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大佬都爱我 [快穿]》作者:开花不结果

ecuwohed 上傳於:2018-10-22  大小:117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大佬都爱我 [快穿]》作者:开花不结果

文案:
她是他的药,苏爽甜宠撩。
大佬一:【八零兵哥】妹妹不想嫁那个当兵的,家里人让姐姐替嫁。
大佬二:【禁欲影帝】惊!禁欲系影帝颠覆人设,豪宅藏娇十八线……呃十八线都不是的龙套小女星!
大佬三:【霸总他叔】霸道总裁看上灰姑娘,想和门当户对的未婚妻退婚,未婚妻转头勾搭上霸总他叔——大霸总!
大佬四:待续……

阅读指南:
1.女主苏。
2.本文甜。
3.温馨治愈做主食,打脸逆袭下饭菜。
4.每个世界都有男主HE,男主为灵魂碎片,主世界合成一个。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主角:姜芮 ┃ 配角:大佬们 ┃ 其它:
==================

第1章 八零兵哥01
  “我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
  姜芮刚踏入院子,就听到屋内传来带着哭腔的叫喊。
  她将肩上的背篓取下,里头半篓蒲公英和车前草,她一早上山挖来的,还带着露珠。把野草倒在院子空地上,用手扒几下,一一摊开来,等太阳将草叶上带着的露水晒干,再拿来喂兔子。
  屋里头的争执仍在继续,姜芮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从裤脚处摘下两个苍耳,随手丢在墙根下,又自院子水缸中打了一瓢水,洗干净手后进了灶房。
  灶膛里的火将熄未熄,还剩一些烧得发红的木炭。她掀开锅盖,见锅里的米已颗颗煮开,金黄的南瓜熬得软烂,和米粥融为一体,才走到灶下,熟练拨弄着草木灰,将木炭盖灭。
  隔着薄薄的墙皮,能听到隔壁堂屋里依旧在哭,只是声音比刚才低了许多,不知是哭累了,还是一方做了退让。
  估摸着时机,又等了一会儿,她才提声道:“妈,早饭熟了,现在开饭吗?”
  “先把你爸和阿强的送到田头吧,他们今天在溪边那块地挖水渠。”王桐花在隔壁回话,声音越来越近,尾声还没落下,她已经走到了厨房门口,神色几分烦闷。
  “哎,好。”姜芮从碗橱里拿出几个碗,往其中两个大碗里打了满满三大勺南瓜粥。
  锅内的粥一下子少了一半,露出底下两个%e9%b8%a1蛋。她捞起蛋放进水瓢,里头装着冷水,等%e9%b8%a1蛋稍凉,拿起一个切成两半,放在大碗粥上。
  见她动作利索,不慌不忙,王桐花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无奈叹了口气,“宝珍怎么就不懂事……”
  “她还小呢。”姜芮抬头对她笑了笑,将早饭装进竹篮里。
  “都十七了,哪里还小?全是你爸惯的,她说要读书,就让读了这么多年,心都读野了!刚才还跟我嚷嚷要考大学,要到城里上进,大学是那么好考的?城里又是那么好去的?真那么容易,怎么咱们大队一只飞出%e9%b8%a1窝的凤凰都没有?人啊,还是要脚踏实地。”王桐花絮絮叨叨。
  姜芮只安静听着,把另外四个小碗在灶台上一字排开,碗里盛上粥,放着晾凉,剩余那个%e9%b8%a1蛋也切开,放在其中两份粥上。
  王桐花也不需要回应,“赵家那样的她还不满意,一心就想往外跑,我看那丫头真是读书读糊涂了,城里有什么好?值得她父母家人都不要了!”
  眼看她怒气又要起来,姜芮边切咸菜,边轻声说道:“学校里老师都说宝珍成绩优秀,将来准能给妈争光。”
  一句话就把王桐花的火气浇灭大半。
  要说她这辈子,在家做姑娘时不受疼爱,嫁了个丈夫也没大本事,分明她的容貌在一群老姐妹中最出色,可却最郁郁不得意,唯一能让她挺起腰杆的,就是生的一儿两女出色又孝顺。
  长子且不说,只论两个闺女,整个西山生产大队的社员都知道,杜家两个女儿,大的手脚勤快,性子软和,家务农活一把好手;小的外向活泼,还在公社上念书,成绩能把一干小子压得抬不起头来。更值得一提的是,姐妹两个还都长得好,就像一棵枝头上开出的两朵花,队上那些小年轻嘴里不说,哪个心里不念着杜家姐妹?
  想起小女儿拿回来的成绩单,王桐花心中动摇,她虽嘴上赌气说城里没什么好,可到底好不好,各人心知肚明。
  赵家自然是不可错过的好人家,多少姑娘眼睛往赵家几个儿子身上飘,那天赵家人上门,王桐花美得眉头都飞扬了。
  但大城市的诱惑同样不小,若她的小女儿能成为西山大队头一个大学生,那是何等的风光!
  可以说,这二者对王桐花具有不相上下的吸引力。
  “丫头,你说公社那些老师说的话能信么?囡儿真的能考上大学?”
  将切好的咸菜堆到碟子里,姜芮擦干净菜刀,“老师们教了几十年,对于学生的水平肯定有数,他们说宝珍能考上,八成就能上。”
  王桐花听后,心中的天平偏了。真要她说,她还是希望小女儿留在身边嫁人,但杜宝珍明显不愿意,又哭又闹折腾得厉害,这个女儿性子向来好强,王桐花和丈夫也不敢强着来,就怕她一时想不开。
  可是要她就这么放弃赵家,王桐花又觉得好像有人拿刀子割她的肉一般。
  她又是自得又是苦恼,自得于小女儿的出色,又遗憾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恨不得把小女儿分成两个人。
  正这么想,她忽然注意到一旁低头忙碌的大女儿,心头一动。
  她是没有两个小女儿,但她还有一个大女儿啊!既然宝珍执意要考大学,为什么不让宝琴嫁去赵家?
  这两年不是没人上门要给大女儿说%e4%ba%b2,可王桐花自己苦日子过怕了,就想给女儿挑个条件好点的,一直都没应下,如今这赵家可不一般。
  赵家是队里数一数二的好人家,赵大丘跟几个儿子个个都有手艺,大儿子和他农闲时养蜂,提起甜滋滋的蜜,哪个不是馋得流口水?小儿子在县城唯一一家国营饭馆当学徒,多少人抢破头的好活儿,因这个,赵家饭桌上连油水都比别家多一些。至于这次准备说%e4%ba%b2的二儿子,更是在部队里当了十几年兵,听说已经是个不小儿的官儿了!
  越想,王桐花越觉得这事靠谱,心里的念头逐渐笃定,眉间皱起的褶子一下子松开,抬头再看懂事的大女儿,眼中就带了几分欣慰。
  就算赵家是因小女儿才上门来提%e4%ba%b2,可她的大女儿也不差呀,况且她又听话,不会像宝珍那样闹。
  姜芮——或者眼下该叫她杜宝琴,对于王桐花的心思变化一清二楚。
  大约半个月前,杜家小女儿杜宝珍不慎掉进水库,恰好被回乡探%e4%ba%b2的赵南救起。当天杜家人就上门道了谢,几天后,赵家人又来了一趟杜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说合两个年轻人。
  可杜宝珍不愿意,那天晚上,家里爆发出一场争吵,一直持续到今日。
  原主杜宝琴那时候就知道,依照以往的经验,爸妈肯定拗不过妹妹,若家里舍不得放弃赵家,最后这件事,多半落到她身上。
  那几天,她满心满眼都装着心事,连去河边洗衣服,眉头也是紧锁着的,一不留神就落了水,被河底下水草缠住脚。
  杜宝珍落水,侥幸被人救起,杜宝琴落水,却送了一条命。
  姜芮寻到她的神魂,询问是否愿意将身体的使用权交给她,作为交换,她可以满足对方的愿望。┅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杜宝琴并未思考太久,就同意了。她的愿望也简单,希望姜芮能真正作为杜宝琴存在,替她照顾好家人,不要让父母知道她的不幸,如果家里真要她代替杜宝珍嫁给赵南,也希望姜芮能够答应。
  姜芮没拒绝。谁都不知道,看来比常人更优秀、更出色的赵南,他的灵魂是不完整的,甚至只是部分碎片。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温养他的灵魂,并且在之后带他回该去的地方。
  为了达成目的,她接触过很多刚死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想要与他们交易,获得一具身体,一个身份,但都没成功,大多数人要么狮子大开口,要么神情麻木无法沟通,要么疯疯癫癫难以接受自己已死的事实,杜宝琴是难得的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这个世界背景,定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在试点,人民公社也依旧存在的时期。作者不是那时候人,有些资料查不到,所以写得不是很考据,请大家包涵。祝看文愉快~╭(╯ε╰)╮


第2章 八零兵哥02
  送完早饭回来,家里饭桌已经摆开,桌边只有两人,王桐花和儿媳张小华,杜宝珍还在赌气,将自己关在房内。
  王桐花虽然已在心里做了让步,但要她去哄女儿,又放不下长辈的身段,杜宝珍不来吃,她也憋着口气不让人去叫。
  姜芮收好竹篮,看了看王桐花的脸色,没多嘴,坐下来端起自己那份早饭。
  桌上四碗南瓜粥,一碟咸菜,其中两碗粥上各放着半个%e9%b8%a1蛋。
  %e9%b8%a1蛋是紧俏物,要不是家里养了几只兔子,隔一阵拿兔毛跟兔崽换点蛋,饭桌上真连一点荤腥都没有。
  不是没试过养%e9%b8%a1,可%e9%b8%a1跟兔子不同,光喂草没力气下蛋,放出去散养又怕被套走,喂粮食吧,杜家人多,壮劳力却少,每次分得的口粮,只够自家人汤汤水水混个饱,哪有余粮?
  因此,那蛋也不是人人有份,杜家六口人,只煮了两个%e9%b8%a1蛋。队上刚收完稻谷,农场活不多,家里就两个男人干活,得让他们吃点好的,儿媳张小华怀着孩子,要补一补,杜宝珍念书费脑,每天也有半个蛋,至于王桐花和杜宝琴,只能就点咸菜干了。
  姜芮吃得快,见王桐花吃完饭,却没立马起身,眼睛不时往房门瞥去,就知她气已消,此时才说:“妈,我去叫宝珍吃饭吧。”
  张小华也附和:“宝珍还要读书呢,别饿坏了。”
  “一顿不吃能饿死?还不是你们惯的。”王桐花咕哝,放下碗筷去院里喂兔子。
  这就是同意了。
  姜芮与张小华对视一眼,起身冲她笑道:“嫂子多吃点,锅里还有。”
  杜家房屋不多,姐妹两人共用一个不大的房间。
  姜芮推开房门时,杜宝珍就趴在窗前窄窄的书桌上,听到动静,立刻把什么塞进抽屉里,回头见是她,才松口气。
  姜芮面色不变,上前拍了拍她的肩,柔声道:“去吃饭吧,今天的南瓜粥可甜了。”
  杜宝珍撇撇嘴,杜家每天都要熬一大锅粥,白糖自然是吃不起的,加在粥里的是一分钱一小包的糖精,虽然比糖更甜,却毫无营养,吃多了对身体还不好。之所以加它,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对于甜味的渴求罢了。
  “我不想吃。”杜宝珍闷闷不乐,之前哭喊过,声音有点哑。
  屋里就一桌一凳,凳子被坐了,姜芮只能坐在床沿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