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华聘》作者:云卷风舒

59849394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华聘》
  作者:云卷风舒
  内容简介:
  三月的桃花开了,她披着凤冠霞帔,却被送入齐王府的偏门,成为他眼中的一堆烂泥,眼睁睁地看着吴国公府被一把火烧成灰烬。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他们踩着她%e4%ba%b2人的尸体,成为尊贵!她要给仇人寻一个最痛苦的死法!更要给自己谋一盛世华聘!
  华聘,结两姓之好,重生,缔一世安康。
  【原文无412-421章,非缺。】


第一章 桃花血
  帝都的仲春时节,青葱色的天空散落着淡淡的雨絮,一只白头翁哑着嗓子,站在荒凉别苑勾起的黑檐上。
  一所旧别苑,周围圈着残破不堪的断墙铁栏,院子里桃树三五棵,稀稀拉拉的,浓密的枝叶遮住了一口破败的枯井。
  枯井对面是一座两进的木房,门板%e8%84%b1落,风一吹就发出刺耳的响声。
  房间里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地上一尊三足抱兽小铜炉已经是这里最金贵的陈列了,此时炉里燃着的,是淡淡的沉香。
  可是不多时,火就灭尽了,徒留黑灰的沉香屑。
  只是那上面还有挣扎着的光点,不可燎原的星星之火。
  空气却是沉闷的,蛊惑的沉香味。
  这原是齐王“赐”下的香料,知道她喜欢燃香,可惜,这香里面浸泡了慢性毒药。
  二十多年了,周筝筝已经闻了这毒香二十多年!如今却是再也戒不掉了!
  靑云端着药汤来到床前,“齐王妃,这是最后一副药了。”
  周筝筝伸出枯瘦的手,颤唞着去接,可是终究还是手指无力地垂下,药汤全都倾洒在了那身缀满补丁的深黑色团花如意褂上。
  褂子老气横秋,却偏偏绣了生机勃勃的团花,好像地牢里长出的青草。
  周筝筝还记得,这药还是托了过去的情面,让宫里的温太医偷偷给开出来的。可惜却连最后一副都浪费掉了。
  她难道真的老的不行了吗?连碗药都接不稳!
  靑云连忙拿了帕子去擦拭,眼泪倾注:“药没有了,您的病,还是没有好,这里又出不去,可如何是好呢?”
  靑云是唯一跟随了她一生的丫鬟,主仆都已是五十岁的年龄了,情义自是不同寻常。
  周筝筝抬起眼睛竭力笑了下,安慰道:“我死不了,放心。”
  就算要治她的病,也是药汤治不好的,他们想要她死,总是有办法弄死她的,区区一碗药又有什么用?
  周筝筝开始咳,咳的那么起劲,好像把最后的热气都给咳出来了,冰冷的手指扶住床栏,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都几乎嵌进雕花的木纹里。
  靑云连忙扶住她,“齐王妃,身体要紧啊。”
  “青云,不要叫我齐王妃,你知道我早就不是了。”她平静而倔强地抿了抿嘴,“他们还没有死,我总是不能死在了前头去。”
  话虽这样说,可是很明显,她觉得她的身体已经轻的要飘起来,她也许活不过今日了。只是她还放不下她的爱,她的恨,她变成如今这局面,都是被他们害的!
  心里对他们的恨,又加添了一层。
  “齐王登基成为皇上,已经有五日了吧。”周筝筝用力支持着起身,“靑兰,扶我。”
  靑云本不愿再让周筝筝消耗体力,见她坚持,只好小心扶着她走向北窗。
  北窗外,春意盎然。
  周筝筝看向窗外,眼睛里闪着恨意说,“他本是下旨要杀了我们,可是被周云萝给拦住了。”
  五天前,新皇后,也是周筝筝的堂妹周云萝,驾着凤仪看她,%e4%ba%b2口告诉她,周云萝不会让她就这样地死去的,她要让周筝筝生不如死。
  “他们一定会有报应的。”靑云也咳嗽起来。
  和周筝筝一样,她也被迫吸了二十多年的毒药了。身体好像纸片一样,离死,终究不过是这几日的事了。
  “他们已经有报应了。”周筝筝缓缓朝前走去,回忆如雪片般飞来,淹没了她早就疲惫不堪的心。
  二十年前,吴国公府倒下之后,她被他们灌了毒药,不给吃不给喝,可她,依然活了这么多年。
  没有人来看过她们,她成了地上的烂泥。
  大茗朝赫赫有名的吴国公府,祖上三代累累白骨堆积成的军功,从一方勋贵受封为世袭罔替的公侯之家,位列京城五大国公之首。
  她父%e4%ba%b2是曾为太子少卿的国公爷,她母%e4%ba%b2是大茗朝最骄傲的郡主。
  周筝筝就出生于这么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贵为掌珠,父母宠她到了天上去。
  彼时的她,姿容%e5%a8%87美,比三月桃花更加芳艳,琴棋书画信手沾来,还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那,还是跟着她三叔父学的。
  京城,断没有一个男子不爱恋她,也断没有一个女子不嫉妒她。
  可是,那么好的年华,都已经被她糟蹋的什么也没有剩下了。
  她苦笑着,如果当初她不是那么任性不听话,如果当初她稍微聪明一点,如果当初她不错信了奸人,也许,他们都不会死吧。
  可现在想如果又有什么用呢。
  爱她的这些人,早就成为青山脚下的竖立着的墓碑,还是她%e4%ba%b2手埋葬的。
  埋葬的时候,泥土嵌进了她的指甲里,到如今她的十个手指甲,依旧是片片俱裂。
  “筝筝,不要为我们报仇,好好的活下去。”那是阿爹阿娘最后的话。
  吴国公府倒了之后,齐王成了太子,她却被赶到了别苑。
  这二十年来,她看着她的堂妹周云萝怎么成为太子妃,怎么因为多年不孕,抢走了她的唯一骨血,并把他养成了一头心狠手辣的猪。
  她的儿子还未及冠,就恶贯满盈,草菅人命,被群臣上书,抓进了天牢,终身要和牢房里的蚊蝇蛇鼠一起。
  她千方百计买通狱卒见到她唯一的儿子,可是,儿子心中的%e4%ba%b2生母%e4%ba%b2,竟是周云萝。
  她这一生是败的彻底了,连%e4%ba%b2生儿子都被抢走了。
  她在别苑孤独地活着,看着周云萝怎么被太子宠爱,怎么害的太子侍妾们一个个地坠胎,怎么害得太子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竟只有她给他生的一个骨血为嗣。
  天道循环,她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就已经过的不好了。
  这或许就是靑云所说的,他们的“报应”吧。
  她甚至可以想象,皇上宠溺皇后,奸妃误国,最后身死被灭国的结局。
  罢了,罢了。
  她是过得不济,可她的仇人们也没有过的好。
  没有阖家团圆,没有幸福长久。
  她冷笑着看着苍天。
  一抹清香袭来,她吸了吸鼻子,目光落在院子里的碧桃花上。
  桃花终于开了。
  三年前种下的桃花,终于开放了。
  周筝筝脚步蹒跚。靑云紧跟。
  她早就该死了,可为了看一眼桃花,她硬是拖着病体,熬过了严冬。


第二章 返京城
  曾经,吴国公府里,母%e4%ba%b2在院子里种满了碧桃花。
  “王妃,外面风大。”靑云在周筝筝肩膀上,披了件湖蓝色大氅。可周筝筝还是觉得冷。
  她呼了一口气,气息越来越凉。
  “青云,我想吃你做的桃花饼。”周筝筝说。
  靑云擦了擦眼角,哽咽道:“奴婢马上给您做去。”
  周筝筝最爱吃青云做的桃花饼,每吃一口都像是回味一段温馨的回忆。
  那是她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了。
  靑云又如何会不满足她?
  很快,热腾腾的桃花饼做好了。
  周筝筝吃着桃花饼,脸上的忧愁散去。
  青云的手艺还是这样好。
  她这么多年不死,只是因为还放不下。她的心里还有一个人。一个也喜欢吃桃花饼的人。.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如果那一年,她没有中那对狗男女的计,她没有嫁给齐王,如果他没有赶过来救她,他是不是就不会死呢?
  他最喜欢和她坐一起吃桃花饼。
  他走了也有二十多年了,那只他送给她的金钗,后来被她埋在了雪地里。
  远处,“铛——铛——铛——”大相国寺的钟声突兀地响起。音质苍渺宏阔。
  一声一声敲打在她的心上。
  她默默地听了一会儿,九十九下,真的是九十九下!
  大相国寺从不轻易敲响大钟,更何况是连续敲响九十九下。
  从来只有在皇上殡天或者异国血洗皇宫的时候,才会连续敲响大相国寺的大钟九十九下。
  新皇,一定是驾崩了。
  靑云欢喜道:“真真是苍天有眼,吴国公府几百人的仇,终于得报了。”
  周筝筝苦笑了一下。
  吴国公府倒下之后,大茗朝失去了依仗,周边危机四伏,国运已衰,她的仇人被杀死,那是迟早的事。
  恨就恨在她不能%e4%ba%b2眼看着仇人死去啊。
  %e8%83%b8口的气息已经极少,她乌发散开,倒在桃树之下,如残枝一般的手,指向苍天。
  青云躺在她的身边。
  “我恨,恨,我不甘心……”
  恍惚之中,周筝筝看到,那年的夏祭时节,他为她在满池的荷叶上点了烛火,他温和的笑声,温暖着她的耳朵。
  她头饰上那缠丝赤金簪子,也无忧的旋转着。
  满耳都是欢笑声。
  “郎骑竹马来,俯首弄青梅。
  人面似桃花,金钗雪里埋。”
  可惜了,可惜。
  她这一生,童年的美好是那么短,不幸的日子却是那么长,爱她的所有人都死在了她的前头。
  就连深爱她的他,她都没法再握一下他的手,告诉他,她的真实心意。
  她的手,终于完全垂下了,眼角的泪划下来,落在泥泞里。
  屋里的沉香屑,光点挣扎着抖动几下,终于完全熄灭了……
  漫天飞沙。庆丰二十五年春。
  京道上,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缓缓驶来,丁香色的帘子缀着琉璃滚珠,发着脆响。
  其后紧随着的,是几十辆黑漆平头车和围的好像铁桶般的护卫们。个个脸上带了沙尘色,可神情严肃,眼色锐利。
  这八宝车里坐着的,正是吴国公国公爷的八岁的嫡长女,周筝筝,以及随身的一个丫鬟。
  吴国公乃是大茗朝五大国公之首,此番掌珠从边塞被接回京城候府去,自然是人马护卫齐全,少不得有闪失。
  这马车很大,十二橡树木做的床榻,垫着织金荷花的寝被,简易不失奢华。
  周筝筝穿着藕荷色褙子,内罩缕金梅花纹挑线裙,歪靠着,抚%e6%91%b8着%e6%9f%94%e8%bd%af的床被。丫鬟水仙坐在下方一角,给一碗药汤摇着罗扇。
  周筝筝用力地呼气,气是热的。手也是热的。
  已经两日了,她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车上,过去被周云萝害死的贴身丫鬟水仙竟然还活着,此时不过是比她年长两岁的十岁女孩子,平头马车里都是大大小小的丫鬟嬷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