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鸳鸯恨:与卿何欢》作者:刘连苏

yan7278j 上傳於:2019-01-10  大小:535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鸳鸯恨:与卿何欢》作者:刘连苏
  文案:
  新婚之夜,他一剑刺穿她的%e8%83%b8膛。
  她凄然一笑,这一剑,王爷可还满意?
  宅院深深,她处心积虑的想要逃离他的身边,却被他折断翅膀,囚了身心。
  爱恨纠葛,她终在步步沦陷中暖热他的冷石心肠,惟愿与他一世长安;
  一番痴缠,他终是拨开了迷雾认清自己真心,许她一句白首不离……
  当被他一碗堕胎药强灌下去,她彻底心如死灰。
  绝情崖上,她白衣翻飞,纵身而跃,被风吹过的是,他撕心裂肺的呐喊……


第1章 造化弄人
  亓帝二十一年,六月初二,是个良辰吉日。
  宁王府里虽是一片张灯结彩,可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喜气。
  芙蕖院,是整个宁王府里最偏僻的一处院子。
  坐在床上一袭红色喜服的女子,盖头遮住下的容貌绝美倾城。
  柳叶弯眉,肤如凝脂,%e5%94%87如朱丹,一双美眸里却无半点新嫁娘应有的喜色与%e7%be%9e涩。
  “噼啪”,那即将燃尽的红烛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守在新娘子身边的两个陪嫁小丫鬟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忐忑尴尬之色。
  大婚之夜,新郎却将自家小姐晾在新房里,这脸打得可真狠!
  可这似乎也是在意料之内,因为今日小姐从出了相府大门那一刻,便已经成了整个京城茶余饭后的笑料,所以就算宁王爷今夜让小姐独守空房又算得了什么?
  想着太监当时到丞相府宣读圣旨上的那句“金玉良缘”,真是讽刺啊!
  她们家小姐,才貌双全,就算嫁给当今最有才气,最得皇上恩宠的南阳王世子做正妃,那也是担得的。
  可如今,小姐竟成了宁王爷的妾……
  唉,真是造化弄人!
  “小姐,王爷他……”
  未等丫鬟开口,只见顾瑾璃玉手一抬,“哗”一下子直接扯开了盖头,语气淡淡道:“爱月,我累了,服侍我就寝吧。”
  “小姐……”爱月没想到顾瑾璃会自己掀了盖头,因此一怔。
  顾瑾璃视线落在那半阖着的窗户上,长廊悬挂着的红色灯笼随着风微微摇摆,那发出的红色光芒如那滴落在桌面上的烛泪一样刺眼。
  摘掉头上沉重的凤冠,她褪了喜服,直接往梳妆台前坐下,自顾自的把那些珠花玉钗等也一并拆下。
  不一会,那三千墨丝便如瀑布一般垂在了她的腰间。
  爱月望着菱花镜中的顾瑾璃,一边拿着梳子给她梳理着头发,一边渐渐的红了眼睛,“小姐……如果您当时能求求老爷,兴许老爷他就不会……”
  “爱月。”顾瑾璃突然打断了爱月的话,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从圣旨下来至今已有半个月,若是父%e4%ba%b2能求得动皇上,我今日又何必坐在这里?”
  深吸一口气,她低垂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冷意,缓缓道:“开弓尚且没有回头箭,何况事已至此,我更是别无退路。所以……既来之,则安之。”
  “爱月……”荷香倒是个心思伶俐的丫头,察觉到顾瑾璃不欲多言,便给她使了个眼色。
  然而,爱月却没有领会到荷香的意思,继续不甘心道:“可是……小姐,老爷明明前些日子还说要把您嫁给尹太傅家的大公子,要不是大夫人她……”
  “砰”,突然一声巨响,未等爱月说完,只见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一个人影抱着酒坛子摇晃着进来。
  待爱月与荷香看清楚来人面容后,急忙俯身行礼道:“奴婢见过王爷。”
  借着照入门口那淡淡的月光,顾瑾璃看着一身酒气,满脸霜寒的男子,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
  一张脸如雕刻一般棱角分明,剑眉入鬓,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泛着幽幽暗光。
  这样俊美又浑身散发着凌冽之气的人,不是她的夫君亓灏,又会是谁呢?
  刘连苏 说:
  我可以保证这是个喜剧结尾,大家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看下去!!此外,大家有事没事多留言,对剧情有啥意见或建议尽管说,一定及时回复!么么哒→_→


第2章 愚不可及
  “妾身……”顾瑾璃刚起身,又听得“嘭”,亓灏手中的酒坛子朝着她狠狠掷来。
  顾瑾璃条件反射的往后一退,那酒坛子便险险落在了她脚下,碎成一地渣。
  爱月吓得捂着嘴尖叫一声,小脸煞白。
  “滚出去!”亓灏凌厉的眸子扫了爱月一眼,怒喝道。
  爱月深知顾瑾璃与亓灏这门婚事的因果,虽明白亓灏是恨透了自家小姐的,可也断然没想到他一进门便会如此,因而立即转头看向顾瑾璃。
  顾瑾璃眸光微动,点了点头。
  得到顾瑾璃的示意,爱月与荷香只好一并退了出去,但二人也不敢直接回房,故而守在院中。
  亓灏一身墨色衣袍,并未穿喜服,随着他的逼近,顾瑾璃的心也不由得“突突”不安的跳得厉害。
  “王爷……”僵着身子,她刚张口,下一刻%e9%a2%88间却多了一只大手。
  空气里,除了亓灏身上散发着的酒气,还夹杂着一丝杀气。
  亓灏死死盯着顾瑾璃,扣在她玉%e9%a2%88上的大手一点点缩紧,一字一句道:“顾-瑾-琇,你该死!”
  顾瑾璃身子一颤,因窒息而青紫的脸又白了几分。
  “瑾琇知道……”顾瑾璃清澈的眸子静静望着亓灏,扯着笑道:“知道王……王爷恨我,可是……王爷……王爷要杀我,也要……也要顾忌着……皇上和我父%e4%ba%b2……不是吗?”
  听到顾瑾璃这句话,亓灏眸中的熊熊怒火烧得更旺了:“贱人,你父%e4%ba%b2又是个什么东西?!一条趋炎附势的狗罢了!”
  说罢,他将顾瑾璃粗暴的一推,她的额头便撞到了桌角,顿时红肿一片。
  紧接着,一道冷光自亓灏的腰间而出,利剑猝不及防的朝着顾瑾璃的%e8%83%b8口刺去。
  顾瑾璃美眸一闪,攥了攥拳,竟直直的迎了上去。
  “呲”,是利剑入体的声音。
  血,顺着顾瑾璃的伤口涓涓而流,染红了她白色的寝衣。
  一滴滴落在她白皙小巧的脚上,竟如开出了一朵朵梅花一样妖冶。
  手握着利剑的另一端,顾瑾璃面无血色,脚下踉跄一下。
  待站稳后,她勾了勾%e5%94%87角,直视亓灏,“这一剑……可消了王爷对瑾琇的怨气?”
  顾瑾璃的反应出乎亓灏的意料,然而他也立马明白了她这么做的用意。
  “愚不可及!”冷笑一声,亓灏满眼是毫不掩饰的憎恨。
  随即大手一扬,他猛然将利剑从顾瑾璃%e8%83%b8口抽回。
  因着亓灏这猛烈的动作,她的血越流越多,扑倒在地。
  “咚”,亓灏将剑丢了,抬手勾起顾瑾璃的下巴,“顾瑾琇,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伤口的痛,让顾瑾璃疼得声音都跟着发抖,“那日……那日大殿之上,王爷……就想要瑾琇的命……”
  “如今……瑾琇……瑾琇想圆了王爷的心愿……难道还错了?”
  她仰头与亓灏直视,眼底神色没有丝毫畏惧和愧疚之色。
  苍白的脸,因疼痛而%e5%92%ac破了的%e5%94%87,再加上她那因撕扯而半敞开%e9%9c%b2%e5%87%ba来的一片春光,此时竟有种说不出的楚楚可怜。░思░兔░網░
  亓灏看在眼里,心头只觉得厌恶更甚。
  抬脚重重踩在顾瑾璃的背上,他幽幽道:“顾瑾琇,你告诉本王,欠婉婉和本王的这笔帐,你要怎么还才好?”
  “尹姑娘的%e8%85%bf……的确是因瑾琇所害。”顾瑾璃疼得闷哼一声,缓缓闭上眼睛,细长的睫毛如蝶翼一般轻颤,“瑾琇,一切任凭王爷处置。”
  亓灏瞧着顾瑾璃这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冷笑道:“你放心,来日方长,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话落,他一甩衣袖,脚狠狠碾着她的手摔门离开。


第3章 蛇蝎母女
  动了动红肿的手指,顾瑾璃苦笑。
  都说十指连心,可五指分明也是这么痛呢!
  地面的凉意涌遍全身,她捂着%e8%83%b8口,重重的咳了起来。
  咳着咳着,一口血便吐了出来,人也晕了过去。
  “小姐!”亓灏离开后,荷香和爱月夺门而入,见到躺在地上的顾瑾璃,面色大变。
  爱月被顾瑾璃%e8%83%b8`前的鲜红一片吓得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小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荷香瞥了一眼地上那染血的利剑,抱着顾瑾璃的胳膊,对爱月小声道:“先别问了,赶紧把小姐扶到床上去。”
  “对对!”爱月慌忙的点点头,于是二人便合力将顾瑾璃往床上搀扶。
  “爱月,我去找大夫,你守好小姐!”荷香的父%e4%ba%b2早年是乡里的大夫,故而她简单的给顾瑾璃包扎好伤口后,急急往外冲去。
  “荷香!”爱月算是头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因此身子哆嗦个不停。
  转头看着榻上气息虚弱的顾瑾璃,她也只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行,我不能乱,我得照顾小姐!”
  握着顾瑾璃肿得老高的手,爱月刚憋回去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不禁哽咽道:“小姐……我可怜的小姐啊!”
  她的小姐,不仅貌美,而且心善,她敢说这天底下,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小姐一样,不管对谁都毫无阶级尊卑之分,就连街上又脏又臭的叫花子,小姐也从未有冷眼相待的时候。
  然而,这么好的小姐,却因为大夫人拿小姐母%e4%ba%b2的遗物作威胁,逼不得已才替大小姐代嫁给了宁王……
  想到大夫人与顾瑾琇这一对蛇蝎母女,爱月恨得牙痒痒。
  “两位姐姐,我们家小姐的情况真的不太好,还请姐姐们带我去找大夫!”王府太大,再加上深更半夜的,府中上下都睡了,荷香出了芙蕖院后,好不容易才逮到两个起夜的丫鬟,于是便语气急切的恳求道。
  那两丫鬟见荷香是从芙蕖院方向过来的,二人便明白了她的身份。
  其中一圆脸丫鬟一把甩开荷香抓着自己的手,冷笑道:“呵,你们家小姐心如蛇蝎,死了最好!”说罢,便拉着另一丫鬟头也不回的离开。
  “哎!”荷香见空荡荡的院子,顿时又剩下了自己一人,回头看了一眼芙蕖院,她转身往宁王府大门口跑去。
  “站住!”门口的侍卫手中长枪拦住荷香,冷着脸道:“王府门禁,一旦过了戌时,没有王爷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出府!”
  荷香自恃冷静沉稳,但毕竟关心则乱,想着顾瑾璃的伤,她着急起来,眼泪开始打转:“侍卫大哥,我们家小姐受伤了,我……”
  “回去!”侍卫大晚上的值夜,本来就心情不好,再瞧着荷香哭哭啼啼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举起长枪就要往荷香身上挥去。
  然而,下一刻却听得一声厉喝:“住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