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作者:鱼小语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6-21  大小:254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新妃嫁到:王爺別太狂》作者:魚小語(小說閱讀網VIP完結)

【內容簡介】

奉旨成婚,嫁給本朝最囂張的王爺,原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誰知進門就成了不受寵的新妃。

王爺雖帥,卻花名在外,對她冷酷無情。新婚夜,直接將她趕出新房,與別的女人一夜溫情。

這樣也好,反正我壓根不稀罕跟你睡!

新版王妃靈機一動,索性與這討厭的壞男人立下一紙君子合約:不愛我,就不要碰我!





正文 身邊睡了一個美男

衛甜甜怎麼也想不到,生日時和媽媽大吵一架離家出走,竟然會來到一個完全莫名其妙的地方。

在她的感覺裡,似乎是睡了很長很迷糊的一覺,整個人都暈暈乎乎軟綿綿的。

當終於恢復了一些意識,她發現周圍黑茫茫的一片,有一種若隱若現,說不清楚什麼味道的香氣在空氣中淡淡縈繞。

然後,她敏銳地察覺到自己的身邊還躺著一個人,正大模大樣摟著她的腰肢入睡。

呃!衛甜甜這一驚非同小可。

從小到大,她一直是一個人獨立睡覺。即使是媽媽,她也不習慣一起睡了。現在,是怎麼回事?

壓抑著自己心中的驚駭與訝異,衛甜甜爬起身去%e6%91%b8燈的開關。

%e6%91%b8來%e6%91%b8去,什麼也沒有%e6%91%b8到,卻驚醒了身邊的那個人。

「別動!你再亂動,我不能保證對你做出什麼事來!」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同時又把她掐著躺了下去。

「啊!」衛甜甜驚呼出聲,天哪,竟然還是一個男人!

自小耳濡目染媽媽和一些男人打情罵俏,衛甜甜的心裡很清楚和一個男人同睡一床意味著什麼。顧不得多想,她一腳把那個男人踹下了床。

「該死的!誰給你的膽子!」聽到那個男人憤怒的咒罵,然後「哧」的一聲,似乎是點燃了什麼火,屋子亮了。

奇怪?這是哪裡?衛甜甜翻身坐起,瞪大眼睛四下看去。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屋子。她發誓,即使在夢裡她也沒有見識過這麼典雅別緻的房間。

古香古色的雕花木窗,古香古色的織錦屏風,鑲嵌著大銅鏡的紅木梳妝台……

越看越不對勁,衛甜甜的汗毛一陣倒豎,嘴巴張成了一個圓圓的哦型。

然而,這還不是最惡寒的。

正當她如墜雲霧,驚詫萬分的時候,一隻強硬的手,重重捏住了她的下巴:「我出了千兩銀子,買你一夜,你竟敢把我蹬下床!」

衛甜甜迫不得已和說話的這個人對視,完全目瞪口呆。

說實話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優雅如畫的男子,而且是一個身著華麗古裝的男子。

稜角分明的臉龐,烏黑深邃的眼眸;那墨染般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e5%94%87形,無一不在張揚著他的俊朗與高貴。

愣了足足有那麼幾分鐘,衛甜甜結結巴巴問道:「你是拍戲的?可是……我怎麼會在這裡?」

男子放開她的下巴,緊緊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目光閃出一絲轉瞬即逝的驚訝,旋即就%e9%9c%b2%e5%87%ba了嘲諷的笑容:「裝什麼糊塗?怡香院的第一美人,今天可是你初次出台的大日子,我下的價碼最高,你們的崔媽媽把你的第一夜賣給了我。你開始裝昏裝死也就罷了,現在,還想賴過去?」

「什麼……第一夜?」衛甜甜驚恐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再一次大驚失色,她自己,竟然也完全是一身古裝。

還好,衣服該扣著的地方一個也沒有散開,這又使她稍稍鬆了一口氣。

只是,不可能是誤打誤撞闖進了一個電視劇組拍攝場景吧,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男子注意到她緊張又茫然的神色,頗有興味地笑了:「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今晚要陪客人幹什麼。我可是花了大價錢的,剛才你一見我進來就昏過去,害得我是興致全無。現在……該是我們親熱的時候了。」

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床邊坐下,伸臂摟住了衛甜甜。

正文 去找你們老闆

「放開我!你別亂來!」衛甜甜大喊一聲跳下了床,警惕地看著那個讓她覺得無比危險的俊美男人。

「如此,就得讓你們的崔媽媽加倍賠償我的損失了。」男人並未再靠近過來,而是悠閒地注視著她,慢悠悠地說道。

「你能跟我講講這是怎麼回事嗎?我現在……什麼都記不起來了。」衛甜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無論如何,她要先弄清楚,這是哪裡?她和這個男人又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怡香院的女人可真不簡單啊,裝暈裝傻裝失憶,招招用得熟絡透頂。」那男人大笑起來,轉而又眸子一沉:「既然你忘了,那我來提醒你。這裡是京城第一大(妓)院,而你,今夜的工作就是陪好我,服侍得讓我滿意。」

「你是說……我是這裡的(妓)女?」衛甜甜臉色煞白說道。

「不然你以為你自己還是貞潔烈女?」男人毫不掩飾自己眼裡的譏諷之色,繼續慢條斯理地道:「我花了大把銀子,可不是來聽你這些廢話的。就算你是剛來的,崔媽媽沒有教會你怎麼取悅男人嗎?你最好識相一點,惹惱了我,整個怡香院都得倒霉!」

「抱歉,我確實不知道怎麼取悅男人!而且我也不是這裡的人!你最好也別惹惱我!」衛甜甜的聲調冷了下來,那男人眼中的不屑刺痛了她,她想起了從前在學校,老師和同學幾乎都是這樣的眼神看著她。

「很好!我倒想看看,惹惱了你,你能把我怎樣?」男人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雙目灼灼俯視著她。

「你想幹什麼?」衛甜甜後退一步,神情冰冷地與他對視。

「放心,我最討厭的就是假模假樣的女人。即使你長得傾國傾城,我也沒有興趣了!」那個男人漫不經心地笑著,嘴裡輕飄飄地吐出一句話:「你一個人慢慢裝吧,我去找你們老闆,讓她退錢。」

說著他就拉開房門,大踏步走了出去。

衛甜甜的人整個鬆弛了下來,沒想到這個人就這樣放過了她,她倒感到一種慶幸。

她又細細打量了一下這間屋子,真的就和古裝電視劇裡面的場景擺設差不多,甚至更為%e7%b2%be緻。

看到屋中那個鑲嵌著大銅鏡的梳妝台,她急步衝了過去,只往鏡中看了一眼,就倒抽了一口冷氣。

老天,這是她自己嗎?眉目之間隱約還有幾分從前的痕跡,但是鏡中的人,分明又不完全是她了。

身穿一襲粉色石榴裙,淡黃色的罩衣,烏黑的秀髮用一個小巧的簪子綰上。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顧盼神飛,柔軟飽滿的紅%e5%94%87嬌艷欲滴,皮膚好得真就像清晨剛剛擠出的鮮牛奶,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的古裝佳人。
│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我滴個神啊!這簡直比去韓國美容的效果還要神奇吧。

衛甜甜對著鏡子愕然了足足有三分鐘沒有反應,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莫非,她是像時下熱火的一些狗血劇和狗血文中看到的那樣,莫名穿越了?

正文 一切都是真的

她清楚地記得,今天是自己的十六歲生日。

從小就失去父親的甜甜,沒有過多的奢求,只希望能同媽媽開開心心吃一頓好點的飯菜,聽媽媽由衷地說一句:女兒,你長大了,生日快樂。

可是滿懷期待回到家中,看到的卻依然是媽媽帶著男人毫不避諱廝混的場面。

那老男人用他那雙色瞇瞇的眼睛不住在她身上掃蕩,衛甜甜忍無可忍同媽媽吵了一架衝出家門。

在那個時刻,她就不準備再回這個從來沒有得到過任何關愛的家了。

後來,衛甜甜不知怎麼走到了一條幽長又安靜的小巷。

好像冥冥之中有人牽引,她迎面遇上了一個穿著黑雨衣的陌生人,擦肩而過時,那人非要遞給她一塊刻著「甜」字的玉墜,說她是這個墜子有緣人。

再後來,她就暈頭暈腦地睡了過去,等到意識清醒時,就變成了眼前這樣的一番光景……

想到這裡,衛甜甜用指甲重重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生生感到了疼痛。

看來,一切都是真的了。

她真的玩了一把時下流行的穿越,變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古代女孩。

現在,她已經可以肯定,自己千真萬確的是穿越了。

揉了揉自己比在現代時嬌%e5%aa%9a許多的臉,衛甜甜在心底深深地歎息:既如此,那就安心地接受這個現實吧。反正,自己對從前的那個家,對從前的那種生活已經毫無留戀。

只是,千載難逢的穿越到了自己身上,穿到哪裡不好,怎麼就到了一個(妓)院?莫非,自己的命真的就那麼賤?

正在一個人感慨萬千地胡思亂想,緊閉的房門忽然被大力推開。

一個女人,一個滿身富態的中年女人氣急敗壞地走了進來,伸手指著衛甜甜的鼻子:「你!你簡直氣死我了!你來了這些日子,我供你吃,供你喝,我今日裡又是怎麼教你的?你竟敢得罪你今天晚上的大主顧!」

衛甜甜猜想這盛氣凌人的中年女人一定就是剛才那男人說的崔媽媽,便趕緊說道:「崔媽媽,我不是有意要塌你的台。只是,我初來乍到……實在是不能適應。」

崔媽媽聽了,臉上忽然換了笑瞇瞇的神情,走過來親暱地拉住了她的手:「丫頭啊,你才貌雙全,崔媽媽也知道你是有分寸的人,決不會虧待你的。第一次麼,總是有點緊張的,你看崔媽媽給你挑了個多麼俊的公子啊。像是菊香她們從前,第一次接的恩客,都是看著就不順眼的半老頭子了。今日你的姐妹們,都不知道有多羨慕你。你收拾一下,好生去給那位爺賠個不是。就你這嬌滴滴的小模樣,他一見心也就軟了,也就不會再找咱們怡香院的麻煩了。」

「他還沒有走?」衛甜甜不由有些吃驚。

「唉,人家花了銀子,沒得到自己想要的,怎麼肯走?」崔媽媽歎了一口氣,苦口婆心地勸說道:「他就在樓上的房裡,我叫了幾個姑娘去他都不滿意,連咱們院裡的頭牌青青姑娘都被他趕了出來。這事啊,我看只有你去才能了結,你就去陪他一夜吧。不然,咱們哪裡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