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五行缺德》作者:月离争

雨打梨花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80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我五行缺德
作者:月离争
文案

豪门水深,恶狼环饲,如何生存?
程念:“比他们更坏。”
被拐卖当童养媳的懦弱包子,受遍屈辱折磨,崩溃自尽。
将肉身献给大妖应鳞,重回高一。
应鳞不是针对谁,论缺德,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而她很快发现,在现代社会,论玄学,各路妖魔散修在她面前也是一群垃圾,寥寥可数的风水玄学大户,钻研的是她千年前玩剩下的那一套。
心术不正的养兄,
以折腾她为乐的义姐,
买她回来,要她感恩戴德的陈老太太……
对不起,包子已经换成黑莲花,挨个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阅前注意】
#日更#
#苏爽文,各路妖魔散修都得跪下叫爹#
#古穿今,热爱搞事的缺德大妖,专治恶人,所以客观来说是个好人#
#救救孩子,收藏评论走一波#

内容标签: 重生 爽文 升级流 复仇虐渣

主角:应鳞(程念)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001

  程念怀孕了。
  孩子的父%e4%ba%b2陈胜瑾,在下个月将和另一个女人结婚。
  自从被养兄强占后,程念的身体就没属于过自己,她幻想过考外地大学可以远离陈胜瑾,奋力学习却在高考前被他锁在床前,她一双手腕被铁铐磨得出血发炎,流干了眼泪,也没人来救她出去。
  “你生是陈家的人,死是陈家的鬼!”
  “你八岁就被陈家捡回来养,不是陈老太太好心,你早就烂死在路边了,没人要的小畜生捡回一条贱命,还敢顶嘴,真是不知感恩。”
  陈宅佣人的冷言冷语,程念听习惯了,早已练就一颗百毒不侵的心。
  惟一让她害怕的,是养兄陈胜瑾。
  他喜欢用双手搭在她的%e9%a2%88上,慢慢收紧,让她体会逐渐缺氧的恐惧,在意识不清的时候,耳畔只能听见他阴冷带笑的声音磨过耳膜——
  “程念,你是我的东西。”
  “就算我不要了,扔在垃圾桶,你也别想跑。”
  从此只要听到陈胜瑾的声音,程念就反射性的开始胃疼,冒冷汗。
  在无数次的欢愉中,她没一次得到过筷感,不过没所谓,陈胜瑾就喜欢看她痛苦抗拒的表情,所有残忍的手段,不能跟女友玩的,都可以肆意实验在她身上。
  驯养一个活人有多简单?
  喂以恐惧,养以暴力。
  自八岁被捡回陈家后,程念就是陈家的东西,一开始陈老太太把她当童养媳看,还算是有人的待遇,陈胜瑾与家世更胜一筹的宋小姐相恋后,她没了用处,便彻底沦为陈少的玩物。还敢反抗的时候,程念是去哪都活不下来的未成年小孩,在成年后,她已经被打怕了。
  程念尝试过逃跑,她将为数不多的零花钱攒下来,攒够了坐火车的钱和短期的住宿,然而缺乏逃亡经验,被闺蜜以三千块把她的去处卖给了陈胜瑾,在宾馆强行拍下她不堪入目的照片,没收身份证和所有现金后,她就再也跑不掉了。
  忍受了那么久,活得像条狗。
  被关在陈宅里,看着肚子一天天的隆起来,程念才惊然发觉自己怀孕了。
  陈胜瑾不喜欢戴套,又不想让她怀上,觉得她不配,于是她长期吃药,一直以来都很安全,然而吃药也不完全保证成功避孕。在倒霉这件事上,命运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面对着颜色鲜明的两条杠,程念只能向陈胜瑾求助。
  正在邻市与未婚妻度假的陈胜瑾收到她发来的验孕纸和显怀照片后,立刻抽空拨电话过去确认:“你怀孕了?”
  “嗯。”
  她声音干涩。
  陈胜瑾厌恶的啧一声:“真是我的种?我每次都有盯着你把药咽下去,你把药吐掉了?你真恶心……在紧要关头给我捅出这么大娄子,算了,除了我还有谁会愿意上你,我让小张明天就带你去打掉。”
  是她捅出来的捅娄子吗?
  程念握着电话的手用力得关节发白,牙关打着颤,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我可以自己去。”
  “我是怕你偷偷生下来,”未于所有意料之外的事,陈胜瑾是一万个不喜,戴着蓝牙耳机的他低眸瞥了一眼程念发来的照片,腹部微微隆起,腰肢却依然纤细,心中一动:“等等,你等我回来,我还没试过孕妇的滋味。”
  程念只觉得自己贴着手机的半边脸在发麻:“等你结婚了,就不需要我了吧。”
  是不是,可以放她走了?
  “我以为在高考前已经将你教育好了。”
  这种奢望,在高考前他已经%e4%ba%b2手碾碎过一次了。
  陈胜瑾冷笑:“我后天就回来,顺便带你去上环……你别想跑,我说过了,这辈子你就是属于我的,没我的允许,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电话另一端传来陌生女子的呼唤,陈胜瑾应声,声音是她从没听过的和颜悦色,清朗温润,一如他的俊秀外表。接着,他便挂掉了电话,他知道她会乖乖呆着等他。
  程念正想深呼吸,胃部冷不防翻腾抗议,她失手摔落电话,扶着墙壁想去浴室吐,仓惶着急下,被陈胜瑾打断过一次的右脚突然%e8%84%b1力,摔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也吐了一地。
  她捂着隐隐作疼的腹部,想到里面的小生命源自那个恶魔,恶心感更盛。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她半张%e7%b2%be致的脸。
  程念有很好看的眼睛,此刻麻木的脸上却只泛着两潭死水。养兄说她越来越没趣了,但她也没想过讨好他,最好赶紧对她失去兴趣。
  然而以陈胜瑾的性格,即使他对她没兴趣,也不会放她走。
  在剧烈腹痛中,程念想起许多事情。
  八岁前的记忆混乱,偶尔梦见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着‘念念’。
  八岁后,在陈家遭遇的所有事情。
  就算是还养育之恩,养兄使用她这么多年,恩情她也该还完了。
  环境造人,本性却是天生的,有人好吃好睡跑去作恶,也有人受尽苦难依然无法举起屠刀——幸运也不幸地,程念属于后者。恨翻了天,从来没爱过凶手,但她就是没办法像他那样,肆意伤害别人。
  程念木着脸,将床单抽出来,绑成一个结实的绳,换上鲜红色睡衣。
  将凳子搬到门前,挂好,调整角度。
  陈胜瑾要求他回来的时候要跪着来迎接,所以即使带人来,他也会走在最前。
  将下巴轻轻放进打好的绳结,程念凝视着门,幻想陈胜瑾推开门时所看到的景像,麻木冷漠的脸跃上欢快笑意,蹬开凳子,%e9%a2%88项被重量坠得剧痛,她却从来没这么痛快过,虽然只是失败者的一次反抗,但是,但是——
  陈胜瑾,你说我逃不掉,你错了!
  陈家在江市只手遮天,还有一个地方是管不着的!
  你在我身上发泄的控制欲,却没想到我有一天%e8%84%b1离了你的控制!
  我要你打开门第一眼就看见我惨烈的死相,要你永远记得你做了什么!
  窗外惊雷连绵而起,瞬间倾盆大雨。
  在轰然雨声中,程念逐渐气绝。
  命数万千,人有百种,至惨的命,遇上至善的人。
  穷凶极恶,沉睡千年的大妖,终于等到了它要找的肉身。
  【程念,程念……】
  【你想重活一遍吗?】-_-!本-_-!作-_-!品-_-!由-_-!思-_-!兔-_-!網-_-!提-_-!供-_-!線-_-!上-_-!閱-_-!讀-_-!
  意识模糊,将要安息的程念猛地将眼睛瞪得溜圆。
  不想!
  生活,对程念而言,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
  神秘嗓音低笑,字字清晰,句句动人:【死给仇人看,也算是报复?自戕的结果只会是%e4%ba%b2者痛仇者快,你报复的人转眼将你忘掉,过上美好新生活,太窝囊了。我这种好人,最看不得善人被欺负。你将身体交给我,我帮你重活一遍。】
  悬挂在绳结上的尸体已经断气,魂魄被妖力定住,回答它最后一个问题。
  【你不想活,就把你的命给我。】
  【你痛恨的,我帮你报复,一个都不会放过。】
  ‘好。’
  ‘请带我出去,离开陈宅,看看这个广袤的世界。’
  得到原身的同意后,欢快的大笑声在耳畔响起。
  【记住我的名字,吞天大妖应鳞!】
  残魂彻底被吸尽前一刻,程念眼前出现一张极美的脸庞,凤眼薄%e5%94%87,奇特的是,她左边的眼瞳是一扇皎白月轮,右边则是一簇如有生命般跳动的阳焰。
  …………
  命盘倒拨。
  一路拨到了程念高一的暑假。
  夏夜的暑气被空调格挡在外,陈少爷怕热,除了陈老太太的睡房,一入夏,整座陈宅的空调就一刻不停的运作。这时,陈胜瑾乘着夜色,%e6%91%b8到走廊尽头的小房间……
  程念的房间。
  换了芯子的程念正揉着额角接受原身的记忆,应鳞是万年大妖,二十来年的记忆连零头都算不上,但程念的禸体凡躯却得头昏眼花好一会。就像是用手机运行端游,优化还做得很差,卡帧了。
  高一,刚过十六岁生日。
  命盘倒拨选的节点虽然是随机的,但程念知道有其规律,一般会拨到对原主来说最震撼的一件事上。八岁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于是就重生到十六岁来了。
  原身在这一晚,遇到了什么事情?
  她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就在程念对着原身记忆翻箱倒柜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缺失的拼图找到了位置,所有线索连起,她想起来了。就是在这个夏夜,陈胜瑾进来对熟睡的她上下其手,虽然没做成什么实际伤害,但光是在自己的房间被捂住嘴窒息惊醒,就足够成为让她夜夜噩梦的阴影。
  下一刻,身材颀长纤瘦的少年推门而入。
  只不过这一次,程念不是毫无防备的熟睡。
  封印初解,又换了壳子,她很不适应。
  对大妖而言,人类幼崽的躯体脆弱短寿,不堪大用,魂体才合一,许多高超的术法都没法用,她本身也不是擅长近身肉搏的妖怪,拿捏不好凡躯的承受限度,生怕一巴掌下去把自己手拍骨折了。
  为了适应这个幼小可怜又无助的身体,程念都将自身妖力压缩到万分之一了!
  超委屈的!
  大妖的封印初解,等于人类刚起床。
  而不巧,应鳞就属于起床气特别恶劣的那一种。
  当陈胜瑾反手轻轻关上门,钻到她床边,低头正要按住她手与嘴%e5%94%87的时候,冷不防对上她睁开的眼睛——
  大妖应鳞。
  左眼皎月,右眼烈日,擅蛊惑人心。
  程念:“滚!”
  陈胜瑾浑身一颤,盛着幽深欲念的双眼忽然蒙上一层白雾,动作定格,紧接着,他竟不发一语的转身就走。在他的眼中,自己低头后映入眼帘的,是同胞%e4%ba%b2妹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