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驭龙为夫,本宫很忙》作者:有光

moming0409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45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驭龙为夫,本宫很忙》作者:有光
  简介:
  一朝后宫易主,她成了人人喊打的落难长公主,
  龙祠里捡了个自称是龙的小萌宠,从此她不仅可以逢凶化吉,身边还有个绝色美男相伴。
  “这位勇士,你为何不穿上衣?”
  “男人打架,自然要%e8%84%b1掉上衣%e9%9c%b2%e5%87%ba我结实的肌肉!”
  “可是……你怎么连裤子都%e8%84%b1了……”
  -
  你与我跌下巅峰入深渊。
  你与我扎根于最深的黑暗,燃尽世间腐朽。


第一章 烟花里有什么?
  “长公主殿下您瞧!那儿就是皇上新建的揽月阙!”
  胖太监遥指那悬在五十丈之上的璀璨高楼,壮美至极。
  琅鸢随胖太监的手指看过去,目光有些失焦。母后尸骨未寒,她哪有心情去赏什么楼?
  只是当她的目光触及揽月阙顶层的时候,脸色陡然一冷!
  “是何人在那里与父皇行苟且之事?”
  胖太监眼中有讥笑之意,微仰着双下巴尖声道:“哎呦公主殿下!话可不敢这么说!那楼上的可是您姨娘凤贵妃呀!”
  凤贵妃?!娘%e4%ba%b2才刚刚入葬,她何时成了贵妃?
  琅鸢深吸了一口气,凤眼微眯。
  “上揽月阙!”
  凤仪在母家最不招人待见,要不是母%e4%ba%b2仁厚抬举她,她哪能进宫里享福。
  可那女人非但没有半点感恩之心,还几次三番谗言污蔑母后,处处与母后作对。
  母后的葬礼上,她不仅没有一点缅怀之意,竟然还对着父王搔首弄姿。
  琅鸢瞪向揽月阙里那个女人,恨得牙痒痒。
  她姜琅鸢今天不叫人把那贱人打得桃花满山开!
  那贱人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琅鸢的步撵在太阳落山以后赶上了揽月阙。
  琅鸢整个人又酸又麻,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了那如戏子般悠扬的声音。
  “呦,这不是我%e4%ba%b2爱的琅鸢嘛……”
  凤仪笑意盈盈地脸上满是小人得志的样子。
  琅鸢秀眉一拧,“本宫的名字也是你这个贱人能叫的!?”
  凤仪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声调温柔动听的像唱歌。
  “姨娘知道你一定想念你母后,我也对姐姐思念万分,所以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也让你我来缓解这思念之苦。”
  凤仪别有深意的一笑,%e4%ba%b2昵地拉着琅鸢往楼里走,琅鸢甩都甩不开。
  砰砰砰!
  天空中传来几声巨响,琅鸢惊恐的看去,原来是巨大的烟花。
  由于她们站的太高,那烟花就像炸在身边似的,满目明亮。
  琅鸢心头一沉,这女人敢在母后丧期放烟花,想必是已经把父王蛊惑到神魂颠倒了。
  凤仪指向烟花绽开的地方,快乐地说着。
  “鸢儿,你快看,姐姐生平最喜欢烟花,现在的她与这绚烂烟花齐飞,想必姐姐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吧。”
  齐飞?什么叫与烟花齐飞?琅鸢大惊。
  “你这贱人什么意思!你发什么疯!”
  凤仪毫不在意琅鸢的怒火,仍快乐沉浸在烟火表演中。
  琅鸢气的嘴%e5%94%87都微微颤唞,“母后尸骨未寒,你做这些大逆不……”
  “寒了。”
  凤仪打断琅鸢,%e5%a8%87笑着翘起兰花指,“我%e4%ba%b2手%e6%91%b8过的。”
  琅鸢睁大眼睛看着凤仪把手伸到自己面前,兰花绽开成了鬼爪,突然紧紧一攥。
  “就像这样,紧紧攥在手里。”凤仪依然%e5%a8%87笑着,却透出森森凉意。
  琅鸢的身子有些发颤,声音也发颤,在漫天炸开的烟花里几乎听不见。
  “这烟花里有什么?”琅鸢的心仿佛被人攥在手里,越攥越紧,睁大的眼中隐隐有泪。
  凤仪心疼地皱起眉,凑近琅鸢耳边轻声道。
  “姐姐的骨灰。”
  砰!
  烟花炸响,却好像狠狠炸在琅鸢心上。
  “看呐琅鸢!快看呐!”凤仪%e5%a8%87笑着指着烟花高呼,“姐姐在天上飞!姐姐在天上飞!”
  有光 说:
  温馨提示,喜欢烟花梗的%e4%ba%b2一定要看第五十一章 ,呼应的。


第二章 龙祠惊魂
  “住嘴你这个贱人!”
  琅鸢浑身的热血都涌到头顶,彻底失去了理智,一个箭步冲过去掐住凤仪的脖子。
  凤仪被琅鸢摁在栏杆上半身悬空,琅鸢怒喊地歇斯底里。
  “去为我母后终生守陵忏悔!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夜风自五十丈下吹上来,凤仪乱发飞舞,一双手死命挣扎着来抓琅鸢的脸,脸上却仍带着狰狞的笑。
  “放肆!”
  一中气十足的沉稳男声响在身后,接着琅鸢便被侍卫死死架住。
  “咳咳咳……皇上……”凤仪%e5%a8%87嗔着跑向皇帝。
  皇帝揽过凤仪对琅鸢横眉怒喝。
  “琅鸢!凤贵妃是你姨娘!你竟这么毒的心!”
  好一个姨娘!将她母后挫骨磨灰,添进烟花的好姨娘!
  琅鸢整个人因愤怒而颤唞。“请父皇明察!凤贵妃对母后大不敬!”
  可烟花之事无凭无据……
  琅鸢看向皇帝,只见父皇心疼查看着凤仪被掐红的脖子。
  皇帝见凤仪委屈的噙着泪,眉头一皱,沉声下旨。
  “公主琅鸢目无王法,谋害宫妃,心思恶毒!着逐出皇宫,关入龙祠,非召不得出!”
  琅鸢如着雷霆,张着嘴却不能言语。
  逐出皇宫,关入龙祠,非召不得出……父皇的话在她耳边轰鸣回响。
  她痴痴望着父皇,他却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父皇从前视她为掌上明珠,如今有了这个贱人就如此对待她,甚至连一点辩驳的机会都不给她!
  “爱妃有没有动着胎气?赶紧宣太医来瞧瞧。”
  琅鸢苦笑着,再也听不清什么,心里酸疼的厉害,原来如此……
  原来父皇……
  有皇子了。
  琅鸢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去,声音颤唞,仿若哀求。
  “父皇!”
  前路无人应答。
  风吹过,有灰烬的气味。
  琅鸢仰头痴痴看着烟火散去后的天空,阴云闭月……
  变天了……
  连夜,琅鸢被赶出宫,冒着雨被押到附近的龙祠。
  “进去待着吧你!”
  冷面侍卫把琅鸢往祠里一搡,狠狠的关门声伴随着隆隆雷鸣。
  龙祠里黑暗潮湿,阴风阵阵!
  琅鸢小心翼翼地探索。
  屋顶破洞正在漏雨,到处结着蜘蛛网,她的目光一寸一寸沉下去,近乎绝望。
  从小锦衣玉食的生活让她连做噩梦都梦不到这样的场景。
  “来了个香甜的美人……”
  随着年轻男子诡异的声音在暗处响起,一道闪电闪过,猛地照亮她面前斑驳的金龙浮雕,浮雕上一双犀利的龙眼紧紧瞪着她!
  “谁在这里!”琅鸢尖叫着退后,浑身汗毛耸立!手刚好%e6%91%b8到了打火石,她颤唞着手急忙将烛台点亮。
  昏暗的光照亮龙祠,褪色的墙面上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龙影。
  “别走了,陪着老夫……”暗处传来男人变得沙哑的声音。╩思╩兔╩在╩線╩閱╩讀╩
  “何人在此装神弄鬼!给本宫出来!”
  琅鸢警惕地睁大眼睛,后退到门口,却发现这破破烂烂的门怎么撞都撞不开。
  耳边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她回头去看,那龙影的嘴越张越大……


第三章 奇怪的小东西
  接着,那东西渐渐从暗处走了出来。
  不由的,她双%e8%85%bf有些发软,整个身子靠在门边,屏住了呼吸。
  龙呢?琅鸢惊恐的一低头,顿时嘴角一抽。
  只见……
  一只细瘦如鸡的小蜥蜴龇着一排小牙牙冲她凶。
  琅鸢僵着脸,“就是你让本宫在这儿陪你?”
  大周国人杰地灵,坊间倒是有过动物能讲人语的传闻,琅鸢也是听过一些的。虽然蹊跷,不过这么个小家伙实在让琅鸢提不起什么戒心,更别提恐惧了。
  它看到琅鸢并不怕它,有点懵,但是还是努力保持很凶的表情,一口银牙闪了闪,“嗯哼。”
  下一秒,它被琅鸢揪着尾巴甩了起来,飞旋的景物混杂着少女暴怒的声音。
  “你个小畜生也学那些狗奴才拜高踩低!竟敢吓唬本宫!本宫陪你好好玩玩!”
  是噩梦,它活了一千多年,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凡人女娃拿在手里抡,先是三百六十度风火轮十几圈,再是被拉直身子绑了个结……
  咻!
  琅鸢以漂亮的姿势把它抛向了蒲团,给它口水都摔了出来。
  琅鸢拍拍手向它逼近,只见它头晕眼花的歪着小脑袋,嘴里念着:“别别别过来……”
  琅鸢将它头朝下提起来,它无力地翻了白眼,“要死要死要死……老腰要断了。”
  “告诉本宫,这间龙祠如此破败,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父皇让她到龙祠来,想必只是让她静心思过,等父皇消了气便会叫她回去了。
  大周王朝举国崇尚龙,哪里的龙祠都是金碧辉煌,更不要说皇城了。
  可这座龙祠出奇的破败,一定是那贱人耍的手段!
  “小丫头!你多久没出门了?”它努力把头抬起来望向琅鸢,摊开两个小爪子无奈地继续说道:“如今的龙祠就是这个样子。”
  琅鸢神色惊讶,“百姓不信奉龙了么?”
  它垂下头叹了口气,“他们改信巫医了。”
  琅鸢垂眸道,“也是,医者是实打实救人,又有谁见过龙呢?”
  它急了,气得一双小眉毛都飞了起来,“谁说没有人见过龙!你不就见到了!”
  它用小爪子指着它自己,“老夫就是龙啊!老夫就是!只要有人相信老夫!老夫就可以重新获得力量!你要相信老夫!”
  琅鸢僵着脸,淡淡道:“哦,本宫相信你。”
  它愤怒的一下一下拍着琅鸢,“不要嘴上信!你要心里信!心里信!”
  琅鸢阴着脸看向拍打自己%e8%83%b8部的小爪子。
  “臭流氓!”她狠狠地把它丢回蒲团上,它被%e6%9f%94%e8%bd%af的蒲团弹起来好高。
  “本宫看你别的不像,龙性本%e6%b7%ab这一条倒是学得挺像!”
  它趴在蒲团上看向琅鸢,目光扫过她那象征身份的及膝长发和细长白净的指甲,泪流满面。
  “真是世风日下,皇家女子竟如此粗鲁无礼,原本还指望着皇家助老夫一臂之力,如今看来……难啊。”
  “你说谁粗鲁无礼!”
  小东西转身就蹿上房梁,只露一双眼睛偷看琅鸢。
  琅鸢愤愤地走开,父皇冤枉她发落她,就连这小东西都说她的不是,她不由鼻头一酸。
  祠堂里越来越冷,琅鸢缩在角落里生火,冻的瑟瑟发抖,这里太潮湿了,柴火怎么也点不着。
  她把打火石一丢,心烦意乱地把头埋进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