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权戚之妻》作者:长沟落月

junki86 上傳於:2017-12-26  大小:148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权戚之妻
作者:长沟落月

文案

沈沅上辈子所嫁非人,最后中毒身亡。重活一辈子,她想,她再也不要招惹李家人了。但没想到最后她还是招惹上了,而且还招惹了个更厉害的。
那个人,他弄死了自己的未婚夫。但她又不得不嫁给他,因为自己全家锒铛入狱的时候,他将她抵在墙上,沉声的说:“嫁给我,我就答应救你全家。”

内容标签: 爱情战争 重生

主角:沈沅 ┃ 配角: ┃ 其它:


☆、沈沅回京

  沈沅又梦到了她的上辈子。
  凉风初起,梧桐叶落。她双眼缚着白绫,赤脚走在微凉的木地板上。
  侍女搀着她的胳膊,扶她在廊檐上的圈椅中坐了。初秋的日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耳边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她歪了歪头,对着那个方向笑道:“你来了?”
  “嗯。”极沙哑粗粝的声音,但她却听出了里面的温柔来,“你怎么没穿鞋?”
  沈沅笑了笑。
  那个时候她已经察觉到药物压制不住她体内的毒了,身体对外界的触♪感正在慢慢的消失。这样双脚能感觉到微凉舒适木地板的日子只怕不会很长,所以她很想趁着现在多感受一下。
  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抬头笑道:“你教我抚琴吧。”
  当初她被人下毒,醒来之后双眼就已经看不到了。她不知道救她的人是谁,他从不肯透露他的身份和姓名给她知道。只是在后来的相处中,她慢慢的知道他约莫是个武人,嗓子在战场上被浓烟给熏坏了,所以现在说话的声音才会这样的沙哑粗粝。
  但这样的一个人,他却抚的一手缠绵悱恻的好琴音。
  沈沅偶然一次听到他抚琴,便央他教她。他倒也没有推辞。
  宽厚的大手,掌心中有薄茧和伤痕,被这样的大手覆在自己的手背上,沈沅竟然觉得很安心。
  就像现在,他的手牵着她的手按在琴面上,一下下的拨弄着琴弦,悦耳的琴音如流水一般从她的手指尖流淌出来。沈沅觉得她仿佛听到了春日花开的声音。
  场面忽变。
  她被他抱在怀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五脏六腑刀绞一般的痛。
  她听到他沉声的在问她:“你有什么心愿未了?告诉我,我去给你办。”
  她摇了摇头。
  她这一生,骄横任性,不听父母言,一定要嫁给李修源,有今日的下场全都是她自找的。她不恨谁,也不怨谁。
  她只是觉得,自己竟然这样的愚笨不堪。
  她在他的怀中抬起头,艰难的扯了下%e5%94%87角,勉力对他露了一个笑容出来:“谢谢你救了我。你的恩情我这辈子是报答不了了,若有来世,容我再报答吧。”
  最后她闭上双眼的时候,耳边仿似听到他沉痛的叹息声,还有他低低的声音在叫着她:“沅沅。”
  这是相处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叫她名字。
  沈沅忽然就惊醒了过来。
  窗子外面的天还是昏黑的,她听得到西北风紧,还有潇潇飒飒的秋雨拍打在船篷上的声音。
  船舱里面悄无声息,大丫鬟采薇正睡在舱板上。朦胧中听到沈沅坐起来的声音,她立时就惊醒了,坐起来问道:“姑娘,您醒了?”
  沈沅轻轻的嗯了一声,又问她:“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采薇看了一眼小方桌上点着的蜡烛,回道:“才刚过寅时,姑娘您再睡会儿吧。“
  沈沅点了点头,重又躺回了床上去。
  不过经过刚刚的那一场梦,她现在已经睡意全无了。躺在床上一面听着外面细雨淅淅沥沥拍打着船篷的声音,一面想着心事。
  若说出来只怕旁人都要当她是妖魔鬼怪的,但她自己知道,她确实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而现在,若严格说来,应当算是她的第二世吧。
  她是沈家的嫡长女,祖上也曾袭过列侯,但只封袭三世,后人多从科举出身,也算得上是书香世家了。
  她的父%e4%ba%b2便是从科举出身,现已做到了太常寺少卿的位置。而她的外祖父更是做到了左副都御史的位置,然后告老回乡。她还有个在宫里做了贤妃的姨母。
  沈沅暗暗的叹了口气。
  她自小被母%e4%ba%b2捧在手掌心中千娇百惯的长大,原该有个繁花似锦的未来,可一切皆因她心仪上了李修源,不顾女儿家的矜持又是写信给他,又是送香囊给他。最后这些事不晓得怎么就被父%e4%ba%b2知道了。父%e4%ba%b2素来便极看重女子名节的,觉得她这样做丢尽了他的脸面,大怒之下便要送她去庵堂修行。最后还是母%e4%ba%b2哭着下跪求了他许久,父%e4%ba%b2才同意母%e4%ba%b2说的暂且将她送到外祖父家去待一段日子的提议。
  次日母%e4%ba%b2泪眼婆娑的送她上了到常州的船,细细的嘱咐了她一番。又说等过些日子父%e4%ba%b2的气消了,她立时便会遣人接她回来。
  那个时候沈沅对此也是丝毫不在意的,只以为不过是到外祖父家去玩些日子就会回来,所以还觉得母%e4%ba%b2的那些嘱咐实在是啰嗦的紧。
  但她没想到这会是她和母%e4%ba%b2见的的最后一面。
  她的母%e4%ba%b2,对她那样如珠似宝的母%e4%ba%b2,在她离开京城的两个月之后竟然就得病身亡了。可恨她先前一些儿都不知道母%e4%ba%b2的病情,还几次三番的来信恳求母%e4%ba%b2能促成她和李修源的%e4%ba%b2事。
  纵然是这辈子她重活了一世,可那也是在她到了常州外祖父家,母%e4%ba%b2已经死了一个月之后才重活过来。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始终都没有能见到母%e4%ba%b2的最后一面。
  沈沅想到这里,只觉得眼眶发热,心尖上似是有一把尖锐的刀子一直在绞动一般,痛的她简直都要透不过气来。
  她勉力的定了定神,然后翻过身子侧躺着。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攃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就显得尤为的清晰。
  采薇刚刚才有些睡意,可立时又被惊醒了,
  “姑娘,”她轻声的叫着沈沅,“您睡了吗?”
  沈沅睁开双眼对她笑了笑:“没有。我口有些渴,你倒一杯水来我喝。”
  采薇应了一声,忙起身去旁边小方桌上放着的保温茶桶里拿了紫砂提梁壶出来,倒了一杯水,双手递到了沈沅的跟前来:“姑娘,您喝水。”
  沈沅起身坐了起来,右手接过了杯子,喝了两口温热的水,又将杯子递给了采薇:“明儿还要赶路,你也睡吧。”
  船舱里就亮着一盏灯,烛光朦胧,采薇可以看到沈沅好看的杏眼下面有一圈淡淡的青色。面色也有些苍白,显然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采薇心里也明白,姑娘是不惯坐船的。而她们自从在常州码头上船之后就已经在船上待了十日了,姑娘自然不会觉得很舒服。
  不过她原是那样娇气的一个人,这十日中却不曾听到她抱怨过一句。也不曾见她迁怒于人,如以前那样,心中不快就随意的寻个由头找下人们出气。
  姑娘这一年来的变化可真是大。
  采薇心中感叹了一下,又忙伸了双手来接杯子,轻声的说道:“这几日都顺风,咱们的船走的快,明儿就该到山东聊城了。等船过了聊城,算算路程,再有五日就该到京城了。”ω思ω兔ω網ω文ω檔ω共ω享ω與ω在ω線ω閱ω讀ω
  沈沅点了点头,躺回了床上去,阖上了双眼。
  但脑子里纷纷乱乱的都是上辈子发生的那些事。一会儿是父%e4%ba%b2厉色痛骂她,我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一会儿是母%e4%ba%b2跪伏在地上痛哭着哀求父%e4%ba%b2不要送她去庵堂的场面。一会儿是李修源眉眼中满是厌恶的看着她,冷淡的说着,我从来就没有欢喜过你。我欢喜的,从来就只有一个蓁蓁。一会儿又是她得知弟弟和妹妹噩耗时的震惊,跪地痛哭。
  这一夜梦多且沉,沈沅睡的很不好。天明她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昏沉沉的。
  采薇给她披了一件雪青色的素缎披风,扶她到船头透风。
  临近天明的时候她们的船已经到了聊城了。船家隔着门禀报了沈沅,说是床上的米粮菜蔬已用尽了,说不得今儿船就只能在这里暂且停靠半日,他要遣两个水手上岸采买些米粮菜蔬。
  沈沅应允了。
  她知道聊城这里产的好鸭梨和焦枣,四喜鸭子也是天下闻名的,于是她就让采薇叫了个粗使婆子过来,给了她一锭银子,让她下船去买一些鸭梨和焦枣,再买上几只四喜鸭子来。
  婆子接了银子,恭敬的退了下去。沈沅站在船头,看着她踩着踏板下了船。
  岸上倒没有什么人,些微栽了几棵柳树。不过现在已经是深秋的天气了,那柳叶儿便也半青半黄,看着只蔫蔫儿的,再无夏日的活泼了。倒有一棵大枫树,经霜之后叶子赤红如火。
  沈沅在船头站了一会,看到旁侧有个用手帕子搭了头的妇人摇着小船在那里叫卖鲜菱莲藕。她想着常嬷嬷是极喜吃这脆生生的菱角的,便让采薇叫那妇人将小船摇近过来,要买一些鲜菱角。
  采薇应了,招手叫那妇人过来,弯腰同她说了要买菱角的事。那妇人极爽利的应了一声,伸手就去拿放在脚边的秤来秤菱角。
  沈沅以往没有见过秤,心中觉得稀奇,便也走近两步过去看。
  而这时她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喊:“船家,船家,请问你这船可是去京城的?”
  沈沅就回过头去看。只见一个长随模样的人正站在岸边同船家喊话,而他身旁的那株枫树下则站了一个人。
  那个人身上穿了一件青绢箭衣,相貌无疑是极俊挺的。但眉眼间却是冷若冰霜,便连他头顶那赤红如火的枫叶都压不住他浑身的那股子冷淡气息。
  沈沅大吃了一惊。
  这个人她却是认得的。
  李修尧,李家的庶长子,她前世丈夫的兄长。后来一手扶持自己年幼的外甥登上帝位,成为了朝中权倾天下,炙手可热的外戚。

☆、昔年恩情

  沈沅心中还在震惊着,正忙着量米煮饭的船家却是直起身来,同那长随说道:“是去京城的船,怎么?”
  那长随的声音响亮:“我和我家公子要到京城去,能不能搭你的船一程?船钱好商量。”
  船家看了沈沅的方向一眼,然后对那人摇了摇手:“我这船已经让人整个的都包了,不好再搭人的,小哥还是去别处再问问吧。”
  但聊城这里到京城的船原就少,现在又快到冬日了,江上风大,就更少了,一时之间还哪里能找得到船去京城?
  名叫齐明的长随面上有难色,但还是转过身去同正站在红枫树底下的李修尧说了:“公子,您看,这事该怎么办?”
  这三日他们但凡看到船就要问是不是去京城的,好不容易的今儿终于终于碰到了一条去京城的船,可偏偏就叫人包下了,不搭人。
  但公子是接了吏部的文书,着他尽快去兵部报到的。走旱路太慢,所以这才想着要走水路,可若一直寻不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