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念你插翅难飞》作者:玄宓

XIAO7378 上傳於:2018-08-22  大小:58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念你插翅难飞》作者:玄宓

文案:
以为他斯文有礼风姿特秀,谁知道是个禽兽。
——《柔妹的日记本》

年年头等奖学金的许柔没想过会在大四最后一学期挂科,挂的还是Z大万人迷——荆念的课。
她盯着成绩单,一脸不敢苟同:“教授,我平时分打错了吧?”
“有问题?”年轻俊美的男人停笔,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点名,你不在。”
许柔披上白兔皮,笑得人畜无害:“抱歉,前一天晚上我发烧,所以缺席了。”
“是吗?”他忽而勾起%e5%94%87角,给她放了段录影。
视频里有位少女肆意拍了拍昏睡男子的脸,而后在他%e5%94%87边用口红画了颗爱心。
男女主角的脸相当熟悉。
荆念按了暂停,低沉清润的嗓一字一顿:“你确定只是发烧?”
许柔:“……”
******
我听过最劲的歌,
是和你在绕城高速上飙到200码,单曲循环的那一首;
我饮过最烈的酒,
是你含着柠檬和伏特加,红%e5%94%87渡我的那一口。

阅文提醒:
1、主都市,辅校园
2、非师生,男主挂名教授
3、这次写一个棋逢对手的爱情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主角:许柔 ┃ 配角:荆念 ┃ 其它:



第1章 夜莺与玫瑰
  许柔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视线雾蒙蒙,可见范围内隐隐约约出现了大片金色,一开始她的意识还游离在外,直到被这光线打得睁不开眼时,才后知后觉想起抬手挡一挡。
  只是,指尖触碰到脸颊的刹那,她惊了。
  触♪感冰凉的面具扣住她的上半张脸,磨砂感和宝石特有的质地令她很容易就联想到了中世纪贵族们的假面舞会。
  可若是舞会,为何她会躺在地上?
  整个身子都轻飘飘,似漫步云端,带着诡异又莫名其妙的筷感。幸好思路还算清晰,她仔细回忆了下,却只能拼凑出七零八落的画面——
  热情邀约的室友,街头嬉笑打闹的身影,还有酒吧里忽明忽暗的镭射灯。
  最后的记忆是她喝下了一杯不知谁递上的鸡尾酒。
  她的逻辑一直都很好,推理能力自然也不差,只是这会儿悬在头顶的巨大吊灯实在令人分心,而这该死的面具透着金属的凉意,特意镂空抠出来的部位同她的眼眶完美无瑕地贴合在一起。
  她半阖上眼,尝试着去掀掉面具,无奈它的边缘处叫人别出心裁地穿了几根丝带,同她脑后的长发编在一起,紧密缠绕,稍微一用力就扯得头皮生疼,根本卸不下来。
  是谁在恶作剧?
  许柔有些光火,强撑着坐起身,脚边立刻叮当作响。宝石锁链一头扣在白嫩嫩的脚踝处,至于另一头,则栓在了三指粗细的金属柱上。
  不,不仅仅是金属柱。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数十根雕刻繁复的金色细柱沿着固定轨迹分布周围,间距不密不疏,在三米多高的琉璃吊灯处汇聚成一股,将她囚禁在这酷似鸟笼的空间里。
  离她不远处的羊羔毛垫上,悬空挂了个秋千,怒放的红玫瑰自上而下,缀满了座椅两边的绳索。
  她低下头,发觉昨夜的T恤牛仔裙被人换了,现在的装扮复古又妖娆,裹%e8%83%b8式的纯黑色礼服开叉到了大%e8%85%bf根,小%e8%85%bf肚和%e8%a3%b8露的右侧肩膀上是大片彩绘,用了对比度极强的色差,透着诡异的美感。
  真是疯了。
  她拖着锁链,很快就在有限的空间里绕了一圈。越想越蹊跷,眼下这场景,可不就影射着王尔德的童话吗?
  夜莺与玫瑰,献祭与爱情。
  纤白手指紧攥着笼圈上的细金柱,她听着外头隐隐约约传来的掌声和喧闹,想要呼救的念头在看到笼外罩着的红色丝绒遮光布后又打消了。
  人在未知的恐惧面前,无非就是两种反应,要么无法控制地歇斯底里,要么逼着自己沉着应对,她迟疑半晌,擦掉额角的冷汗,抱着膝又坐回了毯上。
  不同于笼中的静谧压抑,外头的氛围可是燃到了极致。此刻,陆家的私人别墅内,刻意营造的博眼球戏码让外头的纨绔公子哥们全炸了。
  “老子服了。”沈璆一口饮尽杯中红酒,对着身边醉卧美人膝的俊美男人比了个大拇指,叹道:“要论玩花样,你陆少认第二,怕是没人敢抢头名了。”
  “还行吧。”陆衍耷拉着眼皮,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吞下女伴剥好的葡萄后又顺势吮了一口对方的手指,惹得她咯咯直笑。
  他们这伙人吧,生来就是衔着金汤勺的,手头上能挥霍的东西多了,就喜欢剑走偏锋找刺激。上个月沈璆刚包机去廖山弄了个死亡赛车,今天陆衍就直接搞了个暗黑.童话的拍卖会。
  被拍卖的既非珠宝也非古董,却是活色生香的美人。
  当两人高的透明水柜被推到众人眼前,大海澎湃的背景音乐一点一点响起后,水中的金发少女摆动着银色鱼尾,而后缓缓浮出水面,双手摆弄着贝壳项链,小%e8%88%8c缠绵又暧昧地绕%e5%94%87%e8%88%94了一周。
  现场众人短暂地沉默了两秒,而后是连绵不绝的轻佻口哨声。
  拍卖师适时地出现点名主题:“The lost mermaid(迷路的美人鱼),起拍价请各位随意。”
  说是随意,可在座哪位不是烧钱的主儿?很快就被喊到了二十万。陆衍作为主人可一点都没有好客之道,煽风点火地跟了两次把价格抬得越来越离谱。
  小美人鱼在水柜里快活地游来游去,时不时冲着金主们眨眨眼,撩得一干公子哥口干%e8%88%8c燥。
  最后,沈璆在三十万这个节骨眼上收了手,毕竟只有一晚,他也不是失了智,只得心痒痒地看着乔家的小少爷%e4%ba%b2自捧着浴巾把战利品从水中抱了出来。
  “人傻钱多。”他悻悻地嘲了一声,瞥到不远处红布遮着的庞然巨粅后,狐疑道:“那是……”
  陆衍也不卖关子,轻笑:“心急什么,压轴大戏得等重量级人物来了再开演。”
  沈璆坐直身,来劲了:“不是我想的那一位吧?他不是在美帝扎根大半年了,今天能过来?”
  “我还能诓你不成?”陆衍重新躺回女伴的膝盖上,轻叹了声:“就是因为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存在,害得我们家老头天天叨叨我,恨不能把我从族谱里除名算了。”
  沈璆干笑了下,也没接话。不过陆衍口里的伪君子,大名荆念,也确实是他们这帮子人里最特立独行的一位了。
  华尔街的点金胜手,玩转金融界的超级大鳄,二十四岁就拿到名校的PhD,接了家族生意后只花了三年就把版图扩张到北欧了。
  这狗%e5%b1%81的上进心还不算什么。
  重点是他几乎同所有花边新闻都绝缘,却又能迷得周遭雌性生物飞蛾扑火,万死不辞……
  “既不走肾也不走心,真是个衣冠禽兽。”陆衍把玩着打火机,下了结论。
  “谁啊?”女伴好奇。
  沈璆嬉笑着接话:“一个能让你们集体失恋的男人。”
  女伴皱了皱鼻子,不以为然。
  寻欢作乐的时间永远不嫌长,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扮成各种各种光怪陆离的角色,惹得公子哥们肾上腺素分泌都暴增,欲.望之前任何东西都要让步,更何况是在他们眼里只意味着一堆数字的金钱。Ψ本Ψ作Ψ品Ψ由Ψ思Ψ兔Ψ網Ψ提Ψ供Ψ線Ψ上Ψ閱Ψ讀Ψ
  沈璆因为知道有压轴节目,一直都按捺着蠢蠢欲动的心,老僧入定的样子让陆衍都多看了两眼。
  “转性了?”
  沈璆%e8%88%94了下%e5%94%87:“透露下呗,里头是什么样的绝色?”
  “不是给你准备的,你凑什么热闹。”陆衍不轻不重踹了他一脚,见对方求知欲旺盛,大发慈悲地开了口:“人我%e4%ba%b2自挑的,四国混血,鸳鸯眼,见过没?”
  “我操。”沈璆骂了声,心痒难耐,赶紧摸出手机给荆念打了个电话,还没响两声就直接被挂断了。
  回应他的只有冷冰冰的三个字【在母校】。
  陆衍也看到了,弹了下烟灰,“差点忘了,他说晚上蒋院长约他聊点事情,聊完就过来。”
  沈璆收起手机,想起当年家里捐了两座教学楼自己才进了Z大,而后四年却被蒋进义训到昏天暗地的日子,脸色很不好看。
  “算了,不等了。”陆衍也很上路,站起身打了个响指。
  缠绵甜腻的音乐骤停。撒娇献媚的女人们拱在金主们怀里,同时停下娇笑,好奇地朝中间看来。
  上来五六个人将角落处被红布遮盖的巨粅往中央推,滑轮在昂贵的地板上留下肉眼可辨的痕迹,陆衍眉头都没皱一下,还是挂着那副吊儿郎当的笑:“怎么样,最后一轮拍卖我们玩点刺激的?”
  他敲了敲笼子,不满里头死一样的寂静,又加重力道砸了一下,少女的惊呼声很快响起。
  这声音,和奶猫似的,挠得人心痒痒。
  沈璆笑骂:“别他妈卖关子了。”
  乔序萦搂着刚拍到的小美人鱼,原本急匆匆要去二楼找个客房感受下销魂滋味的,也停了下来,咂摸着嘴,想着来个三人行也挺好的。
  女佣拿了个木制长筒上来,里头一排羽箭。
  陆衍拉满弓,搭上箭,瞄了半刻后又放下来,勾%e5%94%87道:“想必大家都很好奇吧,里头有一只夜莺,迷了路,就看哪位能领她回家了。”
  规则很简单,鸟笼顶端的红布系了个活结,射中就能一堵佳人芳容了。
  “来点彩头。”他比了个数字。
  一箭十万,天文数字。
  但是对于这帮销金窟玩大的二世祖来说,谁他妈在乎这点钱?
  沈璆先上前试试水,他算是在座公子哥里比较勤于健身的了,硬拉100KG都不是问题,颇为自信地松开手,势头很猛,可惜准头差了点,擦过红布后落到地上。
  这已经是距离胜利最近的一次了。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再没人能突破这个成绩,不是半路软绵绵掉下就是方向差了十万八千里。
  百来支箭就剩下最后一支孤零零立在筒里,陆衍拣起,在手里掂了掂,毫不客气地道:“你们有点废。”
  沈璆已经放弃了,三连发一次比一次差,他走到吧台边,示意里头当值的小哥弄杯冰威士忌,扭头对着众人道:“谁能射中,让我喝尿都成。”
  酒调好了,被推过来,他正要端起,有人先他一步夺了过去。
  清润低沉的男声响起:“真的?”
  沈璆回过神的时候,那杯威士忌已经进了别人的肚子,他侧过头,盯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年轻男子,讶然道:“你刚不是还在Z大?”
  “你不是眼巴巴盼着我么?”来人晃了下空杯,冰块撞击的声音清脆好听。
  也就是这么点动静,让现场所有的目光都聚过来了。
  要不怎么说荆念能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