尖彌漫,他看著窗外,淺吸了一口,淡淡的說:“沒什麼。”

時硯也是隨口一問,並未多在意。

他擰開瓶蓋灌了兩口,然後把水丟到了後座,忽的記起什麼,側首問男人:“你打算什麼時候回美國?”

男人抽煙的動作一頓,他不知在看什麼,眼底晦暗不明。

半響,才幽幽的說:“不知道。”

不知道?

時硯略微訝異的看了他一眼,挑眉:“我怎麼聽說你這次回國只是進行學術交流,完了就回去?”

男人緩緩吐出煙圈,他隔著雨幕,看著馬路對面,動了動%e5%94%87,“突然,不想走了。”

……

……

淋了雨回到寢室之後,子衿就開始不停的打噴嚏,很快說話的嗓音也變了。

周周從浴室拿了條干毛巾給她擦頭發,不由的擔憂:“你真的沒事嗎?”

子衿搖頭,吸了吸鼻子:“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大牙泡了杯姜茶遞給她,然後順勢坐在了她對面鋪的床上,“趁熱喝,暖暖身體。”

接過姜茶,子衿飛了個%e5%90%bb給她。

擦干頭發了,周周還是不放心的問了一句:“真不用吃點藥?”

子衿小口小口的啜著熱騰騰的姜茶,一臉信誓旦旦:“放心,真沒事。”

然後……┇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然後第二天,她真的發燒了,還是高燒。

大牙看了眼體溫計,三十九度。

“我靠!”

她面色一變,趕緊從衣櫃翻出衣服,並且大聲喝道:“來人,把小衿子給哀家拖到醫院去。”

在周周和大牙兩方的施壓下,子衿不得不從被窩裡起床,跟著她們去了醫院。

因為是周末,所以醫院大堂人滿為患。

子衿暈暈沉沉的坐在休息椅等候,大牙排隊掛號去了,而周周剛剛跑去給她買水了。

過了一會兒,有個孕婦走了過來,椅子已經被坐滿,子衿下意識起身讓座。

只不過她忘了自己如今也是病人,剛站起來,眼前一黑,差點就倒了下去。

幸虧身後有人及時扶了她一把,她才勉強站穩。

頭頂傳來了一道喑啞低沉的男音:“你沒事吧?”

男人的聲音很好聽,清清洌洌,猶如山澗的清泉,令人心弦一顫。

子衿甩了下腦袋,搖了搖頭,不忘道謝,“謝謝。”

剛說完,她還沒來得及去看男人的臉,就聽見了周周的聲音。

與此同時,男人扶住她的手松開了,他看了她一眼,薄%e5%94%87輕言:“不客氣。”

說完,轉身離開了。

子衿再回頭的時候,男人的背影已經淹沒在了人群之中。

周周回來見她站在原地怔神,奇怪的循著她的視線看去,“在看什麼?”

“沒有。”

沒多久,大牙回來了。

周周看到她,一愣:“你怎麼那麼快?”

大牙有點激動,開口就是一句:“我們踩狗屎運了。”

聞言,周周克制的看了她一眼,“你掛個號還中頭彩了不成?”

“差不多!”

說著,大牙激動的揮了揮手中的東西:“剛剛有個帥哥把他的號讓給我了。要不然看這人流,我們得等上一個半個小時才能掛上號,等到那個時候小衿應該也燒傻了。”

“……”

拿到號,看醫生,繳完費,到掛上水,一路下來通行無阻,意外的順利和迅速。

輸液室裡坐滿了患者沒有空缺的位置,子衿只能走到門口外面的椅子上掛水了。

藥水有三瓶,估計得等很長一段時間。

子衿想起周周和大牙從早上陪她等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東西,就隨便找了個借口把她們打發去吃東西。

周周走前不放心,特意叮囑了一下護士多留意子衿這邊。

大牙說:“我們去樓下吃個早餐,吃完就回來。”

子衿擺了擺手:“放心吧,我一個人能行,又不是缺胳膊少%e8%85%bf了。”

周周斜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戳穿她:“你昨天也是信誓旦旦跟我保證你不會發燒的。”

“走!我不想看到你們!”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