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将军家的小厨娘》作者:鱼彧

emilyxxt 上傳於:2018-08-20  大小:67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本书由 melincy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将军家的小厨娘》
作者:鱼彧


文案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不说,还有一个硬要认媳妇的“傻相公”,没有办法,陆鸢只能带着自家“傻相公”,凭着一身厨艺发家致富奔小康。
  却没想到转眼间,自家“傻相公”摇身一变竟是变成了大将军。
==================


第一章媳妇

“媳妇……媳妇……”

昏昏沉沉间,陆鸢感觉到身体被剧烈的摇晃,耳边急切的声音由远及近吵得她不得安宁,顿时有些烦躁。

“闭嘴。”

大概是许久没有说话,她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沙哑的厉害。

努力睁了睁沉重的眼皮,还不等陆鸢看清楚什么,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大脸挡住了所有的视线,伴随着一声清晰的叫声。

“媳妇!”

等陆鸢好不容易看清楚眼前的人,额头顿时冒出三条黑线。

这个模样十七八岁,眉目俊秀的男子叫她媳妇?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些昏沉,但是还不至于不清楚,自己分明不认识眼前的男子,更不可能是他的媳妇,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你是谁?我不是你媳妇。”

闻言,男子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接着,便在陆鸢怔愣的目光下,哇的一声,竟是哭了起来。

“阿娘……阿娘……媳妇不认识我了……媳妇不要我了……”

陆鸢被男子哭的心烦,一个好好的大男人怎么哭成这样?正打算开口,忽然意识到有些地方似乎不太对劲。

眼前的男子分明穿的是粗布麻衣。

还有这周围的房子,墙壁尽是黄土,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屋顶上几处破洞更是隐隐透着光亮,就连她身上盖的被子也破烂的不像话,几乎满是补丁。

她记得,方才她明明正在研究新的菜式,因为有一个地方感觉用别的材料会更好,于是匆匆忙忙出门去买回了材料,正要做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之后她就没有了意识。

难道说……

不会吧?猛然想到些了什么,陆鸢顿时感觉有些荒唐。

正当陆鸢思索着眼前情况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黑影,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人猛然抱住。

力气之大,勒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是我媳妇,不能不要我……”

男子抱着陆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身体有气无力,陆鸢自然是推不开眼前的男子,更何况男子还抱的很紧,生怕陆鸢会推开他。

陆鸢突然头疼的厉害,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起来,但脑中却忽的闪过一些画面。

昏沉间,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带着些焦急,“阿御,你快放开鸢儿。”

紧接着陆鸢就落入了一个有些温柔的怀抱,“鸢儿,你怎么样?”

“没事。”

陆鸢摇了摇头,只是一时之间信息量有些大,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没事就好,差点把婶子吓坏了,你阿娘才把你托付给我,若是出了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阿娘交代。”

女子松了口气,看向一旁哭闹不止的男子,柔声安慰,“好了,鸢儿已经没事了,哭什么?”

“媳妇她不认识我了,不要我了……”被叫做阿御的男子,哭的好不委屈,但那话却让女子听了哭笑不得。

“阿御,鸢儿她不是你媳妇,她只是你林婶子托付给阿娘照顾的。”

想到这里,女子就叹了口气。

这战争刚过一年多,陆鸢的父%e4%ba%b2在战场上牺牲,母%e4%ba%b2又身染重病,昨天便去世了。

而她和陆鸢的母%e4%ba%b2林氏以前是手帕交,只不过林氏嫁人以后就去了邻村。

林氏自知无法再继续照顾陆鸢,前两天便带着陆鸢过来,央求她收留陆鸢。

只可惜陆鸢的母%e4%ba%b2将陆鸢送过来之后,就因为病的太重,当晚便去世了,虽然临死前林氏想让两个孩子定个%e4%ba%b2,这样也算是对吴氏照顾陆鸢的回报。

但是吴氏也知道她的孩子心智不全,她又何尝不希望能够帮阮御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却不想耽误好好的一个姑娘,阮御以后也未必是陆鸢的依靠,便拒绝了。

但是她既然答应了照顾陆鸢,也一定会为她寻一门好%e4%ba%b2事。

只不过林氏去世,陆鸢因为太过伤心,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烧了一天,直到现在这烧才算是降了下来。

阮御闻言,有些失望的瞅着女子。

“阿娘不是说只要阿御乖,有一天媳妇就会来我们家的吗?”

而且他都听到了,那个婶子说要让陆鸢给他当媳妇的。

“阿娘骗我。”阮御眼里噙着泪,那模样好不可怜。

吴氏有些无奈,阮御从小就有些一根筋,认定了的事情,很难能够去改变他的想法。

陆鸢此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

林氏,也就是她前身的娘%e4%ba%b2,因为自己病重,无力再照顾,只能将她托付给了嫁人之前的手帕交吴氏。

吴氏有一个儿子,名叫阮御,十岁之前很是聪明。

只是十二岁的时候,却被家人发现,阮御的心智停留在了十岁。

所以虽然现在已经成年,却也因此至今没有人家敢和他定%e4%ba%b2。

陆鸢不知道现在自己现在是什么样一个心情,但是既来之则安之。

只不过,眼前这个哭闹的男子实在是让她有些……头疼,倒不是说她嫌弃什么的,只是她现在头还是很昏沉。

“阿御,你乖乖的,等我好了以后陪你玩好不好?”

闻言,阮御眼睛一亮,透着惊喜,“真的?”

陆鸢轻笑,虚弱的点了点头,虽说阮御已经成年,但心性还是孩子,小孩子都是爱玩的。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不可以再哭了。”

阮御抿%e5%94%87,抬手抹了抹眼泪,“阿御知道了。”

吴氏看着两人的互动,微微笑了笑,“阿御,阿娘还有些事情,你帮阿娘照顾一下鸢儿,看着她喝药好不好?”

阮御开心的点了点头,一副保证完成任务的模样,“好。”

等吴氏一走,阮御就一板一眼的端起放在一旁的药碗。

“媳妇,阿娘说过,喝了药才能好的快,等媳妇好了以后,就能陪阿御一起玩了。”

刚准备递给陆鸢,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就收回了手。

陆鸢刚松了口气,下一秒阮御突然把嘴凑到了碗边,轻轻的吹了好几遍,才递给陆鸢,笑的一脸得意。

“这样就不烫了。”

陆鸢微愣,看着面前的药碗,忽然觉得头疼的更厉害了,伸手推了推面前的药碗,“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喝药了。”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阮御有些生气的看着陆鸢,“不行,阿娘说了,阿御要看着你喝药。”

但陆鸢就是一副说什么也不肯喝药的样子,阮御便有些急了。

“那你喝药,阿御就答应你一件事情好不好?”

第二章桑葚

陆鸢眼眸转了转,这样也不错,便点了点头。

说实话她最讨厌的就是喝药,但是阮御这么一直叫她媳妇,她真的是……压力好大,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说清楚的。

隔着老远陆鸢就闻到了苦味,但是她既然答应了阮御,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过了阮御手上的药碗,默默的安慰自己良药苦口。

“那好,我喝。”

阮御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方法果然有用,以前他不愿意喝药的时候,吴氏就是这么哄他的。

但是陆鸢的下一句话就让阮御顿时撇下了嘴。

“那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叫我媳妇了,我不是你媳妇。”

“可是……可是……你本来就是我媳妇啊……”

阮御焦急的想要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很是委屈。

明明那个婶子和阿娘都说过的,为什么媳妇不要自己呢?

陆鸢有些无奈,看阮御这个样子怕是已经认定了她是他的媳妇。

但是媳妇这两个字的意义,恐怕跟阮御说了,阮御也未必懂,干脆就搬出刚才阮御自己说的话,故作不开心的姿态。

“可是你刚刚还说只要我喝药,就答应我一件事情的,你说话不算话,那我不要和你一起玩了。”

“不行,你要陪阿御一起玩的。”阮御一听陆鸢不要和他一起玩了,顿时就急了,纠结许久,咬%e5%94%87看了一眼陆鸢。

“阿御说话算话的,不叫就是了。”

阮御说着,眸光微微暗淡了不少,看的陆鸢心中升起了些许罪恶感。

但是,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她不想轻易就被别人决定,虽然她现在寄人篱下,但是她相信她有能力去偿还阮家的恩情。

“那阿御叫你阿鸢好不好?阿鸢也要叫阿御。”不一会阮御就忘了方才不开心的情绪,又笑了起来。

陆鸢喝着药,努力压抑着嘴里蔓延的苦涩,点了点头。

一碗见底,刚准备放下,余光忽然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在了面前,白白净净的,煞是好看。

“吃了这个就不苦了。”

阮御的手上,是两个紫红色的小果子,模样有些变形,让人辨识不清,大概是阮御揣在哪里的缘故,但颜色看起来倒是挺好看的。

陆鸢犹豫的拿了起来,放进嘴里,顿时一股甜味慢慢就延伸开来,一下子就覆盖住了那一层苦涩。

那味道,让陆鸢眼睛一亮,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是桑葚的味道。

“阿御,这个你还有吗?”

阮御紧张的捂住%e8%83%b8口,猛地摇了摇头,“没有了。”

陆鸢觉得好笑,没有了你干嘛捂着%e8%83%b8口,那不是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