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作者:一湖深

一天一水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437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作者:一湖深
  内容简介:
  她是个不为世人知晓的哑巴,二十岁被自己的%e4%ba%b2哥哥设计送人,二十一岁生下他的儿子,
  三年夫妻,时间不长不短,亦没有让他承认过她这个傅太太。
  温柔美丽的家教老师,美艳不可方物的当红明星,温婉大方的社交名媛……
  他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终于,她不堪重负,落下离婚协议远走他乡,什么都不要……
  又过三年再重逢,他把她关在车内......
  “苏湘,六年前你满腹心机的爬上我的床,又满腹心机的生下我的儿子,你不说一声,抛夫弃子,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狠更毒的女人了!”


第1章 她是个哑巴
  “啊——”一声沉闷的粗喘,男人翻身下来休息了会儿,坐起身%e6%91%b8到床头柜上的烟,随着“叮”的一声,空气里除了浓郁的靡丽味道以外,又多了一抹淡淡的烟味。
  苏湘木然的承受完男人的需索后,掀被下床,弯腰捡起被甩在地上的睡袍裹上,在昏暗的光线中,拖着酸沉的身子进了浴室。
  她不需要回头,因为知道身后没有充满爱意怜惜的眼神看她,就连一个凉薄的目光都不会有。
  花洒洒下,开始的水温是凉的,她就这么站在花洒下,里里外外的将自己清洗干净。
  他不爱她,却一次次的要她,毫无感情的那种。
  里里外外……因为她吃避孕药的不良反应严重,而他不喜欢戴套,她只能用这样蠢笨的方式。
  她知道这样洗是洗不干净的,但她真怕自己会怀孕,如果怀上了……
  他不肯再留下的……
  从浴室出来,那盏散发出昏暗光线的床头灯已经熄灭了,黑幽幽的看不清,空气里的烟味更浓了一些。
  苏湘早已经习惯,习惯的%e6%91%b8到了门把,开门出去。
  次卧里,她半坐在床上,看着手中的结婚证。
  这张红色的结婚证破破烂烂,被胶带重新的黏贴了起来,无论是上面的照片,还是两个人的签名,都是充满了裂缝的。
  她还记得那天她歇斯底里的哭着将证撕碎,他只冷漠的说:粘起来。
  将结婚证压在枕头底下,她躺回了被窝里,闭上眼。
  ……
  苏湘需要一早就起床,布置早餐。
  傅赢软软的小身子抱着她的%e8%85%bf,仰着小脑袋对她%e9%9c%b2%e5%87%ba白白的小米牙:“麻麻,早早。”
  苏湘弯腰,捏了捏儿子软萌的小脸,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然后将灶台上的火调小,抱着儿子回他的婴儿房。
  傅赢一岁多,两岁不到,走路还摇摇晃晃,说话也简简单单,但是这孩子机灵调皮,会走路以后就会经常的从自己的床上爬出来。
  苏湘给他换了尿不湿,再换上可爱的小王子童装,抱着他去刷牙洗脸。
  小家伙洗完脸,趁着苏湘收拾的时候就又跑了出去。
  苏湘手掌上抹了一团婴儿霜追出去,在走廊的时候追上了他。
  小家伙被傅寒川抱在怀里,有力的手臂托着他肉♪肉的小身体。他穿着没有一丝皱痕的衬衣西裤,手臂上搭着西服,他习惯在上班前才穿上。
  小家伙玩着他的领带,又往嘴里塞,苏湘上前抽出他的小手,对他摇了摇头,小家伙对她咧嘴一笑,又%e9%9c%b2%e5%87%ba他白白的小米牙。
  傅寒川把孩子放在地上,小家伙脚一落地又要跑,苏湘一把抓住他,将婴儿霜抹在他柔嫩的小脸上。
  空气里隐隐的有一%e8%82%a1焦糊的味道,苏湘一惊,连忙站起来往厨房跑,不小心踢到椅子的时候疼的跳脚。
  “啊——”难听的声音刺耳,像是未调音的弦琴被强行的拉出的声音。
  看到男人皱起的眉,苏湘立即的将声音压下,一颠一颠的急急的跑向厨房。
  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第2章 家教老师
  吃过早饭,男人穿上西服,拿着车钥匙跟公文包出门,保姆宋妈妈上前收拾碗筷,说道:“太太,先生上班去了,您也去吧,时间不早了呢。”
  苏湘是个哑巴,傅赢学说话是通过宋妈妈、傅寒川,还有幼儿早教机他们这些能说话的。
  她连最基本的都不能教自己的儿子,只能尽自己的全部能力,给儿子她的爱。
  孩子洗漱、早晚餐之类的事情,买衣服鞋子等等婴幼儿用品,都是她%e4%ba%b2力%e4%ba%b2为。
  门铃响了几声,叮叮咚咚的声音很好听,傅赢听到音乐声就会挥舞着小汽车手舞足蹈。
  宋妈妈回头看了苏湘一眼,就见她乌黑明亮的眼黯了一下,微微的笑容有些凝滞,宋妈妈收拾碗筷的手停顿下来,心中微叹了口气,擦了擦手指跑去开门。
  “金小姐,这么早。”宋妈妈笑着打开门,让金语欣进门。
  傅赢开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傅家意识到孩子的语言问题,马上就开始物色合适的语言老师来教导孩子学说话。
  无疑,金语欣很出色,书香门第,温柔漂亮,名牌大学硕士毕业,%e7%b2%be通中文、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四国语言,还手执育高级育婴师证书。
  “宋妈妈早,傅太太早。”金语欣在门口换上%e6%9f%94%e8%bd%af的室内鞋走进来,漂亮的眼睛在客厅跟餐厅之间搜寻了一下,“傅先生这么早就出门了啊?”
  宋妈妈点点头:“是啊,傅先生一直都很早,他不喜欢路上堵车。”
  宋妈妈虽然书读得不多,但常年在上流社会的家庭做保姆,一双眼阅人无数。
  这个金小姐,可不是简单来教小少爷说话的。
  她又看了苏湘一眼,刚才提醒她早点出门,也是不想她跟这位金小姐碰面。
  自己的孩子要别的女人来教说话,多戳心呀。
  而且……
  宋妈妈看了眼金小姐端庄大方的打扮,心里跟明镜似的。
  ——照顾好傅赢,我上班去了。
  苏湘对着宋妈妈比划了一下手语,微笑的对着金语欣点了下头,最后给坐在婴儿凳上,玩着玩具车的儿子一个%e4%ba%b2%e5%90%bb,拿起了包包出门。
  她在一家聋哑学校教书,是个老师,在傅家聘请了金语欣来做家教以后,就开始出去工作了。
  傅家是北城的名门望族,名下物业无数,不论是独栋的别墅,还是整栋的高楼大厦。
  傅寒川跟苏湘结婚的时候还在傅家老宅居住,但傅赢出生后,老爷子心疼重孙,怕孙子染上病气,让他们一家三口搬出去独住。
  傅寒川特意的又买了一层公寓式别墅,面积不大不小,三百多个平方。
  没有楼梯,孩子不会在楼梯上摔倒,家具的边边角角都是圆弧设计,凡是有棱角的地方也都包上了防磕碰的软材,地上也铺了绒毯,孩子就算摔倒也不会太疼。面积不太大,这样孩子跑来跑去也容易找到。
  从这些细节来看,不管是傅家的人,还是傅寒川本人,都是很疼傅赢的。


第3章 她的%e4%ba%b2哥哥是个混蛋
  从公寓到聋哑学校,坐二号地铁,从起点站一直过去到终点站,要一个多小时。
  苏湘是北城另一个名门望族苏家的小女儿,苏名东中年得女,高兴地跟什么似的,直言苏家有儿有女,别无他求,可惜没多久,这份喜悦就被忧愁替代。
  他们发现这个掌上明珠是个哑巴。
  苏名东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人生第一次受到那么大的打击。
  苏名东没有大肆的给女儿摆满月酒,到了学龄的时候,也没有送她去那些只有权贵子弟才能上的贵族学校,而是悄悄的送去了聋哑学校。
  他几乎不让女儿出门,请了很多老师来单独授课。除了不能说话以外,舞蹈、书法绘画、琴艺、茶道,苏湘无一不%e7%b2%be。
  从这点来看,苏名东是很纠结的。
  他疼爱这个女儿,又%e7%be%9e于被外人知晓他的女儿有缺陷,外人只知苏家有个女儿,苏名东稀罕的都不愿让人多看她一眼。*思*兔*在*線*閱*讀*
  苏名东人生的第二次打击,是三年前的投资失败。那是一次很严重的失败,几乎给整个苏家带来灭顶之灾,惨到苏名东迈不过去这个坎,跳楼自尽。
  苏太太一直以来就是个贤妻,所以她也从高楼一跃而下,躺在了丈夫的遗体边上,生死追随。
  在这之后没多久,苏湘就以苏家小女儿,并且是个哑巴的身份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以半%e8%a3%b8的拥着被子的姿态,出现在傅寒川的床上。
  从这一点来看,她那唯一的%e4%ba%b2人,她的%e4%ba%b2哥哥是个混蛋。
  哑巴,家族在破产的边缘,再加上她这下贱不堪的出现方式,从这些来看,苏湘是注定要被傅家看不起的。
  哪怕她实实在在的跟傅寒川睡了,哪怕媒体报道的铺天盖地,傅家也不肯背了这锅。
  苏润花尽苏家每一分钱去煽风点旺这场风暴都不能够,因为傅家够强,高不可攀,旁人都难以企及。
  傅寒川拒婚。
  就在苏家一筹莫展,苏湘都准备去堕胎的时候,傅家老爷子病危一事彻底的改变了她的命运。
  傅老爷子肝癌复发,临死之前很想看看傅家的第四代,傅家这才肯接纳了她。
  不管如何,苏湘进了傅家的门,成了全城女人都想嫁的傅寒川的太太。
  报站的声音响起,苏湘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回过神来走出车厢。
  学校就在地铁站的旁边,几分钟的路程,比较方便。
  一整条地铁的线路,好像一条长长的分界线,将上流社会跟这无声的世界划分开来。
  上流社会是上流社会的世界,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苏小姐,傅太太,上流社会里,也早就遗忘了她这个以下贱不堪的姿态登上傅太太宝座的苏小姐。
  时间是过的很快的……
  ……
  苏湘几年前就在聋哑学校帮忙,生傅赢的时候在家休养了一年多,到傅赢学说话的时候就来这里正式工作了。
  “苏老师,辛苦了。”秦舟对着站在台下拍掌微笑的苏湘说道。
  台上孩子们的表演结束,对着台下礼貌鞠躬,然后井然有序的从台侧下来。


第4章 你真的不去现场吗?
  表演效果不错,不过这才只是排练,不知道到时候真正的上台表演会是什么样子。
  市电视台举办中秋晚会,各个学校都报了表演,一轮轮的淘汰挑选,苏湘带领的这个“听见你的声音”的表演幸运的留到了最后。
  秦舟是聋哑学校的义工老师,苏湘回家生孩子之前,他还没到这个学校,苏湘返校的时候,他在这里服务了小半年,周末的时候就来。
  每次他来,就像是个孩子王似的,孩子们都爱围着他转。
  因为学校有节目表演,这几天下午他都会抽空过来。
  苏湘笑着对着他摆了摆手。
  ——孩子们比我更辛苦,他们很紧张。
  苏湘用手语告诉他,面容也紧张了起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