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吾命骑士X特殊传说 第二人生--绝世无双》作者:雪姬冰尘

5241 上傳於:2017-02-07  大小:556k   類別:玄幻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二人生 ★第三百二十三章★



  在暴風的帶路下,我們總算是有驚無險地進入了魔王城。


  這座魔王城……外表是夠氣派,但內部有夠寒酸!


  我當然有批評的資格和立場,老子以前兼差當魔王好嗎?


  我那時的宮殿比這氣派多了,就連椅子上都鑲有各色寶石或各種珠子,雖然事後知道那些東西有不少都具備安定心神的功用,不過正因如此,所以更是價值連城。


  而我們此刻踏入的這座魔王城,裡面最多的裝飾品叫不死生物和骨頭,偶爾出現幾具新鮮屍體,但沒多久新鮮屍體就活化變成不死生物了,就連損壞的沒那嚴重的骸骨也可能自己爬起來。


  就算是長在牆角的雜草,都具備把人拖到土裡當養分的危險性,角落的陰影中更藏著不知名的東西。


  此地終究是黑暗之地,黑暗氣息濃郁到我在踏入城裡的那一秒居然嗆了兩口氣,還害我被其他人投以疑惑(來自烈火和刃金)、擔憂(來自我家小隊員)或不屑(來源不用說了吧!)的眼神。


  我的感想是,不上不下的身體狀態有夠麻煩!


  等級提升後大家開始拿回現實的能力,但我也不可能全部拿回,像我的聖光是一滴也沒要回來,感知能力也沒有……可我現實中的感知能力會那麼強大,有部分是受到我對各種屬性過於敏銳的感官所影響,這份「敏[gǎn]」此刻倒是拿回不少,因此在踏入黑暗屬性遠比外頭濃上好幾倍的魔王城內後,整個隊伍裡我首當其衝,特別是我現在又沒有聖光可以護身,被黑暗屬性嗆也很正常好不好!


  話說其他人是感知壞死嗎?


  為什麼一個個都沒事人一樣,害我看上去像是特別虛的那個弱雞。


  明明就是這些傢伙自己神經壞死,連這麼濃厚的黑暗屬性都沒辦法察覺到,到時別連自己是怎麼被轉化成不死生物都不知道!


  好吧,我知道我遷怒了,他們肯定也多少能察覺到黑暗屬性,特別是上輩子跟我從同個神殿出身的那幾人,只是黑暗屬性對他們的影響比較沒有那麼重。


  舉個簡單的例子,大家都能吃出「辣」的味道,可是%e8%88%8c頭比較敏[gǎn]的人,在吃同樣辣的食物時,毫無疑問會被嗆得比較慘。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湊人數或當砲灰用的拖油瓶隊友,我只好沿途把零星的不死生物順手清除,替我們帶路的暴風顯然沒有指揮不死生物的權力或能力,他只能帶我們走比較沒有警備的秘密通道,但是沒辦法讓不死生物守衛迴避我們。


  可即使沿路清除,某種詭異的視線感仍舊揮之不去。


  「總覺得有很多東西在看著我們。」走在我和暴風之間當緩衝的詩織說道。


  我們沒有完全信任暴風,說到底都是敵對方,還是該留一線提防,因此隊伍中戰力最高的詩織走在我們小隊的最前面當先鋒,事實上這本來就是劍士或戰士一類職業的職責。


  我們小隊目前排成一直線,最前頭是詩織,再來是我,接著是艾德、烈火和冰炎,最後是刃金墊底。


  雖然裝飾不多,但這個魔王城的恐怖程度還頗高的。


  我們現在通行的這條走廊原本就光線昏暗,反正本來就沒人期待魔王城裡會有充足的照明,每隔十公尺才會有一根火把當作唯一的照明物,可火把上的火焰卻都是詭異的黃綠色,標準的鬼片場景色。


  配上四周足以當鬼屋的詭譎環境和動不動冒出來的不死生物,膽子小些的人應該會%e8%85%bf軟,雖然我們隊裡沒有這種人,不過以我們的視力,也很難看清某些由於照明不足而交錯在走廊間的黑暗地帶。


  「這裡到處都是詭異的不死生物。」暴風聳聳肩,然後還偷瞄了我一眼。


  「……」但說實話我有八成都叫得出名字,我想暴風也是,我當年有讓亞戴爾編列不死生物大全,就算是把九成九時間都耗在改公文的暴風絕對也看過,因為聖騎士的本職就是消滅不死生物!


  看來這傢伙已經開始懷疑這個遊戲的設定背景了,看他喊這些東西為「不死生物」喊得那麼順口就知道了,而且他也多少猜到我知道這點。


  不過這傢伙一直在偷窺我們的旅程,他也有看見詩織當初在王城趁著打退魔王刺客後的空檔來找我警告的可能性。


  若是如此,他當然會是知情人,詩織那時和我說重點時用的都是我們前世的語言,暴風不可能聽不懂。


  就不曉得烈火和刃金……


  「嗯?」當我們經過某個轉角時,我用眼角從轉角的鏡子偷覷了一眼烈火跟刃金的表情,他們倆都換上當年身為騎士長所擁有的銳利眼神。


  這兩個聖騎士出身的傢伙總算沒有繼續狀況外了,聖騎士碰上黑暗屬性跟不死生物總是該比較敏銳一點,要是繼續遲鈍我真的會懷疑他們是冒牌貨!


  「你到底想帶我們去哪裡?」始終冷著一張臉走在隊伍後段的冰炎冷不防地問道。


  「當然是帶你們到我家魔王陛下那兒喔!」像是沒聽見冰炎語氣中的敵意,暴風頭也不回地繼續帶路。


  「那麼後面那些是什麼?」冰炎的問題讓我們反射性回過頭,就連詩織都不例外。


  我們所走過的位置徹底變成一片漆黑,過程無聲無息,居然連我也沒發現!


  不曉得是不是有誰暗中對我們使用了%e7%b2%be神系魔法,還是我們的眼睛真得被暗沉的環境給矇了,整個隊伍六個人竟然沒人注意到這段變故!


  而就在我們回頭的瞬間,我們後頭那黑到什麼都看不見的漆黑走廊傳出來蟲子蠕動的怪聲、骸骨摩攃的聲響以及鮮血與肉塊掉落到地上的聲音,這是典型的眾多怪物──還是恐怖加視覺驚悚系怪物──即將登場的前奏。


  不過這些都不是讓我一瞬間%e9%9c%b2%e5%87%ba訝異神色的理由,而是在我們幾人轉過頭的同時,伴隨著披風拉過的殘影,一道風颳過所有人……確切來說是轉過頭的我、詩織、烈火和艾德的臉龐。


  與此同時,鋒利的銀光閃過我的眼角,我們隊上的殺人醫官衝向暴風這名魔王下屬時自然不會兩手空空,只見他完全不敢大意地一口氣甩出三把手術刀!


  冰炎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和小指間都各夾一把手術刀,乍看下有幾分像是裝備了勾爪之類的武器,根本不想給暴風辯解或反應的時間,直接認定他是敵人的冰炎毫不猶豫往暴風的頸動脈砍去。


  不過暴風這名占卜師居然能險險地閃過手術刀的刀鋒。


  嘖,最好軟弱無力的占卜師能躲得過殺人醫官的突襲!


  「哇呀呀……」口中發出某種應該是愕然,但卻又帶著幾許從容的聲音,以極大幅度的動作躲開突襲的暴風差點摔倒在地。


  突襲失敗的冰炎也不急著捕刀,反正重新轉回正面的詩織已經用醫官冰炎絕對追不上的速度一劍劈向暴風了。


  暴風的神情是不慌不忙,但手上動作卻格外迅速和狼狽,占卜師可沒有敏捷或速度優勢這種東西,當然不想被砍死的暴風緊急從空氣中拉出黑色的薄紗,就在詩織的劍劃開那塊布的瞬間,他人居然就這麼憑空消失!


  靠!你是占卜師不是魔術師吧!


  話說這遊戲最好有魔術師這種職業!


  「好奇地問一下,哪邊露餡了?」暴風的聲音從我們前方傳來,這傢伙剛才的道具或能力看來是把自己移轉一個很短的距離,他人就站在前方七、八公尺的位置。


  「血味太濃了,那些蟲子的味道也很臭。」冰炎冷哼一聲。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原來如此,我們顧著提防%e5%90%9f遊詩人的耳朵,倒是忘了救護醫官的鼻子對血很敏銳。」暴風理解般地點點頭。


  你今天才知道我們隊上的醫官有鯊魚屬性嗎?


  「所以你是什麼意思呢?」我瞇起眼。


  視你的回答,欺騙我們的代價我搞不好可以稍微減刑喔?


  「不,我確實是要帶各位到陛下的面前,但我好像從來沒說會『安全地』帶你們過去吧?」暴風一臉無辜地說。


  我用時速兩百的速度回想了一遍先前遇到暴風時的對話,好吧,這傢伙確實只告訴我們魔王城裡面很危險,他是來帶路的,然後問我們真的要幹掉他嗎?


  暴風從頭到尾也沒說要讓我們平安無事到達魔王的面前。


  所以當初果然應該幹掉他吧?


  「這是你的主意吧?」以卡汀茲將軍的性格,既然放我進來,還貼心地派了引路人,就不會額外找麻煩才對。


  「我家陛下只是想要太陽你去給他解悶,他可沒說要其他人。」暴風聳聳肩說道:「本來最好的方法是用武力綁你過去,但我承認我們這些不稱職的魔王屬下實在綁架不了一個破壞力高過頭的%e5%90%9f遊詩人,所以只好請君入甕了。」


  「……」我又不是公主,綁我要幹嘛!?


  不過這麼推論的話,先前大地和冰炎鬥毒時,孤月刻意要我和他一起遠離冰炎他們大概也有想抓我的意圖在,讓獵物落單會比較好下手。


  雖然孤月不是卡汀茲將軍的屬下,但這幾個魔王下屬私通已經不是秘密了,當時搞不好有過什麼協定,只可惜弄半天還是抓不了我。


  至於我被毒個半死後,他們也沒膽把我弄去給卡汀茲將軍,想也知道我那副慘狀會讓將軍絕對暴怒,接著遊戲可能得提早結束了。


  「隊長,您真受歡迎。」詩織用很認真的表情如此說道。


  「閉嘴!」我沒好氣地說:「躲在轉角的那個,出來!」


  我可沒忽略掉,暴風剛才說的是:「『我們』顧著提防%e5%90%9f遊詩人的耳朵……」


  被他的話忽悠一次我都沒打算倒楣認栽,怎麼可能再疏忽第二次!


  況且一個占卜師也沒辦法叫出後面那麼大陣仗!


  就算這個占卜師有一堆奇怪的能力,但也不該跳脫職業認知太多,除非連這傢伙最初說自己是占卜師這點也是謊言!


  不過若是如此,當初也在場的卡汀茲將軍應該會揭穿他,天使將軍不太擅長欺騙人,更別提還是騙我,否則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暴風連自己的上司都騙了,但以他的個性應該不會做到這種程度。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