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快穿)恶劣系统》作者:良人酒

1012088735 上傳於:2018-12-05  大小:54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长乐难许(一)

  代云候在沈仪房外,春日正好,阵阵微风裹挟着清新的绿草香味吹得人昏昏欲睡,代云面上却不见丝毫困倦之色,眉间一片正色,腰板挺直,一身湖蓝色宫装衬得她面容沉静。
  “代云姐姐,公主可醒了?”点墨端着碗冰糖莲子羹走过来行了个礼,探头轻声问道。
  代云摇摇头,公主向来有午睡的习惯,每日用完午膳都要躺在榻上小憩,只是今日睡的时间是有些久了,时间是有些久了,午后久睡易头晕,代云正犹豫着是否要进去将沈仪叫醒时,便听到沈仪唤人,代云轻生推开门,吩咐两侧侯着的侍婢。
  沈仪躺在床上,闭眼梳理脑海中关于这个世界的故事情节,轻盈的床幔随着窗外吹进来的微风轻轻浮动,一切都显得静谧而美好,
  ——如果忽略掉脑子里那个讨厌的声音的话。
  “还不醒过来,睡得跟头死猪一样。”脑海中响起r冰冷的声音。
  沈仪面上浮现出一种隐忍的神色,深吸一口气坐起身来眯着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她轻按太阳%e7%a9%b4,缓解记忆的导入带来的不适。自己躺的床装饰精美秀丽,周围挂满了深红色的精致织锦,上面用金色丝线绣制的花朵点缀,珠帘玉串在窗外吹进来的微风中微微晃动,发出细微的“叮咚”声,房间四周房间里的装饰古色古香,香炉里升起一股细细的烟,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沉郁大气的檀香味儿,让人感到脑中一清,十分舒适。
  沈仪起身披了外袍,也懒得系上腰带,走到铜镜前打量本尊的相貌,因着刚起床,原身面上粉黛未施,三千青丝披在身后,面色红润白里透红,柳眉微扬,一双顾盼生辉的眸子灵气十足,嘴角轻抿,脸颊就显出两个梨涡,看起来十分讨喜。
  沈仪满意地点点头。
  “可比你那张脸好看多了。”r啧啧作声道。
  “闭嘴,要不是你的失误我们至于沦落到刷任务的地步吗?”沈仪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出几丝怒气来。
  r一下子安静如%e9%b8%a1,沈仪冷哼一声。
  她与r的孽缘还得从一年前说起,一年前她被一辆车撞死,本以为尘归尘土归土,谁知醒来就看见了这么个玩意儿。
  这个自称系统的家伙冷冰冰地告诉她作为今年第一百个出车祸去世的幸运儿,主神决定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那就是跟着系统一起打怪升级,为各个界面里面那些冤屈的魂者翻盘。
  沈仪听后只觉十分荒唐,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她不得不相信那个系统说的话,奇怪的是不论哪一个世界的魂者都叫“沈仪”,所以恍惚之间沈仪会觉得她就是她,每一个或喜或悲的故事都是在她身上真实上演的。
  确认了可以重生的事实沈仪当然非常高兴,游魂当久了自然想念为人时的欢畅,本想着兢兢业业做个好宿主早日完成任务早日重生做人,谁知道摊上r这个坑。
  作为一个高冷的系统君,r不仅是一团高冷的光,还是一团十分任性的光,每一次沈仪都快完成任务的时候r都会使绊子,美其名曰“增加任务难度”。沈仪又不是软包子,多次抗议之下从异常沉默的主神那里得知这个坑爹系统居然还是有后台的系统。
  在r如此恶劣的操作下,沈仪每次的任务完成的不尽如人意,严重影响了主神公司的业务,主神也不是没有脾气的,再三隐忍终于爆发,一怒之下降了r的级,任他一人一系统自生自灭,什么时候升到最高级什么时候给她重塑肉身。
  沈仪当时都快气炸了,追着那团光就打,降级之后的r空间也跟着变小了,被抓住胖揍了一顿之后安分了许多,但时不时还会嘴欠两句。
  从r给的资料来看,本尊名叫沈仪,是周国唯一的公主,乃皇后所出,排行十七,除了早夭的三个异母兄长,总共有十三位哥哥,古代帝王后宫佳丽无数,十几个孩子算不得稀奇。
  周国皇帝老来得女,大喜之下便封了个“长乐公主”的封号,将本尊宠上了天。
  长乐长乐,这其中不过是一个父%e4%ba%b2对于女儿最好的希冀,然而他并没有想到沈仪最后还是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在十三个皇子中,十皇子沈文韬武略智勇双全,生在皇宫这个龙潭虎%e7%a9%b4中,却难得有一颗仁爱之心,如今大周国泰民安,需要的正是一位能带领大周走向盛世的仁君,所以十皇子的即位几乎是众望所归。
  但是三皇子沈黎野心极大,虽然看起来是个闲散王爷,却早就觊觎皇位,在十三个哥哥中最宠沈仪,究其缘由不过是要在皇帝面前刷存在感。
  而这个世界的男主顾许欢是沈黎的同谋,在几年前被沈黎找上后,便合谋算计沈仪,在沈黎的特意安排下,沈仪与顾许欢相遇,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是两年前的上元灯节,顾许欢追回了偷沈仪随身玉佩的小偷儿。
  那玉佩是皇帝在沈仪及笄时%e4%ba%b2自赏赐给她的,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工上乘,而且沈仪与皇帝感情深厚,那玉佩的意义自是不同的。
  沈仪忙着看花灯一时不查竟让玉佩丢失了,到处寻不着急得花容失色之时,便见面前一人缓步向她走来,手上拿着的正是那块玉佩,顾许欢一袭淡青色长袍,身形挺拔面容俊朗,在橙黄色灯光的照耀下泛起淡淡的柔光,目光定定地看着沈仪,竟让她有一种柔情似水的错觉。
  或许是那夜的灯火有蛊惑人心的作用,沈仪一时竟看着顾许欢失了神,还是一旁的侍女轻轻推她令她回了神,面色通红的一把夺过玉佩,几乎是落荒而逃。

  ☆、长乐难许(二)

  回去之后沈仪茶不思饭不想,脑海里都是那晚见到的俊秀郎君,怏怏的样子与平日里截然不同,沈黎名为开解实则是来打探消息,见原身心不在焉的模样便猜了个七七八八,心里有了底。
  再一次见到顾许欢是在殿试之后,那时他已是新科状元,一身红袍跨在骏马上在长安街疾驰而过,风姿不凡,不知乱了多少闺阁女子的一池春水。沈仪只从旁人那里听说今年的新科状元年纪轻轻相貌堂堂,没想到那个众人口中的红人便是那夜遇见的俊俏郎君。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顾许欢竟然在金銮殿内公然求娶她,皇帝当时十分惊讶,因为若做了驸马,官场上便只能得个虚职,顾许欢满腹经纶,不是觉得自己的女儿不够好,只不过这样一个人才折在这里实在有些可惜。
  当时顾许欢执意迎娶公主,皇帝问他缘由,顾许欢便将那晚的相遇娓娓道来,男才女貌情意绵绵,皇帝惊讶之余并未一口回绝,在他看来女儿能否得一良配抑是十分重要的。
  于是他下朝之后便去找了沈仪,询问之下发现顾许欢所言不虚,自己的女儿显然也是有意于那人的,龙心大悦,一道圣旨下来,沈仪便带着甜蜜的憧憬嫁给了顾许欢。
  如今的剧情是在大婚之后的两年之后,自两人结为夫妇起,顾许欢对她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几乎要叫沈仪溺死在他的柔情蜜意下。┆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可是如今的沈仪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蒙蔽皇帝。一年之后他就会与晋王起兵谋反,晋王谋害先帝,将太子流放边疆,念顾许欢功不可没,赐了个尚书之职,随后迎娶了与他青梅竹马的大家闺秀陈敏。
  至于他潜伏多年改名换姓蓄意接近她的目的,是为了报当年她的父皇灭了他许氏满门的仇,她的父皇虽然下旨处置了她许氏一家,但又怎么会记住一个许氏的庶子叫什么名字呢?
  其实那许氏算不得无辜,古往今来朝堂上的争夺硝烟弥漫,在暗藏刀光剑影的博弈之中,若是一个不小心便成了皇位下的亡魂,只不过那许氏也不至于灭门,皇帝的处置不过是为了杀%e9%b8%a1儆猴,许氏不过是做了帝王登基的牺牲品。
  而最后沈仪的下场极为凄惨,江山改朝换代,一朝被休,顾许欢用她母后的性命威胁她不让她寻死,沈仪生来便是天之骄女,却沦为一个侍弄菜园子的低等农妇,最后苟且偷生郁郁寡欢了大半辈子,得了顽疾在弥留之际方觉解%e8%84%b1之时,被告知自己的母后早在新帝篡位之时,就引颈自戮魂归天外,沈仪最后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而那个“好心”告知她这一消息的人便是顾许欢的新夫人陈敏派来的。
  沈仪只觉得心口冒着凉气,先不说这小公主不曾对不起顾许欢,自己相处两年的妻子竟也下得去如此毒手,忍辱负重心狠手辣,这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夫君。
  侍女鱼贯而入,端着洗漱的铜盆和毛巾,举止轻盈得体,素质上乘。沈仪洁面过后由侍女妆点面容,她特意挑了件儿素棉锦衣,用上等丝线绣上了逼真的桃花瓣儿,从腰际一直延伸至下裙摆,外面套了件浅粉色的薄纱,腰间系着一根同色的纱织腰带,衬得腰身盈盈一握。
  沈仪满意地看着铜镜中的人影,虽然照不分明,但是还是可以看出镜中美人窈窕的身段,完全不像是嫁人了两年的妇人。本尊身子偏清瘦,要养出“波涛汹涌”的身形来怕是有些难度,不过原身看起来还跟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似的,纤秾合度,身形窈窕娇俏可人的紧。
  按照剧情的发展,沈仪大婚之后的这两年内晋王和顾许欢的计划进行地十分顺利,就在顾许欢即将大仇得报之时,他遇到了殿阁大学士的女儿陈敏,若不是当时许家被抄家,到今日就是顾许欢与陈敏美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两人郎有情妾有意,顾许欢便逐渐疏远了沈仪,可以说沈仪日后悲惨的下场跟陈敏%e8%84%b1不了干系。
  “公主,东西都备好了,您要现在过去吗?”代云问道。
  “什么东西?”沈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您要给驸马煲汤的汤料啊,照您的吩咐都是刚刚准备好的,最是新鲜。”代云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有些心疼沈仪的,别说是公主了,就算是氏族小姐嫁人了也少有为夫君洗手作羹汤的,公主虽然乐在其中,他们这些下人看着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儿。
  沈仪想起来了,这个痴情的小公主每日都会为顾许欢煲一盅汤,一年四季从不落下,这一过就是两年,可见原身对顾许欢的情意。
  “不必了,以后厨房便不用刻意准备了,这么久了,也有些惫懒了。”沈仪懒懒摆手,再多的心思花在顾许欢身上也是浪费,她何必糟践自己的好心?
  “是。”
  代云听了有些诧异,这是不准备再下厨了?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见沈仪面上无丝毫异色,心中不免有些欣喜,也多问,笑着给沈仪拿了支紫粉坠珠的发簪,在阳光下反射出细碎的微光,沈仪眯了眯眼,淡声道:“换那支翡翠簪子,晃来晃去地让人心烦。”
  代云愣了一瞬,沈仪便自行拿了支晶莹剔透的白玉簪子递给她,代云将手中的簪子放在妆奁里,拿过那支白玉簪子簪在沈仪一头乌发上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