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医品夫人》作者:每天都在飞

amuxihero 上傳於:2019-01-02  大小:66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之医品夫人》作者:每天都在飞

文案:
江梨,自小与林家有婚约。
前世被林家退婚,被父%e4%ba%b2逼迫嫁给老御医。
学医二十载,学得高深医术。
重生回十六岁,开始为自己的姻缘铺路……

第一章 初见

已是深秋,江面平静无波,连江边芦苇也懒得飘荡,在岸边蔫蔫的垂着,寒风吹过,显得秋天更加寒峭。
江梨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她将从京城出发乘船,去曲州江府的庄子住。
曲州位于京城南边不远处,乘官船一夜便能到。虽和京城毗邻,但天气湿热,免不了遭罪。
她父%e4%ba%b2是京城兵部员外郎,母%e4%ba%b2在她出生时去了,父%e4%ba%b2有了继室,便忘了她这个正妻之女。
本在江府算过着舒闲日子,却在一月前,糟了变故,江府把她赶到曲州没人管的地方。
几天前,江府突然迎来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原来是宋国公府大夫人到访,明着暗着想退婚,江家老爷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有这么个娃娃%e4%ba%b2。
国公府夫人点明一月后将到江府退婚,一个是一品军侯,一个六品员外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退婚风声从京城散播,江家老爷觉得丢不起那人,把江梨送到曲州。
后来江梨到了曲州,一月后被退%e4%ba%b2,名声差了。江家老爷更是狠心,把江梨嫁于老御医续弦,可在江梨进门时,老御医死了。江梨守寡三十年,最后抑郁而终。
问如何知道后面的事情?
因为江梨没有堕入生死轮回,又回到她身体里了,回到退婚一月前,回到送她到曲州的时候。
就这样,江梨即使知晓后来命运,还是顺从的离开京城,到曲州去,可这心性,好似变了几番。
跟随江梨的是入府多年的孙娘,孙娘是江梨母%e4%ba%b2陪嫁丫鬟,这些年尽心尽力照顾江梨,是江梨在江家少数的心腹。这次肯跟着江梨去曲州,可见忠心。
孙娘看着江梨白皙稚嫩的侧脸,心疼的扶着江梨往船上走。
在孙娘看来,江梨是第一次离家,这真要退婚,往后小姐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官船分三层,上两层是载客的地方,底仓是放货物的。江梨站在二层的甲板上,静静看着船远离岸边,远离京城。
她的眼神倏而变得如寒冰,秋风刺的脸生疼,脸庞严肃的不像个十六岁的少女。
京城,她迟早是会回来的。
好在她的身份是官家小姐,安排在独间的船舱里,船舱阴暗潮湿,挂着一盏油灯随着船身摇晃。
孙娘看江梨脸色不好,更加心疼,早早伺候江梨睡下。床和被褥都是湿冷的,江梨打着寒颤渐渐睡熟过去。
不知过得多久,江梨被什么动静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天色昏暗,狭小窗外浮着江上小船,小船星星点点,不知为何上下浮动,犹如江面上的鬼火。
再看窗边那盏油灯,随着船身剧烈的摆动,露着悠悠的绿光。
又是一阵晃动,江梨这才意识到外面是下雨了,雨势很大,连官船也随着晃动。江梨捂紧身上被子,眼神在昏暗灯光中照的幽亮。
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她看到个人影携雨带风站在门口,背后黑影如同鬼魅。
江梨快速%e6%91%b8出藏在枕头下的小刀,紧紧握在手上。
顷刻间那人来到江梨身边,大手一挥将被子掀开,江梨打个冷激灵。
江梨连叫都来不及,一只湿漉漉的大手捂住她的小嘴。
“别出声!”
那人带着浓重的湿气和血气爬到江梨身上,挥手将豆大的灯光熄灭,两人陷入黑暗。
那人声音冰冷,江梨能感受到秋雨有多寒,从他身上不时滴下雨水来。江梨不住的发抖,不知是寒雨还是她自己内心的恐惧。
即使如此,前世她算是活了些年头的人,手中刀柄一转,直直抵在他喉间。
那人感觉到喉间的凉意,诧异江梨竟然能这么准确的还击。%e5%94%87角饶有兴趣的在黑暗中勾起,他的大手握住江梨的手,轻松一转,刀锋便换了方向。
那人发现江梨是个女子,语气放软:“姑娘莫怕,我不会伤你性命,只是外面有人追杀,请姑娘相救。”
江梨在黑暗中%e5%92%ac牙切齿,哪有人刀架别人脖子上请人救的。
江梨怕他手抖失了小命,低声:“知晓了,请大侠放下刀子吧。”
那人好像看出江梨的小心思,把刀子从她手中夺走,轻轻一挥,刀身便深深的插入船身,入木三分。
门口响起嘈杂的脚步声,门哐的一声被人踢开,带着火把和嘈杂的人群,往屋子里探。
“好好搜,不能让他跑了!”
为首的是个刀疤脸,他警惕的环绕着屋内。待看到江梨露在被外半个煞白的小脸时,警惕的又探了半天,最后留下一句‘失礼’紧上了房门。
等到脚步声远了,那人还不愿从她身上下来,江梨身上被冰透了,哆哆嗦嗦的伸手,却不小心%e6%91%b8上那人的%e8%83%b8襟,一阵湿热和血腥铺面而来,江梨吓得赶忙缩回手。
那人不语,好似在听外面的动静,他呼吸混乱,显然受了重伤。
那人奇怪江梨的平静,借着外面的火光,看清江梨煞白小脸。
微微睁大的眼睛,反射着点点的火光,但黑的如葡萄一般,带着疏世的迷离;眼帘上的睫毛如同一只快要飞走的蝴蝶,微微颤动。
原来是个小姑娘。
江梨看不清那人的面貌,只能借着些火光,大概的轮廓是个年轻男子。
“你受伤了。”江梨淡道,“是刀伤,长有十公分,你用观音散止血了。”
那人从江梨身上下来,低头看着%e8%83%b8`前的刀伤,问道:“你会医术?”
他从进来观察江梨许久,除了惊吓以外,态度是出奇的冷静。懂得自卫,更别说见到他的伤不喊不叫,这绝不是寻常女子该有的反应。
江梨应声:“会,我可以帮你。不过……这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给你治。”
她心想:等到了曲州,我就到官府报官,说你欺负良家妇女,威胁治安,到时候将你画像贴个满街。
那人浅浅笑出声:“外面人还在找我,点灯不便。姑娘能在短时间判断出我的伤势,相信姑娘没了灯火也能处理,请姑娘委屈下吧。”
男子说的正经,可江梨觉得她的小九九被人看了遍,只能将药箱从床下取出。
男子坐在江梨床上,传来淅淅索索%e8%84%b1衣服的声音,江梨惊:“你干什么?”
男子问:“不%e8%84%b1衣服怎么疗伤?”
江梨%e5%92%ac牙,医者仁心,她不和这种歹人计较,算是行善积德罢。
他%e8%84%b1的只剩里衣,没有灯火,她只能抹黑治疗。
那人好像眼睛极其的好,盯着江梨。她即使在黑暗中也能顺利取出药品,再准确的对伤口进行包扎。 思 兔 網 文 檔 共 享 與 在 線 閱 讀
伤口不深,江梨很快帮他处理好,本想拿出自己的独家金疮药,想想这人应该不缺药用,准备把药瓶放回去。谁知那人眼疾手快的截下,是个绿色温凉的玉瓶子。
他问:“这是何物?”

第二章 毒药

“毒药,俗称无力回天散。闻者五日全身溃烂,触者三日七窍流血而死。”江梨一本正经的胡诌。
没想到那人轻声笑了,往怀中一揣:“是个好东西,多谢姑娘。”
江梨从没遇到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思忖一刻,将%e8%83%b8`前玉佩取下,放在江梨手中:“姑娘救命之恩,此乃我贴身之物,姑娘到曲州后,到城北李府找李袁飞,他看后自然明白,到时必有重谢。”
说完快速起身,逮着时机逃命去了。
船舱中回复平静,江梨手中还躺着那枚温热的玉佩,想到是他贴身之物,烫的她松了手。
江梨全身湿透,坐了好一会再将油灯再点燃,发现她白裙上触目惊心的血迹。江梨不知为何,不想让孙娘知道此事,将湿衣换下,又将那血衣藏在包袱深处,才是全身无力的缩回被褥里。
江梨不知他是谁,不过能惹上凶神恶煞的人追杀,也一定不是什么善茬罢,江梨可不想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可是……她看向床上温润玉佩,既然是他贴身之物,留着肯定不妥,怎么还他呢。
就这样深思幽远的坐了半宿,孙娘清早起身时,便看见江梨无助的抱着被子发愣。
孙娘看江梨就如看自己的孩子心疼,上前拥着江梨,安慰着:“小姐,江家不可能将小姐抛弃的,小姐莫要担心。”
“孙娘,曲州真是个伤心处。”江梨幽幽回道。
曲州的凌春庄江梨再熟悉不过,在她被逼给老御医续弦嫁人前一直住在此处。
庄子什么事都要%e4%ba%b2力%e4%ba%b2为,孙娘为了更好伺候江梨,花些银钱找了个厨娘秦嫂。
江梨来到庄子受不了苦寒,立马病倒了。孙娘急的转圈,想找大夫却担心江梨,又不知从哪找大夫好。幸亏秦嫂心好,出去找大夫,孙娘才能安心照顾江梨。
这时江梨却纱帐中伸出白皙玉手,手里拿了张白纸,轻声道:“孙娘,等到大夫来了,按这张药方开药便好。”
等秦嫂和大夫来了,还未问诊,孙娘就把大夫堵到门外,将江梨给的方子递过去。
大夫一看,抬头道:“是治风寒的方子,可这病分风热和风寒,两者病状相似,可治法不同。一个需以辛凉解表,一个需辛温解表,要是不诊断,吃下去可是要出事。”
孙娘听得心惊,连忙转身进去问江梨,再出来回大夫:“小姐坚持不用诊断,麻烦大夫就按这方子抓罢。”
大夫听后只能按方子抓,孙娘拗不过江梨,只能按方子上煎,胆战心惊给江梨喂了,谁知没过两日,江梨竟然痊愈了。
孙娘心想:小姐从小身子不好,难道久病成医了?
身子再不好,江梨也不可能通透到久病成医。
前世,江梨嫁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