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十里春风》作者:青木源

fuli9780 上傳於:2017-07-09  大小:358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十里春風 作者:青木源 金牌推薦高收藏超高積分VIP2017-07-04完結

當前被收藏數:8119,文章積分:143,674,928

文案

一只狼叼起了一只兔,想了想決定:還是養肥點,再吃掉吧。
然後沒過多久,狼就憋不住了。
PS:不考據,大寫的不考據!

內容標簽: 穿越時空

搜索關鍵字:主角:楊清漪 ┃ 配角:慕容定 ┃ 其它:

作品評價:
城破那日,清漪在一片混亂中遇到了那個把她搶回來的男人。他留她在身邊,不管她如何絞盡腦汁,他都不放她離去,他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她過下去了。清漪只想哭:這家夥喜歡她哪一點,她改還不行嗎?本文語言細膩,將男女主角之間的沖突和互動描寫的格外生動,令人讀之會心一笑。

第1章 開端

陰沈的天空烏雲密布,濃厚的烏雲如同一塊布一般將天光擋在雲層之外,明明是白日,卻是烏雲壓城,昏暗和夜晚一般。

清漪扯著自己嫡出的姐姐,瘋狂的在洛陽城通往城外的小道上狂奔。她們的運氣不好,前兩天才下過一場雨,道路泥濘難走,一腳下去直接淌在泥水里,鞋襪吃了水。黏在腳上說不出的難受,但是難受也要走,不能被後面的追兵追上,一旦追上,等待她們的就會是生不如死。

清湄已經跑不動了,原本是被人服侍的大家娘子,這會狼狽不堪如同喪家之犬逃亡,她哪里跟得上。

漸漸地體力開始不支,兩條%e8%85%bf如同灌了鉛一樣,沈重的幾乎擡不起來。

清漪拼命的拉著她,“快跑,再不跑就來不及了!”她拉著身後的嫡姐,往前跑。原本是一家人逃難出來的,但是追兵趕上,混亂之中,眾人失散,她也只來得及抓住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逃了出來。

“赫——赫——”清湄拼命的張大嘴吸氣,空氣鉆入喉嚨,帶起一陣陣的喘熄。她是真的跑不動了,甚至拖著清漪的手,%e8%85%bf上如同灌滿了鉛,一步比一步沈重,似乎已經挪不開腳步。

但是她知道一旦被後面的追兵趕上會是個什麽樣子。這些從邊境六鎮來的鎮兵們兇神惡煞,而且對洛陽里頭的一切都十分憎恨,因為三十年前的漢化改革實行魏晉的以文官為清流,而六鎮只能從魏國開國時候的高高在上,淪落成誰也不願意去碰的濁流。

當年魏晉大亂未必沒有那些不得誌的寒門子弟在其中煽風點火,那些大亂能夠讓晉室險些社稷斷絕,更何況是那些六鎮上抵抗茹茹刀口%e8%88%94血的六鎮鎮兵?他們原本是帝國的勇士,一朝變成了最讓人討嫌的存在。甚至上升之路也被切斷了,他們的怒火熊熊燃燒,終於在皇帝和皇太後爭鋒,皇太後毒死皇帝之後爆發了。

洛陽已經被攻破,洛陽城內凡是能夠排的上名號的宗室大臣全部給鎮兵們帶走,皇太後和新立的小皇帝也被一塊帶走了,那些貴人們前腳才走,後腳那些六鎮鎮兵們就在洛陽城內燒殺搶掠起來。

怨恨積攢久了,就會如同一把烈火,原先被壓制的有多深,爆發起來就有多狠。

那些六鎮鎮兵們公然闖入以前視他們為螻蟻的王公貴人的家中,搶奪他們的財物□□他們的妻女,縱火焚燒這些朱門大宅,將一切能夠毀壞的統統砸壞。楊家的大門也就是那會被打破的。

楊家長子楊晏之在皇帝皇太後都被押解走之後,察覺到不對勁,但是他沒辦法讓父親楊慶之不跟著那些粗魯的六鎮鎮兵走。

領頭的那個契胡酋首手里有朝廷百官和宗室的名冊,照著上頭的名冊來一個個的點人去,六鎮勢大,洛陽城又被攻破了,誰敢不從?

楊晏之送走了父親,後腳就帶著全家逃亡,能往哪里逃?自然是南朝。他們好歹還有個弘農楊氏的名頭,到了南朝哪怕不如那些喬族好過,但也能過得去。誰知半道上被留在城內的鎮兵給截了道。

清漪在一片混亂之中,只抓出了一個人來,誰也管不上,誰也顧不了,她同母的弟弟楊隱之她都沒有救上。混亂之中人人自保不暇,她只能隨便伸手抓。

冰冷的空氣從喉管里穿過,幹疼幹疼的。

她拖著清湄拼命的往前跑,“轟隆——”天空炸開了一記響雷,天地烏黑一片,已經看不清什麽了,豆大的雨珠落下來,啪嗒啪嗒砸在人的臉上身上。

兩個弱女子在泥濘的路上拼命的向前跑,泥水浸入了鞋履,兩只腳泡在冷冰冰的水中凍得沒了知覺。

“噅噅——”身後馬嘶鳴的聲音穿透了雨簾,在一片劈劈啪啪聲響中傳入了她們的耳朵,伴隨而來的是急促的馬蹄聲。

馬蹄聲聲,如同石錘重重敲擊在兩女的心頭上,這聲音對她們來說無疑是催命!

兩人%e5%92%ac牙,拼命往前跑,清漪一腳踩到了個水坑,腳崴了一下,整個人撲倒在臟汙不堪的泥水中。帶的後面的清湄也摔了一跤。

“噠噠噠!”馬蹄聲在眨眼的功夫從後面追上來。清湄狼狽不堪的爬起來,聽到那催命一樣的馬蹄聲頓時%e5%94%87色蒼白。她也顧不得去攙扶地上的清漪了,自己提起裙裾往前頭跑去,眨眼的功夫鉆到了那些灌木叢里頭。

清漪爬起來,還沒等她站起來後面的追兵就已經追上來了。

大雨磅礴,但是沒有阻礙他們的腳步。這場追逐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在六鎮的草原上追殺獵物。簡直是樂在其中,草原上男人的兩大樂趣,一是追逐他們想要的獵物,欣賞獵物四處逃竄的無助。二是搶奪他們看中的女人,撕去她們的衣物,壓住她們的身軀,親%e5%90%bb她們蜜色的嘴%e5%94%87,欣賞她們無助的吶喊和尖叫。

而現在的洛陽已經成為了六鎮鎮兵的放馬場,他們可以盡情的放縱,享受屬於他們的勝利。

馬蹄陣陣,如同催命的鼓聲。很快團團將清漪包圍住。她渾身上下狼狽不堪,頭發已經被雨水濕透了,發髻更是因為方才撲進了汙水塘臟汙不堪,面上都是泥水。只是身上的衣物被水浸泡之後,緊緊的貼在身上,在一眾如同餓狼的男人們面前%e9%9c%b2%e5%87%ba了略顯青澀但已經足夠誘人的美好曲線。

那些男人揮舞著手里的馬槊,嘴里嘰里咕嚕的不知道說什麽。幾匹馬很快包圍起來,將清漪包圍起來,他們放肆的大笑,笑聲在雨聲中格外刺耳。

她倉皇無助的看著這些騎兵,伸手抱住自己%e8%83%b8`前緊緊抱住。那些男人騎在馬上圍著她轉了一兩圈,終於有個人下馬,朝她大步走過來。

男人伸出手來抓住了她衣襟將她拖過來,口里大聲嬉笑著,說著她聽不懂的話。

“啊——放手!你們放手!”清漪兩輩子活下來,從沒有遇過這件事,面對這群眼睛里頭泛著綠光的男人,她慘然尖叫,手朝著這些男人臉上撓去。

那男人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反抗,他們在洛陽里頭,哪怕是皇宮中那些膚色白皙如花似玉的宮女後妃們的反抗最多也不過是尖叫四處奔逃,哪里料到這麽一個看上去嬌嬌弱弱的美娘竟然會悍然出手?

領頭的那個男人猝不及防臉上就被清漪給撓出了幾道鮮紅帶血的傷口。兔子急了還會%e5%92%ac死人,更何況是人?那幾下清漪用了全力,抓破皮,還撓去一層淺淺的肉,立刻就見血了。

“哈哈哈——!”其他男人見抓住清漪的男人臉上被個女人抓破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思=兔=網=

被清漪撓傷的那男人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女人給撓了,立刻大怒,擡起手一巴掌重重扇在她臉上。那一巴掌打在清漪臉上,她整個人幾乎都要飛出去,耳朵里頭嗡嗡作響,口腔里彌漫著一%e8%82%a1濃厚的血腥味。

她撲倒在泥水里,嘴角淌出血來,眼前發黑。

還沒等她清醒過來,那些男人就已經把她從泥水中提著翻過身來。雨水很大,沖刷著她的面龐,將臉上原本的臟汙沖洗幹凈。%e9%9c%b2%e5%87%ba原本的白皙豐盈的肌膚。

男人怔怔的盯著清漪看了好會,他突然%e9%9c%b2%e5%87%ba驚喜,沖著其他同伴大喊,很快那些人也圍了過來。

他們摩拳擦掌蠢蠢欲動,很快就有人不顧這雨勢,伸出手就撕開她的衣襟,身上穿著的錦帛柔軟,根本經不得這般蠻力,雨聲中錦帛被撕裂開來,%e9%9c%b2%e5%87%ba少女白皙的肩膀。

清漪靠著殘余的清醒奮力掙紮,濺起的泥水嗆得她喊叫不出來,手腳被按在臟汙不堪的泥水中,身體越來越冷,渾身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通。

“咻——”她耳邊隱隱約約聽得一聲從遠處而來的破箭聲,一聲慘叫將她幾乎已經遊離出來的魂魄拉了回來。

她整個人泡在泥水里頭,吃力的擡起頭,看到有一隊騎兵,領頭的人手持長弓,他頭上戴著遮面的兜鏊,看不到他的臉。

那些原本圍住她,如同餓狼盯著一塊肥肉的男人們,見到領頭的那個男人,如同潮水一般迅速向後退去。他們看起來很怕那個男人,但是她已經無心再去看了,被追上的女人的下場,她就算不想也知道。

如今這模樣,當真是生不如死。

男人翻身下馬,大步走到那些騎兵面前,用鮮卑話重重的呵斥他們,突然擡起手里的鞭子打在一個人的身上。那鞭是真狠,一鞭下去立即皮開肉綻,聽得慘叫一聲,被打的那個人捂住臉滾倒在了泥水當中。雨珠繼續打下來,雨水混著血從指縫中淌出。

剩下的幾人立即噗通跪倒在水里,對著那男人連連求饒。

清漪聽著那些完全聽不懂的話,躺在泥水里想要笑,可是扯了扯嘴角,發現自己笑都笑不出來。

那幾個跪在地上的人也沒有逃過,依次狠狠被打了好幾鞭子。清漪聽著慘叫已經麻木,她躺在那里,雙眼直瞪瞪的看著天空。雨水落到眼睛里引起一陣不適,她眨了眨眼睛,突然頭上的光線被擋住了。

黑鐵的面罩之下%e9%9c%b2%e5%87%ba一雙眼睛,那雙眼睛寒冽至極,有暗暗的怒火在跳動。兩雙眼睛對上,一雙手把她從地上拽起來,扛在了肩上。男人的肩膀抵在她的腹部,硌的她難受的幹嘔了幾聲。走了幾步之後,她整個人就被丟到了馬背上。

那個扛著她的男人翻身上馬,口中叱喝一聲,撥轉過馬頭,向洛陽城內奔去。

馬背上顛簸不已,清漪在路上狂奔了那麽久,又遇上那種事,體力幾乎透支,她兩眼一黑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