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铁血林黛玉》作者:文绎

趴趴熊彤 上傳於:2017-04-22  大小:304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紅樓]鐵血林黛玉》作者:文繹

高積分VIP2017-04-08完結
總書評數:2799 當前被收藏數:7038 文章積分:235,295,056

看起來若風拂柳但一伸手能倒拔垂楊柳的林黛玉萌萌噠。

林黛玉被一僧一道說了養不活,於是林如海覺得練武身體就好了,送去習武。
林黛玉還是那麼文藝範,待著沒事傷春悲秋一下,就是武力值超高而且力大無窮。原先是哭著回屋哭,後來改成哭著拍碎了一堵牆嚇呆了一堆人,然後夜行八百里去找林如海哭訴。

林黛玉的屬性是暴力小哭包+學霸。
林黛玉CP姚三郎(散仙),文四CP卓哥。都是甜寵。
雙主角。
因為姚三郎的緣故,本文已經歪成仙俠了……
…………

內容標籤: 江湖恩怨 天之驕子 甜文 紅樓夢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黛玉、文四 ? 配角:眾人 ? 其它:

第1章 緣起

這林如海之祖,曾襲過列侯,今到如海,業經五世。

起初時,只封襲三世,因當今隆恩盛德,遠邁前代,額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襲了一代;至如海,便從科第出身。

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

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蘭台寺大夫,本貫姑蘇人氏,今欽點出為巡鹽禦史,娶妻賈敏〈即賈母之女〉,生有一子,三歲時早夭;育有一女名叫黛玉(即林黛玉),夫妻愛之如掌上明珠。

林如海雖然夫妻恩愛,但子嗣稀少,唯一的女兒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日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

那年,林黛玉三歲時,林如海正在衙內悶坐讀書,忽然來了一個癩頭和尚,說要化林姑娘去出家,林如海固是不從。

和尚又說:‘既捨不得她,但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時,除非從此以後總不許見哭聲;除了父母之外,凡有外姓親友之人,一概不見,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瘋瘋癲癲,說了這些不經之談,也沒人理他。

又過了些時日,到了夏初,賈敏著人晾曬庫房中的字畫古籍,忽然看到一柄寶劍,上篆‘福如東海’四個字,看那穗子有些年頭,劍也不甚出奇,卻放在至寶的架子上。

賈敏仔細思量,忽的想起剛成婚時,夫君閑來無事也曾在花園舞劍,許是這把。當下叫丫鬟抱著劍去問姥爺。

林如海見了故劍,有些遐思,沉%e5%90%9f片刻便命丫鬟送去黛玉房中。

丫鬟回稟夫人後,到唬了賈敏一跳,晚間吃飯時就問起:“老爺,因何把那寶劍送到黛玉房中?她是個姑娘家,身子羸弱,兇器放在房中,萬一損傷了%e7%b2%be氣可怎麼好?”

林如海笑答:“夫人且寬心,我那寶劍不曾見血,沒甚麼凶煞之氣。雖然是子不言怪力亂神,但用一柄老劍,壓一壓黛玉的命數,擋一擋沖煞之氣,興許對她有好處。”

賈敏聽此言覺得有理,也有些信服:“老爺說的是。”

然而並沒什麼卵用。

藥石罔顧,就只好求助於仙佛、風水了。

林府四下撒出人去,逢廟燒香,見觀就拜,修橋補路,施粥舍飯。

然而依然木啥用。

林如海面前放著一摞藥方,他垂眸歎息:“哎,可憐的黛玉,她這幾年吃的藥,到比我這輩子吃的藥還多。”

神思霞飛,忽然有了個主意,世人都說練武能強身健體,誰家的小子若一出生就三災八難的,不是送去廟裡做個跳牆和尚,就是請來師傅教習武藝。

女孩兒不應該練武,練武有許多姿勢不雅。

但黛玉的身子骨……學些養生的拳法也是好的。

林如海仔細盤算了一番,女孩兒不能從外面聘請師傅,也不能從自家家丁護院裡找人教習,不如自己先去學些五禽戲、太極拳一類慢吞吞的拳法,再慢慢的教給她,多活泛些也好。

哎哎,世上能教習武藝的女師傅怎麼那麼少呢!

林如海打定主意,派人去請武當山高道來,然後……就趕上水災了。

他雖不是知府,巡鹽禦史也不主管民情遭災造難,可自古制海鹽只有兩個法子,要麼煮鹽,要麼曬鹽。什麼法子也經不起連日的暴雨!

更有那海邊的鹽田,馬上就要曬出成鹽了,鹵池裡滿滿的鹽鹵,被暴雨一沖,都流走了。

這海邊連綿萬畝的鹽田,出鹽了,供得上全國的食鹽,不出鹽了,全國的鹽價都得長,隨機是鹽商高價出售、私鹽橫行、然後……很麻煩。

鹽鐵兩項專政,可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林如海忙了足有四十多天,才回府安歇,得知請來的高道耐不住性子,四處雲遊並治病舍藥去了。他也沒奈何,好好睡了一覺,明燭高挑的時候醒了過來,聽見旁邊有抽泣之聲。

三歲的黛玉只是個小小的人兒,更兼臉色蒼白,身子瘦弱,正拿著帕子大哭:“爹爹,你瘦了好多!還黑了!”

林如海十分心疼,摟在懷裡哄著,還沒說兩句,就又睡著了了。

黛玉吃驚的看著爹爹,小聲說:“哇,睡的好快。”

她一吃驚,都忘了哭。

林如海享了幾日的天倫之樂,又試著跟賈敏再弄孩子出來,日子實在是快活無比。

忽然有一日,京城送來海捕公文。

說通緝犯——非職業採花賊文四姐,可能潛逃至姑蘇一帶,京城六扇門請各地衙門嚴加防範,切莫讓姓文的再得手。

林如海看罷,心思一動。

他對這文氏略知一二,這文四姐昔年也是名門望族出身,家中世代行伍,雖然不如賈家那般位列公侯,卻也有真才實學。只是文四姐的這一代,人丁衰落,只有一個女兒,更無子嗣,為了養得活便叫做‘肆姐’,留出三個擋煞的名額,後來叫白了,就叫四姐。

文四姐年少習武,父母先後逝世之後,她尚未定親,成了孤女又無族中長輩撫養,漸漸養成了怪僻的性子,把父母遺產都捐了道觀,命女道士們日日為文家老爺太太祈福。

若如此,倒還罷了,卻總有行為叫人難以啟齒。

她最喜歡把兩個有仇的、鬥的烏眼雞似得姑娘一起捉走,強逼兩個姑娘相親相愛給她看,若是不從,就一頓鞭子。

那姑娘被放回去之後,倒也不曾壞了名節,只是成了個笑柄,原先兩個見面就要你死我活的姑娘卻成了手帕交,關係再親密不過了。

太上皇在位時,許尚書和劉太傅家世代為仇,那文四姐夜入高牆大院,同一天把兩家嫡女一起抓走,關起來。過了兩個月,又好好的送了回去,只是都變得灰頭土臉,穿著布衣荊釵。

兩家不堪其恥,報了官。外界才知道,這兩位大小姐被一個蒙面人捉去,強逼著一個種菜養雞,一個燒火做飯。這還罷了,還要每日同寢同食,夜裡有老鼠,兩位小姐嚇得抱在一起尖叫,那蒙面人噱噱的怪笑,看的不亦樂乎。

林如海雖然不是很懂文四姐的愛好,卻也明白兩點:第一,文四姐的武功高過許尚書和劉太傅的家丁護院。第二,她不壞女孩子的貞潔。

當下就動了念頭,如果能降服了這位文四姐,請來家裡做供奉,教導黛玉內功,那就再好不過了。一來是她有真才實學,二來嘛,練內功又可以強身健體,又不會弄的粗手大腳的像個鄉下丫頭。

當下就撒出人去,暗中尋找排查,又根據文四姐的喜好和習慣,在幾個地方設下埋伏。

更與幾個相好的鹽商私下通了消息,黑白兩道都承應下來,只要捉到文四姐的行蹤,就告知林大人。

這林如海不懂,諸位看官卻是曉得的,文四姐就是個無恥的百合控,當年看甄嬛傳的時候,就覺得刨除皇帝在外,美人們相親相愛那多好,還寫了一本《甄嬛同人——假如》,也算好評無數。

還要更可怕的一點,她是黛釵黨。

第2章 應允

銅鈴網陣裡捆著一個粽子。
⌒思⌒兔⌒在⌒線⌒閱⌒讀⌒
林如海半夜驚醒,穿戴整齊了到了二堂,就見當地鹽幫的大頭目,帶著十餘個鐵塔一般的漢子等候著。

林如海看了看這幫壯漢圍成一圈,手裡都把繩子扯的筆直,中間一個人形在銅鈴網中被困得結實,懸在半空中不停扭動,激起陣陣鈴聲。

看起來很像海膽。

鹽幫頭目深深一禮:“夙夜來訪,驚擾了大人的美夢,實在該死。小人等剛擒住文四姐,不敢捎帶,立刻給您送來了。”

林如海剛落座,茶還沒吃一口,聽了這話又站了起來,看了看也沒看清楚裡面那人的模樣,只是溫聲道:“李兄辛苦了,請坐。”

二人分賓主落座,開始客套。

林如海:我得給錢啊。

李堅:那敢要您的銀子。

當然不能這麼直白,所以十分鐘客套過去了。

林如海:還請幫我保密啊。

李堅:我也有點小事求您呢。

林如海:說來聽聽。

李堅:日後再說。

林如海:也好,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大事,我必致謝。

十分鐘又客套過去了。

林如海說的口幹,飲了一口茶:“李兄的手下為何這樣舉著她呢,何其辛苦。”

李堅:“林大人您有所不知,四姐兒她功夫了得,雖然幾次被擒,但只要上挨著房梁,下挨著地面,身上帶著枷鎖鐐銬,就能跑的了。小人實在無法,這麼給您送來了,路上若有閃失小人擔待不起,等衙役接過去了,也要仔細看管才好。”

林如海面露驚訝:“竟有如此人物?豈不和古時的聶隱娘,紅拂女相應?”

只聽一個陌生的清脆驕橫女人聲音說道:“功夫差不了些許,不過我比她們有錢。”

林如海有點猶豫了,這話太有銅臭味了。

李堅豁然起身:“你何時掙脫開的?”

銅鈴網陣一陣亂抖,那女子如泥鰍般把自己擠了出來,看起來是個圓臉的矮胖子,嘿嘿一笑,虎牙在燭光下赫赫生輝:“在你倆說廢話的時候。”

林如海臉色更黑。

文四姐盯著他,微微挑眉,她如果是叔控一定會喜歡這位林大人:“李大當頭,今日之事我必有後報。林大人要我來此,你把我送來了,你倆也談好了,雖然我沒聽懂你倆商量的啥,不過現在沒你什麼事了。林大人~”

她微微挑眉,黑黝黝的臉上一雙明亮動人的桃花眼眨了眨:“你私下撒帖子叫人拿我前來,想必是有什麼不能讓官面上知道的事,等姓李的走了,咱們再細說。”

林如海略彆扭,卻也覺得這是個聰明女人,依言站了起來:“李兄辛苦了,改日我擺酒,請你過府一敘。”

李堅目不斜視,心裡頭猜出十七八條原因來,臉上一絲不漏:“不敢當,能為大人效勞,是小人三生有幸。”壯漢們收拾了銅網陣,悄無聲息的跟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