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娇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作者:秋烟冉冉

hhhaaannn421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491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e5%a8%87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作者:秋烟冉冉
  不久前还对她冷言冷语的某男,
  忽一日却对她温柔备至?
  替他手撕渣男,脚踩白莲?
  “王爷有病?”
  “对,所以,前来寻药!”某人厚颜无耻把她摁倒,“你是我的药。”
  “我还小!”她%e5%92%ac牙暗怒。谁说他不能近女色的?骗子!
  “那就娶回去先养着!”
  “……”
  ……
  新婚次日被诬陷而亡,换颜重生,步步追凶。
  当真相层层剥离,她才发现那场诬陷,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有人说,“我布下一局棋,你是我的棋子!我若死,你也不能活!”
  他说,“谁欺你,我灭谁!老天收你,我反了那天!”


第001章 ,新婚次日的诬陷
  齐国京城,永安侯府裴家。
  喜宴过后的府邸,随着夜色的来临,渐渐地安静下来,更鼓敲过二声后,各处的院落,都相继地熄了灯。
  新婚的世子和世子夫人的碧桃苑喜房里,却是灯火通明。
  窗外夜色正浓。
  屋内,喜烛结着灯花。
  帐内,红被翻浪。
  “%e5%a8%87%e5%a8%87,%e5%a8%87%e5%a8%87……”裴元志微闭着眼,轻轻%e5%92%ac着她的耳朵,喊着她的小名。
  林婉音感到,她的身子快被他的热情给拆散了。
  他%e5%92%ac着她的脖子,%e5%92%ac着她的肩头,%e5%92%ac遍她的全身。他这是要吃了她吗?
  林婉音缓缓睁开眼,伸手捧着这张俊美如画的脸,这是她的新婚相公。
  七年前,他说,她会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子。
  “元志。”她轻轻地喊着他,“你会一直这么喜欢我吗?将我一直放在心尖儿上吗?”
  虽然,他一直都说,她是他心尖儿上的宝。但她还是喜欢,听他天天说着。
  裴元志的动作一顿,破天荒的迟疑着,“……会,永远都会。”
  声音带着颤唞。
  林婉音搂着他的脖子,%e5%94%87角微微翘起。她一定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林婉音醒来时,不见新婚相公裴元志在身旁,床的另一侧,也是冷的。
  窗外,太阳刚刚升起来。
  他去哪儿了?这么早?
  想起还要给裴家长辈们敬茶,林婉音揉了揉脸,忍着几乎要散架的身子,掀被坐起来,穿衣起床。
  “阮妈,冬梅?”林婉音看向外间,唤起了自己的陪嫁侍女。
  没人应声。
  她又喊了几声裴府的仆人,还是没人应答。
  林婉音心中生疑,走到外间寻人,她这才发现,整个院落里,不见一个仆人。
  出什么事了?
  侍女都不在,林婉音只好自己挽发,她刚拿起梳子,便有几个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朝她的卧房走来。
  紧接着,珠帘子一晃,闯进来几个粗壮的婆子,一个个脸色不善地看着她。
  林婉音认出,这些都是他相公家的女仆,其中一人,正是她婆婆裴夫人身边的心腹嬷嬷单妈。
  “出了何事?”林婉音微蹙眉尖看着众人。
  “夫人请少夫人到荣喜堂去,到了那儿,少夫人自然就知晓了。”单妈冷冷说道,同时,她朝左右两边各看了一眼,喝道,“动手!”
  “是!”四个大个子嬷嬷,挽了袖子马上朝林婉音冲过来,二话不说,抓了她的胳膊就往卧房外拖。
  林婉音被拖得跌跌撞撞,一只鞋子都掉了,怒道,“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是府里的少夫人!你们敢这样对我?”
  单妈扬眉冷笑,“对不起,这是夫人的意思。她说,林氏要是走得慢了,便拖到荣喜堂去!”
  她个子本身就%e5%a8%87小,加上昨晚被裴元志折腾了一宿,%e8%85%bf脚正在发软之际,根本奈何不了这四个大个子的婆子。
  永安侯府宅大人多,她披头散发被下人们拖着跑,沿路都有仆人好奇的朝她看来,纷纷指指点点。
  新娘子次日被婆家罚了,这在齐国,怕是有史以来的头一人。
  她被四个婆子像拎小鸡一样,拎进了府里的荣喜堂正厅。
  “夫人,人带来了!”单妈朝上首的一人回道。
  正厅里,已坐了一圈人。
  上首坐着她的婆婆,裴夫人。
  左右两侧,还坐有不少裴家的%e4%ba%b2戚,客座上,坐着她的二叔和二婶。
  屋中人,一个个表情各异看着她。
  或讽笑,或幸灾乐祸,或木然,或震惊,唯独没有同情。
  她究竟犯了什么事?
  为什么新婚第二天一早,就被夫家人三堂会审?
  “跪下!”有人朝她冷喝一声。
  林婉音还在犹豫着,%e8%85%bf上忽然被人重重地踢了一脚。
  %e8%85%bf上一痛,由不得她不跪了,两个婆子一左一右的按着她的肩头,让她动弹不得。
  “啪——”
  一块洁白的绢布,扔到了林婉音的面前。
  那是收集新娘落红的绢布。
  她的婆婆,永安侯府的主母裴夫人,坐在上首冷冷开口,“林氏,你不解释一下吗?为什么没有落红?”
  林婉音也惊得睁大了双眼,为什么是干净的?
  昨晚上,她明明看见了自己的落红。
  “不,母%e4%ba%b2,这一定是弄错了!这……不可能呀!”林婉音焦急辩解,“元志将落红帕子收起来了,这个不是!”
  昨晚事后,她睁着疲倦的双眼,往身下那块白绢布上瞥了一眼,有斑驳的血渍洒在上面。
  相公裴元志从她身下抽走,仔仔细细地叠了起来,锁进了一个小箱子里。
  明明有,明明有的,这块白绢布又是怎么回事?
  “你还敢抵赖?你的奸夫都寻上门来了!元志分明是捡了个破鞋!”裴夫人怒道,“难怪没有落红了,原来你早就与人私通了,枉我们裴家还八抬大轿的娶你进门!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奸夫?
  林婉音大吃一惊,裴元志与她是青梅竹马,他们两人隔三差五就见面。她哪来的奸夫?
  “胡说,我没有奸夫,元志可以做证!夫人,我要见元志,让元志来见我!”林婉音挣扎着想站起身来,却被旁边一个婆子摁住了,那人还在她后背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林婉音被踹倒在地,疼得吐了一口血。
  “元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还想见他?”裴夫人怒道,“你不要脸,他还要脸呢!”裴夫人朝身旁一个婆子看了一眼,“扔给她看!”
  “是,夫人!”
  婆子从袖中取出几封信扔到了林婉音的面前。
  收信人全是林婉音的名字。寄信人,则是林家管家之子田永贵,一个好吃懒做的泼皮无赖。
  婆子又将信纸摊开着给她看,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香艳十分。
  “这是诬陷!”林婉音叫嚷起来,“我堂堂林氏嫡女,怎会跟一个管家之子来往?”
  “诬陷你吗?带人上来!”裴夫人又朝门口处冷喝一声。
  很快,一个缩头缩脑的少年被人推了进来。~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第002章 ,沉塘
  少年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了一番,走到裴夫人的跟前就跪下了,“饶命呀,裴夫人!不是小人的错,是大小姐非要喜欢小人,是她主动跑到小人的屋子里的。她说寂寞难耐,让小人陪她。小人就是借十个胆子也不敢主动勾引她呀,小人当时脑袋一热把持不住,就……就……,不过,夫人放心好了!小人跟她只睡了三回。”
  还只睡了三回?
  裴家的几个%e4%ba%b2戚,气得脸都黑了,一个个叫嚷着骂着林婉音不要脸。
  林婉音盯着田永贵冷笑道,“你这个无赖,我几时跟你私会过了?你敢诬陷我?你会不得好死的!”
  “大小姐怎么嫁人后就不认小人了?”田永贵袖子一甩扬眉说道,“我有证据证明,你就是跟我睡过,你左边大%e8%85%bf内侧有块铜钱大小的粉色胎记对不对?”
  林婉音惊得脸色顿时一白。
  “林氏,你还有什么话说吗?这么私密的地方,难道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看见的?”裴夫人冷笑一声,将手重重往桌上一拍,冷喝道,“我永安侯府,怎能要你这种不贞的女人?就算你是忠毅将军府的嫡长女又怎样?按着我永安侯府的规矩,不守妇道的女人,得受浸猪笼之罚!”
  “说得没错,这等女人要是还留着,只会让我们侯府丢脸。”
  “没准她肚子里就装着野种呢,想混淆我永安侯府的血脉!”
  “夫人,老夫们没有异议,同意浸猪笼!”
  “对,浸猪笼!”
  “浸猪笼——”
  裴家的%e4%ba%b2戚们,全都谴责起她来。
  有人将茶杯砸到了她的头上,砰——
  林婉音头一疼,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还有人狠狠地朝她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口里骂着“踹掉野种”。
  裴夫人又偏头朝客座上的林二老爷林世安及林二夫人看去,淡淡道,“二位,你们也看见了,林氏不贞,休怪我永安侯府绝情了。”
  林二夫人的%e5%94%87边,微不可察地露了一抹得色,她悄悄地拉了下自己相公林世安的袖子。
  林世安轻咳了一声,叹息说道,“既是嫁出的女,便如泼出的水,但凭夫人处置。”
  “哎,这孩子,给侯夫人家丢脸了,我们真是过意不去。她娘死得又早,是我们家管教不严,让贵府蒙%e7%be%9e了。夫人您做决定吧,我们家没有异议。”林二夫人也开口说道。
  裴夫人目光凉凉看了一眼林婉音,朝左右的婆子们冷喝一声,“一个个的还等什么?将她给我拖出去,准备浸猪笼!”
  “是,夫人!”
  林婉音晃了晃被打得发沉的头,%e5%92%ac了牙,用力挣%e8%84%b1了摁着她的两个婆子,朝前方的一根柱子撞去。
  她要是被浸了猪笼,就坐实了她是婚前与人通|奸的事实。
  她要自杀!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裴夫人看穿了林婉音的心思,顿时大怒,“抓住她!”
  四个婆子奋力往前追。
  一人难敌四人手,她才跑出两步,就被人摁倒在地。
  “你还敢跑?小贱人!”单妈怒得朝她的心口狠狠地踢去一脚。
  这一脚力道不小,疼得她哀嚎了一声,又从口里喷出一大口血来。
  林婉音吐掉嘴里的血沫,%e5%92%ac牙朝裴夫人大声冷笑道,“裴家!我会记着你们今天的冷情!我会记着你们的嘴脸!你们今天怎样对我,将来我变成鬼,也会一一还给你们!永安侯府裴氏,我林婉音诅咒你们不出三年,必会满门抄斩!暴尸荒野!野狗啃尸骨!”
  裴夫人气得脸色铁青,遥遥指着她大怒道,“将她的%e8%88%8c头剪下来,眼睛挖出来扔去喂狗!”
  齐国有传言,生前被割%e8%88%8c,被挖眼,被断肢,将来投胎了,也是哑巴,瞎子,肢体不全之人!
  所以,人人都想全尸而死。就连那宫中的太监,也是在生前想方设法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