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穿越之娇妻不好惹》作者:奚落洛

fuli9780 上傳於:2017-07-15  大小:364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穿越之嬌妻不好惹》作者:奚落洛 瀟湘書院VIP2017-07-11完結

內容介紹:

  穿越到古代,季雨璇莫名其妙地被當成了跑路的齊霏。

  好吧,既來之,則替之。

  古代生活真美好,逛逛圈子,開開鋪子,吃吃零食......

  要是別被那個帥到不行、有錢到不行、對自己寵溺到不行的男人逼婚就好了,那可是齊霏的未婚夫婿耶。

  可是,她被他一點點地吸引住了......

  秋水湖畔,他深情表白,她婉轉拒絕。

  “蕭韻,我真的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你眼前這個女子,她的學識,脾性,喜好,技藝......統統和過去不一樣,是個完全不同的人!”

  “倘若我說,我還是喜歡你呢?”他低頭問她,“倘若我說,我更喜歡現在的你呢?”

  誰知,嫁給他以後,那個她以為死於非命的齊霏,竟然回來了!怎麽辦?

  可縱使她百般掙脫,卻還是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本書標簽:代嫁
================

第一章 心碎

擁擠的地鐵車廂里,雨璇用力握著吊環,眼神渺茫地盯著手指上的尾戒。

剛剛和丈夫秦灃結束了兩年的婚姻,這是她買來安慰自己的。

地鐵搖搖晃晃,她的心也像被搖來晃去的車廂,滿滿當當,裝的卻都是疲憊。

腦子里不停地回放著離婚之前的一幕幕。

那個周六他們就結婚滿兩年了,本來說好要一起出去吃飯慶祝的,然而還沒出門,秦灃就被上司的一個電話叫走了。他匆匆走後,她發現他忘了手機。正打算給他送去,就看見屏幕顯示收到了一條微信信息。

發信人的微信名,叫米粒兒。

她記得秦灃的前女友叫做米菱,出國後就跟他提出了分手。追求她時,他將這些告訴了她,還說兩人已經徹底斷了聯系。

米粒兒這個人,她從未在他的微信通信簿中見過,應該是最近添加的。不會是她吧?帶著一點疑問,她把手機送到了秦灃的辦公樓。

“當然不是,璇璇,你太多心了。”他笑道,還%e5%90%bb了%e5%90%bb她的臉頰。“乖乖在家等我,咱們晚上一起去吃火鍋。”

可是,她一直等到晚上九點多,秦灃也沒有回來。電話打過去,手機關機。

她以為他出了什麽事故,瘋了一樣地找他的好友,一度急到要去報警。後來,還是閨蜜提醒:要不要打去他的辦公室問問?

“秦灃走了呀,有位小姐過來找他的,他連工作都沒做完呢,害得我們現在還在加班。”他的一個同事說。

聽到這個消息,她說不上是什麽感覺。婚後秦灃對她百般體貼,讓她往那方面去想,她做不到。

可是,聯想到那個“米粒兒”,她又有點不確定。就這麽坐臥不安地,在這個棉婚之夜,她睜著眼睛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秦灃終於回來了。

“璇璇,對不起。”

“昨晚,我……和她在一起。”

“米菱?”她顫唞著問。

“……是。”

後面的一切都十分俗套。他解釋兩人之間“輕率的分手”,解釋他們近期邂逅時的“微妙心情”,祈求她。而祈求的內容,竟然是讓她成全他們。

“……既然你們誰都沒有忘記對方,那你為什麽還要娶我?”

“對不起。”他留給她的只有這一句。

等看到米菱,她才震驚地發現,自己和她長得如此相像。

她回憶著兩人從相遇到感情升華的那一個個片段。當時沒有察覺,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那一次次深情的凝睇,都是他透過她,看著另一個女人。

兩年傾心的投入,她竟然一直扮演著替身的角色!

這是多麽荒唐的一段婚姻。

這是多麽惡心的一段婚姻。

他提出離婚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頭,迅速辦理了所有的手續,一眼也不想多看他,即使他將所有的財產都留給了她。

地鐵突然發出刺耳的報警聲,車廂劇烈地晃動。車燈滅了,周圍漆黑一片。不知哪個乘客的包狠狠砸在她肩膀上,有人驚慌地抓住她,尖利的指甲劃破了她的手臂。

雨璇緊緊抓住吊環,但地鐵猛烈地摩攃著通道,最後撞到了墻壁。她被慣性帶倒在地,在一片漆黑之中失去了知覺。

------題外話------

我是親媽。敢渣我的女主,一定要還!

第二章 鴻門宴

雨璇到齊府已有一個多月了。

大益是一個沒有載入史冊的朝代,位於元朝滅亡之後。從史書看,消滅元韃子、恢複中華的是複姓歐陽的一族。

齊家祖宅在渭南,是當地的望族。齊老爺帶著家眷出外做官,目前是燕州的知府,府衙就在省城燕城。夫妻膝下只一兒一女,兒子齊震已在外遊學多年,女兒齊霏,就是她現在冒名頂替的小姐。

她的眼神落在右小指的尾戒上。剛遭婚變就穿越到古代,還是肉穿,真倒黴。

她剛從昏迷中醒來時,衣著華貴的齊夫人正抱著她呼天搶地。

後來才得知,齊霏自幼定親,夫家姓翟,是南方的巨富。忽一日,她的非婚夫婿翟家二公子突染重病,求醫問藥毫無效果,眼看就奄奄一息。這時,翟家提出了沖喜的荒唐要求,而齊老爺竟然一口答應,說什麽君子重諾,齊家百年名流,絕不做背信棄義之事雲雲。

齊霏被捧在手心嬌慣大的,得知這個消息又驚又怒,留下一封灑滿委屈的書信就離家出走了。這事兒又不好聲張,齊家召集心腹,苦尋一天一夜,終於在齊府後山的山澗里發現了昏迷不醒的雨璇。

她醒來時全身古裝,還以為自己是魂魄穿越,等發現尾戒和在地鐵上被人抓破的傷口,才明白是肉穿。她當時頭部受了重傷,連話都說不出來,眼睜睜看著齊夫人把她當成失而複得的女兒百般呵護,只能大致斷定自己和齊霏長得一樣。

多半是一來就遇到正在逃跑的齊霏,被打昏後換上衣服,做了她的完美替身。

後來,好不容易能開口說話了,從下人絲毫沒有異樣的反應中,才駭然發現,不止是長相,兩人就連聲音都一樣。

更讓她吃驚的是,她右臂內側多了一枚月牙形的胎記,據齊夫人說,她就是憑著這塊胎記認出女兒的。

也許齊霏逃跑是有幫手的。到現在為止,這名正主兒再沒出現過。

“姑娘,姚小姐又下帖子了。”丫頭小鶯走進臥房稟告道。

正在書案前練字的雨璇無奈地擡頭。“怎麽又來了,真是陰魂不散。”

她來這麽久,雖說一直扮失憶,但總不好一直這樣下去。齊霏雖嬌生慣養,卻是嚴格按照古代名門閨秀標準培養的,琴棋書畫,該會的都會,據說還極其%e7%b2%be通。這些天來,她玩命地惡補,好讓“失憶”的齊霏不至於太不像話。■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就在雨璇分秒必爭地補課的時候,她接到了姚小姐的帖子和信。

燕城東臨京城,是大益的陪都,許多達官顯貴住在這里。姚小姐是翰林院學士的女兒,和齊霏常有往來,算得上是手帕交。信中,姚小姐殷勤問候她的身體,說是驚聞她高燒一場,甚為掛念,現下若好了,就請她去家中賞荷。

雨璇拿著那張粉紅帖子,怎麽看怎麽覺得不對。真要關心她,幹嘛不自己來探望?

問了另一個丫頭紫燕才知道,齊霏自恃才華橫溢,說話尖酸狂妄,大約不知何時得罪了姚小姐。而她聽說自己“失憶”得喪失了一切閨秀本領,估計不知有多拍手稱快,下帖子肯定沒安好心。

雨璇婉拒了這邀請,可姚小姐居然不氣餒,十天半月就追一帖,這已是第三次了。

縱然她在現代是個哈古風的學霸,惡補了才不到兩個月,也就學會些禮儀,刺繡只會基本針法,寫字只能做到描紅不出格,至於下棋作詩什麽的,還都停留在零起點。

可是這邀請不能再不去了。

燕州知府正四品,翰林學士雖說只有五品,但人家是京官,又在這麽重要的朝廷部門,單沖姚小姐的父親,怎麽也要給點面子。

“唉,去吧。”她帶上紫燕來到了姚府。

姚府有個很大的荷花池,里面的荷花亭亭玉立,粉的嬌美白的清幽,朵朵爭奇鬥艷。

同樣爭奇鬥艷的,還有池邊那群美麗的貴女。

“霏兒,你終於肯賞光了。”身穿粉色褙子,系著白色滾荷葉邊百褶裙,比著荷花打扮的姚小姐笑%e5%90%9f%e5%90%9f地走過來。

雨璇齜牙而笑,“抱歉,實在是身子不爭氣。”

旁邊一個穿著藍色雲緞裙的少女用團扇遮口,笑著說:“可真是不爭氣了,上次你也是病著,生生錯過了那場並蒂蓮盛宴,一年只有一次啊!”

“對啊,不然以齊姐姐的文采,又能做不少好詩了。”另一個穿紫色絹紗裙的少女接道,她和藍衣少女長得有幾分相似。

周圍是一片附和聲,好像十分替齊霏惋惜。

雨璇只有苦笑。她泡辦公室出來的,如何不知這是挖坑的前奏。

果然姚小姐大聲說道:“好在今日咱們的第一才女來了,這些花兒也終於不算白開了。”

又是一片附和聲。

“對啊對啊,馬上夏日過完,荷花都要謝了呢。”

“齊姐姐(妹妹)可要趁著花兒還在,多做些絕妙好詩。”

“前兩次沒來,欠下的詩債也要一並還了。”

“沒錯沒錯,至少要做三首七絕。”

“三首太少了吧,真是小看齊大才女了,怎麽也要六首才能表達人家的滿腹才思。”

“六首算什麽,怎麽也要十二首,不然哪配得上人家的詠絮之才。”

紫燕漲紅了臉,偷偷給雨璇使眼色。齊府上下都知道姑娘大病一場後連老爺夫人都認不出了,更別說那些四歲起就學的才藝,現在雖說一直在用功,可學得遠沒有從前那樣快。眼下這些小姐這般做作,分明就是得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