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综]再也不能君子如风了》作者:长歌小鹿

5241 上傳於:2017-03-22  大小:89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综]再也不能君子如风了》


第1章 活在回忆里的斑斑

少年穿着深色的立领长衣,背后印着红白二色的火焰团扇,那是一族的族徽,意为掌控火焰的人。

他坐在长廊上,膝上放着一把深灰色的剑,给人以内敛深沉的感受的同时,剑鞘上却是火焰的纹路,那种喷薄欲出的燃烧感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心惊肉跳。

没有出鞘就是这样了,那一剑的锋芒是不是更加锐不可当呢?

它应该被人战战兢兢的束之高阁,而不是像这样被随意的放在膝上。事实上,这把看上去桀骜不驯的剑很安分在少年的控制下,就像是在外人面前张牙舞爪的小老虎回到主人面前却乖顺的不得了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就应该知道什么是相得益彰。

剑是有灵性的,愿意臣服在少年手中,少年对待它也是非常珍爱的,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威力,更重要的是锻造它的人。

也是宇智波斑在等待的人。

“过来,”这声音还带着少年人度过变声期的嘶哑,并不是多么悦耳,可是这样柔和的说话却温柔的不可思议,“泉奈。”

想要偷偷翻进房间的少女僵硬的停在屋顶上,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宇智波斑面前。

“受伤了?”对这样拘谨的妹妹忍俊不禁,却还是面无表情的质问,“泉奈,你走之前是怎么保证的?”

完完整整的出去,再完完整整的回来。

虽然这种承诺在任务中碰上千手家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

宇智波斑叹息一声,泉奈身上并没有血腥味,衣服也没有缺口,浑身干干净净的简直不像刚从战场上回来。

就是这样才可疑啊,笨蛋妹妹。

他可以想象得到泉奈回来应该先去了五月婆婆那里,用医疗忍术治疗好了伤口之后借了人家浴室还有五月婆婆年轻时候的衣服,自己觉得没有什么破绽之后才回来,即便是这样还是会觉得心虚,没走正门,翻墙进来的。

“扉姬也进步了许多,我全力以赴还是免不了受伤,”她一本正经的解释,在下一刻挑起眉毛,携带着少年人的得意与飞扬,“不过任务还是完成了。”

所以还是我厉害哒!

妹妹一脸十分隐晦却遮挡不住的“快夸我快夸我”逗笑了宇智波斑,可是他却不希望让她看到,他捕捉到了泉奈话语里的一个名字。

扉姬。

如同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一样,千手扉姬和宇智波泉奈也在无言中确立了宿敌和有些惺惺相惜的朋友身份。

但不同的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二人还有过并不知晓对方身份的友好相处时间,即便后来要厮杀为敌,那也是不可抹杀的时光,为他们的友情奠定下了基础。

千手扉姬和宇智波泉奈是在一次次的战斗中磨平对对方的杀意和敌意的,并不是说就会手下留情,握手言和,如果有杀死对方的机会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就比如说这次扉姬不留情面的拿着剑往泉奈身上戳,那也只是立场不同,千手扉姬的身上只留下了纯粹的战意。

她并不憎恨泉奈。

那么宇智波斑也不憎恨伤到了泉奈的千手扉姬,就像他认定即使死在柱间手下也不会憎恨他一样。因为世界上可以杀得了他的人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对于泉奈来说肯定也是这样的吧。

他只是心疼而已。

宇智波斑伸出手,掌心向上,布满了不少茧子,握上去一定不舒服,但不能否认那是一只宽厚的足以包容妹妹人生的手掌。

“不要打手板。”嘴上这么说着,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掌心,只要是哥哥给予的,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她都会接受。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把她拉进怀里,另一只手将膝盖上的剑拿开放在走廊的木质地板上,防止硌到她。

泉奈坐在他%e8%85%bf上,显的%e5%a8%87小的女孩子是整个人都被圈起来的,宇智波斑的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划过泉奈的手臂,直觉告诉他那里就是刚刚被愈合的地方,泉奈怕痒,身体微微颤唞了一下。

“会冷吗?”宇智波斑温柔起来简直不像外人传来传去的那么冷酷无情,其实他本来也不是那个样子的,不过,他不愿意解释,他的泉奈知道就可以了。

“不会,”她对自己的待遇满意的不得了,“在哥哥身边怎么会冷呢?”

一直温暖的好像春天一样呢。

闻言,圈住少女的手臂更加收紧,却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在这样的怀抱里,她可以完全放松下来,将自己的疲惫柔弱都交给自己的%e4%ba%b2人,然后进入沉睡。

她隐约听到那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永远保存在了内心。

“我最宝贵的妹妹啊……”

铃!

闹钟的指针在三点整,这还是个非常早的时间,但是闹钟也尽职尽责的叫唤了起来,一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刚想要一掌拍下,却突然停下。

君子如风。

一定要君子如风。

她坐起来,没到一秒,胧着睡意的眸子就清明起来,她拿过来还在尖叫的闹钟,淡定的掰开盖子,把电池拿出来,然后放回原位。

【你是不会记得把电池放回去的】

“嗯,我知道。”

她的语气很平静,动作快速而不失美感的穿戴好。

是盛唐藏剑山庄的二小姐叶霜寒。

也是战乱年代宇智波一族的二当家宇智波泉奈。

无论哪个身份说出去都非常了不起,然而系统并不在意这些身份,他很捉急。

【你知道个鬼啊!你的魔力只有在三点到四点之间才最充足,你如果不积蓄充足的魔力,拿什么召唤从者?拿什么赢得圣杯?拿什么改变宇智波啊?】

【距离圣杯战争的开始只有七天了。】

而你还只是个自学了三年魔术的半吊子啊摔!

“劳烦提醒,”叶霜寒这么说,“我时刻记着。”

叶霜寒走出木屋,外面冰冷的风吹的她一个激灵,让她更加怀念哥哥的温度,想起最后的那句模糊不清的话,她不由得笑了笑,果然是梦啊,要不然哥哥那样爱在心头口难开的人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啊。

如果不是闹钟的话,她是可以听完了的。

她可是很难得的梦到一次哥哥啊。

说起她的人生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国,另一部分就是家。叶霜寒直到最后一刻都是为国而死,可以说是毫无遗憾,但对待家族%e4%ba%b2人,她觉得她还可以做得更好。

带着她的系统是战斗组的,打怪会有经验,经验可以让她升级,以十级为分水岭会发放大礼包,四十级的时候她得到了万花筒写轮眼,五十级的时候她得到了重启的机会。//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这对于被扉姬捅死的她是非常有用的,可是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有个鸟用啊!

于是在系统的推荐下,她来到了拥有圣杯这个许愿器的世界,圣杯是万能许愿器,自然很多人想要得到它,所谓圣杯战争就是决定圣杯最终归属的争夺战,七个御主带着七个从者互相厮杀。

系统没怎么给这个小白科普太多的东西,叶霜寒对这个了解的也不多,她现在只知道她要召唤从者,而这需要大量的魔力,还有,手背上要有令咒才可以。

没有从者,没有令咒,参加圣杯战争就是扯淡,更别说还要取得胜利。

当然,叶霜寒是想要自己上去刚的,她的心剑已经有了雏形,还有写轮眼和须佐能乎,就算所谓的从者再怎么强大,她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然后就被系统开嘲讽了。

【我带了很多年的战斗组了,哪个世界适合练级我最清楚了,你别看这个世界没有忍者世界的战争,厉害的也只有七个,但只是这七个就不是你一个人刚得了的】

叶霜寒被迫听了一晚上的从者起源。

在历史上留下不朽传奇的英雄人物,生前与世界缔结某些契约,以此为代价成为英灵……世界观太过宏大,所以叶霜寒只是略微整理了一下大意,只留下了一个要点,区分英灵和从者的要点。

那就是能召唤英灵本体的只有“世界”,人类所召唤的就是从者,是英灵在现界的投影,按照扉姬的说法很好理解了——影分/身。

【你理解的重点有些怪异啊】

系统对于叶霜寒的神思路理解不能。

【人家在乎的都是能召唤出什么从者,强不强大,生前有什么传说……你闲的没事区分这些做什么?】

“就是因为太强,才会在意,”叶霜寒是这么回答的,“那样杰出的人物死后却被当做争夺圣杯的工具,不是很悲哀吗?”

【你想多了,他们也是有托付给圣杯的愿望的。】

圣杯吗?

叶霜寒不再纠结这些,拿出从系统那里兑换出来的宝石吸收魔力,争取多打开几条魔术回路,其实学习魔术什么的,一开始叶霜寒是拒绝的,因为对她来说%e7%b2%be通查克拉的控制、运行好自己的内力就可以了,所谓魔术并不能给她增加多少实力。

不是看不起魔术这种力量,而是她并不是一个可以驾驭很多能力的人。

但是系统告诉她,行啊,你没有魔力,没有魔术回路,那就只能用特殊的方法给从者补魔了,哦,你问怎么补魔?简单,就是液体交换,%e4%ba%b2%e5%90%bb啊,做……你懂的。

叶霜寒表示,你憋说了,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就这样,叶霜寒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重建一遍世界观,还要学一遍魔术,最坑爹的是为了赶进度必须要在自己魔力最浓郁的时候,也就是深夜里练习。

叶·睡神·黑眼圈·霜寒:“……”

在这样的辛(ku)勤(bi)日子中,叶霜寒的回报终于也出现在了她的手背上,令咒,又称圣痕,英灵虽然是以从者的身份现界,但也有其骄傲和尊严,服从普通人命令什么的就算是有获得圣杯这一共同目的也是很难的。

所以圣杯赋予魔术师三枚令咒以制约从者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