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王妃》作者:云墨微染

tequlia 上傳於:2018-12-06  大小:5456k   類別:玄幻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


第1章 被逼替嫁

第1章 被逼替嫁

是夜,瑟瑟的秋風中,一輪殘月掛於烏雲密佈的半空中。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從屋子中傳來,聲聲驚悚,滲人,如同從地獄下油鍋的鬼魂傳來一般!

聽的人心裡發一陣麻!

一十五六歲的女子,雙手雙腳皆被鐵鍊烤住,衣衫襤褸的身上,滿是鮮紅的鞭痕。

兩個奴婢抓住女子瘦如柴棒的手臂,在那幾乎皮包骨頭的十根手指的指縫中,已經插了有十餘根細長的長針。

每根插入指縫中的長針深的都已經插入了指甲蓋中。

只要輕輕一碰,便是噬入骨髓的痛,仿若肌膚硬生生的被徒手撕裂開般!

女子披頭散髮,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氣,臉色早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沒有一絲血色,滿身滿頭的冷汗如同剛從水裡撈出來一般。

身上的血水混合著汗水,從身上流淌下來,猶如下著血雨般,慘不可言!

面對這麼可怖的場景,對面的七姨娘卻依舊穩坐泰山,輕佻眉頭:"衛鳶尾你到底是嫁還不是不嫁?你若是不嫁,我有一百種方法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

一奴婢手中捏著的長針,對準了女子的食指,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立即又一聲淒慘的叫聲,從女子的口中叫出,似是用盡女子最後的一絲力氣般,被鐵鍊鎖住的身子一下失去了整個支撐力。

七姨娘站起身來,捏住女子瘦骨嶙峋的下巴:"你還真和你娘一樣,不見棺材不落淚?你嫁入李將軍府做續弦夫人,不比你在丞相府過著馬狗不如的生活強?你不也看看你的身份,你是你娘和外面的男人結合生下的野種,丞相府裡的丫鬟都能把你騎在身下,你嫁到李府去做續弦夫人,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嗎?"

被七姨娘捏住的女子,眼神渙散,可是看著七姨娘的眼神卻分明滿是仇恨,許久女子才從被牙齒咬破的%e5%94%87中吐出一句:"那怎麼不讓你女兒嫁過去?非要我替嫁?"

七姨娘一聽心中更是一怒,將手中剛倒的茶水盡數潑到了女子的傷口處。

滾燙的開水澆到裂開的傷口處,讓女子整個身體不由一陣痙攣,劇烈的痛楚讓女子面部十分猙獰可怖。

"衛鳶尾,我已經對你沒耐心了,既然你軟硬不吃,那我只能用最下作的方法了!"七姨娘眸中滿是厲色:"將這迷藥給她灌進去,到時候讓李將軍直接要了你的清白,就由不得你不嫁了。"

七姨娘說完,一個婢女就拿來藥碗,捏著女子的嘴巴要將迷藥給女子灌進去,女子死命的掙扎著,愣是不張開嘴巴,那雙渙散空靈的眸光中滿早已染上一片血紅。

奴婢們見掰不開便直接捏在女子被針插入指甲蓋中的手指上。

撕裂錐心的劇痛,幾乎讓女子一下子昏厥過去,呼痛的%e5%94%87剛張開,便立刻便灌入大量的迷藥。

立時便順著咽喉進入胃部,幾日未進食的女子只覺如烈火灼熱般疼痛,痛的讓她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只能狠狠的瞪大眼睛仇視的看著七姨娘那張洋洋得意的臉,隨即七姨娘那張臉慢慢變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衛鳶尾是被身體的疼痛,痛醒的!

一睜開眼,竟然發現自己被一個滿是皺紋的老頭壓在身下,上下其手!

"滾開......"衛鳶尾立時噁心襲來,卻發現雙手雙腳竟然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

而且十指像是被火油澆過般,疼痛異常!

"本將軍就是喜歡這樣你野性的!"又老又醜的男人賤笑一聲,一口大黃牙讓人作嘔,粗糙的大手磨得她肌膚發痛,用力一扯,衛鳶尾身上的衣服竟如薄紙般被撕碎,鮮紅的肚兜一下露了出來。

將軍?衛鳶尾在定睛一看才發現不對,眼前的人穿著長衫,留著一頭灰白的長髮,就連屋裡的擺設皆是古色古香。

難道那場飛機事故,讓她穿越了?

一瞬間,無數陌生的畫面湧入衛鳶尾的腦中!

原來這具身體的親娘本是丞相府高貴的嫡女,結果因為未婚生孕慘遭皇子退婚,丞相府大受蒙辱,丞相當即與親娘斷了父女關係,並將之趕出丞相府。

而親娘生下她不久後便撒手人寰,丞相夫人實在不忍心她流落在外,活活餓死,最終求的丞相同意將她接回丞相府撫養,但是府中卻沒人將她當人看待,她雖然被接回丞相府居住,卻是與馬同吃同睡,十幾年來都未出過馬鵬!

姨娘,舅母,表哥表姐,甚至就連丫鬟奴才都將她當做螻蟻,任他們蹂躪,欺辱。

丫鬟奴才經常將她從馬鵬拖出來,騎在她身上玩樂,每次餵食時,更是故意撒的她一身馬食,讓馬鵬中的幾頭馬伸出臭烘烘的%e8%88%8c頭在她全身%e8%88%94舐。

平常丫鬟奴才挨了罰受了氣,不免要到馬鵬找她撒上一通,所以她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舊傷好了又添新傷。

那些姨娘,舅母,表哥表姐更是不用說,他們自然不會紆尊降貴跑到馬鵬來折辱她,倒是逢年過節,都會在她脖子上拴著繩子,讓她學狗爬,學馬叫,表演馬如何進食,用來讓他們取樂玩耍。

不過這也是在丞相夫人去世後,趁著丞相去宮中赴宴時才敢這麼做。

而就在前幾天,五十歲的上尉將軍上丞相府求親,求的是丞相府的庶女七小姐,七小姐哭天喊地不願嫁,七姨娘一下就將注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於是將她好好梳洗一通帶到了五十歲的上尉將軍面前。

她的娘親本就是東楚國出了名的美女,而她經過一番梳洗打扮之後梳雲掠月的容貌一下就將五十歲的上尉將軍看的口水直流。

於是惡毒的七姨娘先好言相勸,最後嚴刑虐打,但是原主十分的有骨氣,硬是沒點頭答應,最後七姨娘沒辦法就將她迷暈,之後將她手腳捆綁在床上,要李將軍直接要了她的清白,到時候她就是不從也不行,而丞相也自然沒辦法會答應這門婚事!

第2章 惡毒的七姨娘

第2章 惡毒的七姨娘

而七姨娘不知道原主被虐打之後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根本承受不住迷藥的藥量,一下便被迷藥灌死了,而現在這具身體是來自二十一世紀享譽國內外的著名外科整形醫生!

奶奶的,沒想到原主的身世這麼淒慘,光是聽著衛鳶尾就忍不住要破口大駡,更何況她現在與原主融為一體,那些事情便等於她親生經歷過一般。

此時的衛鳶尾恨不得拿起她的手術刀,將曾經欺辱,羞辱過她的人一刀刀捅死,尤其是七姨娘,她定要讓七姨娘嘗嘗這鑽骨錐心之痛!

"小心肝,你放心,為夫一定會好好疼你的!"李將軍略帶醉意的語氣,十分的賤邪!

正當李將軍捧著衛鳶尾臉蛋要親下去的時候。

"啊......"李將軍捂著耳朵慘叫一聲,鮮紅的血液從手指縫中流出!

衛鳶尾眸光滿是赤紅:"你敢動我分毫,我就讓你斷子絕孫!"♂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哎呀,你這個小野種竟然敢咬本將軍,還要本將軍斷子絕孫?"李將軍頓時大怒,甩手就在衛鳶尾的臉上打了一巴掌,立時衛鳶尾的右臉便是一陣火辣辣的疼,接著又要朝衛鳶尾的臉上親去。

"砰"的一聲巨響屋頂一下被重物砸出一個窟窿,一個黑衣人從天而降。

"誰?"李將軍的酒霎時醒了一半。

黑衣人身手敏捷的從地上爬起,抽出自己的軟刀一下就刺到了李將軍的心窩處,李將軍畢竟喝醉酒加上年事已高,面對黑衣人的這一迅速的出擊,一時反應不過來。

當場就被黑衣人刺死。

衛鳶尾本能的尖叫一聲,黑衣人提著軟刀準備朝衛鳶尾刺去時,一身著淡藍色長衫,面戴銀色面具的男子從天而降擋住了這一劍,兩人一下陷入激戰中。

不過幾下,黑衣人便招架不住,一道淩厲的掌風自淡藍色長衫男子手中發出,黑衣人悶哼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說,誰派你來的?"淡藍色長衫男子捏住黑衣人的脖頸,語氣中滿是弑殺,周身散發出來的雄渾氣勢讓人膽寒。

黑衣人咬碎藏在牙齒中的毒藥,立時一股黑色的血從嘴邊流出,淡藍色長衫男子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一步,手中的人一下就沒了呼吸。

淡藍色長衫男子漆黑的眸中閃過一抹厲色,眼眸輕輕掃過床上衣裳不整,雙手雙腳被綁的衛鳶尾,神情明顯僵住,看著衛鳶尾的眼神一時間湧現出了許許多多的情緒,像是認識衛鳶尾一般!

正當衛鳶尾不知該如何時。

淡藍色長衫男子手中的刀一落,衛鳶尾的雙手便恢復了自由,緊接著一件淡藍色長衫的衣裳便蓋在了衛鳶尾接近赤果的身上!

"等等......"衛鳶尾叫住正欲離開的男子,目光落在男子肩頭那道約有十釐米的傷口上。

那傷口顯然是舊傷,因為激烈的打鬥,包紮好的傷口已經滲出鮮血!

"你的傷,我可以幫你治!"她可是外科整形醫生,縫製傷口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停住腳步,看著床上的衛鳶尾,似是猶豫了一下。

隨後走到衛鳶尾床前:"你要怎麼治?"

衛鳶尾將寬大的長衫包裹在身,露出兩條潔白卻又佈滿不少疤痕的雙手。

衛鳶尾跪坐在床上,找到剪刀將男子傷口處的衣物剪掉,將層層的紗布拆開,果然如她所料。

長約十釐米的傷口,深可見骨,兩邊的血肉往外翻,寬度大約有一釐米,這麼嚴重的傷竟然僅僅只是撒了一些藥便包紮起來,血肉根本就沒辦法癒合,時間長了傷口很容易受到感染。

衛鳶尾在屋中找了許久才找到一根繡花針,放在火上烤了一會兒,進行了簡單的消毒,隨後衛鳶尾便從頭上拔下幾根頭髮絲,穿入繡花針中,開始縫合傷口!

這道傷口衛鳶尾整整縫合了半個時辰,衛鳶尾的額頭早已佈滿了汗水,當衛鳶尾拿剪刀將頭髮絲間斷時,衛鳶尾長舒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