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战死的他飘回来了》作者:程十

lbzxm0805 上傳於:2018-11-13  大小:42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战死的他飘回来了》作者:程十七

文案:

周月明讨厌纪云开,从小就讨厌。
纪云开喜欢周月明,从小就喜欢。

周月明没想到纪云开会在衣锦还乡后向她提%e4%ba%b2,
也没想到他会在她拒绝后重返战场,然后战死,
更没想到的是他战死的消息才传回来,她一睁眼,他居然飘在她床前!!

阅读指南:
1、1v1.
2、男主前期灵魂出窍,后期恢复正常
3、甜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主角:周月明 ┃ 配角:纪云开 ┃ 其它:

==================
第1章 重逢
  承安十四年春,持续了两年的战争终于结束。沈大将军率军凯旋,京中百姓夹道欢迎。
  周月明一大早就被表姐薛蓁蓁给拉了出来,一起待在京城望月楼二楼临街靠窗的位置。
  就在表姐翘首以盼之际,周月明已经吃了两块榛子糕、一份芙蓉饼。她接过丫鬟青竹递来的茶水,轻啜一口:“表姐,你确定大军真的会从这儿经过吗?”
  “嘘,别说话。”将脑袋探到窗外的薛蓁蓁回头,秀气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我问过表哥,肯定会从这儿经过。他们等会儿还要去耀武楼面圣受封。不是这条路是哪一条?你没见下面还有那么多百姓吗?”
  周月明“哦”了一声,她站起身,走到表姐身旁,向下张望,果见道路两旁的百姓甚是热情。
  沈大将军是表姐薛蓁蓁的远房%e4%ba%b2戚,英勇善战,此次出征大获全胜,更是受人敬仰。周月明也认为沈大将军是个英雄,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愿意天不亮就被人从房间拖出来待在这儿,只为了沈大将军从这儿经过时看他一眼。要知道昨晚表姐拉着她的手说话说到大半夜啊。
  周月明重新坐回椅子上,她以手撑颐,不知不觉困意渐浓。
  正意识朦胧,忽听表姐惊喜的声音:“来了!来了!”
  周月明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人也被表姐给拉到了窗口。她一个不注意,半边身子几乎都探出窗外,扑面而来的凉风唬得她连忙双手抓住了窗棂,脸色也变白了。
  薛蓁蓁吓了一跳,懊恼不已,不过在确定表妹无事后,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转到了街上。
  宽阔平整的街道上,以沈大将军为首的军士们正骑马行来。大概因为道路两旁有不少围观百姓的缘故,他们行的并不快。
  一向冷面寒霜的沈大将军有意放缓了速度,有时也会冲热情的百姓挥一挥手。
  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身穿银甲的少年将军,离得远看不清面容,但银甲长.枪,英姿勃发,一看便知是谁。
  “看,快看,是沈小将军!”薛蓁蓁心中激动,晃了晃一旁表妹的胳膊,“是沈表哥啊!”
  周月明点点头:“嗯嗯嗯,对对对,沈小将军,你远房表哥。”她偏了头看表姐一眼,心里直犯嘀咕,是不是你想见的,不是沈大将军,而是沈小将军沈业啊?
  她正这么想着,左手手腕已被表姐攥住了,不由自主地挥舞了两下。原本拿在手中的手帕没有握稳,轻轻飘了出去,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慢慢悠悠向下落。
  “哎呀!”周月明低呼一声,矮身去捞,却捞了个空。她眼睁睁看着那手帕飘到沈业面前,被他一把攥住。
  薛蓁蓁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表妹:“你的,手帕?”
  周月明机械地点了点头:“好像、大概,是我的吧?”
  少将军沈业相貌出众,英姿勃勃,素有“玉面将军”之称。街道两旁向他投掷香囊荷包的少女也不少,被他接住的却只有从天而降这一方手帕。
  他方才完全是下意识伸手接的,攥到手里后,就觉得此举不妥,但是若扔了,似乎也不好。他眼睛一瞥,看见手帕右下角赫然是一个浅黄色圆形花样,一时也想不出是什么,落后一步,问目不斜视的好友:“云开,你看这像不像一个烧饼?诶,你说怪不怪,别人家姑娘都绣花啊草啊的,哪个姑娘在手帕上绣个烧饼?”
  他一面说着,一面抬头寻找手帕的主人。
  不同于沈业的飞扬跳%e8%84%b1,纪云开虽相貌俊美,但周身都散发着冷意,教人难以%e4%ba%b2近。或许就是这个缘故,所以一路上向他投掷香囊的还真没几个。
  纪云开目光微扫,在看到好友手中的手帕后,他脸色微沉,劈手夺过来:“不是烧饼。”
  这明明是一轮圆月。
  “不是烧饼,那是什么?”沈业好奇,“月饼?没长籽儿没长叶子的葵花?”
  纪云开没再搭理好友,他环顾四周,视线很快锁定了临街酒楼靠窗的那一抹窈窕身影。她身上的粉衣随风飘动,仿若盛开在三月的桃花。
  他目光幽远,深如沼泽。果然是她!
  纪云开很熟悉她的习惯。她生在八月十六,闺名叫作“月明”。她的随身之物上,大多都有一轮圆月。这手帕一看就是出自她的手。
  时隔两年,他终于又见到了她。
  却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她竟将她的手帕丢给了沈业?!
  “我真不是有意的。”周月明极其认真地向表姐解释自己的无心之举,“呐,你就这么一伸手,我就那么一动,啪就掉了,我哪知道会掉在他手上啊……”
  她也不认识沈小将军,又怎会将自己花了两天绣成的手帕扔给他啊?
  “我明白。”薛蓁蓁此时的关注点已经不在这件事上,她轻轻推了推表妹,“先不说这个,你瞧,表哥旁边那人,是不是纪云开啊?我看着挺眼熟。”
  “谁?”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周月明下意识偏头去看,直直地撞进了一双漆黑的眸子里。
  队伍越来越近,沈小将军以及同伴的面容已清晰可见。
  那人一身黑色劲装,墨发高束,神情冷凝。他正抬眸向她看来,鼻梁挺直,薄%e5%94%87紧抿,眸中翻涌的情绪甚是复杂。
  两人视线交汇,周月明先移开了目光。她轻嗤一声,神情不耐:“我管他是谁?”
  “诶,真的是他呀!”薛蓁蓁轻叹,“他跟着沈大将军出征,这回可威风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周月明有些心烦,轻轻扯了扯表姐的胳膊,“我有点乏了,想回去歇会儿。”
  “啊?好呀好呀。”薛蓁蓁连连点头,“正好他们过去了,我也饿了。咱们先回去。”
  也不去看沈小将军了,她小心翼翼觑着表妹的神色。那张容光艳绝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她分明能感觉到表妹好像并不开心。她想,或许她不应该多嘴说那么一句话。
  周月明讨厌纪云开,这在%e4%ba%b2友中不是什么秘密。
  薛蓁蓁知道,纪云开也清楚。
  在少女朝他看过来的那一瞬,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e8%83%b8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心底倏地浮上一些念头:或许是丢给他的呢,只是丢错了。她又没学过武,准头不好也正常……
  这想法让他内心生出一丝隐秘的欢喜。然而不过是一刹那,她就收回了视线,仿佛从来没有看见他。
  纪云开瞳孔骤缩,薄%e5%94%87紧抿,脸上血色一点点淡了,一股莫名的酸涩在%e8%83%b8口萦绕。
  “你还没跟我说究竟是什么呢。”沈业还在执着于绣样。
  “没什么,就当是烧饼吧。”纪云开垂眸,驱马前行,“驾。”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么么哒么么哒
  我回来了。
  有点冲动,在无存稿的情况下开文了。
  如果另一篇能存住稿,我就试试双开。
  啊,男女主是纪云开和周月明。
  新文第一章 发几个红包吧。
⑨思⑨兔⑨網⑨

第2章 提%e4%ba%b2
  回到安远侯府已经是晌午了,周月明草草用了午膳后,也不说话,直接除去衣衫鞋袜,躺在床上休息。
  然而尽管她困得厉害,却仍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反而有些轻微的头痛。
  “青竹,青竹!”周月明拥被而坐。
  “诶,姑娘。”青竹就在外间,听到声音,连忙掀帘进来。
  周月明按了按眉心:“帮我点支凝神香。”
  青竹听话照办,甚是利落。她又帮姑娘整理一下帐子,才悄悄退了出去。
  大约是凝神香起了作用,周月明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渐渐模糊。
  然而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安稳,旧事一点一点出现在她的梦里。
  她五岁那年,母%e4%ba%b2张氏因病离世。娘下葬不足一个月,父%e4%ba%b2就领着一对母子进了家门,说是故人的妻儿,要好生照顾。
  那是一个冬日,安远侯府的白事刚过去没多久,墙上贴着的白纸都还没有掉光。她站在兄长身后,看向父%e4%ba%b2带来的美貌妇人和清瘦少年。
  那少年就是纪云开。
  关于纪云开及其母%e4%ba%b2林氏的来历,安远侯府私下也有议论。或许是因为她年纪小,旁人没将她当回事,偶尔有风言风语传进她耳中。
  有人说,这是她父%e4%ba%b2安远侯在外面的女人和孩子。先时因为夫人张氏在世,不敢领回家中。
  也有人说,这是她父%e4%ba%b2准备续娶的妻子。本朝寡妇再嫁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周月明当时懵懵懂懂,又刚失去母%e4%ba%b2,惊惶不安,大病了一场。
  祖母刘氏怜惜她,将她带到身边%e4%ba%b2自抚养。她待在祖母的暖阁里养病,将近一个月都没见外人。
  她后来听说祖母训斥了父%e4%ba%b2一顿,但那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就不得而知了。
  父%e4%ba%b2并未再娶,还整饬了府中流言。
  林氏母子在安远侯府住了下来。
  周月明起初还觉得欢喜,这个纪云开不是爹爹在外面的孩子,真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地就欢喜不起来了。
  父%e4%ba%b2对纪云开,远胜过对她和兄长。当然他不曾克扣他们兄妹什么,待他们一如既往。周家兄妹吃穿用度都不差,但是完全不能与他对纪云开相比。他会%e4%ba%b2自指点纪云开功课,会时常陪同其用膳。
  她的兄长周绍元生来就有不足之症,他犯旧疾时,恰巧纪云开身体发热。安远侯只打发了下人来看视儿子,自己则在纪云开身边守了一夜。
  周月明讨厌纪云开,爹爹对他越好,她就越讨厌他。
  当然纪云开曾向她示好,也曾打着父%e4%ba%b2的旗号来关心他们。她有次甚至无意间听到他向父%e4%ba%b2建议多关心他们兄妹……
  但又有什么用呢?父%e4%ba%b2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她也不需要纪云开的假好心与怜悯。
  ……
  周月明昏昏沉沉,一个梦接一个梦。过了好久,才彻底清醒过来。
  青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正坐在窗下,借着不甚明亮的光做针线。
  周月明忍不住出声:“你仔细眼睛。”
  “姑娘醒了?”青竹放下针线,起身走过来打起帐子,“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