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她想在黑夜里撒点儿野》作者:乐木敏

a54108999 上傳於:2018-01-12  大小:87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她想在黑夜里撒点儿野》作者:乐木敏


<三言两语版介绍:>
和筱白,是她给自己改的名字,她的解释是“起个纯洁的名字,好做点龌龊事儿,省得老祖宗的棺材盖摁不住。”
<严重剧透版介绍:>
她不算是个好女人,却遇到一个“老实木讷”的好男人,她把他据为己有,沾沾自喜并日夜使用,后来发现这男人一点都不纯良……(ㄒoㄒ)然后他们就开始他们的生活琐事

他们的生活琐事是这样哒:
和筱白:陆良鋭,你儿子醒了,去喂他
和筱白:陆良鋭,家里狗粮没了,你记得去买
和筱白:陆良鋭,我裙子要手洗
和筱白:陆良鋭,我爱你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主角:和筱白,陆良鋭┃ 配角:刘元甲 ┃ 其它:乐木敏狗血文系列

正文 1.01

“444号,和筱白请到17诊室,36号诊台”

“444号,和筱白请到17诊室,36号诊台”

“444号,和筱白请到17诊室,36号诊台”

“……”

“756号,李英请到17诊室,36号诊台”

医院门诊楼层的广播响了一遍又一遍,和筱白紧着把手里的烟赶快抽完,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地朝着诊室走去,赶在下一位患者进去前,她先挤在门口,抿了个笑容,“不好意思,我先。”

打开诊室门,里面两个诊台,只有一位医生在,是个男的。

和筱白站在门口,有些迟疑。

想了想时间,算了,医患前面,不应该有性别差异。

和筱白把包挂在肩膀上,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下。和筱白坐着时候的姿势十分的优雅,脊背挺直,有人称赞过她是有天鹅颈的人,脖颈白皙又长,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是穿低领衣服。有优点当然要毫不遮挡的显露出来呀,难不成要藏着掖着在浴室里自我欣赏不成。

“医生,我凶疼。”和筱白说。

男医生年龄在三十左右,正盯着电脑屏幕看,闻言扭头看她,表情略诧异。医生嘛毕竟是靠技术吃饭的,颜值不能要求太高,在六十分以上再把白大褂往身上一套,搭配着白得刺眼的背景墙和刻板到像是没有夜/生活的苦闷表情,好感度和同情心瞬间能提升到七十分。

“……”七十分看着和筱白,表情有些怪异。

和筱白以为自己声音小,没说清楚,就又说了一遍,“我说,我凶疼,有段时间了。”

七十分的表情更奇怪了,拿着她的挂号看,又看了看她的凶。

和筱白本来也有点不自在,可她又是个欺硬怕软的主,见对方不吭不哈的,听说的那些关于医生的负面新闻,在脑子里随便就想起来一两个,她也不瑟瑟缩缩的,挺了挺,让对方看得更清楚。

“这里是心外科,看心脏的。”七十分咳了一声,说。

“……”和筱白扭头看墙上挂着的图,她进来时候瞥了一眼来着,没看仔细,她的腰有点垮。

七十分又提醒她,“你可以拿着挂号单去一楼,重新换一张。”他又补了一句,“免费。”

和筱白盘算了下会耗掉的时间,她的腰杆又挺直了,“反正位置差不多,你不是也是医生嘛,多多少少应该是懂得些的,谁看都一样,看一次医生不容易。”

七十分是有个性的医生,坚持本专业,“我看不了。”

和筱白坐着没动,漂亮得,跟只狐狸一样。

“756号,李英请到17诊室,36号诊台”七十分医生摁了桌上的铃,播着下位患者的名字。

“医生,我呼吸不畅有时候还心慌,可能是心脏出问题了。”

“你刚才说凶疼!”

“你说看不了,那就看心脏吧。”和筱白笑了笑,明眸皓齿的,“一样救死扶伤,不该拘泥于救哪种病吧。”

“……”医生无语。

下一位患者推门进来,看到和筱白还在,站在门口不知该进还是退。患者见医生和面试者见主考官是一样的心理和行为,唯恐自己哪点不恰当惹着对方的不满意了,不过医生更牛逼啊,是关系到生命的事情呀。

七十分见和筱白老神在在地打定主意不走了一样,他叹了口气,对门口的患者说,“你再等一下。”

“哦。”门口的患者,低眉顺眼的应着,又瞪和筱白。

等门关上了,和筱白问医生,“在这里看,还是去隔间里?”诊室里用白色帘子隔开,里面可能是做检查的。

七十分摇了摇头,很避讳一样,“就在这里吧。”

和筱白又问,“要%e8%84%b1吗?”

可能是她说得太直白又没像别的女人那样羞羞答答的,七十分这才正眼看她,眼睛里有异样的光亮闪过。

“不用,你把外套撩开一些就可以了。”

和筱白笑了,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听话地把粉色外套,往两侧打开。

七十分没用手,他左右看了看比例和形状,就问,“例假什么时候来?规律吗?”

“还行,上次十二号来。”

七十分又问,“疼是上月底和这月初?”

“对啊。”和筱白和其他患者一样,虔诚地看着医生,略带不安又崇拜地问,“严重吗?”

“增生。”七十分说,“吃点药就行。”

“哦。”和筱白听说是增生,也就放下心了,把衣服拢好,又有闲心思打量眼前的医生,见人家板板正正地工作,侧面看,觉得人家鼻子还挺高,应该七十五分。

男人鼻子高,是好事。

七十分知道和筱白在看他,他鼠标在电脑里搜来搜去的找不到一样,气息有点急还咳了一下。

和筱白又笑了。

七十五分问她,“你笑什么?”语气不像刚询问病情一样的严谨,眼角盛着笑意声音轻快随意。

和筱白是吃察言观色这碗饭的,她太清楚一个男人,这些表现,说明了什么。

“没什么啊。”和筱白说,“身体健康,就开心的笑了啊。”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再做个检查。”七十五分继续端着,“平时生活注意,多饮水少熬夜。”他闻了闻,“抽烟了?”

“等得时间久了。”和筱白没瞒着,她觉得还是应该和医生说实话的,要不对不起挂号费,“不多。”

“最好戒烟戒酒。”七十五分看了眼她白色的领口及里面银灰色的肩带,“最好穿无钢圈海绵的。”

“好啊。”和筱白翻着手机,听得漫不经心的,敷衍地应着。

单子开好了,交给和筱白后,这段短暂的医患关系就结束了。七十五分似是舍不得,又没经验只有借着职务之便问了句本该在最初就问的问题,“结婚了吗?经常按摩有好处。”

“没有。”和筱白仍是笑,“不过男朋友,可能很快就有了。”⑤思⑤兔⑤文⑤檔⑤共⑤享⑤與⑤線⑤上⑤閱⑤讀⑤

七十五分跟着笑,眼睛里的光更亮了。

和筱白出诊室,下一位患者真是等急了,正编排她呢,“看她穿的衣服,大冷天的哪有好人家的姑娘这样穿,还有纹身,指不定是做什么工作的。”

和筱白翻着白眼,心里腹诽那中年妇女,估计是只知道围着锅台转,竟然不知道她身上这布料不多的衣服,可是好几千的牌子货。

算了,没病没灾的,她心情好,也懒得给别人普及知识了,就踩着高跟鞋扭着细腰走了。

和筱白交了钱、领了药,打电话去检查室说要预约,“不能今天检查?”

对方说了人多得等,要排到下周去了。

挂了电话,和筱白把检查的那联纸撕下来,扯碎了就近扔进了垃圾桶里。

还能活着就行,就不能耽误她赚钱。

和筱白今天是请了半天假,事情办得快,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她站在路边等出租车。三四月的天还有些冷,她为了卖俏穿少了,上面虽说是两件,里面那件低领的风一吹跟条背心一样,和筱白还是惜命的,把粉色长款外套拢紧了,下面穿着丝袜的%e8%85%bf就顾不得了。

站在路边,还真有几分风尘味。

出租车难等,和筱白的嘴又痒了,头一转,看到路边停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男的,应该有火。

和筱白扭腰过去,头发盖在脸上,她单手拢着往后,“师傅,现在走不走?”

“不走。”出租车司机人高马大的,结结实实的,正拿着块抹布擦车呢,看了她一眼就扭开了。

“擦完车,走不走?”和筱白又问。

“走。”

“那行,我坐车里等你。”和筱白绕到副驾驶座位,坐着。到了车里,没那么冷了,她就把衣服松开,还是薄外套低领内搭,露着白皙的脖子和锁骨。

司机拿着抹布,站了会儿,继续擦车。

司机是擦车前窗玻璃,他穿着件深灰色的类似于秋衣一样的衣服,灰溜溜的没什么样式,袖子挽在手肘处,身子前倾时候,能透过衣领,看到结实的%e8%83%b8肌,手臂粗得顶和筱白两个。

身体倒是结实得很,不过也就是个干体力活的。和筱白收回眼,敲了敲车门,“哥们,借个火儿。”

司机收回抹布拧干水,绕到驾驶座位,打开门坐进来,车子跟着颤了颤。天冷,他穿得少,身上却跟冒着热气一样。

和筱白跟着颤了颤,扭头看他,没看他的脸,莫名地想笑。

司机从座位上的外套里摸出个打火机。

和筱白手里举着烟,司机就打着火,侧身,给她点着。

挪开的瞬间,和筱白看到他的下巴,和滚动的喉结。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不戴耳钉和项链,为了显示身份地位,就在皮带手表上下功夫,打火机做为小物件也是要精心准备的。和筱白认识的男人中,别说是打火机了就连个指甲钳都恨不得是牌子货,这种没有任何装饰的一眼能直接看清贮气箱的打火机,应该是五毛或者一块钱买的吧。

她小时候点柴火时候,常用类似这样的,是齿轮的,手指头都红了还没能点着火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