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十万伏特电死你》作者:朝圣言

li1313 上傳於:2018-03-16  大小:1646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文案:
  一朝被雷劈,葉文軒莫名其妙多了個能發電的超能力。

  他要是把手指戳進電廠發電機的接線端子上,能給三個一線城市同時供應全年電力,人送外號「會行走的核電站」。

  國家電網公司老大握著他的手,深情道:「同志啊,國家未來的電力發展就要靠你啦!」

  葉文軒:WTF

  後來,「行走的核電站」被派去給大土豪做保鏢。

  邢淵冷冷道:「你剛剛是不是電了我一下?」

  葉文軒指天發誓:「我可是個正經的員工,怎麼可能會對雇主下手!」

  再後來……

  他下手了。

內容標簽:強強 異能 打臉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葉文軒 ? 配角:邢淵 ? 其它:

-------------------------

☆、第1章 渾身帶電的男人

  晚上九點二十分,某發電站數據監控室裡,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拿著幾張報告單,坐在桌旁仔細查看。

  他旁邊還站著幾個著裝統一的年輕人,趁著男人在看報告,右手邊的青年小聲說:「副隊,他現在同時給兩個一線城市供電,這能力絕對沒問題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讓他停下了?」

  坐在椅子裡的男人想了想,回道:「唔,再等等。也許,他還可以更進一步……」

  十分鐘之後,桌上的電話響起,其中一人過去接了,過了一會兒回頭道:「五個了。」

  男人終於說:「停吧。」

  所有人舒了口氣。

  「紹元,明天你去聯繫他。」男人站起來,按了按眉心,又把那幾頁資料折好揣進兜裡:「他是叫……葉文軒對吧。」

  李紹元連忙點點頭:「對。」

  「暫時可以放鬆對他的監管,別跟的那麼緊,以免他情緒反彈,這對我們不利。」中年男人沉%e5%90%9f道:「另外,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盯上他,如果有,先別打草驚蛇。」

  「是,副隊!」

  ××××××××

  出租房的衛生間裡,葉文軒捧起一把清水澆在臉上,而後甩了甩腦袋,勉強睜開雙眼。

  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

  葉文軒依稀記得睡前看了眼手機,9月12號。

  他一指摁開洗手台上的手機,瞥了一眼屏幕。

  9月15號,凌晨三點二十五分。

  「我竟然睡了兩天兩夜?」他小聲自言自語。

  他前天晚上給五個城市供電,走出發電站的時候,%e8%85%bf都是軟的。

  那場為時五個小時的測試過後,幾個隨行的便衣刑警開車把他送了回來,葉文軒道過謝,關上門就差點兒跪在鞋櫃旁邊。

  幸好這房裡只他一個租戶,要不然被其他人看到,指不定還以為他這是去幹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勾當呢。

  回來以後,葉文軒臉都沒洗,衣服也沒脫,倒在沙發上就昏睡過去。

  再次醒來時,便是15號的凌晨了。

  那群人特地選擇周五晚上請他過去,莫非也是怕他虛脫到第二天爬不起來,耽誤了上班時間?

  那可真是有夠體貼了啊。葉文軒漫不經心的想著。

  他還穿著那件皺了吧唧的淺色格子襯衫,兩手撐著洗手台,就著廁所裡柔和的燈光,仔細觀察鏡子裡的自己。

  葉文軒今年有26歲,他的臉型稜角分明,一雙桃花眼看誰都彷彿帶著電光,頗有幾分「顧盼風流」的意思。

  此外,入職三年的經歷讓他已然褪去了屬於學生時期的稚嫩感,眉眼間帶著些許成熟男人的英俊氣質。

  又因為本身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骨子裡便帶著點兒浪漫和時尚的藝術細胞,葉文軒特意留了一頭齊肩長髮,平時就拿發圈在腦後束起一個小辮子。但畢竟不是那種心思細膩的男人,葉文軒留了辮子又不想打理,每次都只草草扒拉兩下頭髮了事,因此他的髮型總是看起來亂糟糟的。

  幸好長得帥,怎麼綁頭髮都有種另類的美感。

  他的身材不算特別高大,雖然不是肌肉型男,但四肢修長有力,也絕不是尋常的文弱宅男可以比擬。

  此時他照著鏡子,沒去關注睡了兩天后亂糟糟的頭髮和襯衣,看的卻是自己的眼睛。

  那雙黑眸亮得嚇人,葉文軒湊近鏡面,扒起眼皮,只注意看虹膜中的瞳孔。

  呲——

  一簇細弱的藍色電流沿著瞳孔括約肌飛快掠過,消失在眼皮下方。

  幾分鐘後,藍光再次閃現,又流竄去了另一邊方向。

  葉文軒趴在鏡子上看了半天,嘆出一口氣,接著他在上衣和牛仔褲的幾個口袋裡%e6%91%b8了半天,終於掏出一副黑框眼鏡。

  展開鏡%e8%85%bf,架在鼻梁上。

  薄薄的鏡片擋在眼睛前面,把不時閃現的一道道閃電弧一併藏了起來。

  擱在洗手台上的手機發出一串悅耳鈴聲,葉文軒拿起來看了看,發現是低電量提醒。

  他嘖了一聲,伸出食指戳在USB接電口上,屏幕一亮,手機立刻顯示「充電中」。

  他控制著電流輸出量,不一會兒就把手機電給充滿了,期間用時不過十幾秒。

  這一系列動作做得行雲流水,可見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葉文軒揣著手機回到臥室,兩三下把髒衣服脫了,順手扔進陽台的滾筒洗衣機裡,然後又轉身回來,吧唧一下把自己摔進柔軟的床鋪裡。

  前天晚上乾了票大的,弄得他跟腎虛了似的,睡了一天一夜還是渾身疲乏,但一覺醒來後,%e7%b2%be神卻又極度活躍。

  他把手機舉到臉前,查看未接來電和各種未讀信息。

  大部分是狐朋狗友叫他週末出去浪的,還有幾個是公司同事發的消息,通知他週末加班。後面跟著好幾十通設計總監的電話,多半是催他去辦公室的奪命連環call。

  葉文軒:「……」得了,這麼多電話都沒把他叫起來,明天去上班肯定要被總監揪著打一頓。

  他想了半天,還是把手機攥在手裡,點開未接來電那一欄,看著上面一串相同的號碼,乾脆手指一劃,撥了出去。

  第一通電話被人掐了,他隨手又撥過去,聽筒裡「嘟嘟嘟」的幾聲過後,另一邊的人終於接起電話。

  「浩兒呀,」葉文軒慈愛地說:「睡著吶?」

  電話那頭的人半夢半醒,抽空瞅了眼時間後,立刻破口大罵:「尼瑪凌晨三點半……葉文軒你要是沒重要事兒,我特麼明天拼著不上班,也要開車專程去揍你一頓!」

  葉文軒:「哎,我有正事兒,你別激動,深呼吸,再深呼吸——」

  「呼你妹的吸!」岳浩覺也醒了:「你什麼情況,老子周五下午就給你打電話,特麼打了兩天,打到昨天晚上也打不通,我差點兒報警你知道嗎!」

  葉文軒在星期五下午被國家特事部中的某部門約見,期間被沒收一切通訊設備,直到從發電站回來,那群便衣才把他的背包還給他。就算他沒有因為發電過猛累得昏睡了整整兩天,有之前和那群人簽訂的保密條款在,葉文軒就算再怎麼想對著別人炫耀,也得硬生生忍住。

  即使對方是一直和他關係極好的大學同學,這時候也只能閉口不提。

  所以,他只能含糊道:「我……去幹了件大事,造福了好幾千萬的同胞,為無數家庭帶去了光明。」

  岳浩:「……」⊥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葉文軒:「我覺得,我可能是雷神轉世……」

  岳浩:「我去你大爺的,編瞎話也請編得靠譜一點兒,你大半夜夢遊呢吧。再貧嘴我掛了……」

  葉文軒:「哦,我可能要辭職了。」

  岳浩:「我去你大……啥玩意兒?!」

  那邊一陣?裡啪啦的兵荒馬亂,葉文軒估%e6%91%b8著這貨可能滾到床底下了,過了一會兒,岳浩大概爬起來了,罵罵咧咧道:「我擦你說什麼,你要辭職?當初是誰啊,被思芙萊斯公司錄用的時候高興得差點兒連鼻涕都哭出來,上個禮拜你還說上面撥給你們組一個大項目,幾天沒見,你跟我說要辭職?!」

  葉文軒:「唉,人算不如天算……」

  岳浩:「滾你丫的,說人話。」

  葉文軒:「……一言難盡。」

  兩人靜默片刻,岳浩在那頭嘆了口氣:「行吧,今天下班找個地兒,咱倆坐著好好聊聊。」

  葉文軒:「哎。」

  掛了電話,葉文軒從床上爬起來,換了身運動服,揣上手機鑰匙和零錢離開出租房,然後便繞著公寓樓旁邊的市民公園開始晨跑。

  喜歡進行一些有氧運動,這也是他和其他搞設計的小年輕,不太一樣的地方。

  早上五點半,葉文軒結束晨跑,順便買了份早餐,這才回到自己在S市的出租房。

  他本是W市人,後來因為求學來到S市,畢業後回到W市,進了家還不錯的服裝設計公司。去年7月跳槽進入全球五百強企業,思芙萊斯公司駐華國S市分部,便又重新回到了這個繁華大都市。

  在這裡住得久了,手裡也終於攢了些銀子,葉文軒乾脆在公司附近找了間環境不錯的出租房,兩室一廳一廚一衛,還帶一個可以俯瞰市民公園的大陽台,雖然價格昂貴,但確實比四人一間的員工宿舍舒服許多。

  將早餐扔在桌上,葉文軒把運動服一脫,鑽進衛生間沖了個戰鬥澡。

  積水漫過衛生間的地板,漸漸向著門口的擋水條流淌過去。

  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閃電弧自水面一閃而逝,詭異的青藍色電光附著在積水表面,以花灑下正在閉眼洗頭的年輕男人為中心,呈放射狀閃現游走。

  水流顫動著停在了擋水條前方兩釐米處。

  電流在它外圍擠壓著,將水流引向地漏的方向。

  「刺啦」。

  衛生間的白熾燈莫名閃了兩下,發出「呲呲」聲。

  葉文軒沖乾淨頭髮,一手抹了把臉,睜開眼睛。

  在他睜眼的剎那,所有電光全部縮回體內,沒有一絲外溢。

  白熾燈恢復正常,不再「呲呲」作響。

  積水重新向四面八方流淌,最後被擋水條阻住去路。

  葉文軒舒了口氣,一把擰住熱水器的開關,轉身拿起毛巾開始擦拭身體。

  潮濕的霧氣中,男人的身體若隱若現。

  依稀可見其皮膚白皙光滑,他的兩條%e8%85%bf特別的長,寬肩窄%e8%87%80,上臂和大%e8%85%bf上附著著一層薄薄的肌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