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无可救药》作者:西方经济学

emilyxxt 上傳於:2018-11-06  大小:43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六月的夏城,雨季来临。
  黑压压的天空下,淅淅沥沥的雨像是一台庞大的织布机,雨点刷刷得织着,很快,干燥的地面被织得溼潤了。
  溼潤的地面上,平车的车轮飞速滑过,溅起一串水珠,伴随着病人家属和医生焦急得呼喊。
  慕晚撑着伞,提着一盒热粥,粥里的热气透过纸盒散发出来,驱散了忙碌的医院大厅里阴森的冷意。
  “我到了,你是几楼?”慕晚将伞收起,越过人群往电梯的方向走。
  电话里,林薇说了楼层数和病房号,慕晚一一应下,抬头看了一眼,电梯刚刚上行到12楼,要下来还有一段时间。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雨天容易发生车祸,新推进来的平车上,有不少受了外伤的病人,一身血污。
  病人疼痛的呻[yín],家属的哭喊,还有医生护士们救治的声音混在一起,一股热闹的悲凉在大厅喧嚣起来。
  林薇还在说着什么,慕晚轻声应着,视线随着一个病人,进入了旁边那间嘈杂忙碌的大病房。
  这间病房很大,厚厚的铁门开着,里面来来回回都是人,几抹白色在里面穿梭,像是天上的流星划过。
  慕晚看了几眼,里面的压抑感让她有些不太舒服,她视线一收,准备继续等待电梯。在收回的那一刹那,眼睛却在某个方向定格了。
  混乱的病房内,有一个地方格外安静,两个打着绷带的男女,站在一张病床前。病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男孩,男孩双目紧闭,铁青色的脸色,毫无生气。
  病床的另外一边站着一名医生和护士,两人并未对男孩做出治疗,护士微低着头,眼眶有些泛红。而她身边的男医生,则微弯着身体,握住了男孩混合着血泥的手。
  这个医生的长相很引人注目,高高的眉弓,清亮的双眸,挺拔的鼻梁,微抿的薄%e5%94%87,像是被雨水冲刷过的竹叶,隐入茂密的竹林之中,却又叶叶分明,精致清透。他的身上有一种超然的气质,像是混乱中停格的焦点,又像是独立于混乱之外的远山,绝尘拔俗,清傲孤冷。
  他握着男孩的手,白大褂的袖口染了一两点血水,渐渐晕染开来。他毫不在意,修长的手指将男孩的手包裹,眉眼低垂,神色平静。
  刚刚的压抑感略有缓解,慕晚眼睫一眨,想起了一个画面。
  前些年在火车站候车厅,一名乘客猝死,有一位僧人就是这样握着那名猝死的乘客,在给他做超度。
  医院里并不缺乏死亡,但当医生松开男孩的手,将白布拉到男孩头顶,旁边的男女发出凄厉的哭喊时,慕晚心下微凉。
  与此同时,医生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抬眸看了过来。
  双眸平静幽深,轻轻一掠,像一阵竹林风扫过心口,慕晚微微一怔,收回了视线。
  电梯“叮”得一声响,到达一楼,慕晚抬眼扫了扫病房上方的“急诊室”三个字,问了林薇一句。
  “你们楼上有急诊室吗?”
  “什么急诊室?你在哪栋楼?”
  “进了医院大门正对的那栋。”
  “那是急诊大楼!我在住院部!”
  “……”
  到了林薇的病房,慕晚收起伞放在一边,林薇已经铺开小饭桌等着开饭了。她前两天刚割了阑尾,只能吃流食,慕晚还在外地拍戏的时候,她就嚎着医院的白粥难喝。慕晚拍完戏回到夏城,放下行李后就去徐记粥铺买粥过来看她。
  “感觉怎么样?还疼么?”慕晚给林薇摆放好碗筷,拉了把椅子坐下了。
  她刚从文城回来,文城那边没下雨,天还挺热的,所以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T和白色的短裤。坐下时,长%e8%85%bf交叠,姿态放松而慵懒。
  慕晚是一名十八线小演员,外形十分娇丽,巴掌大的鹅蛋脸,鼻梁高挺漂亮,双♪%e5%94%87殷红,下巴小巧,一双大眼漆黑清澈,妩媚而不风情。她身高有一米七,长%e8%85%bf纤腰,丰%e8%83%b8翘%e8%87%80,瘦而不柴,骨感匀称,身材也极为完美。
  她得长相是偏野性的风情的,有一种八十年代港风女星的艳丽感。而这种艳丽,清高不流俗,透着高山仰止的高级。
  “只要不扯伤口就不疼。”林薇吃着粥,还有些烫嘴,吃完看了慕晚一眼,慕晚正看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林薇在慕晚眼前挥了挥勺子。
  窗外雨下得小了,窗沿上有汇聚起来的大雨滴滚落,在玻璃窗上滚过,留下一条蜿蜒的水痕,像急诊室里来来回回的医生。
  “刚才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医生,好像在给一个去世的小男孩做超度。”慕晚回神,将急诊室里看到那个男医生的事情和林薇说了一遍。
  医生是救人的,要把人救活,超度却是对死人做的,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十分矛盾。然而林薇却没有大吃一惊,她眼睛一亮,问慕晚:“柳医生是不是很帅?”
  “你认识啊,确实挺帅的。”慕晚一笑,回想起当时男医生的脸,很清淡,但记忆深刻,尤其是抬头时与她对视的那一眼。
  “外科的柳谦修柳医生,绰号柳道长,汤尔医院里所有女性群体的情感寄托。”林薇前些天被工作室的同事送来急诊,是柳谦修给她看的病。
  当时痛得要死,然而一眼万年,她做完手术,就拉着护士的小手问了个底朝天。
  柳道长这个绰号倒是挺有特色的,慕晚后靠着椅背,问道:“为什么取了这么个绰号?”
  “他信教的,道教,听说他每个月都会休四天假,去某个道观静修。急诊室如果有没有抢救过来的病人,他会给做超度。但他本人性子很冷淡,几乎和别人没什么联系,像是没有七情六欲,跟个神仙似的。”
  听到这里,慕晚对柳谦修的印象才算是真切了起来,怪不得感觉他身上带着股遗世独立的仙气,原来是信教的。
  “道教教众都这样吧,清心寡欲,一心修炼,得道成仙。”说到这里,慕晚就没有往下谈,毕竟背后议论别人并不太好。她对柳谦修印象不错,感觉他整个人像是被洗涤过,特别干净。而且作为医生他抢救病人,作为修道者他会给死去的病人做超度,不管有没有用,都能给死者的家属以慰藉和心安。
  “不过柳谦修这个名字有点熟啊?”慕晚看着林薇道。
  “夏城四少里面的柳家家主就叫柳谦修。”林薇向来消息灵通,她用勺子舀了舀粥,说:“不过应该是重名,柳家家主日理万机,怎么会来医院当医生。医生能赚几个钱?”
  “说不定人家不差钱,来治病救人追求心灵的救赎呢?”慕晚说完,林薇歪着脑袋翻着白眼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慕晚一笑。
  在医院陪林薇陪到雨停,慕晚拿着伞出了住院部大楼。今天这场雨,已经下了两天,将温热的湿气都下透了。刚一出门,雨后凉风吹过,竟然带了些冷意。
  天已经上了些黑影,医院各个大楼里都灯火通明,地上的积水倒映着灯光,慕晚一脚踩碎,找到自己的车后开门上去了。
  刚一上车,慕晚的手机就响起了一声提示音,屏幕照亮女人的脸,慕晚解锁后,看到了转账通知,是她这部戏的片酬。
  慕晚当时选择读电影学院,就是因为拍戏来钱快。即使她不争不抢,演着这种戏份不多的角色,也足够能养活她。
  她从小没有父%e4%ba%b2,随母%e4%ba%b2住在慕家。后来母%e4%ba%b2去世,高中毕业后,慕晚也搬出了慕家。她现在是真正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签了个小经纪公司,演着不被人注意的小角色。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一部戏也并不是只有主角,配角才是大部分演员的常态。
  她大概是娱乐圈里最%e8%83%b8无大志的演员了。
  给公司财务回了一个谢谢后,慕晚将手机放到一边,准备发动车子。她脚下踩着离合,还未按下点火按钮,就听到车窗玻璃被敲击的闷响。
  漆黑的车窗外站着一个人,倒映在车窗上的人影轮廓清瘦挺拔,看不清长相。慕晚停止发动,将车窗打开了。
  黑色的车窗渐渐落下,像是一场话剧渐渐拉了帷幕。
  车窗外,男人已经%e8%84%b1掉了白大褂,也%e8%84%b1掉了斯文的精英气,衬得仙气更浓。亚麻材质的衬衫,宽大舒适,被他穿得格外有型。他手上拿了把收起的长伞,黑色的伞柄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天蒙着一层稀薄的黑影,他在这层黑影下,冷白色的皮肤像是泛着光。他的长相近看比远看更为精致,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漆黑透亮,清澈却不见底,像一汪深潭。
  见慕晚开了车窗,他神色依然安静平和,指了指慕晚的车下。Ψ本Ψ作Ψ品Ψ由Ψ思Ψ兔Ψ網Ψ提Ψ供Ψ線Ψ上Ψ閱Ψ讀Ψ
  “稍等,车下面有一只猫。”
  声如清泉,沉而凉。
  是柳道长。
  柳谦修说话间,已经走到了车后,一阵窸窣声响,慕晚手腕搭在窗框上,斜眼看着后视镜。
  小小的后视镜内,男人屈下修长的双%e8%85%bf半蹲,他右手拿了一块饼干模样的小零食,侧脸的轮廓在黑影笼罩下朦胧又清晰,像是一幅还未润色的水彩画。
  盯着后车轮胎下,柳谦修声线沉稳,语气温和地叫了一声:“过来。”
  狭窄的后视镜画面里,一只猫从车底下走了出来。
  慕晚眸光一动。
  这是一只三花猫,体态丰满,腹部滚圆,身上灰蒙蒙的。它刚从车下走出来,就抬头冲着柳谦修叫了一声。声音软嗲,像是认识他。
  待猫一出来,柳谦修没有迟疑,他弯腰伸手,将它抱在了怀里。
  地上满是积水,猫爪子上全是泥,刚到他怀里就踩脏了他的衬衫。梅花状的泥印在亚麻色的衬衫上,他似乎毫不在意。
  林薇说他几乎不与人交往,对待小猫倒是%e4%ba%b2昵。慕晚看着柳谦修抱着猫,身影颀长挺拔,像是仙雾中若隐若现的九重天,带着虚无的缥缈感。在那么一瞬间,慕晚还真觉得像是看到了神仙。
  “这是你养的猫吗?”慕晚双肘搭在窗框上,抬眸望着一人一猫问道。
  柳谦修回头,怀里的三花猫也一齐看了过来,车里的女人娇艳如火,正冲他笑着,眼角弯弯,双眸清亮。
  “不是,流浪猫。”
  “我看它跟你很%e4%ba%b2。”慕晚扫了一眼三花,猫咪眼睛的瞳孔已经变得黑黢黢一片。
  “偶尔会喂点东西给它。”柳谦修说。
  两人对话简单,她问一句,他答一句,仅此一句,绝不多说。
  果真是人淡如菊。
  “你喜欢猫?”慕晚浅笑。
  “嗯。”又是简单地一句回答。
  待得了回答,慕晚肩膀轻轻一耸,小脸笑着皱成了一团。
  “喵~”
  浅短的一声,声音不大不小,女人的甜和笑混在一起,像是裹上了巧克力酱的棉花糖,酥软迷人。
  三花被她的叫声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