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药田种良缘》作者:叶染衣

寒山千里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335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药田种良缘》作者:叶染衣

穿越成村姑,杜晓瑜最大的心愿是摆%e8%84%b1童养媳命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药田种种种,谁料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捡了个猎户是重生的,套路好深,怎么破?
一朝得重生,活阎王最大的心愿是回乡下养小%e5%a8%87妻,守着那身无二两肉的丫头宠宠宠,谁料媳妇好撩岳父难哄,每天都要斗智斗勇,废话不多说,直接抢!
【女主两世穿越,一对一双洁,百分百甜宠文】



第001章 、团子别怕,姐姐养你

杜晓瑜睁开眼睛,身下躺着冷硬的木板床,头上一片枯朽的茅草屋顶,由于常年没修缮的缘故,还破了几个大洞,床角的毛坯墙上,挂着几串干辣椒和干豆皮,干豆秧子一溜儿地顺在茅草檐下的竹竿上。

房间很小,摆放了一间木板床以后就没剩多少位置,但仅剩的那一点点空间,也被堆满了粗细不一的柴火。

很明显,这是堆放杂物的房间。

杜晓瑜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三秒再睁开,对上一张团子小脸。

“姐姐,给。”奶声奶气。

团子手里捏着个白皮鸡蛋,上面还沾着少许新鲜鸡屎,一看就是老母鸡刚下的。

他眨巴着大眼睛,也不知道生的不能吃就往杜晓瑜跟前递。

杜晓瑜坐直身子,长叹一口气。

三天了。

简直难以置信,她堂堂医学世家传人,大半夜的开车竟然被导航带进了沟里,然后穿越到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来?

最关键的是,她成了这家人的童、养、媳!

穿越三天,她始终没法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根据原主那点子可怜的回忆,她应该是在两岁多一点的时候就和家人走丢了,然后被人贩子卖到白头村来。

爹娘是谁,完全不记得。

买她的这家人,姓李,他们家有个傻儿子,十七岁还会尿床,每天的吃喝拉撒都得有人伺候。

作为买来给这家人冲喜延续香火的童养媳,原主杜晓瑜今年十三岁了,再过两年,就得和李大傻子圆房为他们家传宗接代。

想到这里,杜晓瑜冷笑了一下,若非自己的到来,原主两年后必定会被逼着给傻子做媳妇。

至于原主?

她是从房顶上摔下来摔死的。

这间房是她来到李家的时候给她临时搭建的睡房,后来慢慢就变成了杂物间,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往里面塞。

前几天下了一场雨,屋顶上漏得厉害,那破洞又正对着原主的床,淋了个透,根本没法睡人,原主去找当家的李老三,求他想办法遮一遮房顶上的破洞,却被他媳妇,李大傻子的黑心娘给拦住了,跑来原主房里转悠一圈儿,顺手捞起一根细柴就往原主身上招呼,边打边骂,“又淋不到柴火,你嚷嚷什么,要死人呐?给我麻溜儿的地里割猪草去,要放猪饿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原主被她打了一身的伤,又不敢反抗,只能淋着雨背着小背篓去地里割了一篓子猪草回来。

回到家,雨越发大,原主索性抓了一大把玉米杆子抱着,艰难地顺着外面的大梨树爬到自己房顶上来,打算用玉米杆子遮一遮,谁料雨天茅草屋顶湿滑,原主没踩稳,一脚踏空摔了下来,命丧黄泉。

眼前这个干瘪得面黄肌瘦的团子是原主半个月前进山捡柴的时候碰到的,他无家可归,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爹娘在何处。

原主见他可怜,就给带了回来。

多个人就多张嘴,李大傻子的娘孟氏成天叨咕,也不给团子饭吃,原主就把自己的口粮分成两份,多出来的一份给团子。

到了晚上,又让团子跟自己挤一张床,这半个月,原主和两岁多的团子便是这么过来的。

伸手接过团子手里的鸡蛋,杜晓瑜问:“哪儿来的?”

“鸡…鸡…”他说不清楚,只是伸出小手指着外面。

团子开口晚,原主捡到他的时候,他还不会说话,原主教了半个月,团子只学会了简单的几个字,一句一句地说完整,他还做不到。

不过,虽然只说了两个字,杜晓瑜却也听得懂了。

孟氏养着一只母鸡,每天下蛋,她一天攒一个鸡蛋,隔四五天又给她那傻儿子煮上一个,攒下来的就拿去镇上卖钱。

团子手里的这个鸡蛋,想必是他%e4%ba%b2自看着老母鸡下了,趁着热乎劲给偷偷拿来的,原主从房顶上摔下来,可摔得不轻,小家伙定是想拿鸡蛋来给她补身子。

杜晓瑜满心感动,没想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世,还能有个如此关心自己的人。

只不过,孟氏一会儿要是发现鸡蛋不翼而飞,一准儿炸毛。

果然——

“小贱种,你给老娘滚出来!”

门外马上就传来孟氏撕着嗓子的吼骂声,她手中拿着一根拇指粗的细竹杆儿,显然是给团子准备的。

一听到这个声音,团子就吓得缩成一团,躲到杜晓瑜身后,忍不住瑟瑟发抖。

团子被原主带回来的这半个月,也没少被孟氏打骂,小身板儿上青一块紫一块,就没个能看的地方。

“团子,别怕,有姐姐在,姐姐不会让你受欺负的。”杜晓瑜把团子抱到床上坐着,随意拉了拉打满补丁的衣裳,走向门边。

“婶子,你这是做什么呢?”

门外站着的圆脸妇人,穿着洗得掉色的粗布衣裳,面色黧黑,一看就是常年四季下地干活的农奴命。

正是李大傻子的娘孟氏。

孟氏瞧着杜晓瑜,见她已经能下地走动,心中不免舒了口气。

虽然她平时不怎么待见这小蹄子,但毕竟是花了钱买来给大宝儿做媳妇的,要真死了,可就白费她那一两银子了。

不过,松口气归松口气,偷鸡蛋这账,还是要算的。

“你把那秃小子交出来!”孟氏恶狠狠瞪着杜晓瑜身后,凶神恶煞的眼神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躲在里面的团子,“胆敢偷鸡蛋,他皮痒了是吧?”

“婶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么?团子才两岁多,哪经得住你打,你要真为了个鸡蛋把他打死了,就算他是外乡人,村里人照样只会戳你脊梁骨,说你心肠歹毒虐待幼童。”

杜晓瑜尽量把态度放到最好。

一来,她这副身子骨还很虚弱,没什么%e7%b2%be神头与孟氏吵闹。

二来,她初来乍到,前两天又都是躺在那冷硬的木板床上渡过的,对周围的环境还不熟悉,贸然与孟氏发生冲突,绝对讨不得好。

孟氏一听,噎了噎。

这死丫头以前就是个任劳任怨的主,打不敢还手,骂不敢还口,怎么一觉醒来连说话都利索了?

“不行!”孟氏一向欺负这丫头惯了,今儿一见她竟敢同自己顶嘴,就浑身都不得劲,嚷嚷道:“你赶紧把那小贱种交出来,做贼偷鸡蛋,你们还有理了?”

声音尖刺儿似的,一下拔得比一下高。

杜晓瑜从早上到现在滴米未进,饿得头晕眼花,哪里还有力气与孟氏争执,一%e5%92%ac牙,她道:“不就是个鸡蛋么?大不了晚上我赔你两个就是了。”⑨本⑨作⑨品⑨由⑨思⑨兔⑨網⑨提⑨供⑨線⑨上⑨閱⑨讀⑨

孟氏那双势利的三角眼往上一吊,“这可是你说的,晚上要拿不出俩鸡蛋来,我连你一块儿收拾!”

十二文钱一斤鸡蛋,丢了的都是钱,孟氏正肉疼,不过听到这野丫头说还她两个,沉痛的心顿时敞亮起来。

甭管那野丫头是自己下一个出来还是去别家鸡窝里偷一个来,总而言之,她只认那俩鸡蛋,要拿不出来,到时候就别怪她不给饭吃!

临走之际,孟氏轻轻瞄了杜晓瑜一眼,“还死不了呢?”

杜晓瑜还没答话,孟氏就再次嚷道:“死不了就给我干活去,别成天有事没事儿就搁那装病,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白头村,谁家孩子不是打小就跟着大人下地干活,让你躺床上吃几天闲饭,你倒好日子过上瘾了是吧……”

好日子?

原主过得如何就不提了,单论她穿越而来的这三天,每顿就只有半个窝头,她再分一半给团子,下肚的,就只有一嘴。

能捱到现在还不死,杜晓瑜都有些佩服自己这副小身板儿。

孟氏还在叨咕不停。

杜晓瑜只觉得耳边“嗡嗡嗡”的,吵得她心烦意乱,“行了,一会儿我会去地里割猪草。”

“把宝儿给我照顾好了!”

孟氏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扛起锄头就下地去了。

李老三早就去了地里,现如今家里就只有杜晓瑜、团子和李大傻子(李大宝)三人。

李大傻子这会子还在酣睡,杜晓瑜才没那么傻去吵醒他。

她转身进房。

团子嘟着小嘴,一双眼睛水汪汪的,见到杜晓瑜,“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出于母性泛滥,杜晓瑜心下不忍,一把将他搂进怀里,“团子乖,咱不哭啊,以后谁再欺负你,姐姐就帮你欺负回去,好不好?”

团子哭得更厉害了。

他只是表达不出来,其实是万分后悔拿了那个鸡蛋的,因为这样一来,姐姐就得多赔大娘一个,姐姐病了,上哪多找一个鸡蛋去?

杜晓瑜明白团子为啥哭,她忍了好久才没让自己落泪,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终于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哄乖,“团子,把那个鸡蛋拿出来吧,姐姐这就去煮给你吃。”

她好歹十三岁,算半个大人了,少吃一顿无所谓,可团子才两岁多,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再这么三餐不饱下去,指定长残。

团子枯瘦的小手紧紧攥着鸡蛋。不能给,不能给,给了这个,姐姐就得多找两个鸡蛋,找不出来,晚上还得挨打。

望着他倔强的小脸,杜晓瑜好笑,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不把这个吃了,咱们哪里有力气去找那两个来赔给大娘啊?”

团子还是不给,小手攥得更紧。

“好啦小家伙。”杜晓瑜把他攥着鸡蛋的小手拉过来,“你再捏,鸡蛋就得碎了。”

团子极不甘愿地把鸡蛋给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