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娇妃难宠:世子爷请放过》作者:侧耳听风

ccwohaiaini 上傳於:2018-12-14  大小:379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e5%a8%87妃难宠:世子爷请放过》作者:侧耳听风

(宠-甜-强-纯-污)
穿越至此,实习刑警变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这没什么。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这也没什么。
哪想到,还有一个暴击在等着她。
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年长她十岁!!!
他摆明了不想娶她,可她也不想嫁他。
“家世,富贵,权势。你占一样,我便待你好上一分。”俊美又淡漠的人徐徐道。
“巧了,这几样我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年轻,所以我也不想嫁个老男人,免得到时守寡度日。”她笑道。
老男人?
一句话引祸端。
————
镇疆王府的世子爷元极高洁俊美,风度翩翩。然,他利益至上,无利不起早。
但不知何时,这个曾弃她如敝履的‘老男人’居然开始‘禽兽不如’了。
“自从解除婚约,我整个人都%e7%b2%be神多了。反倒世子爷怎么想不开了?不过,我可不吃回头草。”
“既然你不吃回头草,那就只能由我来‘吃’了。”俊美的人淡漠的开口,一本正经。
“我不着寸缕身体不适,但,你也躺在这儿貌似不太合适。”
“你受伤了,我不会碰你的。”停顿一拍,道:“尽管我很想。”
一句话简介
腹黑冷血世子爷狂吃回头草的故事。
回头草真好吃
——双洁——忠贞——一生一世一双人——
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本书标签:宠文
============

好马不吃回头草 001、幽幽梦中来

暖春之际,阳光温柔,绿树红花交相辉映。

蓦一时的春雨亦是暖的让人心底痒痒,如同一只温柔的手,抚%e6%91%b8着大地上所有的人和物。

镇疆王府,楼阁鳞次栉比,绿色的琉璃瓦反射着阳光。各门各殿,厅堂恢弘,花园庞大,苍松点翠,拱桥流水,美不胜收。

王府西府,院落诸多,红墙林立。花草树木分割之中,一个院落矗立在此。

小院里多株兰花,但长势并不旺盛,甚至有几株看起来几近枯萎。

院子的地上铺着整齐的青石砖,干干净净。

阳光普照,蓦一时清风习习,时节正好。

一个扎着双包头的小丫鬟从院外小步子的走进来,手上托着托盘。托盘上放置一个青瓷碗,碗中是褐色的汤药,泛着极其厚重的气味儿。

小丫鬟踩过两级台阶,紧走几步,然后迈进了房门敞开的居室。

小厅之中干净整洁,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小丫鬟穿过小厅,走进左侧的卧房,同时也放慢了脚步。

端着托盘,走近窗边。窗子前,摆放着一把实木椅子,一个瘦削的身影此时正靠坐在那里。一身白色的长裙,乌发垂在肩背,她太过瘦削,以至于乍一看好像都和那宽大的椅子融为一体似得。

小丫鬟在她身后停下,将托盘放在旁边的小几上,然后端起那碗药,随后缓步的绕到前头,“秦小姐,该吃药了。”

椅子上人靠在那里一动不动,异常的瘦削,使得她身上的衣服都看起来松松垮垮。

长发未挽,额头上,包裹着很厚一层的纱布,使得她那张脸看起来更小了。

面色苍白无血色,脸儿小小,鼻子嘴巴也很小,唯独那双眼睛倒是很大。

她转动眼睛,视线落在那丫鬟的脸上,然后,逐寸的往下游移。掠过那小丫鬟的衣服,手,一直到脚下。

虽说她这个模样毫无杀伤力,可是那小丫鬟却因着她的视线觉得很不适。在她的打量下,小丫鬟总觉得自己可能有不对的地方,或许是做错了什么,或许是衣服鞋子穿的不整洁,以至于心下也跟着难安。

“秦小姐,喝药吧。”放轻了自己的声音,小丫鬟把药碗送到她面前。

抬手,那细小的双手没有多余的肉,乍一看像鸡爪似得。

接过碗,低头,终于将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身上撤了回去。

小丫鬟也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神儿,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将碗里的药一并喝了,药汤苦涩,但是她好像并无感觉。

小丫鬟把碗接过来,顿了片刻后便快步离开了,和来时可不是一个模样。

靠坐在椅子上,感受着喉咙里的苦涩,一边看着窗外的阳光轻柔,秦栀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自己眼前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这应该是梦里,因为一切都无法解释。

无论是用民间的封建所说,还是用科学论述,都是不成立的。

不然的话,她可能就是掉落在某个虫洞之中了,毕竟在物理学当中,有专家学者曾经提出过,我们身处的宇宙是有缝隙的,它无处不在。而凑巧的,她可能就进入这缝隙,从而穿越了时空。

想着这些,在脑海里转了千万遍,但最终仍旧是一个结果,太扯了。这天上得掉下多大个馅饼,才能砸到她的头上。再说中国可是有十几亿的人,这馅饼砸到她头上,十几亿分之一,用任何数据来计算,都是一个扯。

缓缓抬手,举到眼前,盯着这鸡爪子似得小手儿,不由叹口气。她好不容易熬过了每日潜心书海题海之中的日子,哪想一朝回到解放前,她居然又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她已经琢磨了五六日了,从睁开眼睛变成这个小孩子开始,她就设想了多种可能,但无论从哪方面着手,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鬼扯。

可,就算她认为这些是鬼扯,但眼下,又作何解释呢?

她变成了这个纤弱的小姑娘,睁开眼时头破血流,险些没命。

而且,这个身体不止头破了,还瘦弱不堪,本到了该发育的年龄,可是身上没有二两肉,简直可怜到极点。

细想她变成这个小姑娘之前的事情,如今她却发蒙,也不知那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说,现在是真实的,而以前那些都是假的。

她刚进入刑警队不过三个月,正好队里抓到了一伙倒卖文物的要犯。她师从审讯专家,所以负责审讯这帮要犯。刚刚审讯完毕,然后她就去了茶水间。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得再睁开眼睛时,就满脸都是血,流进了眼睛里,被一堆人抬着,大呼小叫。

她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些关键点,但很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找到。

看着这瘦弱的小爪子,秦栀不由得再次叹口气,头疼清楚的提醒她眼下不是在做梦,这小爪子是真的,是属于她的。

扶着椅子扶手站起身,秦栀抬手%e6%91%b8了%e6%91%b8缠满纱布的头,好疼啊。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头又是怎么破的。可眼下自己所处的地方应该还不错,来送饭送药的小丫鬟一口一个秦小姐,她这姓氏倒是没变。

走到窗口,她两手撑着窗台,只是这两步而已,她就觉得没力气,两条竹竿似得小%e8%85%bf儿直打颤,这身体太差了。

也不知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秦栀慢腾腾的挪回那床上。古色古香的床,镂空雕刻,很是细致。□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坐在床上,双%e8%85%bf也挪上去,不禁抬手%e6%91%b8了%e6%91%b8,这小%e8%85%bf儿,用点力气就能轻松的掰断。

时近晌午,那个送药的小丫鬟又来了,不过这次她送来的是饭菜。

饭菜%e7%b2%be致,清淡却又不失色香,看着很是有食欲。

坐在床边,秦栀的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脸一直打量到她的脚。她这是习惯,已经改不了了,见到任何人,第一时间都是打量一番。

然后,谈话。根据他们说的话,以及动作,来判断出他们的内心,思绪,以及目的。

“秦小姐,该用午膳了。”小丫鬟将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口道。对上了秦栀的眼睛,小丫鬟不由忐忑,又是这种眼神儿。

“今日天气很好。”秦栀开口,声线稚嫩,且透着几分虚弱无力。

“是啊,今日天气特别好。花园里的桃花都开了,几位小姐上午都在花园中赏花捕蝶。”小丫鬟连连点头,话语几分急促。

简短的两句话,秦栀得到了不少的信息。这小丫鬟称呼她为秦小姐,说起其他人时用的是小姐,显然她是个外人。

这里有数个小姐,可见应当是个大户人家。有花园,有很多桃树,花园很大,这是个很大的府邸。

她终于开口说话,这小丫鬟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尽管她在用笑意掩饰自己,但生怕惹着了她。

虽她是个外人,但显然并非身份很低,可又缘何头破成这样?又如此瘦弱不堪?

一手撑着床,秦栀缓缓的站起身,另一手却%e6%91%b8上了自己缠满纱布的脑袋,“头好疼啊。”

“秦小姐,你慢点儿。大夫说了,这头破的厉害,怎么也得养上一个两个月才能恢复。”小丫鬟过来扶着她一侧手臂,缓步的往餐桌边移动。

这小丫鬟年纪不大,力气却是不小,这也让秦栀更感觉这身子骨虚弱了。

坐在椅子上,那小丫鬟也适时的放开手,然后小心的盛汤。

看着她的动作,秦栀停顿了下,随后开口道:“头疼,身体无力,由此更觉孤单。”

小丫鬟把汤碗放下,一边看着她,那稚嫩的小脸儿上倒是升腾起几分怜悯来,“秦小姐,你就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看开啊。这王府里主子太多,王爷又总不在这里,难免有些人会跋扈了些。但不管怎么说,秦小姐住在这里,总比流落在外要好得多啊。二爷他就是气盛了些,常日里也总喜欢拿奴婢们戏耍开心。”

听着小丫鬟这番明显斟酌许久的安慰话语,秦栀又得到了许多信息。

这个身体寄人篱下,很可能父母双亡。这是王府,主人身份尊贵。这王府很大,主子很多,王爷不在,难免有些猴子称霸王。

而造成她头破了的凶手也找到了,就是那个二爷。

喝汤,秦栀深吸口气,随着呼吸,头也涨涨的。

“那不知,二爷这几日在做什么?”喝了几口汤,她忽然道。

小丫鬟一诧,然后摇头,“奴婢也没见着,但听王妃身边的姐妹说,因为二爷打伤了秦小姐的头,王妃很生气,就把他禁足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