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陋颜天下》作者:轻微崽子

fuli9780 上傳於:2017-07-03  大小:2940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書名:陋顏天下
  作者:輕微崽子

  文案:
  意外撿到背負“生下的兒子能一桶天下”的傳說中的國師大人,王爺決定在這張白紙上隨便塗塗,讓他為他所用,竭盡所能把國師騙到手。
  靠臉吃飯的二線奶油小生穿越到被人毀容的倒黴蛋身上,在這個世界,他只認識一個人,只信賴一個人,當信賴顛覆之後,他選擇帶著球去流亡,卻擺脫不了陰魂不散的渣渣。
  利用背後,是性命糾纏、時空也無法阻隔的癡心。

  這是一個愛惜容貌的孔雀穿到毀容醜八怪身上,在亂世里擺脫花瓶本質,一步一步往上爬最後錢色雙豐收的勵誌故事。
  有團隊作戰、有基情、有笑有搞怪也有小虐,看靠臉吃飯的小明星沒臉以後,怎樣在古代賺一份甜蜜美滿。

  屬性:霸道狂狷殺伐果決敵國王爺攻×能屈能伸吐槽話嘮孔雀受
  皮埃斯:後期臉會恢複不要擔心,狗血,滿地都是玻璃渣糖

  內容標簽: 甜文 生子 東方玄幻 異能
  搜索關鍵字:主角:莊靈;韓衡(裴加) ┃ 配角:貢克;莘淵;米幼;魏一正;丁穆等 ┃ 其它:孔雀;男後
  ==================

第1章 一
  晚上九點,金碧輝煌一大飯店雅致安靜的包廂里,空氣里浮動著濃郁的茅臺香味兒。
  “小裴就是會說話啊,看來這杯酒你是非喝不可了,不然就是不給祝哥面子。”端著酒杯的男人三十來歲,是今晚的主客,祝總。
  幾根白皙修長的手指拈起酒杯,這架勢裴加再熟悉不過,他那長相上了電視最常演的就是花花公子,非富即貴。
  祝總眼神發直地盯著裴加的手指頭,口幹%e8%88%8c燥地扯松領帶,熱得有點上不來氣。
  裴加站了起來,他身上就穿了一黑色緊身衣,%e8%83%b8口喘熄的幅度都看得一清二楚,喝得有點多,他臉都通紅,腦子還沒暈,大著%e8%88%8c頭說:“祝哥說哪兒話,您敬我的酒哪兒敢不喝啊?一杯夠不夠?”話音一落,他伸長了脖子,喉頭一滾,倒過杯來,一滴不剩。
  “好,好,好酒量,小裴啊,你過來,坐祝哥身邊來,祝哥跟你有話說。”
  裴加愈發甜膩地笑了起來,大咧咧坐到祝總身邊。
  祝總握住裴加的手,%e6%91%b8了%e6%91%b8他的下巴,光潔滑膩的觸感和想象中一模一樣,甚至更好。
  祝總咂%e8%88%8c道:“你這小東西……”
  鹹豬手掐到裴加的小細腰上時,他像是喝醉了,腦袋不住向後靠在椅背上,懶洋洋的目光斜乜祝總,拽住祝總的領帶,把人拽到面前來。
  祝總眼睛一亮,難以控制地微微撅起嘴。
  “祝哥,咱再喝兩杯。”
  裴加那雙天真又魅惑的桃花眼,沒幾個對男色有想頭的人抵得住,何況這個祝總瞄上他也不是一兩天了,這麽小小一個要求,怎麽忍心拒絕?何況眼前喝醉了的裴加另有勾魂攝魄的誘惑力,光是想一想到了床上,祝總的視線下滑到裴加腰部以下起伏的優美曲線,就有點憋不住一腔邪火,高聲叫道:“這什麽破杯,喝不盡興,換大杯!”
  旁邊人跟著起哄,叫服務員換大杯上來。
  一頓酒吃到半夜一點才解脫,包廂里的人已經都走了。
  裴加在洗手間門上靠著,豎起耳朵聽外面動靜,沒動靜了,才顫著手指頭%e6%91%b8出手機來。
  “餵,小張啊,到XX大飯店接我。”
  裴加一條手肘壓在濕漉漉的洗手臺上,通紅的眼皮掀起,看了眼鏡子。
  里頭映出的是一張%e7%b2%be致得過分的男人臉,他這種,在娛樂圈被通稱小鮮肉,就是這口肉,太鮮了點兒,還沒找到路子紅,就給人盯上了。
  裴加眉頭突然一夾,“這麽早睡什麽睡,你來不了隨便安排個人過來,開房?開什麽房?老子要回家!快點兒!不然明天你就別上班了!”
  裴加掛了電話,他手抖得厲害,手機直接砸洗手池子里了。
  “媽的。”罵了一聲,只得把腎六撿起來,仔仔細細擦幹凈了放在一邊。
  水流嘩嘩地響。
  裴加通紅的臉上,鼻翼輕輕翕張,洗手間里點的印度香要憋死個人,他推開門,打算到外面坐會,等他的經紀人、保姆、司機、鐵哥們兒小張來接他。
  這個盹兒瞇得很不爽,這小半個月,裴加算倒黴透了。
  先是兩個月前簽的一個洗發水代言臨時換人,之後才進組不到半個星期的一個衛視自制劇,接二連三空降人進來,把他從男二活生生擠到了男N。代言的事倒是沒什麽要緊,對方賠了一筆不菲的違約金,就是少點兒曝光率。
  這個電視劇對裴加的意義非同一般,要是別的衛視自制,他還不一定看得上,雖然他不是當紅炸子雞,但要拍個網劇什麽的,一整個組幾十號人里,恐怕就他一個觀眾還眼熟得上。這個衛視收視在全國數一數二,只要能上他們的戲,就算是個鄉村愛情故事,也不愁沒人看。
  裴加輾轉找人打聽,才搞清楚,空降下來的是其中一個投資人硬塞進來的,那個投資人,就是今天晚上一起吃飯的祝總,好不容易才讓人搭上線,安排今天晚上的飯局。
  這祝總在演藝圈找小年輕的勾當幹得輕車熟路,家里有老婆孩子,外面兒男女不忌,對方意思也很明確,好的就是這一口,塞進劇組里的也全都是奶油小生。
  比起十幾歲那些才下山的小男生,裴加今年二十一,已經算有點超齡了,但他實在長得好。
  皮膚吹彈可破,素顏也找不到半個毛孔,眉形又濃密英氣,搭配那雙勾引人的桃花眼,恰到好處地中和了那%e8%82%a1陰柔。
  身材別的不說,腰是真的又細又有勁,裴加從小學舞蹈,不過以前都是學民族舞,後來學了拉丁,上大學才%e6%91%b8到國標的門道。下午四點多離開公司,裴加就上了這個祝總的車,倆人聊了快兩個鐘頭的國標舞,車上少不了借著聊天的名頭,揩點油。
  酒喝到酣處,什麽話套不出來。
  “那兩個,都是跟了祝哥的,祝哥不跟你整那些沒用玩意兒,就一句話,你跟了我,別說男二,這部戲的男一,我讓你演!”祝總邊說邊把手搭在裴加大%e8%85%bf上,跟著揉了一把。
  這話裴加一聽就知道虛了,呵呵笑著敷衍過去,三兩下把人灌醉了,就把自己鎖廁所里不出去了。
  那邊人喝醉了,哪兒還想得起有個小鴨子跟著一起來呢?
  裴加清楚得很,別人眼里他是個二線明星,要紅不紅的,但未必沒有一飛沖天的機會。
  但在這些只知道砸錢的老板眼里,他不過是個沒有明碼標價的鴨,買賣嘛,你情我願,真要是不願意,也少有非得吃上這一口的。
  意思到了,裴加一下就清醒過來。
  這個“祝哥”就是個投資人,既不是制作人也不是導演,別的角色還好說,男一女一根本不是他能動的,這話說得多少就有忽悠人的意思了。事一想明白,便宜就不能再給人白占了。於是在廁所里墨跡了快半個小時,吐了有兩回。
  現在他腦袋還跟上緊箍咒一樣疼,在桌邊趴了會,才勉力撐起來,給自己舀一碗冷透的綠豆排骨湯喝。°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湯還沒喝完,包廂門開了。
  裴加頭也沒擡,手揚了揚:“這湯不錯,小張,叫服務員打包,你帶回去熱熱,我待會喝。”
  “帶走。”
  一個冷硬的男聲響起,裴加瞇著眼轉過去,看見幾張不認識的臉,還都穿西裝、黑皮鞋。混黑社會的?保鏢?拍電視?!
  “你們誰啊?我不認識你們。”裴加站起來,%e8%85%bf肚子還打顫,腳底直踉蹌。
  西裝男一擁而上。
  很快,裴加感到腰上被個硬邦邦的東西頂著,他低頭一看,白皙的臉上驚出一層薄汗。
  “我真不認識你們,你們抓錯人了……”話音未落,裴加後脖子一痛,失去了意識。
  這輩子裴加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是被人沈到湖里死的。甚至在他死之前,他也沒搞明白,為什麽死的會是他。
  現在是十一月底,包廂里頭有空調,他只穿了一件緊身衣,原本是想著在那個祝總面前顯顯身材,這樣的勾當他幹得多了。只要不做到最後,真要%e6%91%b8%e6%91%b8小手親親小嘴,他也認。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揩揩油也不少塊肉,早在還做平面模特的時候,就有人生動地給他上過了這一課。
  他是個三流職業學院畢業出來的,沒有科班背景,沒有顯赫家世,什麽都得一板一眼一步一步往上爬。
  上床他不幹,倒說不好是不是底線,只不過裴加膽子小。
  他很清楚,這種把柄留在別人手上,不管將來能爬到什麽高度,黑料抖出來,他都得粉身碎骨,除非這個人,是個小說里寫的那種能頂娛樂圈半邊天,跺一跺腳橫國都得抖三抖的角色,否則根本沒戲。
  別說那種人看不上他,他也沒那門道,這根本也沒幾個那樣的人,五根手指頭都能數得出來。這已經不是八|九十年代的市場,大老板產業都是百花齊放,誰還不知道不能把雞蛋放一個籃子里呢?
  劇本都是跟風,演員都得看有沒有那個明星效應,夠不夠值回本錢,老板們錢多,人也不傻,賠錢買賣誰也不肯幹,多一點風險就撤資。
  這不,仙俠一火送到裴加手里頭婆婆媽媽的本子一下少了一大半,他能碰上的主,都想撈一把就走,要找個能捧他別說一輩子,就一陣子的主,那也是要看機緣的。至少現在還沒遇上。
  裴加在娛樂圈%e6%91%b8爬滾打的日子也不算短,十四歲就有人找他拍廣告,後來進了個什麽影視職業學校,基本上學也不上了,當模特當群演,什麽苦他都能吃。年紀再大點,裴加悟了,光能吃苦還不夠,有時候啊,還得能吃虧。
  掙紮是掙紮過,可他這種一家公司掛了今年還不知道能不能明年繼續掛的小演員,總得為自己的後路做打算。演員又是青春飯,他從來沒想過能吃一輩子,就想趁年輕,多賺錢。
  不過基本上裴加屬於膽小怕事那一路,讓人揩點小油,欺壓欺壓後輩的事沒少幹,別的缺德事他一件也沒碰過。
  這他媽誰能想到,莫名其妙就讓人綁了,他想了一圈都想不出來誰跟他能有這麽大仇。估%e6%91%b8著是要錢。
  裴加被人從車子後備箱里拎出來,兩個人擡手,兩個人擡腳,他還不太明白這是要幹什麽。他一路都在鬼叫,現在實在叫不動了,太累了。
  當冰冷刺骨的水從四面八方湧過來時,裴加才反應過來。
  不是什麽敲詐勒索,他們就是來殺他的。
  他的手讓手銬銬著,根本沒法掙脫。
  最終裴加沒能實現自己的人生願望:二十八歲之前存夠錢赴韓整容,三十歲之前當上網紅,三十五歲之前賺夠退休的錢,把一家老小都弄到大城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