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爸比当选人》作者:黎孅

bleach13 上傳於:2017-05-13  大小:15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爸比當選人 作者︰黎孅


都說助人為快樂之本,所以當好友希望她能和他假結婚,
藉此了卻長輩的一樁心願時,她二話不說答應下來,
可是這個大伯每每都用審視的犀利眼光看著她,
害她很害怕是不是哪里%e9%9c%b2%e5%87%ba了馬腳,成天提心吊膽的,
偏偏名義上的未婚夫又剛好有事出差,
結果變成他、她和她女兒住在一起,開始三人行的同居生活,
相處越久,她越覺得他人不錯,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凶惡,
看她沒吃飯,他會送午餐,還會盯著她一口口吃完,
當她被前男友無情%e7%be%9e辱,他挺身為她說話,
他對她女兒更是有求必應,完全是百分百的慈父模樣,
讓她的心漸漸向他那方靠攏,
問題是她要和他弟弟結婚的消息已經告知所有人了,
如果臨時換新郎,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想……




楔子

女性化十足的房間里,日光燈並未打開,取而代之的是兩旁數盞大小不一的香氛蠟燭,昏暗的燭光配上%e7%b2%be油的清香,小小的套房充滿了浪漫的氣氛。

「喔……我的天……好舒服……」

柔軟的雙人床上傳來曖昧聲響,一個嬌小的女人赤//luo著上半身,臉埋進枕頭里,壓抑呻/%e5%90%9f。

「寶貝,這里要不要加重力道?這樣呢?」跨坐在女人背上的男人非常認真地取悅她。「這樣有沒有更舒服一點?」

「右邊,我的腰好酸,對對對就是那里……天堂!」她抬起頭,指使男人轉換陣地。「嗯……對,就是這樣,阿樺你好棒……」

女人把臉埋進枕頭里,雙手扯著被單,難耐地呻/%e5%90%9f。男人不多話,繼續賣力討好,直到女人因為太過舒適而睡著,他才汗流浹背地起身。

「呼,真是累死我了!」男人揉捏酸痛的手臂,看著床上的女人睡得安詳,眉間的皺褶也淡了,他不禁松了口氣,嘴角揚起,凝望一會兒才帶著神秘的笑容踏進浴室,舒服的洗了個澡。

李倩茹是在嘩啦啦的水聲中醒來的,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拉好睡袍不讓春光外泄,腦子昏昏沉沉,想著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困惑地環視四周,只見一件折得很整齊的男生四角褲放在浴室門口,會這樣做的男人只有一個,元青樺。

她想起來了,阿樺來她家幫她按摩,結果因為太舒服就睡著了。

「真是太厲害了!」李倩茹對元青樺的按摩技巧嘖嘖稱奇,心想傳言果然是真的,阿樺的按摩技術真的會讓人上癮!不知道他下次願意大發慈悲幫她按摩放松一下會是什麼時候?

洗了半小時的澡,以男人來說有點久了,元青樺做了全身去角質,容光煥發地踏出浴室,出來時,臉上還敷著深海泥面膜。

她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對現在的時間加上他敷面膜的行為產生了疑惑。

「阿樺,十點了耶,你不打算回家嗎?」還有點迷糊的李倩茹側著臉看他,看起來就像個落入凡間的天使。

「哎喲,死相,今天借我住一晚嘛。」元青樺身上只穿著四角褲,頭發用發帶固定,沒讓瀏海沾到臉上的面膜,鑽進被窩里。

「喔,晚安。」已經很習慣他的借住,她也沒有想太多。睡在這里就睡在這里吧,該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晚安。」

躺在床上,李倩茹發誓自己是真的很想好好睡覺,但是睡在旁邊的家伙一直翻身,一直翻身……

受不了了!

「說吧!」她坐起身,睜著圓圓的眼楮,看著無事不登三寶殿,一臉有話想說的姐妹淘。

元青樺是她的姐妹淘——可以一起敷臉聊美容經,脫了衣服幫彼此按摩,只穿著輕便的衣服同睡一張床的姐妹淘。

「嗯……」他發出了令人沉思的單音節。

「你明明是大忙人,結果今天我一下班就出現在我家,幫我打掃、煮飯,還殷勤的幫我按摩,以前我求你很久都不幫我按摩,今天這麼主動肯定有鬼,快講!」

「啊,娃娃,你好聰明……」元青樺笑得有些諂%e5%aa%9a,張開雙臂想要抱一下這個聰明的小可愛。

「快講!」見元青樺涎著笑哄她,李倩茹鼓起雙頰,不給他撒嬌的機會。「不講,以後就當作沒有這回事。」

「好,我講!我的確有話要跟你說——」

元青樺很認真的起身下床,接著單膝跪地,在李倩茹震驚于他的動作,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大聲說出他今天的來意——

「娃娃,嫁給我吧!」

第1章(1)

日本東京一處正在興建大樓的工地,許多穿著工作服、頭戴安全帽的工人忙碌著。

一個身材魁梧,同樣穿著淺灰色工作服,頭戴白色安全帽的男人,正與其他工人們合力將水泥袋扛進工地里。

「嘿咻!」元青城一次扛兩至三袋水泥,負重力與其他工人沒有什麼不同。

「老師,您的電話!」

他卸下水泥袋,正要爬上鷹架監工時,穿著正式的助理走來告知有他的電話。

「沒看見我在忙?」他粗暴的回應,沒停留,綁好腰間的安全索,準備爬上鷹架。

「可是,是您的母親……」

雙手抓好固定端,一只腳已經跨上鷹架的元青城聞言,眉頭一皺。

「她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助理懼怕他的反應,但還是硬著頭皮將話帶到。

「嘖!」元青城不耐煩地啐了一聲,還是離開鷹架,接過助理手中的電話。

「媽,我在忙,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非要在我工作的時候打電話來?」接過手機,一連串的中文挾帶著不爽的氣勢,身邊的人雖不懂中文,但都能感覺到他的不耐煩。

他踢了踢工作靴,靴上干涸的混凝土成片剝落。

「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才會打電話給你,我跟你說,你弟要結婚了!」元媽媽興奮地向大兒子告知這天大的好消息。

「什麼?!」不可能!

否定的想法立刻出現在元青城腦中,死都不相信弟弟竟然要結婚了。

「合法嗎?」他忍不住發問,台灣同性婚姻還不合法吧?

「你那什麼問題?以為你弟真的去買俄羅斯新娘啊!那個女孩子我看過,我很喜歡,想不到他們在一起都沒告訴我,一公開就決定要結婚了。」

母親的笑罵進了元青城左耳又立刻從右耳出去,他滿腦子想的只有「不可能」三個字。

從來沒听說老弟交過女朋友,以男人的直覺,他弟弟根本對女人沒興趣,怎麼可能會結婚?

他忍不住想,那個可憐的女人該不會是被他弟仙人跳吧?★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你快點排個假回來,你很久都沒回來了,趁著你弟弟辦喜事,回來度個假吧!訂婚的日子我再告訴你,到時候要回來喔,還有別太累,身體要顧……」

元媽媽在電話那頭交代這、交代那的,元青城沒有回答任何一句話,她講著講著也覺得自討沒趣,便掛了電話。

電話結束了,他卻沒有把手機丟給助理,反而皺著眉頭思索。

老弟比他乖巧听話,听從父母的安排繼承家業,現在是一名小兒科醫生,再過幾年便會接手父親的醫院,而且比他黏媽媽,雖然有自己的房子,但每周都會回家跟母親吃飯。

反觀他自己大學畢業後直接赴日發展,在日本考取一級建築師執照後,事業重心全放在日本,很少回台灣,標準的出門像丟掉,回來像撿到。

不過要說他那個弟弟乖巧听話,其實也沒有那麼乖巧——在感情上,元青樺一直都很保留,不讓父母干涉,老喊著他要單身一輩子,說婚姻會毀了他,所以絕對不會結婚。

結果現在那個老喊著要單身一輩子,絕對不結婚的家伙竟然要結婚了?這分明有鬼!

元青城懷疑自家老弟結婚的真實性,也對他這麼做的原因起疑——這麼突然,家里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父母出了什麼狀況卻沒有告訴他?

即使弟弟訂婚的日期未定,但他的心,已經浮躁起來。

思緒轉換間,他有了決定。

「讓澤北接手我的工作,我要回台灣。」把手機交給助理,他做了一個讓人料想不到的安排。

「老師,您要回去多久?」助理雖然錯愕,但立刻找回理智,問清上司歸期好做安排。

「不知道。」回答讓助理嚇掉了下巴。「我們在台北的建案進行不順利,我正好親自跑一趟。」

往常元青城的指令很確實,三天、五天,連機票都會要求先訂好,畫好位,絕對不會給出這種不確定的答案,還把工作交代給別人。

「告訴澤北,我不在的期間,他有不懂就要問,若我回來發現他把事情搞砸,我就拆了他。」他打算立刻回台灣,離開前還不忘向那些熟練的工人們交代,「我徒弟還不行,就請各位多多關照了。」

「沒問題!」工頭笑著豎起大拇指,比了個「包在我身上」的手勢。

放心將重要的工地交給了這群合作多年的伙伴後,元青城轉身離開,回家。

李倩茹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答應這個餿主意呢?

在姐妹淘的房間里,她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的臉,一張呆滯失神的娃娃臉……

「娃娃,你眼楮漂亮,不用假睫毛就能突顯出你的大眼楮,睫毛膏輕輕刷一點就好,眼影不用太深,有一點點漸層,再稍微遮一下你的黑眼圈。」

旁邊一個西裝筆挺,渾身散發雅痞氣質的男人,手上拿著化妝品,十分講究地描繪她的臉,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造成她今天進退維谷的凶手——元青樺。

「我的黑眼圈是誰造成的?你說啊,你說啊你!」忍不住供怒,她小小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死命搖晃。

「我要死了……」元青樺伸出%e8%88%8c頭,一副快窒息的模樣,還翻白眼。

李倩茹看他「假鬼假怪」,氣自己人矮力氣小,忍不住加重力道……

「好了,住手!」見她氣得不輕,生怕自己小命不保,他立刻高舉白旗投降。「娃娃,除了你之外,我沒有可以信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