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邪魅王妃俏王爷》作者:迩七

tequlia 上傳於:2018-10-26  大小:545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邪魅王妃俏王爺》


第1章自請下堂

腹部一痛,容離蜷成個蝦子。

她皺著眉頭,心中火光四起,竟然有人敢打她?

想要睜開眼,卻發現眼皮子很重,根本睜不開,腦子裡亂哄哄的。

很好,看來那群小兔崽子還沒消停,終於得手了是麼。

心窩處又是一腳,容離嗓子眼一甜,‘噗’的一下噴出大量鮮血。

容離憑著強大的意志,緩緩睜開雙眼,模模糊糊的她看見一隻男人的布靴向她的臉上踩來,艱難的抬起一隻手,本想要將它推開,結果她發現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能辦到的只是用手墊在中間,不讓鞋底踩在自己的臉上而已。

“哼,不裝死了?本王最後警告你一次,能娶你已經是本王的底線,不要再有別的妄想,如果你再敢上本王的床,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紙休書,明白了嗎?”

靴子在容離手上碾了碾,像是威脅一般。

本王?

容離的目光漸漸清明,這裡不是部隊!

八仙桌、太師椅、紙糊的窗桕以及鼻端淡淡的龍涎香,每一處都向她昭示著這裡不是現代。

微微抬眼,看向靴子的主人,一身絳色金絲鑲邊長袍,頭束翠玉嵌寶紫金冠。

可以確定,她穿越了。

“呵呵,怎麼?知道害怕了?”自稱本王的男人,見容離看向他,以為她聽了休書二字,害怕所致。

緩緩將腳移開並在地上蹭了蹭,仿佛踩了容離是踩到什麼髒東西一般,好以整暇的看著地上的她,男人諷刺的一笑,“也是,你費勁心思才嫁進來,休書是萬萬要不得的,本王說的,可對?”

“呵呵,”容離輕笑出聲,不知道本尊做了什麼,讓這位王爺如此憤怒,看來原主是被他活活打死的。

她現在一身痛不可當,若他打的是原主,那自己當然管不著,可醒來時重重挨得那兩下子,實打實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現在還拿休書威脅她,真拿自己當盤菜了!

容離緩緩坐起,原主虛弱的身體讓她皺眉,用手背抹淨%e5%94%87邊的血跡,抬起頭來,對著那個高傲的王爺挑%e5%94%87一笑,“不用下次,現在就寫。”

端王夏侯銜一愣,以為自己聽岔了,“你說什麼?”

容離緩過勁兒,慢慢從地上站起來,撣了撣身上的塵土,直直看向夏侯銜,緩啟朱%e5%94%87,“不是要寫休書嗎?現在就寫,我自請下堂。”

“哈哈哈,好,這可是你說的,”夏侯銜眉開眼笑,自成親以來他寫了不下十次休書,每一回給都被她都裝瘋賣傻的弄成一團糟,這次可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別再跟本王耍花招,來人。”

外面的小廝聽見動靜,趕忙走進屋內,眼睛不敢抬的躬身行禮,“爺。”

“昕雪苑擺好桌案,將文房四寶備齊了,你們王妃要自請下堂。”夏侯銜看著容離戲虐的道,話已經說出去了,這次看她還如何反悔。

容離無語的朝天翻了個白眼,幼稚。

轉身便走。

夏侯銜在身後揚聲道,“你去哪?”

容離回過頭像看傻子般的看向他,“昕雪苑。”

第2章紅配綠

容離緩緩走出門來,婢女小桃看見滿身灰塵,發簪散亂臉上有些許淤青的她,著實嚇了一跳。

“主子,您怎麼了?”小桃連忙上前,扶住容離。

容離搖了搖頭,並沒有回答她的疑問,而是輕聲說道,“先回院子。”

“是,”小桃不敢多嘴,扶著容離回到沐芙院,直到坐在椅子上,容離才松了口氣。

這一路她一直提著氣息,生怕自己會倒在半路,輸人不輸陣,哪怕現在外表慘不忍睹,可氣勢不能泄。

環顧院子一周,發現這裡真是冷清,身邊只有小桃一個婢女,再無他人,容離揉了揉額頭,原主到底為什麼要嫁過來?

“去給我找件衣服,”容離吩咐道,她現在這一身是不能穿了,而且瞅瞅這個顏色,紅配綠,怨不得不招人待見,她都受不了。

小桃連忙翻了翻箱籠,拿出容離以前最愛穿的衣服,“主子,奴婢服侍您更衣。”

容離看了一眼,太陽%e7%a9%b4突突的跳,“換一件。”

大紅配大紫,穿出去還要不要見人了。

“呃,這件行嗎?”

容離站起來自己去箱子中翻找衣物,原主什麼品位,一箱子花花綠綠的衣服,沒個正經顏色嗎?

小桃不明白了,平日裡主子很喜歡這些衣服的呀,今日怎麼這般嫌棄。

終於,翻到一身湖藍色的衣衫,容離松了口氣,有衣服穿了。

由小桃伺候著換了衣服,又打了水來,將一臉的土和濃妝豔抹的妝容洗乾淨,容離看著鏡中的自己挑了挑眉。

明明是個美人胚子,偏偏捯飭的那麼俗氣,花骨朵一般的年紀,頂著一臉大濃妝,真是浪費了這麼好的皮膚。

輕輕捏了捏自己的臉頰,仿若能掐出水來,對著站在身後小桃說了一句,“把頭髮打散了,梳個簡單的髮髻。”

“是,”小桃應了一聲,想了想,抬手為容離挽了一個朝雲近香髻,兩邊用素色小發簪固定好便妥了。

容離在臉上撲了淡淡的一層細粉,她雙%e5%94%87輕抿胭脂附於%e5%94%87上,再看鏡中,好一個標誌的美人。

小桃在鏡後都看傻了,她從沒見過這般漂亮的主子,雖然沒上妝,可主子這通身氣度,冷冷清清,似九天玄女下凡,可望而不可即。

“主子好美,”小桃發自內心的感歎,雙目有些移不開。

容離微微挑%e5%94%87,若不細看,發覺不出她在笑,小桃臉有些紅,忙低下頭,主子變得好不一樣啊。

“走吧,”容離起身,這麼長時間,休書應該寫好了吧。

小桃連忙跟上,不明所以的問道,“主子咱們去哪啊?”

“昕雪苑。”

“是去賞花嗎?”昕雪苑是府內的花園,怪不得主子打扮的那麼好看,小桃心裡想著,主子到了花園還不把大把的嬌花都比下去嗎,真該讓王爺來看看,主子哪裡比不上柔側妃了,偏偏待柔側妃如珠似寶,待自家主子嗤之以鼻。

“不,”容離出了院子,呼吸著新鮮空氣,感覺身上的痛都輕了些,“去拿休書。”

“什麼?!”

第3章休書,可寫好了?
┆┆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小桃驚呼一聲,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主子有多喜歡王爺,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王爺竟然要休了主子?而且,主子還這麼淡然,想當初主子為了嫁王爺可是連名聲都不要了的。

“怎麼?”容離回頭看著小桃,小丫頭怎麼這麼吃驚。

“主子,您…”小桃眼圈都有些紅了,主子肯定受了莫大的委屈,才像如今這般轉了心性,小桃心仿佛被揪了起來,她從小和主子一起長大,倆人雖是主僕,其實主子待她親如姐妹。

“主子,您別難過,有小桃陪著您。”小桃拉著容離的衣袖,小臉兒皺成個包子,努力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容離看著小桃的表情,兩人比起來好像小桃比較難過,再一聽小桃說的話,一向冷心冷情的她都有些忍俊不禁,難得身邊跟著個傻丫頭。

伸手捏了捏小桃的臉頰,%e5%94%87角微勾,“好。”

小桃傻愣愣的看著容離,一時反應不及。

“帶路。”容離垂下手,抬了抬下巴,示意小桃帶她去昕雪苑。

“是。”小桃擦了擦鼻尖,紅著小臉在前面走。

主僕二人速度並不快,容離平日裡時間都用來訓練,現在難得悠閒,邊走邊看風景,倒也愜意。

沒走一會兒,迎面來了個小廝,看到容離一愣還想往前走,接著又看向她身旁的小桃,這才像確定了什麼一般,躬身行禮,“參見王妃,王爺請您去昕雪苑。”

怕是覺得她太慢了吧,心還挺急,容離嗤笑一聲,男人果真麻煩。

腳步快了許多,不一會兒到了一處園林,圓形拱門上方一張烏木做的牌匾:昕雪苑。

容離抬腳進得園內,兩旁百年古木藤蘿,花木扶疏,假山嶙峋,濃蔭翠華欲滴;這時節花開正盛,各種勝放的鮮花爭奇鬥豔;彩石鋪路,古樸別致,亭台獨立,玲瓏纖巧,疏密合度。

順著蜿蜒的石子路,來到一處空闊之地,中間擺了一張書案,案上擺著筆墨紙硯,宣紙上壓著虎型鎮紙,兩旁一眾丫鬟小廝,陣仗倒是不小。

夏侯銜背對書案而立,大約等的有些不耐煩,“怎麼還沒來,你…”一回身準備再派個小廝,去催容離,自請下堂的話已經說了,現在容不得她反悔。

正巧,容離到了近前,一張口便問,“王爺的休書,可是寫好了?”

夏侯銜有些晃神,面前的女子清冷出塵,與之前總是撒嬌耍賴,想出各種辦法要博得他喜愛的容離大不一樣,同樣一個人,氣質一變,竟會這般不同?

曾經濃妝豔抹似是笑話的她,此時素顏朱%e5%94%87仿若出水芙蓉,一身湖藍色衣衫恰到好處的襯出她冷清的氣質,摒棄了以前惡俗誇張的頭飾,如今幾顆珠翠點綴,看的人心中熨帖至極。

以往對他滿是依戀的眼眸,此時正看向桌案,片刻後抬起眼簾,微微挑眉,滿眼諷刺的看著他,“一字未寫,王爺著人這般催我,是想等我來了再動筆嗎?倒是不怕我反悔!”

第4章小白花駕到!

“如今容不得你反悔,”夏侯銜微微穩了心神,看來這應該是容離玩的新花樣,欲擒故縱嗎?笑話,他夏侯銜豈能被她這點小伎倆騙了去。

“磨墨,”夏侯銜吩咐一聲,小廝連忙上前,磨好墨掭飽筆後,恭恭敬敬的將筆遞給夏侯銜。

夏侯銜執筆邊寫邊念:“茲有婦容氏,雖為正妃,卻德容有虧,善妒多言,又膝下無子,正合七出之條,因念夫妻之情,情願退回本宗,聽憑改嫁,並無異言。”

寫完後,夏侯銜以為可以看到容離卸掉強裝冷靜的姿態,變得驚慌失措痛哭流涕地向他求饒,他早就受不了這個女人了,如今能當面羞臊她也算出了一口惡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