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三万场》作者:樽前月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6-21  大小:146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三萬場》作者:樽前月( 非V高積分2012.01.26完結)

【內容簡介】

孤女顏歌 本已夭折 卻被縹緲城主改命 修仙琅峫山

劍塚殺手雲棧,本是將星奇才,因殺戮無數,注定孤苦一生。

當逆天之行開啟,她踏出仙山,與他攜手紅塵,一切便被顛覆。

少年輕狂,直罵蒼天,誰人在掌緣起緣滅!

打破宿命的人們,能否善終?結局從來都不只悲喜兩種。

這一生,你選天下還是自由,仙道還是情愛?

【受夠了遺憾終生,勵志寫一本暢快淋漓的書,只求披荊斬棘,此生無憾!】
請諸位耐心坐下,靜靜品味。
我願與君共醉,長談《三萬場》 不訴離觴。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顧顏歌,雲棧 │ 配角:戚行之、姬謀姿 │ 其它:





  第1章 楔子:逆天改命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處世外桃源,有了希望,便有了傳說。

  世人都傳說:江湖之外,江山之邊,有一座縹緲城。

  在縹緲城中,殺戮陰謀、利益爭奪都被阻擋在外,無論曾有多陰暗悲慘的生活,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但這座城的存在卻違背了天意,因此守護縹緲城的人注定有著擺脫不掉的宿命。

  可縹緲城不只存在於傳說,他們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已經歷經千年,我們的故事也由此拉開。

  連綿的山脈如長龍般盤踞在中原大陸的西南方,浩瀚的群山之中藏匿著無數秘密。當穿過層層霧氣,一處隱在深山中 的石窟緩緩顯現在眼前,石洞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口古玉雕刻的棺材,顧青雲懷抱著一個襁褓,靜靜的守望著玉棺中緊 閉雙目的白衣女子。

  突地,靜逸的空氣陡然蕩起漣漪,螢光緩緩撲散開來凝結出一個人形,嬴嬛的身影逐漸顯現,她鞋履踏在冰冷的石板 上,緩步邁向跪在棺木旁的顧青雲,「師兄,回去吧。」

  顧青雲卻置若未聞,「縹緲城主,青雲想求你一件事。」

  神情淡漠的嬴嬛面上沒有一絲變化。

  顧青雲抬手撫向玉棺中女子的髮髻,「我妻魂魄已散,救不回了,我曾允諾她此生不棄,如今只想守在此處陪她。」 說到此處,他手臂加力抱緊懷中的襁褓,「顏歌是我二人留下的唯一骨血,你能不能……救活她?」

  嬴嬛冰冷的語氣不帶一絲情感,「青雲,我不是神。」

  「你可以!」顧青雲憤然轉身,「這個世界如果連縹緲城主都不能改變天意,還有誰能逆天!」

  嬴嬛握緊指尖,眼神如利劍般尖銳,「我可以不計後果,卻不想你也遭到天譴。」

  顧青雲冷笑一聲,抬手指天道:「隨它吧,這一生,我們被這蒼天折磨的還不夠麼!」說罷他竟突然彎下`身,單膝跪 地舉起手中襁褓,「師妹,這是顧青雲此生唯一求你之事!」

  嬴嬛重重歎了口氣,抬眼向襁褓望去,裡面的面色青紫的嬰兒早已死了多時,連身體也已僵直,她眼中閃過稍縱即逝 的猶豫,卻終究還是伸手接了過來,「我能救她一次,卻無法改不了她的命。」

  「讓她修仙!遠離世俗!再也不要捲進這天下。」顧青雲轉過身,不再看她。

  嬴嬛攬緊懷中的嬰孩,頭也不抬問道:「你真的不回去?」

  顧青雲輕閉雙眼,眼角有淚落下,「青衣聖手已死,我現在只想陪亡妻終老,顧青雲恭送縹緲城主。」

  嬴嬛沉默了許久,方幽幽道:「青雲,我身邊的人已經不多了,你自珍重!」縱然看盡悲歡離合,她心中仍有酸楚。

  當光幕再次凝結而起,嬴嬛的身影也隨之消失。

  寂靜的石窟之中又恢復了最初的景象,只是少了那個嬰孩。

  ——

  九年後的琅□山谷中

  黃昏已過,月亮爬上樹稍,嬴嬛雕塑一般站在月下靜修,已經過了十二個時辰也沒有動一下。

  青山重重疊疊向遠方蔓延而去,漸漸模糊,直到與夜色融為一體,清溪水淙淙流淌著,纏繞在雅致的木樓旁。

  顏歌在竹樓裡望著琅□山谷亙古不變的景致,也望著嬴嬛。

  自打她記事以來,便在琅□山與姑姑一起生活,這裡被結界藏匿於深山,山系龐大,沒有人知道山中還隱藏著這樣的 地方。

  「非要逆天行事麼?」空靈的聲音突然在天空中響起。

  「我只是在走自己的路,命,不是你定的。」冷笑在嬴嬛嘴邊盪開。

  「大道不走,偏要執迷不悟,這孩子不該活著。」那聲音威嚴莊重,令人心生敬畏。

  「該不該,你我說了不算,她說了算!贏嬛寧願執迷,不悟天道!」嬴嬛不屑的閉目回答。

  那個聲音不再響起,與蒼穹的對話就此終結,一切再度恢復平靜,只留下她一人緊閉雙眼,執拗的站在原地。

  顏歌飛奔著跑到嬴嬛身邊,好奇的望向四周,「姑姑,剛剛你在和誰說話?而且你的嘴巴一動也沒動,是怎麼說的呀 ?」

  嬴嬛指向頭頂,「是蒼天,用神識交談,無需動嘴的。」

  顏歌瞪大雙眼仰頭望向佈滿星辰的夜幕,「可以和天空說話!顏歌要怎麼才能做到?」

  嬴嬛淡笑,「只要你每日勤奮修煉,有朝一日就可以和姑姑一樣,用意念與萬物溝通。」

  顏歌握緊拳頭,暗暗下定決心,「那麼厲害!那我一定要拚命修煉!」

  這時,輕風徐起,吹動萬物,然而嬴嬛的衣袂髮絲卻沒有半點浮動,她抬起手腕,那纖細的指尖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柄 碧綠短簫,簫體光滑如鏡,卻若隱若現的顯出金色的符文。嬴嬛朱%e5%94%87輕啟,簫音登時便天河流瀉般鋪灑開來,她指尖 輕抬慢扣之間,如同掌控了整個時空的呼吸。

  一曲奏罷,嬴嬛垂下手臂輕聲道:「我要走了。」

  顏歌猶自陶醉在曲中難以自拔,聽了這話嘴邊的笑容陡然僵住,「姑姑要丟下我?」

  「緣分盡了。」似乎有些不忍心,一向寡淡的嬴嬛,輕輕的皺起了眉。

  「你要去哪,別丟下我一個人,我還有好多沒學會。」顏歌抓著女子的裙腳低聲乞求。

  嬴嬛收起憐憫的表情,「很多疑問,不去追究反而是福氣,人生有時不如糊塗些。」

  顏歌瞪著霧濛濛的雙眼,望著宛如仙子的唯一親人,卻%e5%92%ac緊著嘴%e5%94%87,故作堅強,「姑姑不喜歡我問,以後我都不問, 可你別走!」

  嬴嬛輕歎著俯身替她拭去淚痕,「誰能永遠陪誰,百歲過後,不過便是一捧塵土,生死本是一線,分分合合就是老天 的把戲,有一天你看透了這世道,就不會再為悲歡離合傷神。」

  顏歌執拗的抬起頭,「姑姑,我要上哪才能找到你?」
▂思▂兔▂在▂線▂閱▂讀▂
  嬴嬛淡然一笑,「若有緣,興許縹緲城還能再見。」

  嬴嬛望著稚嫩的孩子,淡然一笑,

  「縹緲城?」 聽到這個陌生的城池,顏歌心中充滿疑惑,殊不知這個地方早已在塵世成為不朽的傳說,「姑姑去那 裡做什麼?」

  「縹緲城有難,他們在找我。」嬴嬛頓了頓,冷冷道:「那裡是亂世中的世外桃源,也是我要與天鬥下去的宿命。」

  「宿命…」對於一個年僅九歲的孩子,宿命這個詞太過空乏遙遠。

  贏嬛起身,「我與它之間總要有個了斷,你也該去走你的路。」

  顏歌滿臉疑惑,「我的路在哪?」

  贏嬛將那通體碧綠的短簫交於顏歌手中,「這柄觀天簫,本是天界神物,關鍵時刻能護你周全。你自幼好樂,如今我 把它送給你,能不能練成,看你自己造化。」說罷她俯身抓緊顏歌的肩膀,「你記著,我走後你務必在谷中潛心修行 ,不可妄自離開琅□地界,唯有簫音能引吸水逆流之日,才是你出谷之時!」

  顧顏歌望著陪伴了自己九年的親人,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我記住了,我答應姑姑。」

  嬴嬛搖搖頭,轉過身輕闔雙目,「你我只是命中過客,緣聚緣散本就平常。你回去歇著吧。」

  或許這世上真的存在那所謂「宿命」的鬼東西,顏歌雖不懂,可她感覺到嬴嬛也恨極了那東西,如今,她也要恨那東 西,是它帶走了她的姑姑。

  顏歌將手中的觀天簫握的卡卡作響,擦乾臉上的淚痕向木樓走去。

  不過幾十步的距離,卻走得異常緩慢,每一步都粹滿了這些年的回憶:清晨起身再也不會見到榻前擺放整齊的蜜露花 瓣;空蕩的山谷中再也不會有那個孤傲清冷的身影無微不至的護著她。

  顏歌突然駐足喊道:「贏嬛姑姑!你是我的親人,永遠都是。我知道你不快樂,希望你以後可以多笑些……」 說到最 後已經是不可抑止的哽咽,顏歌捂著嘴飛也般的跑進竹樓。

  聽著竹樓中隱隱傳來的哭聲,嬴嬛輕聲呢喃,「小歌兒,閻羅十殿早已沒有你的名字,如果你能按我的路子走下去, 有朝一日,或可羽化登仙,脫離俗世。」說罷她望向天空輕蔑的一笑,「我與你鬥了一生,是輸是贏,尚未可知!」

  嬴嬛突然發力,將墓碑旁一人高的鈍劍打入地底,轟然巨響下,大地也為之顫唞不已,然而墓碑旁的土質卻沒有半點 鬆動。

  原本一人高的青銅鈍劍此時已入地三尺,只餘下梅花印記般的劍頂,烙在琅□山這座屹立十餘年的無字墓碑旁。

  贏嬛蹲下`身,輕撫著石碑,「我要回去了,承影這柄殘劍之軀就陪你葬了,也好鎮住後山幽冥界作祟的陰靈。」

  安逸的靜夜,無人答話,只留嬴嬛一人靜立碑旁,月光柔柔的將黃紗一鋪千里,遮蓋了整個琅□山。

  人妄想與天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應該做的事,真的能贏麼?

  上一輩的故事遠去,我們的女主角,顧顏歌的一生才剛剛開始……

  卷一:仙山奇遇?幽冥界後入紅塵

  第2章 (一)不速之客

  昏暗的燭光忽明忽滅,空蕩的石屋內只聽到清脆的滴水聲,辟啪的數著時間的流逝,燭台旁倚著一個不住咳嗽的瘦弱 身影,垂危的燈火被擾的幾度欲滅。

  咚咚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待到石屋前驟然立定,「主子,雲爺到了!」來使話音未落,石門已轟然升起。

  雲棧身穿黑色斗篷,衣上的長帽遮住了他的雙眼,微弱的燭光依舊將他稜角分明的下顎勾勒出來,他腳步沉穩有力, 進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