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唯愿此生不负你》作者:姒锦

kcpmv 上傳於:2017-12-21  大小:268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唯愿此生不负你
作者:姒锦


简介

要早知道他那么尊贵霸道不好惹,她能将喷嘴强塞到他嘴里么?
不能。
要早知道他是富可敌国的太子爷,她能不小心咬上他么?
不能。
要早知道他是人人敬而远之的“冷面阎王”,她还会查他酒驾么?
不能。
比灰姑娘还灰的连翘做梦也没有想到会与这样的男人有任何交集,可光天化日之下被他公然绑架、惨遭羞辱却无人敢管,她能不咬他,咬他,还继续咬他么?
家世显赫还帅得一踏糊涂的他从不近女色,任何女人都别想接近他三尺之内。可她不仅近了,塞了,还咬了,他能饶她,饶她,继续饶她么?
当赤道融化冰川,当彼此嵌入骨血…
他和她,又该何去何从?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披着微笑外衣的阴损毒%e8%88%8c闷骚 女主的成长史;这是一个阎罗王般冷酷无情却宠妻无度的霸气男主的猎妻史。P:浆糊路上,烽烟再起,且看姒锦再次演绎大爱无疆,极致宠溺。一贯宗旨:小虐怡情,绝无大虐,一对一顶到底!

【片段】:
她销声匿迹了六年,不料,回国刚下飞机就被他给戴上了手铐。
“丫头,逃妻和逃兵,都够你喝一壶的,你选哪样?”
“叔叔…”她的身后,天真可爱的精灵小美妞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问得无辜:“你为什么要抓我妈咪?”
他惊喜,难道这是他们的女儿?
“小丫头,你几岁?”
“四岁。”小美妞笑得很甜。
开玩笑!
我天才小腹黑为什么要告诉你真话,你是我爹地又如何?敢欺负我妈咪,就等着看我七十二变吧……

类别:现言

坑深 001米 咱讲的是王法

午夜十二点。

尖锐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沉寂,电话里传来交警队BOSS刘队的声音,火急火撩像催命:

“连翘,队里人手不够,你赶紧过来。”

“是。”

放下电话,连翘迅速换上刚领到一个星期的警服精神抖擞的冲出了房门,背后传来小姨疑惑地喊声:“翘翘,大晚上去哪?”

“执勤!”

“小心点啊——”

“知道啦!”

听着小姨拖得长长的尾音,脚下却没停。

从十二岁开始,她就跟着小姨一起生活了,她最崇敬的帅爸为国捐躯了,会摆弄中草药的美妈也彻底消失了。

算命的说她八字硬,天煞孤星。

笑!

……

30分钟后,她赶到了目的地。

叉路口上,对讲机,荧光棒,一晃一晃的。

身穿着荧光背心的纠察兵和交警队同事们正严阵以待,说是京绵高速出了车祸,一辆军用越野车撞死了一名孕妇逃逸了,这会儿大队正配合警备纠察夜查肇事车,顺便查酒驾。

刚到地点就被刘队安排了和两个同事到另一个路口,还叮嘱着:“重点是酒驾,军车不归咱管,哪怕是军地协作时间,闲事儿少惹。”

机关里混成了精的老油条,话里的意味儿明显。

连翘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蛋子,指哪打哪的炮灰人物,自然唯命是从。

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别说酒耗子,连只蟑螂都没逮到。

抬腕一看,已经凌晨一点二十五分!

125,哪怕过去了很多年,她还能准确地记得——他说是,要爱我。

这时——

一辆长得像路虎揽胜的越野车疾驰而来,速度飙得极快,为啥说长得像呢?因为那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车型车款,霸道又彪悍。

后来她才知道,那玩意叫‘战神’,是改良版的多功能特战队战车——当然,这是后话。

她迅速瞟了俩同事一眼,可人家垂着眼皮儿,压根儿不理会。

苦逼的新人一枚!她赶紧伸手一拦。

越野车完全无视,继续嚣张地驶了过来。

哟嗬,想跑啊?

一咬牙,她充分发挥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冲上前去再次挥手。

还不停?有问题,吃不准就是肇事车。

丫的,她索性冲到了路中间!

吱——

刺耳的刹车声直透耳膜,越野车骤停之下与地面摩攃出尖锐的啸声来,在深夜里甚为骇人。

对着半摇下的车窗,连翘敬礼微笑: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

“你他妈找死?”一口的京腔,刺骨得犹如腊月的冰雹,冷得透心!

“同志,请配合工作。”

“让开!”

一道不悦的冷斥,混着酒精味儿飘了出来。连翘微眯起眼,又向越野车靠近了两步。只见里面坐了两个男人,副驾上帅得有点妖孽的那家伙面色酡红,显然是喝酒了。

而驾车的男人——

冷冽,沉默。

那暗沉犀利的眼神儿一扫,危机感让她差点儿打喷嚏。

冷啊!这丫谁啊?气场太强了吧!

像……猎豹!

他就端坐在那儿,一个动作也没有,可极富男人味儿的长相和那份倨傲霸气,宛若统领世界的王者,谁都该匍匐在他脚下似的……呃,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连身板儿都无可挑剔,这劲儿绝对能秒杀各年龄阶段的妇女同胞,不过……

——再帅你丫也不能酒驾不是?

“酒驾还这么拽?证件!”

“滚蛋!”习惯了发号施令,邢烈火极其恼怒地瞄着她。

连翘火了。

丫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当你是皇帝呢?

“我让你——测、酒、精!”

说完,掏出了酒精测试仪,按住POWER,小手儿一晃就递进了车窗。

身后——

突然传来俩同事莫名的抽气声,和几句窃窃私语——

“……胆儿真肥……她……”

“……牌照……太子爷……傻……”

她没听得分明,但鄙夷不已,袖手旁观的老油条子,欺负新同事。

赶明儿,寻个机会得给他俩点颜色瞧瞧!

连翘这小丫头,别看她小脸蛋儿嫩滑得就跟露水养大的花骨朵儿似的娇俏,可事实上,透过那粉嫩的伪外包装,那看上去微笑天使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邪恶的腹黑之心。

还有,一肚子不为人知的坏水儿。

……

鼻尖儿嗅着她小手上传来那若有似无的奇怪幽香,邢烈火心中微微一恻,冷酷至极地睨着她。

“听不明白?我让你滚蛋!”

横什么横?!

连翘受不住他冷得像剜骨刀般的眼神儿,但她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妞儿,三百年武术世家的传人,功夫可不是白练的。

小样儿,收拾不了你?

一个漂亮的小擒拿,她迅速钳住他嚣张的下巴,硬生生将手里的酒楼测试仪的喷嘴儿强行插在了他的嘴里。
¤思¤兔¤網¤
然后,微微一笑:“同志,来,使劲儿吹……”

咝……

哪料,下一秒手腕就被他大力反扼住,差点儿%e8%84%b1臼。

要说邢烈火刚才只是冷酷,那这会儿简直是愤怒到了极点,那火儿直冲脑门儿,打死他也没想到这浑身没二两肉的小丫头竟有这等好身手,一时大意竟被她钻了空子。

奇耻大辱,没有之一。

眸底的怒火快要飙出来了,他虎口上移,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霸道地撬开她的嘴,将喷嘴儿塞了进去,“给爷含着,使劲儿吹!”

这男人的力气忒大,连翘伸出小尖牙齿,还没咬到他手指,就被他掐得呼吸不畅,心嗵嗵直跳,枉费一身功夫,竟挣%e8%84%b1不开,只能被迫含着那粉红色的喷嘴儿,一双潋滟的美眸怒视着他。

咳咳!

这一幕,让旁边的卫燎觉得有些玄幻了,这幺蛾子出得……依他家老大的习性和身手,竟能让这美女近了身?还让人把喷嘴儿塞进了嘴里?

噗!

他想笑,但一瞅老大的阎王脸快喷火儿了,愣是憋住。

实事上他家老大还真就没喝酒,可瞧着他将自己含过的喷嘴又塞进了人家姑娘的嘴里……这,这个酒精度才是相当高啊。

木头疙瘩开窍了?

看看一身制度诱惑的漂亮小美女,再看看满脸怒容的老大,他忍不住欠抽了。

“这……你俩一人含一口,接%e5%90%bb啊?”

连翘的脸唰地红了,然后白了。

痞里痞气,忒讨人厌。

冷哼一声,邢烈火松开手放了她,冷冽一睨,“把领导叫来。”

咳!

摸着脖子,连翘直想问候他全家,可……娘也,这男人也太可怕了!

咋办?

瞧着身上的警服,想到为国捐躯的老爸,她正义直接就凛然了。

人模狗样的纨绔,顶风酒驾还以为她好欺负呢?

“同志,省省吧啊,你今儿就见玉皇大帝他老人家都没有用,我脚底下踩的是啥知道不?天子脚下,咱讲的是王法。”

不屑地说完,她瞅着傻了眼的同事和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纠察,挥了挥手,“喂,愣着干嘛呢?帮忙啊……”

两个交警下巴都快掉了。妹子,交警守则第一条咋学的?熟记要害部门和重要人物的车牌儿啊。

这啥同事?!

连翘好不容易才压住心里的火,对着走过来的两名纠察帅哥,甜滋滋地笑了笑,“帅哥,这俩人妨碍公务,麻烦帮我……”

斜睨着她,邢烈火语气更霸道了,一句话在夜色中听得人骨头缝都在泛凉。

“给我带走!”

------题外话------

妞们,新文求收求评……

我爱你们,你们都懂的~翠花,上酸菜喽~

坑深 002米 你,很香!

“是!”

纠察兵整齐划一的立正敬礼,在这暗夜里凭添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