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暖心贵公子》作者:黎孅

bleach13 上傳於:2017-05-13  大小:22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暖心貴公子》作者:黎孅

內容簡介:
  第一次見面,她一身龐克打扮,耳骨穿著耳針,在酒吧當女酒保,
  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別來煩我”的強大氣場;
  再次遇見,她竟一身窄裙套裝,成為他公司的庶務女郎!
  他不該對這女人產生興趣,聽說就是她勾引了他妹妹的男友,
  害得他活潑甜美的妹妹變了一個人……但,勾引男人?
  就憑她這足以媲美撞沉鐵達尼號大冰山的冰冷模樣?!
  他忍不住好奇的關注她,這才發現公司錄取她簡直是撿到寶,
  不但可以送郵件換燈管辦迎新,連業務部的專案企劃她也很行,
  唯一不行的是她有社交障礙,寡言不是生氣,而是不知如何應對,
  見到她無意間對他流露出困惑無助的眼神,那威力有如原子彈,
  他的抗拒瞬間灰飛煙滅,決定出手調教這塊璞玉,
  用牽手親%e5%90%bb,讓她習慣他的碰觸、褒電話粥讓她習慣他的聲音;
  用他的圍巾讓她習慣他的溫度、陪她用餐讓她習慣他的餵食;
  看著她越來越有人性的反應,他以為自己成功了,
  誰知事情並不像傻人想得這麼簡單……

楔子
更新時間:2017-03-20 18:00:05 字數:795

樓梯下方的儲藏間,窄小、陰暗、潮濕。

無論夏天的炙熱,或者是寒冬的來襲,都無法讓那坐在角落裡蜷曲著身子,瘦弱嬌小的女孩,發出半點聲音。

在這個盛夏,天氣又悶又熱,女孩全身髒兮兮的坐在儲藏間角落裡,大大的眼睛沒有焦距,她一動也不動,沒有發出半分聲響,臉上也沒有任何情緒。

不知道餓了多久的肚皮發出咕嚕嚕的聲響,但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火燒般的饑餓,就這麼呆坐著。

得乖乖待著,不能發出半點聲音,否則會被處罰。

不能哭,不能笑,更不能生氣,亦沒有要求的資格。她只能等,等著那個女人想到她,給她帶來食物和水,即使那個女人回來,總是會尖聲吼叫著。

“你還活著!為什麼你還活著!為什麼你不去死!你毀了我的人生,都是你!是你!”

她不知道什麼叫天堂,但看見了惡鬼。

女孩也想知道,為什麼她還活著呢?環抱著雙膝,她抬頭,大大的眼睛看著儲藏間那小小的氣窗。

帶著熱氣的風徐徐吹來,這半點也不能消減暑氣的風,卻讓她覺得呼吸順暢了很多。

舒服……

隨著這風,她聽見了叮叮噹當的聲響。

本是木然的女孩終於挪動了身體,髒兮兮的腳丫踩在滿是舊報紙的地板上,走到了氣窗下方。

她長高了,只需踮起腳尖就能看見窗外的風景,那個,她未曾進入的世界。

叮叮噹當—隔著一片種滿芒草的荒地,那裡有一棟鐵皮屋,門前有個一身整潔,在屋前玩石子的小孩,以及在一旁陪伴的老人。

而屋簷下,那個藍色的風鈴,叮叮噹當,隨著風的輕拂,響起美妙的聲音。

沒有表情的女孩看著那風鈴,聽見那叮叮噹當的聲音,沒有表情的空洞臉龐、死氣沉沉的雙眸,流露出了神往光彩。

她喜歡這個聲音,那像是風的精靈,來拯救她的聲響。



第1章(1)
更新時間:2017-03-20 18:00:05 字數:4439

紐約,平安夜。

縱橫交錯的格子窗,映照出窗外大雪紛飛的銀白世界。

佇立在窗前的聖誕樹,沒有半點過節的氣息,上頭光禿禿的,並未纏上燈飾、掛飾,顯然屋子的主人並沒有過耶誕節的意思。

站在壁爐前的男人,身姿頎長,一身合身的西裝,他目光幽黑,雙眸凝視著燃燒的柴火。

他雙手插在褲袋裡,站姿挺拔,頂天立地。

“告訴弗斯特,照規矩來。”莫言低沉的聲音,透露出壓抑不住的威脅。“告訴他,惹毛我,對彼此都沒好處。”

在一旁聆聽上司交代的傅強,神色抑鬱地點了點頭。“是。”

“知道該怎麼說?要我教你?”莫言微微側看,詢問流露出愧色的下屬。

“我知道該怎麼應對。”傅強連忙道,他可不敢惹火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上司。

“去吧。”莫言點了點頭,讓下屬離開。

下屬走了,偌大的房子就剩下莫言一個人,面對著燃燒的壁爐,沉默不語。

二十八歲的他,人如其名,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從小他就像個小老頭,在別的孩子還在媽媽身邊哭鬧打滾、討要玩具時,他已經在家人的安排下,坐在家教面前,學習同齡孩子不會去學的知識、才藝。

優秀的外語是基本款,其它如政治學、經濟學、古典文學、鋼琴、小提琴,都是他從小就開始學習的知識及才藝,豐富他的內涵談吐,為未來鋪路。

他知道自己未來的使命,同為獨生子女的父母結合,他是莫、許兩家的繼承人,得為數千名員工負責,他沒有當孩子的時間,更沒有哭鬧的權利。

而莫言,正好很喜歡贏,因此對於家族付與的壓力,並不覺得苦。

“言哥,我差點忘了。”去而複返的傅強,想起什麼似的回來,從公事包中掏出一個錦盒遞給了他。“小憂要的首飾,我找到了。”

“真給你找到了?”本是沉著一張冷臉的莫言,聽見下屬回來告知的好消息,臉上流露出訝異的神情。

他不再站在最愛的壁爐前—他喜歡壁爐,喜歡看著火焰吞噬柴火,看著這畫面,他可以看一整天也不會膩。

然而他這奇特的嗜好,在小自己七歲的妹妹眼中,簡直就是神經病。

接過傅強遞來的錦盒,莫言將之開啟,裡頭出現一隻造型簡單、半點設計感也無的銀制手環,看起來有點年代,而且不是名牌精品。

看見這只熟悉的手環,莫言冷酷的臉龐浮現無奈的苦笑。

“那丫頭因為我弄壞她的手環,氣我好久,一整個月不跟我說話。”幸好傅強找到了一模一樣的,否則,他還真不知該如何讓小妹消氣。

莫言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妹妹,叫許無憂。

小妹不只從母姓,連外表也隨母親,沒有莫家男人的濃眉大眼、極富侵略性的氣質,長得柔美可人,也是莫言這一生中,最無可奈何的人,所有的原則在小妹面前,都會變得蒼白無力。

“小憂對自家人向來是這樣的。”傅強說到莫、許兩家的小公主,也勾%e5%94%87微笑,緩了方才公事不順造成的緊張氣氛。_本_作_品_由_思_兔_在_線_閱_讀_網_友_整_理_上_傳_

莫言聞言睞了下屬一眼。“是對我才這般目中無人吧?”

傅強很識時務地沒有回答,只是回以同情的笑容。

“這丫頭應該會接我電話了吧!”莫言無視傅強的同情微笑,拿起手機,撥了越洋電話,給遠在臺灣求學,不願跟他來美國念書的小妹。“小憂,聖誕快樂。”電話很快的被接起,這是好現象,這世上唯一敢無視他來電,當做沒看見的人,也只有許無憂這小妮子了。

“不快樂。”許無憂回應自家大哥的口%e5%90%bb,天不怕地不怕。“我不要跟你講話,我討厭你。”說是這樣說,但沒有掛電話,就表示她口是心非,要人哄。

莫言聞言搖頭失笑,他一直都覺得,他這個妹妹有公主病—嚴格說來是在他這個大哥面前,無憂有嚴重的公主病,不過對待別人,她是非常親切大方的。

“哥哥找到一模一樣的手環了,你就原諒哥哥,好不好?”莫言低聲下氣的哄妹妹。從來沒有哪個女人能讓他放軟語調說話,就算是歷任交往的女友也不行。

“真的給你找到?這麼厲害—那是十年前的東西了……”許無憂聽到哥哥神通廣大的找到了一模一樣的手環,顯得十分吃驚。“盛菱也是在跳蚤市場找到的……”

“找不到行嗎?我們小公主不原諒我。”莫言無奈的道。

“誰叫你!那是盛菱送我的!你弄壞,我當然生氣……而且就算你找到一樣的,也不是盛菱送我的那一個!”許無憂想到心愛的手環被弄壞了,還是很生氣。“原本的手環裡面有刻我的英文名字!你買的又沒有。”所以盛菱在跳蚤市場看到,才立刻買下來給她,當做友誼手環,許無憂喜歡得要命,雖然不是名牌精品,但這是好友用心挑選的禮物,她珍惜若寶。

盛菱—這是第幾次聽見他公主病的妹妹,提到這個名字了?

莫言沉%e5%90%9f半晌,想著自家這個小妹的日常。

小妹從小就愛纏著他,破壞他的學習,他回憶起自己中學還在臺灣求學的時候,年紀小的無憂總是纏著他,要他陪。當他真的放下未完成的家教作業,帶她去逛夜市時,她又有事了。

“哥哥,我腳好酸,背我。”

還只要他背,不要別人,就算是傅強說讓他來,無憂也不肯。

更不用說莫言在美國念完大學,畢業後留美任職,開始工作賺錢了,無憂更是公主病大爆發。

“哥哥,我好喜歡那雙鞋,買給我。”無憂在雜誌上看見一雙喜歡的鞋,打越洋電話給他,吵著要他買。

“小憂,你每年都有外公外婆給你的基金能動用,你比我有錢。”莫言無奈的對受寵的小妹道:“你喜歡什麼可以自己買。”爸媽爺奶外公外婆,沒有人會不同意。

跟備受期待、具有使命的自己不同,小妹是意外出生,身體不佳的媽媽也沒想到還能再生育,無憂的出生,是意外也是奇跡。

加上是女孩,兩家人對女孩子本就特別的寬容,也就不讓她有太大的壓力,讓她快樂的成長,外公的事業是留給他繼承的,但外公手頭上的“私房錢”嘛,就全都留給了無憂。

有巨額的基金為後盾,無憂從小就不缺零用錢,而幸好還有媽媽把關,沒讓她揮金如土。

偏偏無憂從小就愛纏著他,除了要他哄、要他疼,最具體的行動就是花他的錢。

“可是我就是想穿哥哥買的鞋,買嘛,買嘛!買給我!反正不買給我,你也會買給那些醜八怪!”

許無憂從小就把莫言的歷任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