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朕的皇后太倾城》作者:夏家小七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6-21  大小:125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朕的皇后太傾城》作者:夏家小七(17K高人氣VIP2013.03.31完結+番外)

文案:

這是一個帝王奪情索愛的故事:
  
她原是他人的未婚妻,絕美傾城;
  
丞相府裡那驚鴻一瞥讓身為太子的他對她上了癮,那是無可救藥的情癮,戒不掉!
  
他以蠱惑情,奪她情,霸寵她,不折手段得到她!

最是春花爛漫時,他幸福地微笑,她風情萬種的倚在他的懷中,手中卻是一把染滿了鮮血的刀。
  
她美眸冰冷,絕美的容顏似霜,冷冷說道:葉陽宸顥,這一刀,是為我最愛的人送給你的,此後我跟你再無瓜葛!
  
她絕然離去,而他龍袍血染艷若紅花,嘴角卻上揚,薄%e5%94%87微啟:這輩子,你只能愛朕一個人,除非朕死!





【卷 一】愛,如何割捨 01 楔子

夜色嫵%e5%aa%9a,窗外彎月高懸,像一座泛游江中的扁舟;月光,輕柔宛若隨風輕飄的薄紗,從敞開的窗口柔柔地瀉如,灑落在臨窗的梳妝台上。

偌大的寢宮內殿裡,兩側台柱上兩顆夜明珠散發出淡淡的光輝,朦朧而迷離,給人一種縹緲而迷亂的感覺。

四角梨木雕花大床上,兩道癡纏的身影,床幔低垂,隨風而飄動,藉著夜明珠的微光,床帳內旖旎之色朦朧可見。

男子的身影修長挺拔,身下是一名嬌俏絕美的女子,模糊中仍然可見男子俊美絕倫的臉,深邃的黑瞳閃動著妖冶的光芒,卻是滿眼的柔情,性感的薄%e5%94%87勾勒出一個絕美的弧度,低頭%e5%90%ab%e4%bd%8f女主的紅%e5%94%87,身下也一挺……

「啊……」女子瞬時嬌%e5%90%9f出聲,%e5%aa%9a眼如絲看著男子,手抬起換上他的脖子,嬌聲輕喊:「顥……」

男子聽到她嬌柔的喊出自己的名字,身體微微地一顫,硬[tǐng]進出她體內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紅綃帳暖,演繹有情人的激情戲碼,女子的嬌%e5%90%9f聲與男子的粗喘聲,聲聲交錯,嬌%e7%be%9e了月兒,迷%e5%aa%9a了夜色!

濃情方歇,激情褪盡,他輕輕地環抱著她,宛若心中的寶,嘴角掛著幸福的笑意,彷彿世間獨他最幸福!

背對著他的她,眼中卻充滿恨意,攏在被子下的手,五指慢慢聚攏,緩緩地握成拳!

這一場歡愛,誰注入了全部的心神,誰又身在而心已凌亂?

他突然翻身,再次壓在她嬌軟的身上,欲%e5%90%bb上她……

「顥,不要……」她猛地把他推開,在他愣怔間走下了床,低身拾起零落的衣裳,緩緩地穿上;誰也沒有看到,就在那個角落,床鋪之下,點點白光,她的手在撿起最後一件外衣時,略帶顫唞,近了……

他皺眉,歡愛時她奇異的僵硬他可以視而不見,可是她今晚真的太過詭異,靠過床沿,披上一件長袍,他伸手拉過她往懷裡一帶,寵溺地笑問:「寶貝,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趴在他的%e8%83%b8口上,在他後背的那邊手中,還拿著那件外衣,可是外衣之下卻多了一個東西……眼睛一閉,手中狠狠一使力……

男子瞬間推開她,瞪大了雙眼,眼中儘是震驚:「煙兒,你……」

後背火辣的疼痛,他腳一軟跌坐在床上,伸手一抹,滿手心的粘濕……

朦朧的光線下,看不清她是神色,可是,她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冷漠,帶著深濃的恨意:「葉陽宸顥,你痛嗎?這一刀是為我所愛的人,送給你的,呵呵,我真該死,竟被你蠱惑,竟和殺我深愛之人一起……」

她瘋了似的慘笑幾句,快步走到梳妝台前,拿起一把剪刀剪下自己的一縷青絲,看著葉陽宸顥說道:「此後,我和你之間就像這青絲……」

她慢慢地鬆開手,任手中的青絲飄落……

男子心中一顫,嘴%e5%94%87微動,滿臉地震驚:「煙兒……你想起來了?」

她竟然想起來了……

「是啊,想起來了,我恨不得你現在馬上去死!」她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地往後退:「那一刀可不淺啊,而且刀口上還有毒……你要是能活下來算你本事!」

話罷,她轉身離開;床上,他華袍被血潤成片片妖冶紅花,頭漸漸地沉重,意識點點渙散,意識陷入黑暗前,他低語呢喃:「這輩子,你愛的人只能是朕,除非朕死……」

【卷 一】愛,如何割捨 02 悲催庶女

夕陽西下,天際一片血紅,本就是深秋,這一景使得人格外的愁,還帶點淡淡地悲涼。( )

慕家某廢棄的柴房裡,經過被煙火籠罩的柴房內頂部佈滿黑色的蜘蛛網,有的蜘蛛還掉落在髒亂不堪的地面上,整個柴房廢舊多時,但是還盛放一些髒亂的東西,散發出濃重的怪味。

而此時,柴房中傳出一道道刺耳的聲響,其中還夾雜著一個女人尖銳高亢的聲音,那話語內容顯得極惡毒。

『啪啪』的響亮刺耳的鞭打聲拌和著女人的叫罵聲,「我打死你個小賤人,看你小小年紀,就學會勾引男人,跟你那死去的娘一個賤樣!」

這個女人,叫張宜,是慕家現在的當家主母,那張還算漂亮的臉,掛著惡意地笑,手中的鞭子一次次地揮動著,一遍遍地抽打在女孩的身上。

她一邊打,一邊邪惡地笑著,彷彿她這麼痛打著這小女孩是一件大快心人的事情,看著小女娃粉嫩的手臂上、%e8%85%bf上、脖子上有著滿滿紅腫的鞭痕,而張宜的眼,卻嗜血般的火紅起來,跳躍著興奮的火光!

「大娘,求你不要打了,煙兒痛痛……」慕紫煙哭聲哀求著,小臉由於疼痛而扭曲著,眼睛裡滿滿的都是委屈和驚恐,整個小身子綣捲成一團,企圖抵制疼痛感。

她真的好痛,可是為什麼她越是哭求,大娘就打得越重呢?

張宜揉了揉揮動得酸痛地右手,然後一把揪起趴在地上的女孩的頭髮,惡狠狠地問道:「說,你為什麼騙管家兒子的東西吃,小賤貨,你勾引他是不是?你還去廚房偷吃,活膩了是不是?」

慕紫煙整個人感覺頭皮狠狠地揪痛著,整個腦袋卻開始暈乎乎地,她只知道自己現在整個身子都好疼!

大娘為什麼說她勾引人?大娘很喜歡這個詞嗎?以前她也總那麼罵娘親,可是她沒有勾引誰,是墨哥哥自己主動拿東西給她吃的……

昨晚的飯被妹妹踢翻了,今天一整天又沒有東西,她真的太餓了,才想偷偷地溜進廚房拿點剩飯吃,沒有想到……^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沒有,大娘,煙兒沒有勾引墨哥哥!煙兒也只是太餓了才進了廚房……」慕紫煙跪在地上,爬到張宜的面前,哀求著她,「大娘別打煙兒了,煙兒以後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小小的娃,本來就很怕疼,可是一天只能吃上一頓飯的慕紫煙,卻一天要受幾次打罵,這樣的生活,是人都會受不了!

張宜得意地看著跪地求饒大女娃,一腳把她給狠狠地踢開,惡狠狠地警告道:「我告訴你,小賤人,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把你折磨死,讓你去地府見你那短命的娘!」說完,她轉身走了出去,還在外頭把柴房的門外扣上!

夜慢慢地降臨,深秋的夜,帶著濃濃地寒氣,透過柴房的縫隙,凌冽的侵襲著那身著單薄的衣裳的小女孩身上,那小女孩蹲在小角落裡,努力想要綣成一團,這不只是因為疼痛,還以為寒冷,整個人哆嗦著,這個深秋的夜,為什麼可以那麼的冷?

衣著單薄的她,加上肚子餓,手上、腳上還留著沁血的痕跡,暈暈乎乎地綣在牆角,%e7%b2%be緻的五官,眼睛卻哭得紅腫了,臉上滿滿的淚痕,她此時好想爹爹,也好想念皇宮裡那個漂亮的哥哥……

「哥哥,煙兒好痛啊,爹爹呢?為什麼他不回來?」好久前娘親死後,爹爹也不在了,聽說去打仗了,為什麼要打仗,如果不打仗那自己就餓肚子,被大娘這麼打她還有爹爹相救的,以前爹爹在,大娘都不會那麼大膽地狠狠地打她和娘。頭,越來越昏沉,她的呼吸越來越濃重……

次日清晨,一個上柴房拿些舊用品的丫鬟,看到趴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大小姐時,頓時被嚇得臉色發青,大聲地尖叫出聲:「啊……死人了,死人了!」

「玉兒,你這是在大聲嚷嚷些什麼啊?」說話的人身材豐滿,滿臉的肥肉,小小的眼睛就都快粘到一塊兒了,聽到那個叫玉兒的小丫鬟的尖叫聲後,有些不滿地皺起了那本來就已經很皺的眉頭!

「六婆,是、是大、大小姐啊,她……她死了!」那玉兒說著,不只是臉色發青了,都雙%e5%94%87都有些顫唞起來。

昨晚,誰都知道是夫人在這柴房裡毒打大小姐的,這會兒大小姐就死在了柴房裡;雖然這個大小姐平時在府裡過得比他們這些下人還艱辛,但是好歹也是老爺的女兒,這會被夫人給活活地打死了……

「死了?!」那六婆戳圓了那寬厚的醜嘴,死睜著小眼兒,表示出她的極度……歡喜!「快,快去告訴夫人這個好消息!」

等到張宜喜滋滋地來到柴房後,卻發現……

「誰說這臭丫頭死了的?這不是還有氣兒嗎?這小賤人命也真是夠賤,怎麼也弄不死!」張宜那張濃妝艷抹的臉上,極度的失望和不滿,她的眼神厭惡地看了趴在角落,看起來像一個死人的慕紫煙。

「來人啊,把她拖回她自己的房間,讓她『好好地休息』!

那個叫玉兒的丫頭有些心疼的看著綣縮在角落的小女孩,嘴%e5%94%87緊緊地%e5%92%ac著,走到了夫人張宜的面前,低聲地說道:「夫人,大小姐身上都是傷,如果大小姐就這麼死掉了,那麼老爺回來了一定會……」

「啪!」張宜雙眼狠狠地甩了玉兒響亮一耳光,狠瞪著玉兒,之後不屑地說道:「什麼傷?等到老爺回來了,這賤貨都變成白骨一堆了,你管好你的賤嘴!」

「小煙,小煙……」一個粗啞的男聲傳了過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只是,這是誰呢?不是說這慕家大小姐在府裡沒有人疼愛的嗎?這聲音裡充滿的焦急和擔憂讓人聽起來是那麼的真切。

「老爺,你怎麼回來了?」張宜看著突然冒出來的風塵僕僕的慕南天,一下子愣住了!

慕南天看都沒有看張宜一眼,只衝進了破舊的柴房,在眾人的愣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